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烹然心动

    更新时间:2017-07-26 13:01:05本章字数:3580字

    很快,她没有再纠结这些想法,主要是被菜谱的名字吸去了目光。用心、精致几乎是每个文艺范餐厅的标签,就是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两手抓,边叹环境边啖美食边感受音乐。

    刚好播放的是一首《烹爱》,与餐厅的主题十分的贴切。

    于是乎,她也不例外被文艺的噱头撞了一下腰。

    依菡研究电子菜谱好一会,随兴找话题聊:“这里的老板是个女生吗?”她抓耳挠腮半天也全无主意,只好又把菜谱推给对座的他。

    薛延逸眼里探索的意味浓厚,唇边也笑得耐人寻味:“何以见得?”

    “瞎猜的。”依菡兴趣缺缺的回答,百无聊赖的转移了目光,观望那油画中的男女。

    她发现他说话总爱拐弯抹角,且多半会先反问,这话题怎么继续进行下去?不知是否对人存有戒备心理,直到意识聊天绕进胡同,他才会如实告知。

    “这里确实是我一个女性朋友开的。这儿有两个菜系,一个是‘失恋联盟’,一个是‘全城热恋’。老板开饭馆的宗旨是无论刮风还是下雨,失恋抑或热恋,都要吃饭和微笑。‘失恋联盟’中的菜品朱砂泪就是一个药材汤,专门给心脏疗伤的。‘全城热恋’中的相思豆是五红汤,以红豆、红枣、枸杞、红糖、红衣花生熬制的。”薛延逸不疾不徐的介绍,那温润清湛的声嗓,每个字从他的薄唇中吐出都宛如重力吸引着她,更甚给人一份安稳踏实感。

    可依菡忽地发现了他不再开口,紧抿住双唇,眉目亦端凝,似乎陷入了重重心事之中。

    她也随之敛去唇边的浅笑,脱口关切的问:“怎么了?你是在思甜还是在忆苦?”

    “没什么。”口中咀嚼出几个字,薛延逸的表情像变戏法一样,瞬间恢复成以往的温和沉静,甚至还对她扬起一抹若有若的笑,手中的动作也干脆利落,很快点了三个菜和一个甜品。

    依菡望着屏幕上他选的‘红骨薄情’、‘肝肠寸断’、‘青出于蓝’还有‘朱砂泪’,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因为不知道是不是她说错了什么踩到了他的痛处。如果碎嘴几句“是不是和女朋友分手了”会不会显得她有长舌妇的本质?

    终归是交浅言深,依菡不敢再冒昧多问,垂着头没看介绍说的什么,就当交差一样胡乱选了一个便把电子菜谱平放在桌角。反正只是吃饭,所谓的名称不过哗众取宠。

    薛延逸又拿过菜谱扫一眼,见她只点了一个,他微微一哂:“虽说这家餐厅价格丰俭由人,可也不用替我省钱。”随即又补充,清亮的声音中透着关怀体贴,“再加一个相思豆甜品汤吧,这个对女性有补气养血,提高免疫力的功效。”

    现下他如沐春风的神情与刚才的讳莫如深相比,简直判若两人。依菡总算理解了所谓伴君如伴虎的意思,于是心底不由一阵后怕,连带脸庞的笑意也稍嫌僵硬。

    虽然身份证失而复得,可她也害怕再提及此行目的的请求,会令他不悦,因此也已不抱希望,当下只祈求快快吃完。

    或许得益于她的祈求,服务员开始陆续的端菜上桌,第一道是干锅肥肠,接下来是啤酒鸭、红烧排骨、清炒芥蓝。

    美食当前,依菡却也一扫内心的阴霾,连往日的矜持与庄重也不刻意保持。她舞动起筷子,柔声细语里不经意间流淌出真性情:“感觉我和这家店的老板兴趣相投,有机会的话你可以帮我引荐一下。说不定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呢?”

    奇异的是,薛延逸的脸色却表现出有些为难,欲言又止,与对视她片刻又游离不定,略薄的唇虽轻轻开阖,一言半语却怎么也吐露不出来。

    稍后他神色一整,目光似有闪避的意味,干脆生硬的转移了话题,像在说给她听又像是喃喃自语,“也许我不该带你来这里。”

    依菡怔愣,不明白他此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她若有所思的巡视着他,然而也搜寻不出什么蛛丝马迹,干脆放弃臆测,选择低头专攻美食。

    意识到自己过多的流露了情绪,薛延逸话锋一转,“等下我把证件还给你。这段时间办妥了交接事项,就来RATNANAYAKA报到吧。”

    既然他主动说起了这件事,她觉得有必要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征询他的意思,于是压低声线问:“最近家里发生了一些事情,需要回去处理一下。可能需要两周的时间,不知能否通融一下?”

    薛延逸先是怔了怔,一脸的若有所思。随后他凝望她微笑扬言,“我秉承的晋升观念是内部晋升,以最公平最透明的晋升渠道任人唯贤,只要是能者,我自然会一直为你虚位以待。”

    眸子里的温柔一度令依菡错认为那是深情和宠溺。她赶紧甩了甩头,挥去脑中的幻觉,以及内心波动的涟漪,埋头苦吃。

    薛延逸对吃没什么兴趣,几乎没怎么动过筷子,只是偶尔那杯无味的开水。反倒对她有无佩戴珠宝诸如此类的小事显得比较关心,不禁好奇问:“你似乎不喜欢佩戴珠宝?“

    “凡是女生,无论次品、真品、精品,只要戴出自己的个性和气质,适应所在环境的总气场,多半都会喜欢。除非像我原公司明文规定上班时间不能戴自己的首饰,所以就是你看到的情况了。”末了,她故意佯装无辜,其实坏心想看他出糗,因此反问:“RATNANAYAKA有这样的规定吗?”

