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垂头认错

    更新时间:2017-07-24 11:14:09本章字数:2843字

    此时她脑海里计划着“帮凶”该做什么之际,才倏然想起另外一个“帮凶”又将会在什么时间里按自己所说的计划去实施,于是她打电话给贺磊,去了解事情的进展。

    贺磊说:“明天她们上班就会知道依菡要出任采购主管,也知道公司换法人的事情,所以我必须分秒必争,在寻找这个下属。我调查了下,这个人叫孙乐瑶。她有个爱好,就是晚上喜欢和三五好友到酒吧去小喝一杯。”

    “行,成败一举,就看你的了。”

    周末的夜晚,音乐和酒精让人暂时逃离烦恼,可又有谁逃离得了尘世和明天。

    孙乐瑶明白这些无用的身外之物带来的只是暂时的忘却,可她仍旧灌着闷酒,沉溺其中,谁也不想理会,任由喧哗的声音包围孓然一身的自己。

    贺磊注视着长裙完美勾勒出妖娆曲线的一抹青色背影,或许是周遭没有人作伴的原因,显得形影孤单。

    他足足观察了她十多分钟,方掐掉手中的香烟。贺磊勾出一抹邪魅的痞笑,然后移动沉稳的步伐,慢慢靠近这抹背影。

    在隔着一张高脚凳的距离,他伫立在原地,试探性的问,“美女一个人喝酒?”

    闻言,孙乐瑶抬头,眼前郝然出现一个眼神深邃,表情自信且闲适的男人。他脸上笑意盎然,透出一种雅痞的邪魅气息。而他身穿亮色T恤,宽松的牛仔裤,这样的装扮倒也完美地诠释了属于自己的独特潮男魅力。

    她现在已经喝了好几杯啤酒,眼神恍恍惚惚,脑袋嗡嗡的,对无聊搭讪的人,她向来爱理不理,于是表现出几分疏冷:“多管闲事。”更何况,谁知道这陌生人什么来意,于是没好气的别过脸看向其他地方。

    被别人冷脸以对,贺磊脸上丝毫没有半点愠色,还漫不经心的朝服务员挥手,话语淡淡的扬言:“服务员,来一杯白开水。”

    孙乐瑶嗤之以鼻,“来这里喝水?”她附送他一枚白眼。

    贺磊故意说道,“我的感情和工作都顺利,我为什么要买醉?”说完,他脸上的笑容更盛,只是那笑容未达到眼底,让别人猜不透他到底几个意思。毕竟,她头一回见过有人以这么高傲的姿态搭讪的。

    当然别人是别人,在她看来又有着不同的理解,他的痞笑加上这句分明意有所指,甚至有冷嘲热讽嫌疑的话语无异于当头给她泼了一盆冷水。

    激将法对一个工作不顺利,感情没归宿的人来说是十分有效的,贺磊还没看清楚她的动作,就已经被一双手揪住了衬衫领口,然后他收到了她无助的眼神。

    “如果你工作了几年没有得到领导的赏识,一个刚来两年的同事却当上了主管,并且她耀武扬威的骑在你的头上,你会跳槽一走了之还是继续留下来委屈自己?”

    说完孙乐瑶忽然间有些后悔一时冲动,又深锁眉头,抿起那张绯红的嘴唇,眼神抽离,悄悄的松开手。

    她并没有向陌生人倾诉的习惯,毕竟他们素不相识,如果说倾诉会让自己心里好受一点,那与张颖的交谈似乎并未达到这样的效果,再说任何事情都要靠自己,别人也帮不了你什么忙,在这点上,她是在嫉妒中带点欣赏依菡的。

    以前觉得她务实低调,和常人没什么分别,但最近发现她解决事情很有一套,比如在她们用不同的方法去对待镀件这件事情,经理竟然选择了她的方案,虽然她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为什么。

    又重回获自由的贺磊深深呼吸再吐纳,剑眉一挑,审视着她那颓靡沮丧的脸,竟有一瞬间的怜悯划过脸庞。

    但他十分明白,这仅仅是同情。所谓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可恨之人必有异于常人之处。自己作的苦果怎么都得独自品尝着这苦艾酒的苦涩味道。

