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借题发挥

    更新时间:2017-07-27 17:07:48本章字数:3414字

    两周时间无声无息的流走,依菡拾缀了下房间让母亲入住,打点好一切以后,满怀热枕的准备第二天全新的工作。

    早上8点依菡匆匆赶出门转了两趟地铁,才提前在9点到达座落于A市珠宝企业中心的华城大厦。

    虽然珠宝企业中心仅有几条道路组成的街区,但已经成为黄金珠宝行业最响亮的代名词。根据珠宝首饰行业协会的统计数字,在这块面积不大的地段云集了三千家黄金珠宝企业,拥有的注册品牌超过两千四百个,此外还有2两千多名个体户,创建了4个大型珠宝批发专业市场,从业人员逾十几万,形成了加工、制作、经营,以及批发零售完整的上下游产业链。

    她昂首阔步的走进大厦电梯里,不着痕迹的打量着电梯里的人群。这些穿梭于5A顶级写字楼的白领们个个身材高挑、光鲜亮丽。想必以他们的身高和外貌走在大街上,很容易被星探挖掘去演戏或者走T台的。

    满面春风的男士们手上提着公文包,脚底踩着几公分高跟鞋的女士们则聚在一起谈笑风生,聊天的话题很广泛,都是关于私域圈话题,或者公司里的是非长短。

    而原先她的胸有成竹在这等仗势之下,也渐渐萎靡了下去。

    依菡垂下眼睑瞅瞅从商场买来断码打折促销的外套,套在身上稍嫌松垮,又粉黛未施,相比之下宛若丑小鸭,站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于是乎她感觉有些脸面无存,便一直悄无声息的往墙角挪去,然后再低眉垂首盯着自己的脚尖,以便减少别人探究的目光。

    电梯到了三十二层自动开门,依菡总算松了一口气,将刚才的低迷一扫而去,从容自若的踏入RATNANAYAKA的门口。

    由于是初来乍到,依菡有些拘谨的互搓着双掌,孰知还没等她组织好言语,约莫二十岁左右的前台接待小妹就已经主动起立,双手交叉于腹部礼貌性并冲她扬出甜美的笑容:“您好,请问您找哪一位?”

    “我想找人事部的张姐。”她亦冲她们嫣然一笑,两颊微微红晕。

    简单交谈说找人后,依菡安静的走进前台接待厅休闲区等待。这个角落可以环视整个前台服务区。服务区采用了现代风格,蓝色镂空的背景墙在灯光衬托下显出别具一格的设计,给人一种耳目一新的感觉。

    依菡等了片刻,一位高大俊朗的男人出来和她稍作简单自我介绍,又随意聊了几句,随即领她进人事部安排入职。

    入职手续办好后,傅君便带她进入偌大的办公区域,去每个部门参观了解,她与新认识的同事互相寒暄几句,又穿越几数排工位和隔间,才走到挨近落地窗的采购部门,这时,傅君才离开。

    部门里连她在内总共八个人,依菡逐一向部门下属大致的了解了她们的工作范围。其实刚入职要全面和系统的了解本部门或公司的运作流程是很困难的,基本上也只是走了个大概的流程。

    她走马观花半天时间观察了公司的空间环境,从环境设计、办公用品不难看出这是一家财大气粗的公司。不过她并不会因为受到自己知识和阅历的局限,而片面的看待事物的高度。

    门面只能代表公司的外形以及形象,其实也有不少多公司外强中干,表面员工工作忙碌节奏快,然而公司人文环境已经乌烟瘴气,财务状况一塌糊涂,甚至连工人半年的钱都拖欠着,最后工人不得不集体告上法庭打上官司。

    有人的地方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这些问题在当今社会那是屡见不鲜。

    而出现问题的根本原因关乎公司经营的理念,或者高层做出错误的决策而导致的。

    今天她被予以任命为公司的中层管理,誓必要事事拿捏好尺寸,将本职工作做到尽职尽责,尽善尽美。

    细作做一番心理建设以后,依菡握着厚厚一叠的资料,托着下巴慢慢浏览着公司的相关规章制度。浏览的过程中她不由暗暗折服,公司管理方面的体系制度十分完善,由此可以看出薛辰逸过人的领导能力。

    不过当下她想尽快进入工作状态,便回过头,闪着清亮熠熠的眸子,淡淡一笑:“大家把手头工作放一放,用半个钟的时间来聊一聊以前或者现在工作上遇到的事情吧,谈谈彼此的看法和做法,也有助于我们的沟通,和进行接下来的工作。”

    部门几位下属均被她宛然动听的声音摄走了心魂,赶紧停下了手边的工作,抬头注视着她。一双双好奇的目光便因此聚集在她桃腮带笑的容貌里,无一不被她清新典雅的美所折服。

    李婧是个心直口快的人,认为新官上任,就必须要彰显一下自己的工作能力,进而更快升职加薪。

    怀揣着这样的目的,李婧笑得无可奈何,不满的参了供应商一本:“我们企业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资金很雄厚,给我们供货的供应商来自全国各地,大约有两百多家的体系。因此公司全部是按照合同付款的,但是供应商却经常发货延迟,我还得时常监督催着发货。还有些供应商几年前的零星入库,也不开发票。这些陈年谷子烂芝麻的事谁还记得那么多?我现在就差拿枪逼着他们开发票了。当我打电话过去问了,他们也说得不清不楚。”

    一段长篇叙述后,她突然两眼冒光,嘴角撩着奸诈无比的笑容,“经理你听听,他们说不清楚意思是钱都不想要了吗?所以在他们没有把事情理清楚之前,我也懒得去主动找他们。这笔钱存在银行里就当给薛总生利息了,搞不好还替公司省一笔钱了呢!”