    她的灵动狡黠让薛延逸一阵好笑,笑的时候梨颊微现,显出他不为人知的一种单纯自足,令她微微看痴。

    不过他自动忽略了她下的套,表情认真的回复:“公司里没有这样的规定。所谓窥一斑而知全豹,公司员工喜欢戴什么也能对珠宝市场的走向略知一二,当然我指的是普通消费者。”

    原本还以为他情绪难以捉摸,没想到他不但是一个开明的老板,一件小事,一番话,就能以自己的聪慧和独到见解一点一滴的破解她对他的误解,她对他“如老虎”的感观想来是推翻了,心底一股崇拜不禁油然而生。

    好不容易话匣子打开了,依菡不再闷头开吃,把美食抛之脑后,紧接着她又抛出疑问:“我上网查过公司的资料,知道走的中高端产品。那你提起了消费者,是指接客户订单和卖现货两者兼顾吗?”

    薛延逸点点头,说:“针对大企业而言,其实大部分要么成为制造商,制造商品牌即使知名度很高,却也不代表就能进入任何市场都可以所向披靡,能立刻得到当地用户的信赖。要么成为代理商,而代理商自身如果没有一个管理规范、规模较大的销售与服务网络,代理商品牌建设也是没有什么实际意义。问题虽然看起来单一,但一旦发生危机,各方面的影响下,就随时有倒塌的危险。”

    依菡托着下巴,不知该如何发表意见,但还是半信半疑:“照你这意思,大部分企业不都人人自危了?”

    “这些看得见的问题必须要采取措施降低风险,当然看不见的另当别论。我比较倾向于垂直整合策略,看重的是通过分散业务,这种模式在经济下行周期时,能增强企业的抗风险能力。它还可以明显提升效率,通过整合中心环节的资产,能更好地控制供需,管理好流程和分销,降低交易成本。”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显得别有深意,清冽墨眸蕴藏着深沉的光。

    只是依菡似乎也已经习以为常他这般摸不清猜不透的凝视,也没再多去解剖当中的含义。

    她垂睑思索一会,认为他说来说去,无非关乎于钱多寡的理论。只要有钱什么理论都是对的,想来主流社会价值观即如此,也不由附和的点了点头。

    简单对RATNANAYAKA公司基本了解了一些概况后,薛延逸送她回了住处,然后驱车回A市。

    而薛延逸果然兑现了他的诺言,给了她两周时间回家去处理一些突发事件。

    时间齿轮有节奏的转动着,此时已经步入深秋。

    人行道上两旁的法国梧桐气势昂扬,随着秋风乍起,金黄的落叶铺于在泊油路上,彰显它的浪漫情怀。汽车经过扬起这些纷飞的黄蝴蝶,画面显得很唯美。

    依菡回忆了一遍记忆中的家乡。家乡鲜少有高大的树木,而红树林作为一种特有的常绿灌木和小乔木群落,它们表面摇曳着婀娜多姿的身躯,所呈现出来的耐力,耐寒,耐旱,耐风沙的品格让人对生命充满礼赞和敬仰。

    而类似X市的法国梧桐这一类观赏性行道树是不能比拟的。

    人们说,到不了的地方叫远方,回不去的地方叫故乡。也罢,这一次回去,她是怀揣着决心要作一番告别。

    依菡拉着行李箱上汽车安置好后,想着回家乡需要历经好个小时的旅途,干脆平直的躺在座位上眯着眼,打起了盹。

    在穿过大桥途中,她被这座桥的景致吸引住目光。这是一座双塔双索面斜拉桥,双虹凌空突出了它的气势磅礴。主桥设有6条机动车道,两侧各设2米宽的人行道,游人从远处凝望,它宛如一条巨龙横卧在长河之上。

    过了大桥,汽车行驶在二级公路一段时间,才进入通往依山而建的公路。这条公路堪比通天大道,路线曲折蜿蜒,往车窗外探一眼,那悬崖又陡又峭。吓得她赶紧缩回脖子,再也没有勇气东张西望了,连忙闭起双眸入定。

    这个地区没有修好公路以前,回家在车上经历的颠簸,眩晕呕吐的情况简直让她记忆犹新。

    更可怕的是,她还曾听说县城这条公路的前身是在悬崖绝壁上开凿出的“土坯路”,由于地质构造极不稳定,气候条件恶劣,自然灾害频发,修成的路屡屡被毁坏殆尽,所以车毁人亡的事时有发生。这路程就像走刚丝表演如履薄冰,稍有不甚就成为这里的陪葬品,用“魔鬼公路”来总结形容最合适不过了。

    尽管耗费了数不清的人力和物力,甚至有工人因此丧了命,也阻止不了人们向往康庄大道的脚步。通过施工工程队这些可爱的人坚持不懈的奋斗,这才修成了通车。

    也正是由于公路的修成,这车程足足比以往快了两个小时。因此依菡下车也不忘微笑点头对司机告别,由衷感谢这些为国家为人民做出巨大贡献的可爱劳动者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