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红糖姜汤

    更新时间:2017-08-11 15:41:44本章字数:3065字

    依菡在去往打印室的路上,边走边翻开那套比色石,这才发现封面标注的图文,告诉了她这是一套GIA比色石。据她的浅薄了解,GIA的一套一克拉的比色石是世界最标准的比色石,在国内不超过20套。GIA钻石鉴定证书提供了完整的4c标准评估,是国内诸多企业家梦寐以求的。

    而她何其有幸能遇到,内心自然欣喜若狂,不过她表面仍是神色淡然的模样。

    打印完资料,她再折回部门给下属每人发了一份。

    依菡喑哑着嗓子开腔:“就上次讨论的开发票这件事情,所以我拟了一份在引进商品时所要注意的事项。李婧,你把上次整理没有发票的商家都发我邮件,我要重点突击你的。”

    “供应商自己不开发票,这个怨得着我吗?”李婧低声的抗议。

    依菡剜了她一眼,沉声静气道:“我发你的资料里写得很清楚。无合格发票及税条的商品是不能购买的。因此在采购决策时,不要只要求单项利益或采购部门的自我表现,而使会计、财务、仓库、运输、安装、门市、售后服务增加不必要的工作负担及损失。造成的后果只会积压在你手上,甚至拖累了你的工作进度。事实证明最后不都是你自己收拾?不过你能从分析不同价格各采购中各项费用的支出,以选择采购成本较低的供应商,这点值得表扬,也希望你继续发挥。而对于错误无则加勉有则改之。”

    李婧听得虎躯一震,连忙点头赞同:“头儿教训得是,我一定会痛改前非,把你的话奉为圭臬。”

    紧跟着,她又说,“不单是埋头苦干,还要学会举一反三。比如库存的东西既不能入太多,入得多了给仓库部门增加工作量,影响公司资金运作;也不能什么都不入,到时候损耗没有那也不行。所以我们制定物料需求表送交仓库填写库存状况后,要结合最低订购量、仓库存量确定订购数量,再编制物料采购单。”

    相对李婧的问题比较单一外,郑梦妍的问题看起来大部分很正常,但问题又多又杂让人不免生疑。

    依菡逮住悄然起身的郑梦妍问:“我看了这段时间你的客户投诉、入库量、损耗率、批退率都比她们高。你的入库量是按百分之几收库的?”

    “百分之一,不,百分之二,这是公司规定的。”相处时间太短,她还没有摸清她的脾气,反应自然慢了半拍,说话也就断断续续了。

    原本还以为她只是雷声大,雨点小,可从李婧被第一个开刀的情况来看,她是个心细如发,一点蛛丝马迹都不会放过的人,让她寒毛顿时直竖,神色不免慌张,生怕被成为第二个“刀下亡魂”的李婧,因此头垂得更低了。

    依菡看她瑟瑟发抖惊慌失措的样子,好气又好笑的忙安慰几句,才继续切回了主题,“正常情况下,发现客户投诉、损耗率、批退率偏高就应该反身自问,问题到底出自于哪里,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状况?我在系统中的采购商产品目录,看出你所管辖范围内的供应商数量稍有偏少,来来去去都是那几家。既然供应商提供的产品质量不好,为什么要选择提高入库数量,而不是从新开发新的供应商呢?”

    她颓然坐下,愁容满面的说,“提高入库数量就是为了要兼顾生产需求。而每一个新上任的采购经理都会对供应商进行洗牌,因此导致了供应商数量增加。我们几个人平均要应付管理上百个供应商,甚至乎,仅是单独一个物料,就有几家供应商。这不无异于让他们降低了对企业的销售额,打击他们的积极性吗?以后还怎么管理?且大部分时间我们还得面对内部流程、文件性的任务,低价值工作量增加,工作压力和工作负担也会隐性增加,我们苦不堪言呀!”

    那为何其他人没有提出观点,亦无出现这样的状况?而她言辞反倒像在饰非掩过,有狡辩的意味?

    依菡神色一凝,说道:“你在兼顾需求的情况下有没有做到控制库存呢?货比三家是每家公司采购最寻常的做法,单独几家没有了竞争对手,他们还能好好为我们公司服务吗?而且,单一守制于该供应商,在遇到紧急情况下那家供应商没有货也来不及供货,到时候怎么办?备选多几家供应商不是常态的吗?竞争力低自然会被淘汰,这是自然界法则。不提升自己供货的质量、交期、态度,还整天怨天尤人,谁会选择这家供应商?”

