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栽赃诬陷

    更新时间:2017-08-22 17:06:35本章字数:3564字

    当她踏进客服中心,发现整个部门都处于忙碌状态,这个场面虽在意料之中,却也让她微微惊讶。

    他们分工合作的团队运作方式,每个人坐在电脑面前,一部分客服面对顾客的咨询在耐心的详细答解疑惑,一部分客服做好现场采集回传的数据,如到达人数、活动参加人数、购买人数、销售额,以及媒体投放频次等诸如此类的汇总。

    这是不是意味着销售份额在节节攀升之中呢?看来薛辰逸的手下团队果然名不虚传。

    销售经理忙得分身乏术,好不容易才放下鼠标,压了压紧绷的太阳穴,站起身来快言快语的对她说:“找我有什么事?”

    依菡忙回过神,不好意思的挠头直言:“薛总已经出邮件说,让你把客户反馈的消息发部到公司内网上,你帮一下忙吧。”

    “这事薛总决已经制定出决策了吗?”

    “是的。我们知道你比较忙,所以薛总让你安心做好圣诞活动,没有参与讨论。”

    “行,我现在就去发邮件。”

    如是,销售部传来的消息引发了轩然大波,在传得沸沸扬扬之际,顿时间,公司里又衍生出各种版本的小道消息。

    三五人纷纷找个角落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大部分人目睹了新来的采购经理请梦妍到会议室“喝咖啡”的过程,而无疑看图说话是她们闲余八卦的方式,自然就把怀疑的目光投向郑梦妍。

    当然采购部一致对外,倒认为是质检部最为可疑,因为他们是最常接触石料的部门。至于怎么避开进出入的检查,她们脑海里甚至冒出了把一整包钻石生吞这样的想法。。。。。。

    所幸目前一切舆论可控范围之内,这无疑给了依菡莫大的信心,她觉得事情很快就会水落石出,于是从容稳重的步伐又继续迈开,往王雪莉的办公室走去。

    在王雪莉的办公室里,她直接开门见山的复述了一遍事情的前因后果,沉重又有些肃穆的说道:“我和薛总怀疑公司里有内鬼,你觉得在这一系列的过程中谁最有机会调走真钻石?”她自然也不会提起和郑梦妍的对话,更不会直接问关于监控录像的情况。

    虽然她的语气已经十分婉转,可事态依然如她所预料,王雪莉那趾高气扬的眉毛一挑,然后便嗤之以鼻的回话:“你们采购部第一个拿到货,怎么没在第一时间去着手调查?何况就算钻石被掉包,也应该由我来调查。你竟然还越权审问我,把公司管理体系当不存在吗?成何体统?我可明确告诉你,若是身处古代,就以你这种藐视一切的态度,早已经按律当斩。”

    依菡讪讪笑着,杵在原地十分尴尬的绞着手指,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对。她心里忙叫苦不迭,总经理级别人物果然厉害,一口一句官大一级压死你不但让她占不了半分便宜,还被牵着鼻子走。

    不过这时候王雪莉睨视着她尴尬到不知如何自处的脸,煞是大度的说:“这些礼节其实无需太在意。事实上我问心无愧,如果有谁亲眼看到我掉换了钻石,那让她拿出证据指责我。如果没有,那么你没有第一时间去搜查她,包庇下属的动机就尤为明显了。”

    被牵子鼻子走也就罢了,还无缘无故多出一条包庇罪,她还可真会强词夺理。

    因此,依菡姣好的面容霎时间青白交接,她微恼驳斥道:“王经理,没有证据请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几时包庇她?就像你说的,没有人看见她偷换钻石,为什么要搜查人家?”

    顿了顿,她又转换成狐疑的神态,并反将她一军,“在之前我已经找她简单的了解了过程,她说钻石刚刚回来,就送到你这里来了。再说,这是薛总让我来了解一下情况而已,你急切表态的行为却也让我觉得十分可疑。”

    就在两人的唇枪舌战继续升级之际,郑梦妍连门也不敲,就心急如焚的推开门,闯了进来。

    她吞了一口唾沫,大步流星冲到依菡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冲她喊冤:“不好了!李经理!你要替我洗刷冤情!”

    依菡看着下属哭得梨花带雨的模样,这情景无疑揪痛了她的心,于是温声细语的问,“什么事你说清楚。”

    她想安慰郑梦妍,意外的是却被她推开了。

    继而郑梦妍大步跨到王雪莉办公桌前,二话不说扯起王雪莉的头发一顿歇斯底里的狂吼,“你竟敢诬陷我。。。。。。”言辞中的恨意源源不断的倾泻,仿佛两人之间存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样。

    于是乎两人便扭作一团,你一拳我一脚就在办公桌上互相怒骂、尖叫、撕打了起来。

    见状,依菡焦急万分,明明想要分开她们,却又无端被卷入战局,办公桌面上的电脑,文件、笔筒、台灯等全被无情的扫落在地面。

    眼下在三人混乱的状况越演越烈之际,有个挺拔颀长的身影推门而入,从容的走了进来。薛延逸入眼尽收的便是这幅凌乱不堪的景象,随即眼里的阴郁冷峻,表露出他的极为不悦。

    而跟在他身后的众人也惊震不已,随后一道道惊呼声不约而同的响起。

    终于,使三人之间的硝烟因薛延逸的到来戛然而止。

    薛延逸转过身,一个威严的眼神示意,员工们惟恋恋不舍的作鸟兽散去,然后他便关上门。

    薛延逸面对着一字排开的三人,双眸冷若寒潭冷眼扫过她们。所幸她们均没有受伤,可披头散发、衣衫凌乱的模样显得十分狼狈。他先是扫过双手环抱,却显得一副镇定自若的王雪莉,接着定格在瑟瑟发抖的郑梦妍。而郑梦妍黑色的眼影晕开,几条清晰的泪痕流至下巴,哭花了的妆容像极了熊猫的脸。

    半晌,他嘲讽的言语从薄唇间溢出来:“这就是你们受过的高等教育,培训出来的职业道德、职业操守、职业素养?都把公司当成格斗场了?”