    如是想,贺磊举过杯子,一口喝完这杯无味的开水,算是给自己压压惊,顺便清清嗓子。

    然后他严肃的以‘过来人’的身份给她支招:“你这就问对人了。你想要在职场中如鱼得水,势必离不开团队的团结。你就给别人洗脑,然后拉帮结派搞小圈子处处给她拆台,捅娄子,搞事情,她的位置还能安稳吗?到时候就不知道是你走还是她走了。”

    如果走的是依菡,她也不至于会像现在这样的五味杂陈。

    不过,他给的建议倒让她感觉颇为受用,顿时间,无助的眼神染上了光彩,躬身驼背的腰板也挺直了起来。

    关于谁走这个问题,让她心里突然有了主意。因此,她盯着不知名的某一个地方,开始期待明天的到来。

    她想看看,在面对众人推墙的时候,她又会以什么方法来解决,谁才是笑到最后的那个人。

    生活还在继续,并不会因为谁的想法多走快一秒或者走慢一秒,无论是意外还是明天,该来的总会来,比如周一接踵而至的工作。

    不出意外,一大早人事部就在内网公布了即日起依菡升职为本公司的采购部主管,也公布了公司易主的劲爆消息,公司上下均纷纷议论。

    在工作展开之前,依菡收到了行政部发来的邮件,内容无非是务必准时到会议室参加会议之类云云。

    正式开始后几乎都是对接下来工作的规划和安排,因此公司部门主管各司其职必须给员工做好思想工作,尽量留住岗位核心人才,以及准备签订新的劳动合同。

    会议进入尾声之际,经理突然话锋一转:“接下来,我要批评一下刚刚升任为采购部主管的依菡。本来想私底下找她聊,可由于情况比较特殊,我选择在会议上说一说这件事情。”

    即便蔡经理如此隐约其辞,但在场的人都昭然著闻他意指的特殊情况是她刚刚升任主管,因此要挫其锐气,借此告诫她切莫骄纵。

    当下,大伙均不约而同的注视着故作镇定的依菡,且不动声色的关注着接下来的发展。

    在提前预热这件事情的时候,蔡强的目光也跟随众人一起投向依菡。然而她再如何镇定,也不由打了一个冷颤,顿时如坐针毡。

    她如同犯了错的小孩子,局促的搓着手,大气也不敢多喘一口,目光游移了片刻,才看向他。

    而蔡经理那渐渐变得深沉严厉的面容,有如影视剧里的特写,定格在她的眼中。趁着这会间隙,她思索着到底会是什么事让他这样当众批评自己。

    她自认一直兢兢业业对待工作,除了没有注意链子质量问题所引发了镀件变形这件事。不过,那天在洗手间里,孙乐瑶隐约提及了经理已然知道了自己让她再送电镀的事情。

    果不其然,蔡经理自是拿这件事情来开刀,他缓缓说道:“由于配石部没有仔细检查铜链的问题,导致发往电镀厂,因此电镀回来基本都变了形。虽然你让供应商送来了链子这个做法是对的,可你怎么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就私自让孙乐瑶把电镀过的链子再送电镀?有没有考虑过,如果这不是订单数量少,若是数目比较大,岂不是要给公司造成损失?你告诉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经理是个聪明人,前因后果都考虑得十分细致,所以在面对他的责问,说实话,依菡踌躇半天,也不知该如何回答。

    毕竟是她疏忽了,现在说什么都枉然。她确实不应该感情用事,一味纵容下属,导致最终酝酿了不可挽回的错误。如果此刻手上有戒尺,她一定递给经理,任他处罚。

    可现在并没有处在民国时代,她能做的只能是默默垂头,及时认真的做自我检讨:“事无大小之分,以后我会注意分寸,不会再犯类似这样的错误。”

    得到这样笼统的回答,蔡强其实并不满意,甚至脸上露出了狐疑的神色,目光烁烁的审视着她。

    她素来认真脚踏实地的做事,这次却和孙乐瑶拿工作上的事来打赌,简直任性妄为。

    但是这次她没有像往常那般对任何工作大小事,都能结合利弊并充分的表达出自己的观点,反而先行主动认错,说真的,还真不像她的风格。看来只能私下另外抽空找她交流下工作心得,以免误了这块上品良玉。

    打定主意,蔡强才又恢复了往常祥和的面容,轻轻“嗯”一声算是对她网开一面,不再当面追究,就这样,他宣布会议到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