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录音秘密

    更新时间:2017-09-03 00:13:44本章字数:3600字

    而在他们离开以后,办公室里就只剩下薛延逸和王雪莉两个人。

    在他们互相对峙之下,那空气似乎静得稀薄,因此彼此之间均匀呼吸都听得十分清楚。

    薛延逸犀那眸仁色泽暗沉了几分,那如同带着陆判官的清冷视线审视着她,似乎能将一切透视得无所遁形。

    俗话说,谁先开口谁就输了,在薛廷逸慑人的凝视里,王雪莉脑海里自动回放着一帧帧关于他的种种,然而他的温和亲民仅是浮于表面,那不容侵犯的大棒政策才着实厉害。如是一想,她的头皮也不由一阵发麻,心脏也止不住的猛烈跳动着。

    可开弓没有回头箭,总不能让一个小小的采购业务员处处压制吧?她今天想要采购经理的位置,可明天想要她的位置呢?

    人性总是如此,互相利用,勾心斗角,没有绝对的敌人和朋友。

    半年前,郑梦妍刚入公司,刚开始她对部门这些小职员并无过多的关注,直到有一天在和供应商闲聊时,发现此人给供应商发邮件或打电话都特别的能说会道。

    首先是她的群发邮件:我是新来的采购,主要负责半宝石方面的工作,以前在X公司做采购在这方面有经验,以后请多关照,相信我们会合作愉快。

    书面语看来很官方,可以她多年的经验来揣度,这分明是新官上任想要吃回扣的暗示和野心。

    不久后,便有陆陆续续的供应商来找她反映,也就更加证明了这一点。

    起初,郑梦妍对一位长期合作的供应商是这么比价卖乖暗示的:最近有一家新的供应商联系我,就在附近,价格也比你便宜一点,可想着我们已经合作时间久了,还是觉得和你们比较放心。

    她记得那批采购计划贺磊已经批准了,没想到郑梦妍故意压在手里,然后采用欲擒故纵的方式再回复那位供应商:你的方案已经报上去了,我们头儿还算比较满意,应该很有希望,但是还有不同的方案,需要再讨论研究一下。

    偶尔也会出现一些交期和品质的小问题,其实对生产根本没有产生什么影响,她也会借题发挥:你们老是不按时交易,还有质量问题,搞得我不好做呀,天天挨批评检讨,你要体谅一下我的难处。

    九月份来临,订单量增加的时候,虽然她没有明确表示要求跟供应商谈降价,但郑梦妍却主动向供应商诉苦:我们订单越来越多了,价格也该优惠点了吧,我们做采购也不容易,拿一点点工资,也要尽职尽责,不然不好向老板交待。

    再有就是很多供应商都是月结的,对于交易频繁的供应商,她也会故意把对账单晚一些报到财务,货款安排也是有意延后,让供应商资金周转困难,说财务难以应付,要尽快拿回货款不是不可以,只不过她得多费些心思。

    同样也是在这间办公室里,她找来了郑梦妍,一双细眸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言语间不免意味深长,“不会绕路的出租车司机不是好出租车,不会踢假球的球员不是好球员。”

    王雪莉并非她的直属上司,更不明白她找自己所为何事,又因何故说出这般绕口令的话。她不由挺直腰躯,态度自然不卑不亢,直白的问:“总经理,我不明白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她茫然的神情在王雪莉眼里,却是在装傻扮懵,甚至乎惺惺作态。

    不过,她已然没有继续绕弯子的心思,便开门见山的直说:“如果你想绕过我,自己独自吃回扣,我劝你最好收敛一点。供应商总是需要准确地判断出最终决策人才会给予回扣,如果把钱给了不相关的人,就相当于吃了哑巴亏。你说,供应商会那么愚蠢吗?再说有时候,一个项目很多环节都需要全面打通,你的位置和能力有限,以后供应商‘赞助’金额摊分我说了算,毕竟项目的最终决策人是我。”

    自认为行事十分谨慎和小心的郑梦妍,听后也不免汗流浃背、战战兢兢,如果她将此事捅到薛总那里去,想必她的下场可想而知。

    既然她这样留下台阶,梦妍只得服于她的淫威之下谄笑讨好,“您看我这不太懂行规,刚来没给您问安,以后什么事您作定夺。”

    从此以后,两人合作无间,私下敛了不少财物。

    只是千虑一疏,让王雪莉万万料想不到的是,十月份初秋的一天,她们约供应商在静谧的咖啡厅里,聊着回扣的事情时,郑梦妍竟然暗自带着录音笔录下了他们的谈话。与此同时威胁她,如果不想东窗事发,就让她做采购部的经理。也许正是因为那时候,贺磊已经荣升为薛延逸的秘书,采购经理的位置空余了下来,郑梦妍才撕破脸出此下策。

    这两个月来,她也一直处心积虑的筹谋着,如何不动声色的辞退郑梦妍,毕竟留着她养虎为患,必须斩草除根。不过并且在这个时候,崔莫扬让她开始引爆这一场精心布局的计划,和奥黛尼里应外合,打击RATNANAYAKA的市场份额,占领区域市场,重夺品牌排名位置。

    思绪百转千回间,王雪莉决定贯彻到底先发制人的计划,冷静的开口说:“关于郑梦妍撒泼这个事件,首先她人身攻击,又有暴力倾向,关于这两点就足以辞退她。”

