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八章 真假钻石

    更新时间:2017-09-01 00:25:37本章字数:3248字

    为此依菡捏了捏隐隐作痛的太阳穴,怔怔的盯住他的后脑勺,不得不把心中的问题提出来,“售后这方面应该找销售经理出面解决才更为妥帖吧?我没有经验,到时候会不会把这件事搞得像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贺磊先是把米娅发给他会议讨论的重点述说了一遍:“在我们出来之前,薛总已经迅速成立了危机公关管理小组,我和你也在其中。销售部、行政部、网络电脑部正在联合调查新闻出自何处;还有彻查泄露公司消息、监守自盗的员工分别是谁,监守自盗的员工又是如何把真钻转手以极低价格销赃的事情;以及亦在商讨该如何结合这次圣诞活动中的售后服务承诺,来解决这次负面消息。”

    顿了顿,他才回头瞥了一眼她,才把薛廷逸下达的命令转述给她:“之所以薛总让我们前来,一方面蒋经理也在处理网络上的负面消息,他分身乏术无法到场,另一方面主要是考虑到我们对石料熟悉的情况。现在我们就充当救火队员灭一次火吧。”

    说到这里,小妍又不自觉的抽泣,一双可怜兮兮的水眸对上依菡,极其委屈的喊道:“经理,我怎么可能会监守自盗再转手卖给一个我不认识的人?怎么会是商业间谍?这一起纯属欺人之谈,王总是为了掩饰自己吃回扣的事,跑来诬陷我的。”话落她转而又愤慨的对天发誓:“所以我敢打包票,这一切都是王雪莉搞的鬼!”

    “你就消停一会吧,你们俩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再这么下去,难免没有牢狱之灾。我在想办法如何把事情的危害性降到最低。”依菡没好气的喝斥完,横睇她几秒,也不忘给她递来纸巾。

    郑梦妍接过,胡乱的擦了擦犹如泉涌的泪水。

    此时此刻她内心正处于狂风暴雨的模式,矛盾在不停的在交战。一方面犹豫着是否要把一些事情揭露出来,可一方面也会不会像李经理说得那样,她将有牢狱之灾?

    沉默有时,一路上每个人的表情注满了复杂的愁绪,心事重重的样子。不过,时间并没有允许他们多加考虑,没多久他们就已经来到了商场的停车场。

    由于今天是圣诞节,临近周末,天公又作美,来天虹商场的人自然络绎不绝,而商场广场珠宝活动现场处被人群围个水泄不通,好似铜墙铁壁一般。

    人好不容易挤进人堆里,乍一看之下,来换货和退款的人比想象中的还要多,起码有十来个,年龄从二十多岁的妙龄女性到五十岁的中年妇女,几乎每张脸上都写满了怫然之色。因此,活动暂停了下来,女主持人手持着话筒,站在台中央不知所措的面对着犹如豺狼虎豹的观众,根本没法控制越演越烈的挞伐声浪。

    正当郑梦妍要开口询问谁是那位购买了彩钻,依菡却挽住了她的藕臂,使个眼色示意她目前先静观其变事情的发展。

    此时一名短发女生趾气高扬的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钻石就从戒指上脱落了,而且我准备拿来保修还经过了几番波折。上次说师傅不在,这次你用测钻笔测试到没声音,无疑说明是假的。”

    台下观众纷纷点头附和,议论声又四处蹿起,让主持人唇边的笑容渐微凝僵。

    经过这一轮的讨论,短发女生采纳了广大群众的心声,便提出了的要求:“既然你们RATNANAYAKA欺骗消费者,现在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所负责。只要赔偿我们,比如换货,退款,假一赔三,我们都可以接受。不然我们消费者一通电话打到12315那里,或者集体到法院起诉,再就是找工商部门来查,到时候事情就难以收拾了。”

    她把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主持人虽以亲切、诚恳的态度来笼络感情,也反复强调产品的真实性质及独特优点和质量,争取消费者理性的认同。但奈何对问题的发生也有诸多不明之处,却也拿不出具有说服力的说辞来平息消费者的诘问。

    顿时场面又继续处于僵持的胶着状态,周遭人群看见主持人犹如复读机那般,除了来来回回那几句,什么事情都无法交代清楚,什么问题都无法解决,那火气自然越来越旺,甚至已经有个别不文明观众当众辱骂的现象。

    而主持人由最初冷静稳健的应付到渐渐的闪烁其词,场面几乎控制不住的情况下,依菡便走到活动摆台左侧登上台,然后站在女主持的身侧,朝她轻声低语:“总部让我来解决这件事情,把话筒给我。”

