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一笑当时

    更新时间:2017-07-25 13:40:57本章字数:3317字

    隔天中午食堂时间接近尾声,师傅们都已经清理打扫下班,而井然有序的座位上只有寥寥几人在边吃边聊,所以显得颇为冷清。因为一些事情耽搁,依菡来得比较晚,当她左右环顾,看到这样的场景,不由暗自庆幸是自己带的饭,于是赶忙从冰箱里取出,再放到不远处的微波炉给热一下。

    几分钟过去,她拿出塑料饭盒,拔掉微波炉电源,完成一系列动作,才随意挑了张桌子坐下埋头就吃。

    “怎么这么迟才吃饭?”

    这时候,突然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入耳畔,那声音力道如往常有着撼人的威慑力。依菡闻声转头,便看到蔡经理不疾不徐的踱步移动到她眼前,然后坐落在她的对面。

    依菡停下筷子如实回答:“到工厂车间视察,看看技术大拿如何规范操作,好避免一些突发状况。”比如如何避免类似这次绿松石碎裂的状况。

    一方面是想了解他们如何镶嵌,从而有助于工作的进行。另一方面也趁机叮咐他们,“凡有需要空托的订单,均先尝试随机试托,如果发现不合托,务必要告诉上级领导。”

    那几个身穿制服的男生,嬉笑的吹着口哨调戏她:“美女,瞧你年龄也不大,开口领导,闭口领导的,怎么这么斯文。”

    她仍在回忆当时的情景,这会儿,蔡强却也忍不住扑哧一笑,“你说话总是这样措辞委婉。”

    不知别人口中形容的词汇是褒抑或是贬,她也不想讨论这种问题,故而转而话题问道:“你也没吃吗?”

    “还没,我一直想找个时间跟你聊聊,现在刚好碰到,也真是巧了。”

    “你先吃饭,一会再聊。”

    蔡强抬手扫视一眼瑞士腕表,思索几秒,这个钟点确实该吃饭了,于是点点头,口吻如常说:“不如你也到厨房里面去吃吧。”他指的是往食堂内的小厨房。那个厨房是专为经理等级别以上的大人物设计的,自然也请了保姆管理日常三餐。

    不单如此,食堂内的座位前排也按领导等级制,往往各部门主管吃饭均在一起,而其他下属也保留着默契和传统,哪怕在座位爆满的情况下,也绝不会瞎凑合。

    公司属于一般规模制造业,自然领导层与员工层产生的明显区别,彰显出公司文化水平的高低。

    依菡习惯了和下属们围成一桌,对于这样不成文的潜规则,打从心里是排斥的。

    如此,对于蔡经理的邀请,她浅笑着含蓄的婉拒了,“先吃完再聊。”

    蔡强并未察觉的她细腻心思,对她的话也没多在意,就转身进了厨房。

    须臾,他端着饭菜,再一次落坐在她的对面。

    他的迁让,让依菡无所适从,也浑身不自在。虽然她排斥领导作风,没有和领导一起面对面吃饭的习惯,可人家屈尊降贵来到自己的面前,她也就主动开口:“经理有什么事吗?”

    “你不是决定要留在这里,做我的左右臂膀吗?怎么又忽然决定要去总公司?”他的询问像例常问候,当中夹杂着凌厉与慈爱与并存的眼神深不可测,而可眉宇间也在不知不觉的收紧,让她的心没来由的咯噔了一下。

    依菡表面故作镇定自若,垂下眼睑,随后违心的一言带过,“想去大公司磨练磨练。”

    蔡强却颇有微词,“以你不喜争不喜抢的性格,你会主动去?这事你不用瞒着我,我已经听闻你麾下爱将王袁说了。”

    “她说什么?”

    “孙乐瑶私下笼络人心,让部门所有人都听信了她的教唆,然后召集部门的人集体辞职,目的为的就是拉你下台。这些人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来上班的?”蔡强气不打一处来,双腮抖动,怒目也圆睁,那两道寒光好似利剑一般,随时要把人刺穿一样。

    若是孙乐瑶在场,依菡还真担忧他会当场把她生吞活剥了。

    依菡畏惧他如火山爆发的表情,下意识的往后靠去,生怕她也无辜遭殃。

    他依然没有留意她的细微动作,凝眉寻思良久,才一语道破她先前的动机:“你是早已发现孙乐瑶要辞职的异常举动了吗?”