    依菡细细听着,呷了一口茶,顿觉入喉的滋味甘醇滑润,这下听到李婧的谬论,不由呛得连连咳嗽,差点就喘不过气来。

    再抬头时,她弯眉眉梢稍稍挑起,而眉下眸光湛湛的眼睛就这么审视着李婧。当中慑人的神态显然对她得过且过,悠哉游哉的工作态度颇为不满意,随即开口拔高了音量。

    “从今天开始,部门要全面清理所有未开发票的账目。具体做法你们很清楚,只要找回当年的价格,如果没有价格就重新标注标签,整理好后先发我邮件,等我确定好再联系供应商结款。”

    别看李经理表面上腔调柔和,言辞含蓄笼统,可实际上她却是个套话高手,深谙尔等借题发挥的套路。

    尝试到经理的招数以后,李婧瞪大眼眸呆若木鸡的注视着她,内心哀嚎不断,新官上任不到三小时就马上革陈推新,她们几个跑腿的怕是要跑断腿啊!即便颇为不满,她也投以微笑,端正坐姿,然后唯唯诺诺的点头称是。

    经过这一场硝烟的对话,周围的空气仿佛顷刻间凝固,她们的压迫感因此油然而生,个个扭捏作态,不甚自然。

    依菡环视着她们如临大敌,诚惶诚恐的表情,不由扑哧一笑。

    她也不想把自己的话语内容主导成权威性命令,唯有适时降低了音量,改为一贯的软言软语:“大家认真思考一下,几年的账到现在还没搞清楚,姑且不说是谁的失职。如果我们一味的只从公司角度考虑,对供应商交期得不到保证,供应商还会和我司合作吗?就算继续合作,人家还会给好的单价?只怕到时候给业内供应商留下极为不好的名声,人人避之不及,谁还敢再跟我们合作?”

    言罢,郑梦妍仿若如梦初醒,也频频点头附和道:“想起我去年辞职的那家公司每天的生活真是水深火热,合同签订了四十五天要回款的,这当中供应商每天几通电话往我们采购部捞不着钱,又往财务拨。财务永远都是那一句随随便便的打发,我们不对外,你们找采购。这拖来拖去拖了将近一年的时间。万般无奈供应商只好拖妻带儿来闹,那个战争级别场面简直让我心有余悸,我实在没办法才辞职来到RATNANAYAKA。就像李婧说的,我们公司秉承诚实守信,就凭这点,我一定会与公司共进退打持久战,并且好好表现的。”

    依菡对此不置可否,瞥了一眼李婧,转而朝郑梦妍淡淡一笑。

    相比较于李婧谄媚抱大腿的言行举止,郑梦妍点到为止的说法,倒也聪明的表明了自己明哲保身的处世态度,不至于让自己成为“刀下亡魂”。

    接着,罗兰冲大伙挤出难看的笑容,继续接腔,“你们可好,还能一致对外。说起我的经历,我都感觉后背一阵冷汗。我就遇到一个主管,他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到了,列出了那一系列苛严无比、不近人情的‘行规’,还下达了一道死命令,凡有库存的东西一律不再支付货款,等到库存消耗完了之后再付。那会供应商天天打电话来骂,我就像个垃圾桶收容器,只能听不能说半句不是。还因为团队里只有我是初进公司的新人,他就处处拿我开刀,经常无故克扣薪水,不会的或者弄错了就当众把我骂得狗血淋头。很快我就成了公司里做事最卖力、但挨骂最多的那个人。所谓官逼民反,在这样的双重压力下我太憋屈,也只能辞职了。”

    停顿了一下,罗兰悠悠转动眼珠子,探头探脑,半开玩笑半认真的问,“李经理,您不会对我们行使高压政策吧?”

    依菡一阵干笑,深邃的目光定定的锁住她,没有再开口。

    而她敢于把现任领导和上任领导作比较,是对新任领导的鞭策,需要用更好的事迹和服务让员工认识自己的能力,以打造团结、奋进的战役集体。

    因此依菡最欣赏她直言不讳,敢于挑战权威,这样的沟通才更使人深刻的认识自己的不足,促使人进步。

    但即便如此,她也不想轻易做出承诺,毕竟她们的工作能力还有待考究。

    这么一来,众人不再开口说话,各自怀揣心事的面面相觑,而突然的安静让气氛又变得颇为微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