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与你遇见

    更新时间:2017-07-22 12:55:59本章字数:2041字

    也没等太久,大概将近十几分钟左右的时间,一辆黑色低调的奔驰安稳停在了她们的面前,贺磊摇下车窗朝她们挥了挥手。

    二话不说初敏便抢占先机霸占了副驾驶位置,系安全带一系列动作快速完毕后,她才冲他露出爽朗的一口白牙。

    依菡无奈摇头,在低低吃笑中如是想,敢情这是见色忘友?不过当她坐进车后排才惊奇发现,车里原来还有一位坐姿沉静优雅,端正如松的男子,想必是她发现了他的存在。

    是否因为贺磊见她携伴前来,所以他也如法炮制?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起码眼前这位还是比较养眼的,安置在哪里都十分的赏心悦目。

    她见过的男子不算多,贺磊属于那种耐看型,而男子却传递给人一种类似惊艳的熟悉眼缘,这种熟悉似曾相识又无从考证,让她几乎忘记呼吸,心口骤然划过一瞬微微的纠痛。

    因这没有来由的异样感觉过于唐突,致使她怀疑是不是得了心肌梗塞,是否得先吃颗速效救心丸或者打一剂强心针,方能消除她胸口处的沉闷呢?

    后来又觉得是因为彼此之间并不是十分熟稔的关系,所以车内没有人开口,而造成尴尬的氛围所引起的,想来自己可能是过于敏感,才又继续侧过头看着眼前的男子。

    他真好看。墨黑色的头发随性搭在前额,在此之下隐藏着的深眸,深邃迷离的教人摸不透当中他内心真实的想法和情绪。此时此刻,他也在透过这双眸,遁入禅定凝视着她,那灼灼目光更是仿佛定格在天长地久的时间轮回里。

    而唇角扬起的弧度,表露出他的友好与善意,颇有雅人深致的格调。

    从后视镜里,初敏和贺磊也注意到了他们之间若有若无的胶着目光,两人打从心底是乐见这样的情况发生的。

    贺磊兀自微微勾唇,夸张的是初敏,女生该有的端庄仪态已然尽失,即使她的纤纤荑手捂住了嘴,也掩盖不住那断断续续扩散的闷笑。

    刚好笑声消除了车内的安静,依菡不明她的笑声为何而来,视线转移至她的身上,不明所以的问:“什么事这么好笑?”

    初敏随口敷衍:“没什么。”

    为了转移话题,她便选择了天气和吃饭的话题,既不会出错且安全无虞。如是,她厚着脸皮,巧笑嫣然的对他们作自我介绍:“帅哥们幸会啦!我叫夏初敏,李依菡是我的闺蜜,今天她携带家眷来,目的就是要伺机蹭饭,因为我今天早已打定主意只带肚子不带钱包,并且要恶意要掏空你们在座三位的钱包。”

    果然,性格开朗的人总是能适时的活跃气氛,依菡带她前来不无掐中她这个点。

    没想到,那位男子似乎不同意她的说法,带有疑似反问的“哦”了一句,然后故意捉弄似的,意有所指的开口:“夏小姐,你听说过食物链吗?就是各种生物通过一系列吃与被吃,这种生物之间以食物营养的关系,彼此联系起来的序列,在生态学上被称为食物链。也就是说,只有鲸吃小虾米,没有小虾米不被吃。”

    “你才小虾米,你全家都小虾米。”机灵如初敏,她马上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随即旋过那张瞬间躁郁的脸,恼羞成怒的怼回去。

    初敏在他这儿受了委屈,转而找依菡控诉:“依菡你看他欺负我,快给我一个宽言安慰。”

    依稀记得,前一段时间,她的“出国表演”被她的男性朋友识破,现如今,这一幕似曾相识的情景又再重现,当下两人互不相让的斗嘴让依菡不得不心生怀疑,这个男子与她的男性朋友是不是同一个人?

    依菡想提出心中的疑问,可想起刚才初敏在自我介绍的时候,又是生疏模样,这令她的怀疑减少了几分,最后也就作罢,于是改口直言:“玩笑而已,你的得失心就不要那么重了。”

    初敏哼哼唧唧的辩驳道:“谁跟他计较啦?本来想宰你一顿,结果变成宰你们了,因此我只是在提前告诉你们要做好心甘情愿被我宰的准备。所以啊,你们到底选好了什么地儿没?让我享受一下被盛情款待的滋味啊,嘿嘿。”

    “你不说,我还真忙得给忘记了,我这就找餐厅订位置。”贺磊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拿起手机准备找餐厅。

    贺磊刚做掏出手机的动作,薛延逸却适时出言提醒,那声线醇厚清楚,显得中气十足:“开车注意路况信息。”

    闻言,贺磊便停下动作,偷瞄了他一眼,方又继续目不斜视的注视着前方路况。

    据他入职一年来对薛延逸的观察,他为人处事低调又神秘,公司里有小道消息传闻,由于两年前一场车祸导致了他那方面出了问题,所以只要有女性靠近他的想法,总之到了最后,她们的这些念头纷纷打消,且均莫名其妙的和他保持了疏远的关系,不再有所往来。

    还有一个消息显得比较客观,认为他素来对女性如此,并非传闻那样的绘声绘色。

    他以前不清楚这些小道消息的真实可靠性,但就在一个月前,薛延逸突然宣布要收购光彩珠宝公司,而且动作特别快。

    收购一家公司有很多原因,那时候他还是采购部经理,还在猜想这当中的缘由,意外的是薛延逸又大刀阔斧的调离他升任为他的助理。而空出采购经理的职位,则由他出面邀请光彩公司采购部的职员李依菡前来任职。

    当然,这也还并不能直接证实他和李依菡之间存在着什么暧昧情愫,毕竟经过他这段时间的暗中观察,她确实在工作方面有过人之处。再且从目前他们见面的场面来看,李依菡显然并不认识他。

    猜来猜去,贺磊认为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薛延逸早已对她一见钟情,只不过这个“早已”的具体时间,就比较值得去推敲了。

    否则他也不会让自己出面约她出来吃饭,他也不会现身参与做她的思想工作的行列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