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九章 广结饭友

    更新时间:2017-07-27 22:51:18本章字数:3141字

    部门小会议解散,依菡接到了王总经理内线的召唤。

    放下听筒,她温和交待着,“工作交流就暂且,你们继续工作,我得去一趟王经理办公室。”

    其实每天的衣食起居依然千篇一律,我们却还必须得把细节过得花样翻新。新工作与以前的职场生活也并没多大变化,无非是环境提高了档次,并且换转了几张陌生面容而已。

    当下,她自然要遵从圣旨,整理了一下仪容仪表,方款步去朝见这位王总经理。

    依菡依靠别人的好意指引,便一路闲庭信步的来到王总经理办公室门前。只见上面挂着一块烫金名牌,她还瞥了一眼斜眼对角处,看到薛廷逸的办公室门前的名牌亦同样金光灿灿,十分的耀眼夺目,几乎把她眼睛闪得睁不开。

    无谓他们都是庸俗的商人。

    你是商人免不了俗气,你是文人就得有点酸气,你是穷人自然就少不了尖酸刻薄的狭隘之气。而她站在这里把资本主义家酸溜溜的腹诽了一遍,才扬起一朵倾倒众生的笑靥,自带节奏的敲起了门。

    随着一声“进来”的简洁话语,依菡依言推门而进,一步步靠近她总,直到走到隔着一张办公桌的距离。

    原来这位王总是一位丰盈窈窕的女性。之所以用到丰盈这个形容词,主要是那她傲人的胸围过分突出,让人想忽视都难,想来自是让众多男性大饱眼福了;而一头知性复古的波浪卷十分飘逸,那发丝萦绕缠绕在心,让人心甘情愿被束缚在其中;更甚身上香奈儿名牌西装剪切巧妙,显出她完美的曲线,总之贴切的形容为美得一塌糊涂。

    而此刻她坐姿端庄优雅,一双剪水秋瞳正不着痕迹的凝视着自己。

    依菡迎上王总的目光,由于两人距离比较近,迎面扑来浓郁的玫瑰香味让她的鼻头稍感不适,她不由轻皱起眉梢,但好在一瞬间恢复如常,便毕恭毕敬的开口:“王总你好,我是新来的采购经理。”

    王雪莉也不回复,推开电脑,神色复杂的盯着她,兀自沉思中。自从贺磊调走成为薛延逸的助理以后,她开始惴惴不安,一方面感觉薛延逸的举动颇为不寻常,另一方面害怕某些事情重见于阳光底下。

    与其继续猜疑不如主动出击,抱着这样的想法,所以那天她在茶水间偶遇贺磊的时候,想试图从他口中套一些内幕。可这小子明明有机会先接触即将履任的采购经理,嘴巴却比蚌壳还严实,只附送了一句“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万万没想到今日一见,新上任的采购经理竟是温润可人的模样,她嘴角浮起的恬静笑容,给予人一种与世无争,岁月静好的感觉。

    因此,王雪莉的内心稍稍安稳了些许,但笑容意味不明,“你知道薛总为什么提携你吗?”

    可迟钝如依菡,她像一个杵在原地的木偶,内心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如果她回答是因为自己才能兼备,而薛总慧眼识珠会不会让她觉得自己态度嚣张?如果回答不知道,会不会又稍嫌傲慢无礼?

    然而到底是她无礼在先,若不是上班第一天要表现出对人谦卑尊恭,看她是直属上司的身份,她早就将其痛斥一顿,又或者甩门而去了。

    遑论她是否像当初在光彩公司,大部分人怀疑她一样在怀疑自己的工作能力,只待日后见真章了。

    而她也是个愿意付诸行动的人。当下,依菡收回游离的神思,再度对上她的目光。自然而然,她原本毕恭毕敬的姿态也荡然无存,微微颔首,疏离寡淡的说:“这件事情您应该亲自问薛总。”末了,她借故离场:“王总理,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我先回去工作了。”

    就在空气越发稀薄,温度骤降的情况下,门外突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

    门乍一推开,她们看到来者正是引发两人对峙场面,当事人却毫不知情的薛总,薛延逸。

    他仅是潇洒倚站在门口,举手投足间尽是优雅从容,使众生无法抵挡他的魅力,这样的距离却又好似咫尺天涯,亦难以靠近和触摸。唯有他仿佛能洞察人心肚皮的视线,穿过宁静的空气,与依菡四目相对。

    这般对视片刻,薛延逸随口一声令下,那徐缓深沉的声音由远及近飘来:“依菡,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王雪莉见状,连忙起身整理下文件抱起全部塞进依菡的怀里,脸上有别于方才深讳难辨的神情,说道:“这些是我结合了你们部门急需程度和采购物品的规模,编制出的月度询价采购计划。现在交给你,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

    最看不惯这种两面派又爱逢迎讨好的人了,刚才两人单独期间,怎么不见她提及工作上的事?明眼人都能看出她那拙劣的表演,目的不就是为了在老板面前刻意表现自己的卓越绩效吗?