    “那你就没有想过事发有因,她为什么要出言不逊,又动手打人?”薛延逸的唇角扬起一抹似笑非笑的冷笑,也没有给她狡辩的机会,当下便摸进西装口袋,取出一支录音笔并打开了按钮。

    于是,一小段暗箱操作的交易谈话便浮于水面。

    他又说,“若公司法务查出金额小,直接开除,金额大,直接送到公安局,再以非国家公务人员受贿罪处理。”语气里没有半点温度,也不带半分情谊。且做事向来快速决断,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他已经判定了她的罪衍和去处。

    自从郑梦妍告知她有这么一支录音笔,她自然预料到会出现如今的场面。她也想过许许多方法自救,譬如一口否认到底,可技术鉴定科也会鉴定出声源。

    当然方法不止简单一个,她认为有必要辩解一下,“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友。我不明白为什么公司的销售人员可以光明正大的给客户送礼,反倒采购员却不能收取回扣?”

    此时薛廷逸双手环抱,表情有别于刚才的冷漠,眉眼唇鼻皆带着几分嘲讽和不耐烦,“你这个问题问得好。你应该去读法律而不是经济管理,如此一来这些道理我相信你会比我懂得更加全面透切。”

    王雪莉怎么又岂不会明白他反唇相讥,她带领团队创造出过不少业绩,否则崔莫扬不会重金雇佣她,薛延逸也不会聘请她。在用人这方面,他们有着惊人一致的相似,但同样在识人这方面,他们却又同样的眼瞎心盲。

    她为了钱当起商业间谍,为了钱也能做私吞回扣的勾当,即便这一切东窗事发,他们又有谁能料想到运气如此眷顾她,让她拥有使他们臣服于石榴裙底下的能力?想想他们陷入恶战的原因,这就是他们心中挥之不去的阴影梦魅,届时薛廷逸又能奈自己如何呢?

    不过时机未到,王雪莉自然不会轻易露出底牌。谈话到此,她也只是情意醇醇的凝视着眼前品貌俊朗的男人,随即嫣然一笑,“话不要说得太满,在这个钢筋水泥的世界里,彼此都是互相利用又各取所需,我相信我要的你会给我,而到了某个契机,我自然也会给予你一样特别的礼物,至于是不是你想要的,我不便多管闲事,就看你如何取舍罢了。”

    纵然薛廷逸如何睿智,也猜不透她的弦外之音。并且向来只有他掌控的局面,从来没有人当面耍猴似的耍过他,他自然气极,然后恶狠狠瞪她一眼便旋身甩门而去。

    很快,薛延逸召开了一场临时紧急会议,让行政部、销售部、网络电脑部组成危机事件小组,会议针对此次网络谣言而展开讨论和如何采取处置措施。

    众人鱼贯走入会议室,排排坐好,坐等薛廷逸发号施令、调兵遣将。

    米娅侧着脑袋,望着此刻王雪莉空荡荡的位置,没头没脑的问了一句,“不用叫王经理来开会吗?”毕竟没有人清楚他们在办公室谈了些什么,她纯粹只是好奇的问出口而已。

    岂料原本面容沉静如水的薛延逸脸色变了变,眼神不冷不热的瞥了她几秒,然后扫视着投影画面的消息,沉声说道:“你们查出了新闻出自哪家网站了吗?”

    此刻会议室的投影画面上放着这则RATNANAYAKA公司卖假钻的网络新闻。偌大的标题是这么写的:RATNANAYAKA公司卖假钻戒欺瞒客户和消费者,惹外国ELEGANT公司全数退订。

    “消息一出,我们马上联系了这家网络媒体的记者,他含沙射影的说,他们肩负着舆论监督的重任,新闻消息并不是空穴来风,届时后续新闻还会把我们公司职员名字披露出来以正视听。所以他言下之意我们不应该封锁新闻以求粉饰太平,甚至不惜铤而走险对媒体围追堵截,强迫记者收下‘封口费’等种种恶劣行径。”电脑部苏玮无可奈何的叹气。

    “那你给封口费了?”

    想起不久前他邀约记者到咖啡厅一聚的情形,就气不打一处来。苏玮吹胡子瞪眼的矢口否认,“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就是请他们喝了一杯咖啡,想打探一下公司的内鬼到底是谁而已,没想到还被反咬一口,现在的媒体都是把笔头当枪使了吗?气焰这么嚣张。况且事情的原因还没有搞清楚就妄下评论,不怕到时候我们告他吗?”

    紧接着,人事部傅君也抛出他心底的疑问,“为什么这位员工要泄露消息?泄露消息对他有什么好处?他既然敢指名道姓的宣布公众,是这个自然有备而来。同样的,我也疑惑,这个职员违反了公司的保密制度,就不怕承担相应的民事责任、行政责任甚至刑事责任?”

    薛廷逸兀自凝神思索,骨节分明的手指,有节奏的轻敲着桌面,凝眉沉吟说,“你们想一想,一开始是因为这批彩钻,接着我们就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之下。这个监守自盗的员工和泄露消息的员工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我们最好尽快彻查清楚绝不能延宕搁置,以免到时候坐以待毙,任由媒体笔诛口伐,进一步对公司造成更大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