    女主持犹在猜疑她登上活动台的举动,直到耳畔传来那清婉动听的声线,她才如梦初醒,连忙把犹如烫山芋的话筒快快递给她。

    依菡环视一圈众人,再居高临下的睨一眼短发女生。然后她态度不卑不亢,言辞确确的给出了保证:“我是RATNANAYAKA公司的采购经理,我们公司买的钻石都经过国家黄金钻石珠宝制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和省级珠宝玉石及贵金属产品检验站检测过才投产的。真金不怕火来炼,我们企业正规经营,查一查也能以示清白,对我们来说反而是好事。”

    在这种情况下以退为进莫不失为一种上上之策,只要企业本身经营有着笃诚守信的社会担当,自然能经受住市场和消费者的考验。

    群众看见总算有人出来解释,且句句合乎情理,声讨声便渐渐消弭,因此一位和蔼面善的大妈考虑得比较实在,“我们的原则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到法院起诉之类的得花不少诉讼费,都够买一枚钻戒了,这不值得。主要问题是,为什么刚才那位美女测出的是假的,我的钻戒却显示是真的?这测钻笔没什么问题吧?”当下她举起钻戒,依菡躬身接过。

    更甚,其他人也旅进旅退,纷纷效法把自己的戒指举起,也让主持人帮忙对比一下,找出问题的原因。

    相反,不知为何短发女生却遮遮掩掩手中的钻石,不大情愿的样子,不过最终在众人的虎视眈眈之下还是把它交了出来。

    依菡仔细观察了一眼,笃定的说道:“我以这几年的采购经验来告知大家,这是锆石,并非钻石。”

    “那也是你们商场卖的。有没有这种可能,也许是售货员调了包?”大妈仍是半信半疑的说道。

    而对这种纯属个人臆测的想法,依菡摇了摇头并付之一笑:“这就涉及到镶嵌的问题了。这款钻戒是卡镶。其原理是利用金属的张力固定钻石的腰部或者腰部与底尖的部份,如果不用尖锐的东西刻意去撬动它,一般情况下戴个十几年是没问题的。假如他要调包,这肯定需要工厂一系列操作的镶嵌技术,所以售货员是绝对不会调包的。”

    一旁的主持人对她据理力争的解围甚是感动,不由向她浅浅一笑,表示自己的感激。

    依菡微微颔首,回她一个“举手之劳”的眼神。

    从一开始短发女生拿出锆石,她便分辨出哪些人纯粹是因为持着怀疑的态度讨个说法,哪些人是想要借机从中得到好处。没错,在她的认定里,短发女孩便是此类“趁火打劫”的无良之辈。

    由此依菡的目光变得稍嫌凌厉,神情也很严肃的面对着她,说道:“首先它们是两种不一样的石料,在同等体积下钻石比锆石轻。你可以现在就去送检,我相信情况也会和我说的丝毫不差。我也倒想问一句,测钻笔对她们的钻戒都测出的显示是真钻,你的测了却没有反应,而且别人均没有脱落的情况,这其中让人联想的空间就大了。”

    这么一来,众人又哗然一片,谴责的目光又纷纷集中定格在短发女生微微涨红的脸上,此刻她张嘴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短发女生不自在的神态更能印证了她的猜测,为了杜绝此类事情的再次发生,依菡更是乘胜追击,“商场卖出钻石的同时,营业员也会给予顾客发票和证书。证书会标明钻石的石重、形状、参考净度、参考颜色以及切工等。只要对比一下,就知道你现在手中的石头和证书中钻石的净重是否有差别,自然就能辨别出钻石的真伪。还有谁不相信的都可以拿去检测。还有一个简单的鉴别方法是,因为真正的钻石是具有亲油疏水性,只要滴一点水在钻石上,如果水珠保持着长时间凝聚的状态,则表明该钻石是真的,如果水滴在相对短的时间内散开,无疑就是仿制品。”

    短发女孩见大势已去,便取回石头放入口袋。随即她想起了什么似的,避重就轻的问:“那网上新闻头条为什么写你们内部公司员工爆料说英国客户拒绝验收戒指一事?这个员工是否真有其人,这件事又是否真有其事?”

    既然她问,依菡也是有问必答,给出了合理的说法,“请给我们一点时间,公司内部正在肃查也正在商讨,并已经迅速制定出处理危机事件的基本原则、方针、具体的程序与对策。届时遑论是谁,只要调查出散布不实谣言者,均采取法律手段以便惩治,再而针对此次事件开一个发布会来社会各界澄清谣言。”

    网络的速度总是传播得如此之快,她甚至还来不及参与内部的决策并得知决策的结果,就被赶鸭子上架,再加上有前车之鉴,所以,她不会在事情未明朗以前,随便在观众面前下定论,自然说话有些含糊其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