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适时解围

    更新时间:2017-09-02 00:09:01本章字数:3005字

    奈何偏偏短发女生对她的含糊并不买账,一针见血的说道:“我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你只需要回答我,有没有这个人,有没有这件事就可以了。至于事情的对错,我自然会做出判断。”

    今天她来这里的主要目的便是,只要提问出这个问题,她就会得到一笔钱,因此她有别于刚才的灰头土脸,笑脸盈盈的仰视着那个在台上婉婉有仪的女子。

    依菡定睛与她遥遥对视,对于她这两句简单的提问,却一时不知该如何措辞回答。

    当然她脑中的思维不会清闲着,也在高速运转该如何回答顾客抛出的难题。此刻她回答有没有这个人并不重要,可回答确有这件事,无疑不是给原本发生的事情再添油加醋,再继续扩大RATNANAYAKA的负面影响吗?如若回答没有这件事,到时候纸包不住火,大家都会发现的她谎话连篇,那不也无异于自掘坟墓?

    自己虽镇定自若,可脸上的表情也没比刚才女主持人尴尬而牵强的笑容好到哪里去,心间有一种进退维谷、背水一战的感觉。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贸贸然上台让自己成为众矢之的?

    不得已,依菡把求救的目光投向贺磊,却也恰在此时,她口袋中的电话响起了。

    来人仿佛知悉她此刻正在孤军奋战,又处于兵临城下的危机之中,他如同英雄救美般从天而降。

    这个人便是,薛廷逸。

    她从来没有觉得他的声音如此动听,既不高亢,也不低沉,如涌流,温润而笃定,悄然抚平了她紧绷的心弦。

    他仍是如此从容沉着,不疾不徐的谈吐出字句:“依菡,你现在就开诚布公的对外宣布公司的情况,无论现在境况如何危难,我们都不应该对长久支持我们的消费者有所隐瞒。只要我们敢于承认错误,勇于承担责任,把是非对错交给时间检验,我相信消费者的眼睛是雪亮的,此时也许失利,但彼此产品更会有说服力、竞争力、影响力和感召力。”

    说起危机处理,他的分析鞭辟入里,似乎比自己更胜一筹,由此,她被他的谋略与胆识所深深折服,他果然是一个有远见的英明领袖。

    虽然不知道他为何对现场情况了若指掌,还能适时给自己解围,不过此刻她没有时间去理会这些,依菡应了一声,便挂了线。

    然后她再一次环视活动台下的观众,扬起一个真诚的笑脸:“英国客户确实退回了钻戒的事情,钻戒已经拿去做检测,请大家在这段时间内不要以讹传讹,待我们查清楚真相,自然会召开记者会,还社会大众一个说法。”

    她的音量铿锵有力,言辞恳切,听者无不为之动容。

    事情进行到这个阶段,但短发女生仍心有不甘的嚷嚷:“广场三楼的奥黛尼也有免费检测钻石的售后活动,我们可以直接拿去那里做检测。”

    “你手中的就是锆石,无论你拿去哪里,是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大家可以去找其他任何一家珠宝商来鉴定,我相信他们也会给出我们一个合理的公道。”依菡有些错愕的注视着短发女孩,纳闷她怎么会在这种情况之下扯上竞争对手奥黛尼?但即便如此,她面色仍是淡定坦然的面带微笑。

    此话一出,短发女孩不知该如何辩驳,不敢再继续坚持下去,便灰溜溜的隐没在人群之中了。

    看她灰头土面的撒腿离去,依菡心里不由稍吐一口郁浊之气,这才得已把话筒交还给主持。

    女主持感激涕零的冲她浅笑,才继续把话题引导回今天的活动之中,“说到这里,今天所有从RATNANAYAKA品牌专柜买了钻戒的顾客,均凭手机号码、发票、身份证可以免费清洗。还可以参加我们的活动。我们的活动有四种,第一种刚才说了,第二种以旧换新,第三种买赠回馈,第四种幸运抽奖。当然每位顾客都能参加幸运抽奖,抽奖所得的礼品劵均可以去商场兑换等值的产品。至于第二和第三种只能每人参加一次。大家准备好了吗?”