    就在两人针锋相对没完没了的情况下,行政部米娅抱着一束娇黄玫瑰和一盒好利来汤圆款款玉步走向采购部,在众人艳羡的目光下递交给依菡。

    她起身离开办公桌,不知所措的接过这些东西,发现除此之外,里面还附送了一杯红糖姜汤。

    因此,她幽深清亮的眸仁里注满了不解,惊呼道:“谁送的?”

    米娅眼睛往鲜花里绑着的卡片奴了奴,唇边笑意浅浅:“这就要问你自己了?”

    她打开卡片,映入眼帘的是几行笔画工整的字体,而落款名字叫路崕。

    恰在此时来电响起,她刚按下听键,对方就已经先开口。

    “玫瑰花收到了吗?”

    “你怎么会无缘无故送我花?而且你怎么知道我感冒了?”依菡撇去一眼桌面的好利来,抛出内心的疑问。

    路崕关心状:“你感冒了?”

    听他口气便知道原来送汤圆的另有其人,想不到日理万机的薛总,也会体贴关心下属。

    然后她回复说“没事”,又问:“为什么突然给我送花?而且你怎么知道我上班的地点?”

    “上次拆迁太仓促,所以玫瑰花代表我郑重的歉意。前几天伯母给了我一些建议,我觉得我们在一起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大的,要不我们试着相处,你下班后我过去接你,然后一起吃个晚饭?”路崕笑意平和,小心翼翼的征求着。

    依菡又是一阵郁闷纳罕,在她新工作暂未稳定以前,一切琐事均不列入日程计划之内,于是含蓄的婉拒了他,“我妈没有了精神寄托,竟然开始关心的我人生大事了。哎,真是唯恐天下不乱。我现在上着班,改天再聊吧。”

    关掉通话,依菡把花塞入了米娅的怀抱里,再冲她笑笑:“吃的我独享了,花你拿去吧。”反正她不喜欢,至于不喜欢花还是不喜欢人,想来估计后者居多。

    米娅轻眨眼眸,故意揶揄她:“哎呀,又是鲜花又是下午茶,晚上还有约会节目,恋爱中的人的生活状态就是多姿多彩啊!好了,我走啦,不打扰你工作了。”

    一段插曲渐而平息,依菡又进入了工作状态。

    她开口,涓涓细流的语调中不失威信,“部门内部问题已然解决,接下来我们开发新的供应商。我们可以从供应商信息网上,展览会,朋友介绍,供应商自我推荐,以及招标法等方面进行开发新的供应商。文件还是给大家发的,里面需要注意的事项我也已经标明,我这几天将它们合订在一起的。大家辛苦阅览下,以方便工作。若谁出了差错,自己就乖乖主动请部门集体吃饭。当然我刚来不久,今天我先请大家了,互相熟悉下,劳逸结合嘛。”

    其实大伙心知肚明她想拒绝别人,才借故请她们吃饭。

    而她们挤眉弄眼的迷之微笑充满了暧昧,依菡为此哭笑不得的摇头,也懒得徒费口舌了。

    这厢米娅款步离去,殊不知在走廊里碰巧和总裁迎面相逢。

    这束花虽然不是她的,而薛延逸的面色亦沉静如故,眸底深深,看不出多余的情绪。

    可毕竟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上班不好好干活,捧着花四处“招摇过市”,她不由莫名的产生了“人赃并获”念头。

    于是她下意识的向他主动解释:“这花是李经理相亲的友人送的,我纯粹是跑腿而已。”

    不知因何故他抿紧起唇瓣,面容骤变冷肃,原本丝毫不见波澜的眸子波光流转,一簇一簇的火花溅起,隐隐跳跃着,大有呼之欲出。

    而他皮笑肉不笑的咀嚼出“花很美”几个字,更是令米娅一阵心惊肉跳,头皮发麻,恨不得当场割了舌头。

    毕竟他一向谦逊文雅,对员工有礼有节,从未见过他此刻骇人的表情。

    奈何米娅百思不解到底哪句话触怒了他,只得僵硬的点了点头,随后几乎连滚带爬的逃离了他慑人的气场。

    当然米娅只是现场感受了他的气场,依菡却直接吃了他的闭门羹。

    本来有一个时间定在下午三点半的惯例会议,可当她打内线电话给薛延逸的时候,却隐约感知到他的语气似乎阴晴不定,惜字如金只说临时取消,还叫她晚上独自留下来加班,具体也没说清楚什么事需要加班就挂“啪”的一声挂掉。

    所谓伴君如伴虎也不过如此,此刻她犹如履冰临渊,纵使知道该如何进退,却也惶恐面对他的寡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