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情商世故

    更新时间:2017-07-20 10:14:28本章字数:2765字

    被当众点明,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她怔怔呆住。直至后来思维恢复了运转,她微微睁圆了深眸,不知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场面,朱唇轻绽,一时又没组织好言语,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当下便给他捎去感激的眼神。

    贺磊心领神会,也微微颔首,表面仍是不动声色。

    会议室里安静的气氛仿佛被投下了深水炸弹,每个人的神情写满了难以置信的怀疑,座位上的中高层主管们纷纷加入对李依菡评头论足的议论中。

    或惊诧的,或不屑的,或嫉妒的,或不以为然的目光均聚集在她纤柔的身上。

    她身为普通员工,也许在他们的眼中是公司的“螺丝钉”,可能不引人注目,可当她成为一个“齿轮”的时候他们危机感四起,她又变成了“肉中刺”。

    被这样狭隘的想法逗乐,李依菡的嘴角悄悄划出了一抹浅淡的笑容。

    无论别人想法如何,最起码在原公司岗位上她还没做出什么突出的业绩,遇到棘手的事情还不能妥善处理,这样管理无方又怎么能胜任更为繁琐的工作呢?

    打定主意后,李依菡悠悠然起身,目光清亮的看着他,当机立断的给出了答复:“本人深感荣幸总公司对我的赏识和厚爱。也感谢贺秘书的邀请。我细细斟酌了下,仍决定留在原公司任采购部主管一职。”

    这样的决定让在场一些中高层管理们稍微松了一口气,倒是贺磊紧皱眉头,似乎不满的盯着她坚决的表情好一会儿,才微微松开唇齿,不着痕迹的笑说,“你不用着急着回复我,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来考虑。先留个名片给你,有什么事情可以给我打电话。”语罢,贺磊给她传来了名片。

    尽管依菡已经决定了要留在原公司,但既然人家如此诚心相邀了,接过名片就纯粹是礼貌性动作。

    冗长会议总算结束,依菡小步追上正在交谈中的阮姐和赵姐。

    依菡冲赵姐微微笑,“我突然想起了那些青金石不是耳环、项链、戒指三个颜色要配套的吗?因为那款颜色太浅我就退回供应商了,我之前发邮件叫收发要注意这个配套的问题,可以将2个配好颜色,然后等合适的回来调色再一起发货,我怎么在系统上看到2款不同尺寸的青金石显示发货了?”

    听到她如此认真的表述,阮梅挑了挑眉,“等会我回去看,你不急着下班的话也过来下。”

    转而阮梅轻拍几下她香肩,按捺不住心中的赞赏,啧啧称赞道:“柳月还是很有眼光的,后生可畏,怪不得总公司也来直接来请人了。不过依菡你的性格稍微冲动了一点,这点可要改改。不说那些,今天还是恭喜你升职啦,以后大家有什么困难的事都多钻研、多担待一点,这样走的弯路就少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段话看似阮姐在替自己高兴,依菡却控制不住往不好的方面去臆测。

    她是否嗔怪自己心直口快在赵姐面前提起这件事?而且似乎把责任都推到她身上去,自己倒显得事不关己,却急着去撇清关系似的,让她难堪下不了台。

    阮姐说得没有错,想来还是自己太笨拙,说话不知轻重。依菡回应阮姐一抹谦意的讪笑,接下来便缄口不言。

    倏尔空气一度凝滞,三人仿佛溶于空气本身的静默中,相互看着,一时之间不知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她打破了这沉静,声线一如既往的清亮,有条不紊的叙述道:“那批绿松石入了库,工厂给压坏了十几个,我得找供应商沟通,铜链可能也得报废,我一会还得去找经理。所以上个月的报表,赵姐能通融吗?”话到结尾她踧踖不安的朝赵姐投来恳请的目光。

    这些情商世故赵露看得多了,她无视她们之间的波涛汹涌,直接了当的表明态度:“阮主管刚才找我就是在说这个事,报表可以晚几天交,到时候尽量不要影响到我们盘点。”

