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好久不见

    更新时间:2017-07-25 16:59:01本章字数:3150字

    照例五点半下班,这个时段骤然秋雨连绵,雨水洗刷着高楼建筑,洗刷着水泥地面。依菡没有车,也没带伞,和其他同样没带雨伞的同仁堵在一楼的扶梯门口,面带愁色的看着雨景。

    正当依菡抉择该冲进如潮水一般涌动的人群之中,或者继续等雨水停歇再离开之际,孙乐瑶骑着电动车经过门口,侧头朝她淡淡的扬言:“依菡,我有雨伞,还经过你住的地儿,带你一程,上来吧。”

    此话一出,门口处互不相识的众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目光,殊不知依菡眸底涌动的情绪复杂难辨。不过很快,这股情绪被她压了下去,而后露出微微浅笑,从容淡定的跨上后座接过她的雨伞,两人就不紧不慢的一路行驶在滂沱大雨里。

    孙乐瑶自是想趁此机会化解彼此间的矛盾,希望能一笑泯恩仇。

    在只有雨水簌簌坠落的声音里,直到十分钟过去,两人谁也没有先开口,但依菡的小区住处已经到达。

    依菡下了车,随手扫去身上的雨水,抬眸一笑说:“感谢你送我一程。”

    “客气。这是应该的。听说你要去总部?”

    “是的。那你以后打算去哪里发展?”

    尽管对话简洁,孙乐瑶却已知晓她不再计较前嫌,因此对自己曾经的愚昧无知感到可耻,因此也深感前途一片渺茫。

    想来如此她垂下一双清亮如月的眼睛,怅然若失的苦笑:“发展谈不上,纯粹谋求生存而已。就这样,我先走了。”

    “好的。”目送她远走,依菡总算如释重负,松下一口气。然而胸腔里又莫名浮起一丝感伤,说不清那是什么感觉,在脑海中忽隐忽现,忽明忽灭的。也许是最近事儿多了,让她整天处于神游状态,还是尽快落实新工作事宜,无论工作安稳清闲还是繁忙冗杂,起码有足够的安全感。

    走了一段路,她止住脚步,又掏出手机翻找薛延逸的号码,接着给打了过去。

    简单寒暄过后,依菡切入了主题。

    “薛总,你好。我准备到总公司报到。不过因为这段时间不小心遗失了身份证,需要重新补办,这过程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就是不知道公司能不能替我保留这个职位?”即使昨晚她对着化妆镜演练了好几遍,但仍然掩饰不了此刻内心的紧张,生怕他一个“不可能”足以让她沦为失业游民。

    她想过两种结局,无非可以或者不可以,可薛延逸并未正面回答,话里字句飞扬,声音清越:“你是刚下班吧?那在公司门口等我一下,我这就过来。”

    依菡不明白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意欲为何,机敏的反问他一句:“有什么事电话里不能传达吗?”言下之意是没有见面的必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A市和X市的距离说短不短,起码得转两趟地铁,虽说尔等人物是有车一族,可车程不下一个小时是到不了X市的。还有他身为boss,军令如山,可要等他足足一个小时之久,这未免有些不近人道。

    “上次你的身份证落在我的车上。今天刚好到你公司办了一些业务,我推脱了他们的晚宴,想着给你送来。”薛延逸深觉她此刻的尖牙利齿,特别容易惹人发笑,因此嘴角也微微优雅的扬起。

    其实他去电镀厂考察完毕回到公司,在三楼不经意回首间,捕捉到了她的纤纤身影。那个时候已经接近中午一点,其他人早已吃完饭稍作休息,她竟然拖到了这个时间才吃午餐,太不爱惜自己了。

    两人对话间,他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安稳落停在光彩公司楼下停车车位上,在环顾四周搜索着她轻盈的倩影,无果之后,又把目光定格在人来人往的扶梯口处,那目光温柔又执拗,当中的炽热仿若能把雨水给烫滚了。

    依菡瞬感无地自容,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羞愧,忙局促的说:“我已经回到小区了,我现在马上去公司。”说着迈开脚步就要冲进雨幕里。

    幸而他温和的出言阻止:“不用,这雨下得这么急,你就在原地等着我。”

    几回接触下来,他虽沉默寡言,却也绅士体贴,体谅他人的难处和照顾他人的感受,想来也不会给下属造成太大的压力。

    雨势依然未见减弱,依菡凝神望着檐角的雨水一泻而下,滴滴如丝如线的雨帘构成一幅美如画的景致,她百无聊赖中随手给拍了几张照片。

    而在这过程中她丝毫也没觉察一辆低调的黑色宾利就这么从远方,稳稳当当的行驶而来,在小区门口边刹了车。

    当她连拍数张,再仔细定睛一看,终于发现了不妥的情况。不知何时一个颀长挺拔的身躯郝然落定在照片之上,而那身躯孑然独立散发出傲视天地的强势。

    这个人便是薛延逸。

    此刻他撑着一把伞,目光笃定,步伐稳健的走向她。半商务半休闲的西服熨帖精良,描出他匀称的肩膀和腰身,随着两人的靠近,她还看见他撑着雨伞的右手臂上那袖扣是一粒灰色方形,透出精致的哑光。可见一身装束与他个人的斐然气质完美的糅合在一起,也渗透出一种上流社会才有的风雅之气。