    依菡深深睥睨她一眼,抱着沉甸甸的文件迈开步伐,以最快的速度尾随着薛延逸离场。

    虚掩薛延逸办公室的门后,薛延逸招呼她坐在沙发上,依菡不免有些拘谨的坐下,然后环视屋内一圈,入眼的景物一目了然,让她暗暗惊讶。

    办公室里采用了现代简约装修风格,从意大利真皮沙发组合、精致实木家具到灯具器皿、盆景摆件的所用材料上考虑的是实用为首选,每一样都带着简洁的造型、纯洁的质地、精细的工艺的特征。其重视设计,减装轻装,用变化的风格来突显整间办公室所独特的气质与企业精神文化之诉求。

    显然看出办公室主人追求的是现代办公效率,这让依菡仿佛揭开了他从一开始就保持着神秘感的面纱,对他有了初步的了解。

    看她陷入沉思的样子,薛延逸缓缓问:“还习惯吗?”

    他浅浅的笑痕在唇边漾开,梨颊跟着微涡,而凝睇中盛满温情款款,好似那天他从雨中来时的模样。

    当现实的他与回忆中的他交错重叠,竟让依菡心生惊觉,他似乎正在不动声色的填补着脑海中那片空缺。

    为了消除他在脑中越演越烈的影像,依菡下意识猛的的甩了甩头。

    薛延逸误以为她不习惯,便敛起笑容,眯起细眸又问:“哪方面不习惯?是不是王经理给你安排太多事情,让你应不暇接?”

    依菡对他敏锐的心思感到哭笑不得,忙不迭的摇头否认:“不是,你误会了。她对新人照顾有加,而我也正在熟悉当中,给我一点时间就能进入正常工作程序的轨道了。”

    他审视着她故作镇定的表情,脸色狐疑一阵,才又吐出朗朗嗓音,“那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

    依菡听闻,不由扑哧一笑。他们每次见面,都是在各种餐会饭局之上,因此她不由怀疑,他似乎应该去开饭店才比较合适吧?

    而且他们也仅限于雇佣关系,哪怕每次聚餐的目的似乎都合情合理,可若是长久下去,也难免令人生疑。难道他对每个新来的员工都特别“关照”吗?亦或是另有隐情?

    当然这种话她是不会莽撞到直接开口,而是含蓄的,装作不经意间反问:“我们好像经常在一起吃饭?”

    薛延逸回忆一番,片刻,他湛亮的双眸渐而幽深,神态竟十分的认真:“你刚来还不熟悉这里的人和事,别人可能对你有一些欺生,你也拘谨这都很正常。而空腹的时候代表一个人最放松的状态,所以我借此充当你的碳水化合物,让你充满安全感不好吗?”

    话落,他又恢复了如常噙在嘴角,那似有似无的淡笑。

    经他这么提起,敢情他是拿那天自己的话来说事呢。不过,她自以为处事荣辱不惊,怎么连接触不多的薛廷逸也认为她像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

    至于这个也字,主要是初敏那天和她一起去图书馆,神秘兮兮的给她塞来一本星座书,迫于她的不折不挠,这才勉强测了几道题,因此得出的答案。当时她是嗤之以鼻的,说什么也不相信此类虚无抽象的东西。

    而那天她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并没有真正理解安全感到底是什么,就好像她没有理解爱情和时间到底是什么,又为什么虚无的东西也会有它存在的方式和载体。

    见她无动于衷,薛延逸又补充道:“我这个人比较钟爱美食,如果不是子承父业,也许我就去开饭店了。我喜欢约一些相谈甚欢的饭友,就像上次那样的随意。纯粹吃个饭,你不用对我过于防备。”

    为了消除她心里的误解,连子承父业这种说法都搬出来了,依菡又觉得其实他并不是外界传闻那样的雷厉风行、不近人情。至于低调和神秘也许是他本人刻意而为之给自己留下的保护色吧。相反的,从他种种言行举止中看出,他比较具有亲和力,是个平易近人的老板。

    “原来你也喜欢美食,看来我们有这一个共同的爱好。”依菡兴致盎然的喟叹,凝望着他。而她眸里水光盈盈泛着欢喜,自是让薛延逸有一瞬的怔愣,让他有一种回到过去时光的错觉。

    直到依菡应允了他,他才缓缓回神,目含微笑着点点头。

    聊得差不多,依菡便款步姗姗离开,消失在他热切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