• 第三章 风雨欲来

    更新时间:2017-07-20 10:10:45本章字数:2363字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她拾缀下桌面文件,桌上的内线电话就急惊风似的响起。 

    “今天月初6号,上个月的报表怎么还没有拿过来?”财务部主管赵姐来势汹汹的呵斥她。

    由于最近公司管理层更换,接下来理念体系、规章制度和行为规范三大部分的企业文化以及员工去留或者待岗等诸多问题,将会一一浮现,她不想这个节骨眼上多生事端,口气就难免严厉了些。

    听她的口吻,似乎事态很严重。李依菡心乱如麻,讯即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低声下气的道歉,“遇到了点棘手的事情,可能得推迟到明后天,这给您造成不便,不好意思了。”

    “好了,工作的事先不谈,邮件上通知部门主管要开会,你也来。”

    开会?公司的财务部一向掐点准时下班,这个时候还要开会?开批斗大会吗?

    这不能怪她爱胡思乱想,主要是财务部主管这来意不善,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

    “我这就过来。”压下满腹疑惑,她的表情不由分外严峻。

    虽然财务主管不是她的直属上司,可哪怕是一点芝麻绿豆的事情,也得随她指挥,毕竟供应商少他一分钱他会拼命,而报表账目不对财务也不会给自己留下活口。

    由此不难想象,财务主管定会趁着开会期间,拿她这个拖延症来做文章。

    她微微摇头叹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不单生活不顺遂,流年且还不利。

    下意识的咬着笔杆,李依菡谋划好应对的对策后,决定不着急前往会议室去挨子弹,起身往反方向穿过长廊直接去找救兵。

    这个救兵便是配石部的主管阮梅。只要请她出面亮个相,估计就能免去她这个夹心饼干成为众矢之的。

    情况是这样的。上个月所有物料的验收单都和配石部确认完毕,今天早上她在配石部里和她们研究石料的质量体系评估标准,可银厂却突然打电话告知有一批绿松石碎了十几颗,当时她在电话中,脑袋嗡的一下子空白一片。

    因为,那绿松石尺寸比较大,长度达到300mm,一颗单价好几百,十几颗意味着一个普通员工的工资顷刻间便化为乌有,这也不亚于刚才乐瑶提起o字链的情况。

    因此,绿松石和o字链这两张验收单,暂且只能压在手上,所以她的月度报表才一度停滞。

    思虑反复几许中,她已经款步移步到配石部,发现工厂已经把那些压碎的绿松石送上来,放在阮梅的桌面上。

    阮梅抚了抚太阳穴,怅然说:“先开会吧,开完会再说。”

    李依菡也只好答应,和她并排一同走向设计在走廊尽头的会议室。

    即便身旁有个护身符,心脏不知道为何跳动不停,就像节奏越来越快的鼓,时而大声,时而节奏不一。

    随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危险逼近的感觉也逐渐加深,顿时脚下沉重如铅,手心也渗出细微的汗渍,她甚至有一种想要逃之夭夭的冲动。

    也许是因为工作上遇到的麻烦,又或者是由于首次参加这种领导级别的会议,让她产生了浓浓不安的预感。

    此时各部门主管已到齐,就连银厂厂长也准时到位落坐。

    这浩浩荡荡的阵仗显然很大,就是不知道开会会围绕什么重大的内容而展开。

    会议室最引人注目的是那张占据房间空间二分之一的会议桌,它的后方向墙面设有受控摄像机和白板,中央上方的天花板垂下一盏琉璃吊灯。

    琉璃灯暖黄的光线照射在每一个神色各异中高层管理的面孔上。

    令她颇为困惑的是其中有一张男性面孔她从未见过。

    而且他的位置坐落在董事长的对面,这格局就显得十分耐人寻味了。

    也许今天就是她正式任命采购主管的重要时刻,陌生男子乍然出现,更是让她好奇之余,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她不安份的手调整眼镜的动作,实则是为了更方便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笔直劲黑的西装穿在他身上合身且突显出身材,浓黑的剑眉搭配一双三角眼,透露出他的精明能干,俨然一枚端正潇洒的绅士。

    他右手边放着一瓶矿水,还有一台笔记本,左手拿着一叠资料,会议室内静谧而略显沉闷的气氛也丝毫没影响到他的全神贯注,更别谈什么不适和紧张。

    难道采购主管这个位置已经有合适人选了吗?

    李依菡单手托着下巴,在胡思乱想中,不经意拾眸间,对上他若有所思的目光。

    短暂的四目交接中,李依菡避开了他带有探寻意味的注视,集中注意力回到陆董事长展开涛涛长河的话匣之中,也适时收回游离的神思。

    “相信大家这段时间都听说公司的传闻了。当然传闻并不是空穴来风。经过数天前股东大会决议,三分之二表决已经通过,RATNANAYAKA和光彩珠宝达成并购意向并且签订了合同。从即日起薛辰瑞将作为公司最大股东,我表示欢迎。”话落陆董事长有节奏的拍着手,在座高管纷纷跟着举手鼓掌欢迎他致词。

    除了几句交头接耳的轻声议论,大家的表情倒也没有并没有表露出太讶异,显然是知道股权变更,公司易主的事情。

    如此看来,就单单只有她一个人现在才知晓公司的变故了?她入职之前,觉得这家公司前景明朗,入职时间虽不长但也不短,没听说过公司出现过什么危机,好端端怎么会被收购呢?

    带着疑惑目光,李依菡一会注视着脸带微笑的陆董事长,一会又把目光转向表情认真的陌生男子。

    在众人热切的目光追随中,他娓娓道来:“好的,感谢大家的欢迎。首先自我介绍下,敝人姓贺,单一个磊字。我是薛董事长的秘书。今天代表新鑫公司来处理一些员工去留问题以及薪资问题。总公司决策方案如下:一是对不愿意继续效力公司的部分人员进行遣散,付款遣散费;二在原有的劳动关系合同维持原状并增加差旅费补助和误餐补助费,所以每位员工都需要重新签订劳动合同;三对部分人员进行调职,如有异议需和上级领导沟通。”

    这下,有别于刚才拘谨的议论,大伙儿倒是你来我往聊得起劲儿了。

    顿了顿,贺磊挥手示意,场面顿时安静下去,他继续保持着字正腔圆的发音来征求大家的意见:“据柳月回家前极力推荐下属李依菡当新一任采购部主管大家有什么看法?通常概念以老带新是一贯保守做法,但现如今社会新陈代谢快,需要的就是年轻人有使不完的劲,和头脑灵活的思维,这无异于给公司注入新的血液。而且经过总公司这段时间对她的考察,公司高层十分赏识她的业务水平以及锐意进取的精神。高层管理认为值得提携到总公司任命采购部经理。当然选择权在李依菡职员的手中。如果她能来总公司任职,我们是十分欢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