    细嗅出他言语间的戾气,郑梦妍顿时更是吓得唇色发白,低垂着脑袋盯着光洁如镜的地板。

    相比之下,站在她身旁的王雪莉,显然并不在意笼罩在办公室里的低气压,以一副受害者的模样向薛延逸声诉:“这些人素质低下,难以管理,还以下犯上简直太嚣张了!我建议把这样的人辞退。”

    郑梦妍不怒反笑,还是讽刺的笑,“你辞退的理由不是因为我抓住了你的把柄吗?我若嚣张,也好比你恶毒的设出这么一个陷阱,让我成为窃贼来得好!你以为每年神不知鬼不觉的只手遮天,让采购部和销售部成为你敛财的工具,私吞几百万回扣,就没有人知道吗?”

    “你胡说八道!你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反倒栽赃我!”王雪莉怒目相向,气得口不择言。

    看到她恼羞成怒的样子,郑梦妍嘴边噙着的冷笑更甚了,于是又恶狠狠的反问她:“你诬陷我,就不允许我栽赃你了?再说,我怎么不去栽赃贺磊秘书,栽赃李经理,反而来栽赃你?事已至此,咱们今天算彻底决裂了,要么你死我活,要么同归于尽!”

    薛延逸被她们的争执吵得头痛万分,眉心深锁。当下他便冷冷打断她们,很不耐烦的斥责:“你们还有完没完?”话落,办公室里的吵闹才稍而转为安静。

    因此他才把目光移向依菡,口吻是格外少有的凝重:“郑梦妍和依菡,你们两个整理下仪表,去天虹商场珠宝柜台,处理一下突发状况。”

    这又是怎么一回事?今天可是圣诞节,这种事情不应该是让店长或者商场经理出面解决?怎么跟她一个采购部门经理扯上关系?

    在这种时候,依菡虽然满腹疑云,没有多问,然后点头应是,便拉着不依不挠的郑梦妍离开。

    毕竟,让她们俩暂时分开,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随着两人的离去,闹剧也总算告一段落。

    公司的走廊并不长,然而一路来,公司员工拉长了脖子张望,对她们的议论声那是一浪接一浪,想装作听不见都难。

    不过,贺磊没有参与他们的八卦之中,倚在一处办公桌前,套着钥匙圈的手指在无聊的摆弄着钥匙。当他发现她们出来后,便主动迎上来。

    “我有车,载你们去吧。这样时间快一点。”

    而通过郑梦妍撒泼这件事,依菡大概也猜出了几分内幕,可事情再怎么发展,也不至于扯上商场珠宝柜台啊?本来想直接问郑梦妍,但现在的她处在事件的疑点处,整个人也变得极具攻击性,再去刺激她,到时候又说什么“你死我活、同归于尽”诸如此类的话,那就十分危险了。

    因此,依菡才问一同前来的贺磊,“我就进了王经理办公室一会,怎么出来仿佛整个公司都变了样似的?天虹商场发生了什么事让大伙这么一惊一乍?你给我说说吧,让我有个思想准备,想想该怎么处理。”

    在三人下了电梯,坐上车去往天虹商场的路上,贺磊才把事情始末再陈述一遍:“商场有一位年龄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她自称有个叫郑梦妍的女性拿了一包黄钻以八十万人民币的价格卖给了她,可她上网发现了一篇今天的网上新闻。新闻报导说,据RATNANAYAKA公司内部员工透露,英国客户拒绝签收RATNANAYAKA公司一批价值约3000万美金的钻戒。原因是钻石皆为试验合成彩钻。那言下之意便是我们公司有卖假钻的嫌疑。这则消息无疑对我们公司素来形象有着极大的损害,所以消费者们就趁乱跑来闹事,纷纷要求换货或退款。不单是天虹商场,在全国专卖店、商场、特许加盟店、连锁超市、便利店等都有人上门闹事。而网上更是吵得不可开交,负面的舆论蜂拥而至,让官网一度瘫痪。”

    这点她确实没考虑周全,也始料未及的到竟会有如此胆大妄为的员工,把消息泄露给外界,因此损害了企业的声威信誉。

    依菡咬着下唇,低下头一时沉默不语,算作自我检讨。

    原来做一个经理,大部分的时间花在“治疗”商品组合所发生问题,被问题所“管理”而非主动的管理问题及预防问题,是远远不够的。职责不单要安定内部基石,还必须攘外和作出远景计划。

    单是从今天发生的种种的事情来看,首先她就栽在了安定内部这块基石上,并且在面对售后消费者疑难问题这方面,也没几分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