    显然专业人员的分析让观众稍稍安了心,他们也不再起哄闹着要求主持人赔偿之类的事情,于是乎,趁着圣诞热烈气氛的劲儿继续参加活动。

    当然依菡今天还有一个主要目的,就是要找出那位自称和梦妍买卖彩钻的妇人当面对质。当她从活动台走下来,那位风韵犹存的妇人自己倒也主动站了出来。

    只见她身穿钉珠时尚T恤和玫红色紧身修身裤,留着小波浪卷发齐肩发型,脸上有些淡淡的雀斑。

    都说眉骨是看穿人性格的天窗,眉骨既深而眉毛又浓黑之人,那气焰不是一般的嚣张,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她一开口便咄咄逼人,疾言厉色,“李依菡和郑梦妍是吧?你们来得正好。我不管你们RATNANAYAKA公司是否在售假,郑梦妍,你卖给我的彩钻我不想要了,只要把八十万退还给我,这件事就算私了解决,我也不会再追究。”

    如若按一般正常人受诬陷的情况下,谁又受得了委屈,郑梦妍更是恨不得全世界能了解她所承受的煎熬,于是便张牙舞爪的冲妇人怒吼:“我已经把王雪莉吃回扣的录音移交给了薛总,我相信薛总一定会查清出真相,还我一个清白。这一切阴谋都是你和王雪莉串通好的,别以为就凭一张八十万的转账交易我就会屈打成招,让我成为犯罪嫌疑人!”

    原本围观人群已经全身心投入活动,由于她发出的音色比较尖锐刺耳,这下子一部分人又把注意力转移到眼前这位怒气冲天的女子身上。

    依菡当下不免后悔带着那个只顾逞一时口舌之快的始作俑者来到现场,虽然此刻有种想把她嘴巴缝住的念头,想当然而,也只能是不悦的剜去一眼,施以警告。

    眼看事情又一发不可收拾,甚至有脱离可控制范围的迹象,为了不让事情继续发酵,依菡沉吟片刻,斟酌着用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们就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争论,会直接影响到商场的秩序这就不太好了。我看这样吧,阿姨您到我们公司走一趟,再把事情梳理清楚。”

    “你这是欲盖弥彰,有什么事不能在群众面前说清楚的?我是个钻石零售商,虽说低价购买了你们这一批裸钻,可万万没想到你们售假,太让我失望了。你们不把这钱打回给我,今天我就呆在这里哪里也不去。我就是为了避免你们翻脸赖账,才选择在人言喧嚣的活动现场之中,来解决这件事情。毕竟RATNANAYAKA也是有头有脸的珠宝品牌公司,如果将此事闹大,对你们也没什么好处,并且我的要求也不过份是吧。”莫燕态度坚决,摇着头说什么也不同意。

    既然她今天受雇于别人重金邀请,来出演这一场戏,哪怕只是个群众演员,态度表情也要逼真到位。更何况那八十万便是她的酬金,无论如何她都必须让郑梦妍主动奉还,因此她想快刀斩乱麻速速解决完这件事情。

    “我不认识你,怎么会无缘无故把公司的钻石卖给你?”仿佛在说一个天方夜谭的笑话般,郑梦妍冲她勾唇嘲讽。

    “你可以不认识我,但莫燕这个名字你总不会陌生吧?我就是莫燕。”莫燕闲闲说破,好整以暇的注视她。

    就是这么简单一句,让郑梦妍原本不以为然的神态徒然转变成慌张失色,瞬即她眼里又闪过怀疑的态度,喑哑着声嗓呐呐的问:“你是莫燕?”

    依菡不露声色的观察着两人之间的互动,脑中又在兀自思索着,即便这件事看似和公司钻戒造假风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亦和郑梦妍脱不了干系,可让她当面把八十万交给这个叫莫燕的人那也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想来如此,她稍整神色,语调一如以往的柔和:“您一口咬定了是我们公司员工卖给您的,那为何她现在又否认与您买卖交易这一行为?你们到底谁在说谎?”

    一旁的贺磊虽然也被她们的言语有所迷惑,但更想快刀斩乱麻,于是严肃的说道:“既然大家各执一词,那就先报警吧,让警方来处理这件事,自然就事情就水落石出了。”说着,他装腔作势拿出手机要打电话,其实他是计划着带莫燕回公司,好让薛总做定夺。

    也许是因为听到了“警方”两个字,莫燕的表情似乎有些僵硬和害怕,她犹豫半晌,这才放下姿态妥协道:“我有转账记录,要对薄公堂我倒也不怕,只是要扯上警局那倒也大可不必。”

    终于一切局面似乎又走回了正轨,在回去RATNANAYAKA公司的路上,自然也就多了这个叫莫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