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爱如铁山

    更新时间:2017-09-04 00:10:23本章字数:3577字

    就在这时,本应准时参加会议的销售经理戴成斌抱着笔记电脑,才匆匆推开门,边走边对着主宾位置上的薛廷逸歉然的说:“抱歉薛总,我来晚了。”

    话落,戴成斌已经伫立在薛廷逸的身侧,把电脑推至在他的面前。

    他并未抬头,只是若有所思的发问,“这是?”

    问这句话的时候,屏幕上那抹翩翩倩影自热而然吸去了他的目光,而眸底的缱绻的情意瞬间化开来,就连他的神态温柔了几许均不自觉。

    戴成斌只关心工作问题,对他这一细微变化并未察觉。他快速的回答道:“这是天虹商场活动现场网上直播的情况,现在李经理的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我们RATNANAYAKA的企业形象,且攸关着此次负面效应是否能得到有效遏制。”

    本来这种现场危机应该由店长,或者他亲自处理。再说薛廷逸素来通过素质测评、观察、访谈等方法对下属的能力来进行排序。可谓对周遭人等的心性拿捏得恰到好处,做到了量才施用,合理指派。况且她并无售后经验,为何这一次他对新来的李经理如此信赖,竟然放权委以重任?

    果然他的担心不无道理,在他盯梢了片刻以后,李经理的售后、临场发挥经验均有所欠缺,她的简单说明并不能为RATNANAYAKA的负面形象带来实质性改观,这才连忙抽身来会议室,与集体作双向沟通,以便行之有效的处理负面影响。

    然而即使戴成斌已经胸有成竹的准备齐全解决负面影响的方案及其依据的资料,但万万没预想到的时,就在这一刻,李经理会被台下一名观众问得哑口无言。同样,他对于这个短发女孩发出的问题竟也措手不及,怔怔伫立,眉头紧蹙的盯着屏幕一时半刻无法作答。

    而当下的情况让薛廷逸回想起他曾经也被这样的问题所困扰,两年前,李哲这些年经历的感悟心得以及她那一瞬间的举动带给他的震撼,使他支撑了坚持下去的信念。因此,无论处在任何情况下,在面对痛苦放弃与艰辛坚持之中,他始终选择后者。

    就像王雪莉所说,在面对左右为难的时候,就看他如何取舍罢了。奉于这样的原则,他绝不会选择在这一刻放弃导致铩羽而归。因此他审时度势一番,又凝神梳理了一遍思路,才在众人挠头恍惚之际掏出了手机,拨打了依菡的电话快速的下达了指令。

    直到网络直播结束以后,会议室里众人才缓过神,纷纷盯着他,眼里写满了盛赞的目光,而米娅更是将他奉若神明,眼里的崇拜和敬仰油然而生。

    在这短短几分钟时间里,他便已能从战略性和全局性分析到位,且快速反应当机立断的决断。他的思维和举措无不让他们打从心底里钦佩万分、自叹不如,兴许这便是他们目前无法企及的高度与视野格局了吧。

    十几分钟后,依菡几人也已经回到了公司,从前台接待到内部员工,每人看向郑梦妍的眼神都显得特别的古古怪怪,确切的来形容应该为不屑和鄙视。

    面对外界的流言非议,以及公司上下同仇敌忾的敌视,郑梦妍如丧考妣颓丧着脸,依菡却顾不上这些,忙让梦妍把莫燕领到会客室,她则去找王总前来会客室。

    至于贺磊也第一时间敲了会议室的门,步履匆匆走到薛延逸跟前,附耳告知他,“商场的纠纷已经解决,也把那位自称从郑梦妍手上购买彩钻的女士一并带回来了。依菡刚刚也通知了王雪莉去会客室。”

    听罢,薛延逸当即宣布会议到此结束,公司这些中高层管理们才各自回到工作岗位上,继续进行日常工作的安排。

    会客室里,每个人神情各异,淡定如王雪莉,她的嘴角边是始终噙着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至于郑梦妍怛然失色的表情就显得比较尤为突出,灯光映在她的脸上显出一片煞白。甚至乎依菡坐在她的身旁,都能察觉到身体在瑟瑟发抖,感受到她的惶惶不安。

    她关心的问,“你怎么了?”

    梦妍却好似拨浪鼓似的摇头,硬是挤出一抹牵强的笑容说“没事”,依菡自然不相信她这翻看似安慰自己的喃喃自语,事到如今,她只希望梦妍能实话实说,或许这样能减轻她所犯的过错。

    见此阵仗,坐在小妍对面的莫燕,兴许是感染了她的过度紧张,韶华逝去的眼角也微微显露出细纹。她不免有些心虚。嘴上也结结巴巴,“郑梦妍,她,她说自己RATNANAYAKA的采购员,所以我和她私下交易了这一批裸钻。快递从你们公司发出,发货人姓名和号码,还有转账银行卡卡主都显示是郑梦妍。”与此同时,莫燕从手提包里取出快递单和银行转账凭证,然后递给他们。

    不过在接触到王雪莉笃定的目光以后,她倒也进入了状态。她轻叹一声,随即又补充:“新闻的突然曝光,让我有种心生受骗上当的感觉。你们是大企业,对外宣称诚信为本,但现在我觉得你们诚意不足,这是否可以把钱退还给我?”