    事到如今,重提这些事情也已不重要,毕竟最后她们都选择了离开公司。

    可既然经理追问,她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当下便老老实实的徐徐述来:“是的,当初我确实察觉出她的异常。我理解她作为老员工的立场,所以对她的频频挑衅也只是睁只眼闭只眼。当时的情况下无论如何我说什么她都不会听得进去,反而误以为我大权在握,整天高高在上对她们发号施令。所以我才让她重新拿去电镀,届时我会抽丝剥茧的告诉她关于镀件为何发生这种状况,也希望她及时认识到自身的错误。或许因此她亦体会到我的良心用苦,好在日后她会把心思放到工作之上。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角力的最终结局演变成至今的局面。”

    闻言,蔡强眼底闪过一抹赞赏的眼色,之后点点头,脸上的怒火也已熄灭,转为凝思冥想状。本该握着筷子的手却一直在有节奏的敲打着桌面,他没有半点吃饭的心思。

    还是依菡适时提醒他:“见一步走一步吧,饭还是要吃的。”

    蔡强无奈摇头,牵强笑笑,终于开始动手解决眼前的食物。

    一切说来也怪他当时一心专注工作事宜,压根没顾及周遭他人压力以及情绪的情况,因此稀里糊涂将她的计划打断,从而送走一位可用之才,到头来却不能为我所用。

    痛惜之余,蔡强仍不死心:“你现在还没去总公司报到,再跟总公司人事说说你想留下来的意愿?”

    “蔡总,我十分感激您的知人善用。”依菡真诚的道,语气里表达出强烈的尊崇敬重。她的敬重不单单是因为他是长辈,更多倾向于他的魄力和能力。

    继而她又无奈扬言:“管理层的更迭并本身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主要是人心使然。部门小组圈里不单是孙乐瑶不服从我,恐怕其他人也是如此。我猜想当初孙乐瑶并未通过利益交换来说服她们,而她们也仅凭几句话就被如此轻易的煽动,想必她们嘴上不说,可事实也摆明了对我抱有成见。我曾以为我只要用行动来打动孙乐瑶,一切就可以迎刃而解。然而到了最后一刻,她也始终不肯信服我。我这才明白就像枪打出头鸟,纯粹是把我当成了假想敌,心里恐惧着别人超越了自己,因此群而攻之。”

    “一群碌碌无为的冗员,食君之禄,却整天正事不干,内耗不止,留下来有什么作用?辞退一打我都照批不误。你就败在心慈手软,当初发现有情况异常没有快刀斩乱麻,以至于囿于这样的琐事,而将雄心壮志一点一滴的磨灭。”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脾气又再度涌上喉间,声嗓大到充斥了整间偌大的食堂,因此食堂里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也纷纷投来探寻的目光,其中张颖状似在和他人闲谈,其实心不在焉,小心翼翼的眼神频频斜过来,暗中观察着他们,而且将他们的对话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而他们对此却浑然不知。

    依菡属于那种矜持恭顺的类型,虽已放下筷子,双手也不忘左右手互搭手背,坐姿端正得像个求知欲旺盛的学生。因此她对经理这种暴脾气谈论方式有点不适从,不由蹙紧额眉,言辞和婉的安抚他,“如果我走了,能让她们专心工作,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眼看与下属的浅薄缘分已所剩无几,蔡强动容的扫她一眼,随即表露自己的私心和野心,“我知道去总公司磨练,这对你来说一个机会。然而我也存有私心想把你留在身边,然后培养你成为大将之才。”稍作片刻,他语气中略带惋惜和遗憾,语重心长的说,“可惜现在你走入了胡同,以后就只有你自己独立闯荡了。不过你无论你以后在哪里,认真思考一下我的话,是没有错的。”

    依菡想也没想,便默默点头。

    蔡强抬头感慨道:“不说别的,总公司的执行力确实很厉害,只要认为是对它有利的,就开始行动。比如说挖你,再比如上面领导已经着手终止了与老电镀厂工艺的合同,还从新找了一家环保型电镀工艺厂。虽然名字听起来高大上,实际我对此工艺也是一知半解,我是有些担心。毕竟你们年轻人学习能力强,反应快,终究是比不上了。”

    经他这么无意说起,依菡倏然眼前浮现出那张高深莫测的脸,她一个激灵,甩了甩脑袋,挥走他的淡漠浅笑的脸庞,在盯着不知名的地方的同时,却也止不住怅然的说,“我们所学的将不断成为历史,甚至有些会不幸成为绊脚石,可时光只会前进,我们也不会退步,因此无论什么情况下,依然要硬着头皮怀揣着对世间充满探索的热枕。”

    他们相谈甚欢,言笑晏晏,直至食堂里人都全部走光了,两人也才各自离开。

    而张颖收集到了有用的信息,也不忘在午休间找来孙乐瑶,接着将她的所见所闻一一如实告知她。

    孙乐瑶听后,一度呆滞在原地,怔怔盯着镜子里的身影,回忆当初的自己是否像如今这样恍然大悟的表情。

    她万万意想不到王袁会倒打一耙,也没有想到看不惯的人处处对自己忍让并手下留情。没有经历过,她看不清事情的真相,当经历了以后,才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对你迎面笑脸的是背后挥刀相向的小人,对你一向保持距离的人却是磊落君子,教她如何不震惊?

    孙乐瑶又对镜子苦笑,稍缓平复了心情,如今的她也已坦然面对这一切,之后便和张颖离开洗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