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久仰幸会

    更新时间:2017-07-22 13:00:54本章字数:2575字

    更令他出乎意料的是,就连要去什么地方吃什么,他都早已计划周详。

    只见他稍稍停顿,又娓娓道来:“去西江路吧,那里是出了名的美食街。林林总总排列着几十家好吃的特色小吃、餐厅、饭店。想吃什么应有尽有。不过最近有一家新开的餐厅叫红砂码头鱼排餐厅,去试试味道,大家意见如何?”比起在公司里他面色一贯的沉寂如水,此时那眉角眼梢悄悄翘起的涟漪,以及嗓音的轻快,无一不泄露了他愉悦的心情。

    这是他从未见过的薛延逸。

    这一切都归功于李依菡。

    贺磊的目光有意无意从后视镜里观察着车后座的两人,对刚才薛延逸嘱咐的“注意路况信息”早已抛之脑后。

    而李依菡犹不知觉他人的心思和关注,她是属于那种性格比较温吞,偶尔坚持原则,但大部分日常琐事习惯让别人主导。比如吃饭这种事情,认为每个人喜欢吃的食物有所不同。所以她犹如应声虫般,率先点头第一个同意了他的举荐。

    更何况,她连他的姓名都未曾知晓,又怎会清楚别人的饮食习惯,自然别人说吃什么,她也跟着吃什么。

    贺磊和初敏没什么意见,也就都一致决定去他说的那家餐馆吃饭。

    神奇的是,她尚在好奇他名字的时候,贺磊像是读懂了她的心思似的,笑着一拍自己的脑门,故作猛然想起,略带羡慕语气里的说:“哎,怪只怪两位美女风采魅力太吸引人,我竟忘了给你们引荐我们RATNANAYAKA公司的总裁薛延逸,同样的,他也是一位风度翩翩的才俊青年,他在我们公司大部分未婚女性的心里,分量可谓举足轻重哦。”

    依菡着实一愣,微微侧头讶异的注视他。

    原本纯粹以为他是贺磊的好朋友之类,没想到会在这种情景下和总公司的总裁碰面。总字辈和董字辈高端人士向来不是穿插于各种盛大商务酒会,怎的会骤降在这种普通的餐会上?

    带着这样的疑惑,依菡伸手,脸上露出标准的微笑:“久仰久仰。”

    薛延逸也莞尔,同样绅士相握,“幸会幸会。”

    看着两人做足了礼貌性表面功夫,贺磊看着都干着急,于是心急口快的问:“薛总,外界都传言您一直单身,想必没有女朋友吧?”话一出口,他有种恨不得当场咬断自己舌头的念头,不好好埋头苦干,不该多问的胡乱问,他这是作死的节奏呀!

    薛延逸一时没预料到他会这么直接问他私人的情感问题,一时半会怔住,墨眸深邃异常,脑海里翻看着时光雕刻过的从前。

    那时候他刚回国,父母也这样问他,他简洁回答说正在恋爱中。

    不久,他进入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父母又问,女朋友什么时候带回来见见?他仍旧如实回答,他正要去参加她和别人的婚礼宴。

    从那以后,父母不再当着他的面直接问,而是采用旁敲侧击的战术来了解他的感情生活。

    再有就是旁人他根本不会搭理,甚至冷眼以对。但今天此情此景,他定睛盯着贺磊的眼神如同盯着猎物那般鹰隼,狭长的眼里似存有什么疑虑,直到贺磊开始坐立不安,他才淡淡一笑:“还真没有。”

    两人这装模作样的一唱一和,不去学表演真是浪费人才了。

    当然,说到表演,初敏自认也是颇具天赋,信手拈来。她扬起奸诈无比的笑容,附和道:“我家依菡也是单身女士,怎么的,今天这场饭局要变相亲会了?”

    见话题牵引到自己身上,依菡好气又好笑的瞥她一眼,眸带嗔怪,“一会吃饭能把你嘴巴塞住吗?”