    自认企业向来有着良好的口碑,就这么一天光景过去,全给这些勾心斗角、互相拆台的下属们破坏殆尽,严重影响了企业长远的健康发展。

    思及如此,薛延逸不由面色沉冷,他眯起细眸侧过头颅对贺磊说:“贺磊,你让人事调出那天的监控记录,以及到行政处调查,郑梦妍那天收发了多少个快递。”

    贺磊领命离去的同时,他眼中的寒芒乍现,凛凛慑人的目光直视着郑梦妍,“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我想听听你还有什么解释。”

    生而为人,郑梦妍感觉这辈子都没有这么委屈过,一双红肿的双眼又未语泪先流。她用衣袖擦了擦泪珠,然后站起挺立身影,翻开她与王雪莉的聊天记录,再把手机递给身旁的依菡。

    即便在铁证如山的证据指控下,她伸手愤而指向王雪莉歇斯底里的怒吼:“这一切都是她指使我做的!你们看一下我和她的对话所有的事情就明白了。起初,她想找一个听话、懂事的小喽罗替自己张罗吃回扣的事情,所以我内心极为不满,恰巧采购位置空缺了两个月,我便拿她和供应商交易的录音要挟她,务必让我当上采购经理。”

    诚如先前王雪莉所说,她们最多也不过两败俱伤,谁也逃不了干系,谁也不能安然无恙。既然王雪莉设下陷阱让自己主动往下跳,那么自己也绝不会让她逍遥法外。于是在事迹败露之后,便主动把录音交给了薛总。

    在郑梦妍怨恨的眼神之中,王雪莉故意不看她,在不慌不忙的研究着指尖上的水晶指甲之时,唇角不由扬出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容,“如果你没有索贿动机,我又怎能将你纳入羽下?所以故事告诉我们,人心不足蛇吞象,最后不都自取灭亡。”

    如今境地,她们似乎已经到达了水火不相容的地步,若不是依菡有意让她们对立而坐,很难保证彼此不会再打上一架。因此梦妍嘴上难免不处处针锋相对,忍不住横她一眼,再拔高音调呵斥一句,“我在说话,你少插嘴。”

    须臾,她好不容易按捺住高亢的情绪,接着才又继续往下说,“那八十万,她说是这次彩钻的回扣,我就收下了。后来她叫我送快递,还必须写上我的名字和号码,问她说是给朋友送的一份惊喜大礼,只是暂时还不想让这位朋友知道。我当时就觉得她的行为形迹可疑,但碍于她是经理,我只能奉命唯谨。现在我收到你的大礼了,真是让我意外和惊喜。”在说到意外、惊喜两个词汇的时候,她目含怒火,口腔里咀嚼着一股咬牙切齿的狠劲。

    直到嗓子变得又干又涩,梦妍才吞了一口唾沫垂下眼睑,继而话尾的语调也渐渐萎靡:“至于里面是什么东西,当时我是真的一无所知。”

    她把该说的都说了,也料定了可能需要接受法律制裁,涉及的金额巨大还有可能会坐牢。如果贪婪有早知,她或许再也不敢,再也不会重蹈覆辙。当下她如同一缕失魂落魄的幽魂,垂头丧气的坐回椅子,等待薛总发话。

    至于莫燕并不清楚这当中的缘由,更不想卷入其中,她唯一的目的便是尽快得到这笔钱,语句才逐渐加重语气,“我不管你们公司内部发生了什么纠纷,对于我来说,买卖不成仁义在,若是我们法院上闹事就伤了彼此和气,这对你们RATNANAYAKA公司的影响更为不利,你们权衡下利弊是不是?”

    与此同时,依菡在查看她们的聊天记录之际,脸上的晏然自若也被复杂难辨的神态取而代之。当她拾眸,也碰巧撞上薛延逸探来的眼眸。趁着这会儿功夫,依菡便郑重的把梦妍的手机递交给他。

    他似有疑惑,读不懂她清亮的眸子里为何氤氲着化不开的疑云,在无声的讨伐着自己。

    在她凝重的注视之下,薛延逸快速的浏览审阅一遍,原本面无表情的他,却突然蹙了蹙英挺的眉头,俊逸清朗的五官闪过一丝不明的神情,就连线条优美的薄唇,也微微蠕动了一下,似乎在传递着他不悦的信号。

    果不其然,他站起身,巍然而立的身影在灯光下投影出一抹暗色,郑梦妍仿佛被这抹暗色重重包围,令她心生出一种寒意悲凉的窒息。

    她犹在低头自怨自艾,殊不知这不好的预感就在下一秒应验了,在所有人并未反应过来之时,薛延逸已经把手机狠狠的摔在了自己的面前。

    他那双浓墨重彩的眼潭里却深不见底,教人无法揣度出他心里真正的想法,而语气更是从未有过的冷冽:“你和王雪莉违反了商业道德和公司的规章制度,我要求你们一并退回以前的私占回扣,并且把莫女士的80万归还。接下来公司会按有关制度开除你们,其余事情则交由公司法务处理。事情就到此为止。”

    也就是说,不管事实如何,他已经直接判定了她们的罪衍。

    然后他又问:“泄露公司消息给外界的这个人是不是你?”

    郑梦妍一听,连忙摇头,“我除了私下受贿之外,其他的我真的不知情。”

    薛廷逸狐疑的睨视她一眼,随即拂袖绝尘而去,顺带连门也摔得“嘭”的一声响,留下面面相觑的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