    由于无意拍下了一个不算熟悉的人的照片,他又站在面前,依菡根本来不及清除,一阵心虚使然,胸口处狂跳不止,还是快速的借由手机放回裤袋的动作,遮掩了她的不自然。

    依菡轻轻吸气吐纳,神色一整,才伸出荑手朝他要东西,眨了眨眼,感激的说:“真是多亏你了,把它给我吧。”

    薛延逸发现她隐隐不安的紧张,嘴角不由噙着一抹几不可见的淡笑,眉尖斜斜一挑,话里别有含意:“你看我为了把你个人物品归还,我甚至推掉了宴会。”

    不清楚他是故意或者纯粹的调侃,依菡也狐疑的接下话:“我请你吃顿饭?”

    哪知她的回答正中他的下怀,薛延逸唇边的笑容慢慢扩大,并绅士的作出“请”的动作。

    这么一来很明显,这顿饭,是他蓄意而为之的。

    尽管她满腹疑窦,浑身也不自在,却也不得已悻悻然进入车内。

    不消多会他也进来,隔绝了窗外的雨,霎时,车内陷入安静。

    而他倒车转弯一系列动作十分娴熟,最后在笔直路上行走时,动作也稍微减少了一些,可他的神情依然专注,甚至未多瞧她一眼。

    可依菡却隐隐担心,眉宇也不自觉微蹙,绞着自己的十指,欲言又止。她在猜想这位薛总吃一顿饭会不会要价极高,他随便吃那么一顿,她几个月的工资岂不要是要亏空?

    依菡一路的担忧在到达步行中路的时候,却也全部消失于无形,而雨势也变得微弱,甚至有停歇的迹象。因此空气显得格外清新,她也松下绷紧的面容,放松心情,微侧头颅凝视着刻画出几分英气的俊容。

    薛延逸但笑不语,引她穿街走巷,七拐八弯才来到一家门牌号前,这间门脸隐形的小饭馆,叫Long Time No See。

    想当初,还是初敏带她来这里游逛,她才记住了这座缤纷城。

    周围饭馆商铺林立,围绕着缤纷城而建,因此休闲饮食娱乐购物应有尽有。而人均消费中低等,是一般年轻人日常消遣的去处。

    想不到这位看似高不可攀的总裁,竟也会踏入与他身份格格不入的地方。他像变幻莫测的光线一样,令她着迷又惊奇,目光不时悄无声息的飘往他凛凛的身躯之上,对他的探究又增添了几分。

    惊奇之余,她和薛延逸一前一后跨进饭馆,也终于把目光移向了饭馆的内部环境里。

    依菡发现里面坐无虚席,生意用火爆来形容不为过,所以场面十分热闹。

    屋内吸顶吊灯流泻着暖黄的灯光,四周墙壁错落有序的挂着几幅引人注目的油彩,油彩内容传达着男女之间忽远忽近的微妙关系。

    “这里每一幅图都别有深意,可是堆砌在一起就显得有些杂乱了。感觉这个老板不太自信的样子,缺乏安全感。”依菡把心中异样的感觉说了出来。

    薛延逸听得饶有兴致,目光灼灼,仔细端量着她说道:“你还懂心理学?”

    依菡耸耸肩,不咸不淡的回一句,“随口胡诌而已。”

    语毕,两人已经落坐,薛延逸表现得比服务员还贴心,直接推来电子菜谱,快人快语的介绍了饭馆里的特色。

    “‘Long Time No See’是一间推崇一站式生活理念的创意饭馆。这家美食店融合各国精髓,延续共和理念,所以他是做多元化创意中餐料理的。主打的牛肉料理,肉质松软,味道浓郁,配合了不同地域的烹饪方法。你请客,我买单。这是新任老板给你的福利,你看喜欢什么就点什么。”

    闻言,依菡简直喜出望外,在暗自高兴省下一笔饭钱的同时,脸容神色丝毫未变,端庄如常。

    大约浏览了一遍饭馆提供的菜肴,过程中还时不时抬头审视着薛延逸,发现他从进饭馆开始,墨色深眸里邃然如渊,目光自始自终追随着她。

    依菡被盯得隐隐不安,而这一切均出于他并不多加掩饰的摄人凝视。更难以猜测的是他为何要带她来这种颇有情调和格调的地方。

    毕竟他们并不是情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