    初敏一阵干笑,“这个说不好。”

    闲聊打趣减少了彼此的生疏,不过,这短暂的车程很快结束,轿车安稳的停在了西江路边的停车位置上。

    一行四人走进红砂码头鱼排餐厅,他们选择靠近临窗落地窗的餐桌,如此一来随时很好的观看窗外人来人往的街景。

    由于此时步入秋季,窗外的阳光淡淡的洒落进来,别有一番视觉画面感。加上餐厅里流水的音符和娇懒的女声,这美妙的时光使人格外的放松和悠然。

    薛延逸绅士的为每一位女士拉开凳子,就连服务员递来的菜单也优先递给她们。

    依菡依旧不着痕迹的观察着他,发现他体贴入微,处事周到,可见平常他就是这种风格。

    初敏两眼放光对着菜单研究了半天,站在她右侧的服务员,两腮的微笑都快僵化了,她才下定决心。

    她伸出一根纤纤玉指,指着上面的咖喱海鲜面,对服务员叮咛:“喏,就这个面。”

    女服务员环视着这四位光鲜亮丽的食客,原本毕恭毕敬的小眼神顿时转变成轻蔑。她心里直犯嘀咕,现下有钱人都流行大大方方的小气吗?四个人吃一个咖喱海鲜面?

    正当服务员转身走开,初敏不怀好意的声音唤住了她的脚步,“我还没说完呢,我的意思是除了这个海鲜面,其他都要。”言罢,她冲着对角的薛延逸咯咯轻笑,显而易见的是她和薛延逸杠上了。

    不过,薛延逸对此不以为意,甚至连眼皮都懒得抬,表情一如刚才的讳莫如深。

    依菡在举杯喝水,中途被她的话呛得直咳嗽,她捂住胸口猛捶击几下,不肖多会,慢慢才顺过气来。

    真不知道携她前来,是给活跃气氛还是给自己增添麻烦?

    紧接着,依菡用手肘顶撞了下身旁爱惹是生非的麻烦制造者,再扬言冷声制止,“玩笑归玩笑要适可而止,再说了你吃得完吗?”

    “新开的餐厅就要多多试吃嘛!”初敏说得理所当然的样子,嘴角仍带着可疑的笑痕。

    依菡径直视她如空气,然后取过她手里的菜单,随手翻几页,环视一圈说:“我也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那就每人都点自己喜欢的菜吧。”

    在场三人都摊手表示随便,那她自然也不会自私到均按自己中意的食物来选择,只好无可奈何的叫服务员推荐了这里的招牌菜。

    在等菜的过程中,初敏见依菡似乎有生气的迹象,也识趣的收回玩心,然后悄悄的给贺磊发消息。

    具体内容是:她这个人固执己见,你们这样没有半点说服力的劝说是起不了什么作用的。刚才我听她随口说起她和下属之间有点不和,只要你利用秘书的身份从中作梗,让她受点委屈使其主管位置难保,她自然就会来RATNANAYAKA了。

    起初,贺磊并没有注意到消息,反倒是接到了一通女友的电话。

    “喂,怎么了?”

    “煤气泄露都快把房子烧没了,怎么办?你什么时候回来?”电话那厢哭哭啼啼,情绪十分的茫然无措。

    贺磊一听,面色不由凝重,扫过众人的注目礼,他直接了当的回答:“我马上过去找你。”

    挂了线,他旋即起身,脸带无限歉意说:“我女朋友住处着火了,我得过去看一下。”

    “凳子还没坐热呢,这就溜了?是赶着去救火还是怕买单呀!”夏初敏故意挖苦他,笑得双肩抖动。

    贺磊也不搭腔,把车钥匙交给薛延逸,起身匆匆留下一句“抱歉啊大家,我先走了”就步履匆匆离去,消失在餐厅门口处。

    那通电话确实是她女朋友打来的。只不过从头到尾的剧情都是薛延逸的安排,他要求自己在饭局中离场,所以他才让女朋友编个理由打自己的电话以便借机遁走。

    走出餐厅的贺磊如释负重,他愉快的打了个响指,然后悠哉游哉的拦车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