    原来如此。她错怪了阮姐。

    依菡突然觉得羞愧,涨红了脸色,微垂臻首,更不敢直视阮姐那张至始至终端正着表情的脸,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阮梅不知她心底翻江倒海的头绪,只道:“我们走吧。”

    一段插曲完毕,两人回到配石部,此时,部门里很多人已经下班,还剩那么一两个人有事加班,在完成手头上的工作。

    桌面电脑还没关,阮梅按依菡给的物料编号找出青金石的订单,细眼一瞧,果然如依菡所说,订单物料还未齐全,系统已经显示发货到工厂的状态。

    为了不让问题继续扩大,她刚毅果决,当即拨打了工厂生产部内线电话:“明天先把青金石拿上来,那个单还缺一个物料。”

    放下电话,阮梅无奈摇头,“这个小刘性格比较毛躁,也比较内向,做事没有条理,遇到不懂的问题也不会主动请教同事,当面给她说了工作上的疑点,她也点头应是。我认为我不是一个求全责备,过于严厉的人,哪怕她犯了错,我也只是私底下纠正,到头来她一而再再而三还是栽在这种浅显细节的问题上。幸好这次你发现提点,我要当面批评她,让她深刻自省,接受调整和改变。”

    “缺乏自省和自以为是都是员工最容易产生的问题。估计你再去说她,她会被消极、负面,被否定、被贬低的情绪感染,恐怕不能得到预期效果,还会适得其反。俗话说,好孩子都是表扬出来的,用树立榜样的标杆的方法和表扬的方式来引导员工,其实不失为一种富有成效的好方法。”依菡没有刻意反驳她的意思,而是认认真真的阐述她的观点。

    同样如此,孙乐瑶恰好就是那个颇有些“自以为是”的下属,她也在采用这种方式来倡导正确的方向。

    闻言,阮梅有一种“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觉,以至于她把所有的疑难杂点一一捋清晰,她还沉醉在意犹未尽之中,眼里写满了盛赞,美言不由溢于表,“我还比你大好几岁呢!你遇事这么有主见,真是不错。”

    只不过,在会议上直接拒绝总公司邀请,依菡的这个做法似乎又过于草率,对工作一丝不苟,关乎命途的事情却又没有多加慎重考虑,猜不透她的真实想法又是出于什么原因来考量。

    所以她刚才才委婉提点她,就不知道她能听进去几分。脚踏实地必然是好事,但年轻气盛,收敛下冲动是没有坏处的。

    依菡哪里承受得起这般肯定,仍是谦虚有礼:“哪里,阮姐缪赞了。”

    时间也不早了,依菡想速战速决解决完这些棘手的事,椅子都懒得坐了,就半蹲靠着桌面,拉过台灯,拿起绿松石合了一下两个空托,发现有一个托几乎严丝合缝,有一个托发现大部分都塞不进去。

    一天没发作,趁四处没人,她抓耳挠腮,墨黑的眸子里隐隐跳出隐忍压抑的怒火:“当初工厂给了一个托让我拿去车石,现在改回来了,给他们发货,弄碎了十几个绿松石才发现空托不对,早干嘛去了?我还得送回供应商再打磨修石,今天我跟他说明出现了这种情况,他当时就拐着弯批了我一顿,我心里那个郁闷。”

    “这批绿松石磁性很强,闪光灵动,美艳如画,铁线和白脑清晰可辨,凹凸明显,用手指和指纹能感受到,断面要么平滑如同贝壳的界面,要么光滑细腻如瓷器表面。绿松石和其他伴生矿交接之处融乳徐徐崭进,显然是一批波斯级别的绿松石。就算是柳月,以这个价格都只买到注胶上色,或者pvc制品。要搁我我也会生气。”并非纯属附和,而是出于她的真诚表达。

    “事已至此,至少按完整的角度来说,比玉镯碎了用金银镶玉,还有金缮的情况好一点。我拿回去让供应商用胶水粘合,电磨机将缝隙边缘磨光,然后擦净,再用喷光油喷一下,这样修复就基本看不出来了。”阮梅也点点头,一同把绿松石小心包装好,依菡这才安心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