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大理将军墓

    更新时间:2017-08-02 10:06:08本章字数:3074字

    第九章 大理将军墓

    这次的考古队伍有20多人,对于络少峰而言,差不多都是熟人,只有一位身穿绿衣,名叫赵玲雅的中年妇女没有见过,大概30多岁。

    “小赵啊,这个小家伙是我现在的学生,叫做络少峰,是个好苗子!你这个做师姐的可要好好照顾照顾他”李教授当着两人面儿介绍。

    “原来是老师以前的学生!”络少峰暗道。

    “小峰,这是你师姐,我以前的学生,叫做赵雅玲,你就叫他师姐吧!现在在北京博物馆做文化顾问,有什么不懂的,可要问她。”

    听到李教授的介绍,络少峰明白这是自己老师在给自己拉关系,对象还是自家师姐,当即就小嘴一甜“师姐好,你叫我小峰就行。”然后对李教授回道“有这么漂亮的师姐,我一定会好好学的!”

    赵雅玲听到络少峰听到小师弟称赞自己漂亮,心里也是一乐“老师啊,您这新收的学生可真会说话,跟我们以前真不一样,一个个跟木头似的!”

    “行,小峰是吧!一路上有什么事儿尽管来找师姐,姐都包了!”

    络少峰一喜,或许到时候还真需要这位师姐的帮助呢!连忙使出浑身解数,跟这位赵姐吹牛打屁,增进感情。

    这两年来跟着李教授去考古,为了学到东西,络少峰早就练出了一嘴健谈的本事,本就有股吸引人的气质,再加上热情而又有所控制和颇为幽默的言语,早就同常跟李教授一起考察的考古队员建立了较好的关系。

    此时为了巴结这位师姐,络少峰更是火力全开,没多久,两人就像是认识多年的好姐弟一样谈天说地,吹牛打屁!

    李教授也乐得自己的学生相处的好,慈祥的笑了笑便闭目养神,不再过问了。

    几个小时后,飞机降落在了大理机场。在当地文化馆报道后,一行人又立马坐车赶往古墓地点:苍山。在车上,络少峰了解到此次考古的目标。

    这次的古墓被发现在大理苍山的马龙峰。是山脚下一个小村庄的村长报的案。头几个星期,大理下了好几天的暴雨,好不容易放晴,村子里人就有农民趁着这好时机进山采蘑菇。

    其中一个农民在一个叫满月沟山谷里发现了被大雨冲刷出部分石体,石体上还刻有一些不认识的图案,便以为遇到了古墓。这个农民也比较老实,在发现情况后,立马在当地派出所报了这件事。派出所了解后立马派人在满月沟拉起了警戒,同时告知了当地文化局。

    文化局当即派人考察,初步确定古墓为宋朝墓。在试探性发掘了部分后,发现遇到了不太了解的机关,出于保护文物的观念,当地文化局向上面申请帮助,于是便有了络少峰一行人的到来。

    在文化局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整个队伍很快就来到了满月沟。据说,每到十五月圆之夜,这个山谷就像个湖泊一般,被温润的月光所布满。

    整个山谷除了两边的山体上都不少的树木外, 再没有了长成了的大树,就像是人工处理过似的。

    工作人员带着众人来到警戒现场,跟警务人员交流了一番后,便进入了发掘现场。

    络少峰跟着考古队,穿过警戒线,看到了一个已被打开的石门。石门上刻着虎豹,虽有些模糊,却也还是能分辨。

    进入石门,看到一个大约有10米长的石质通道,石壁上有早安放好的荧光棒。虽然不是很明亮,但让人轻松通过并不是什么问题.

    穿过通道,出现的是一个不大的石室。石室中间停放着一个石棺,石棺已经被打开。里面是一套金属制成的盔甲,因时间太过长久,上面不少地方长出了青锈。

    李教授让络少峰持好手电,自己则拿出放大镜对盔甲观察了起来。

    石室除了进门的入口外,另外三面墙上各有一道石门,门上面都刻着一军人在战场上厮杀的图案。然而这三道石门做得是一模一样,让人无法分辨那一道才是真正通向真正的主墓室。

    李教授还在研究盔甲,不时翻转,遇到有锈迹的地方便用刷子刷净了继续观察。如此敬业的态度,让周围的队员都不禁暗自佩服。

    四周墙壁上,有一些壁画,记录了墓主人的一些生平。络少峰跟随李教授考古已有多次 自然是能看懂这些壁画。

    墓主人是一位北宋时期的将军。时间正直宋金交战期间,这位将军率兵出战,在与金兵一番浴血交战后,终于将敌首斩于马下,奈何自己也身受重伤,最后一命呜呼。尸身运回朝廷后,皇帝下令厚葬。

    目前知道的信息就这么多,至于这三道门后面,哪个才是真正的墓室,却是无从知晓。没辙的考古队只好眼巴巴的望着李教授,希望教授能够找出什么蛛丝马迹。

    老年人的速度果然不敢让人恭维。半天了,好不容易研究完盔甲,又对墙上的壁画对上了眼。就在络少峰等人快睡着的时候,李教授才不急不忙地收起工具。

    看着周围一群人望着他的眼神,李教授不由一笑。顿了顿,开口道:“这个墓应该是北宋时期的一个将军墓,另外,这三道门应该没有什么机关。当然,门后有没有机关就不知道了。”

    “什么!”众人惊诧。

    “从墙壁图案上,墓主人是位将军。刚刚我仔细观察了那套盔甲,上面挂有一枚令符,这是他身份的代表。”说着翻过盔甲,周围的人都看见了这块令符。“令符上的虎形图案只有左边部分,我推测墓主人应该是位左将军。所以,他的墓室应该在这道门后面!”李教授指着左侧的石门道。

    “古时候军人对自己的兵器和战马视如生命,堪比手足。所以,他们在下葬时一般会单独位兵器和战马设一个棺椁,表示对其的重视。因此,这右边的石门后,应该就是战马和武器无疑了。”

    “至于中间的墓室,根据这壁画的内容”教授有些不确定,顿了顿,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我推测应该是当时被其所斩的敌首的尸身。放于最中间的墓室,意思是献给圣上。也是对其荣誉的肯定。”

    在场的人都有点懵了,中间的墓室尽然放的是敌酋?!

    不过,管他放的是什么,终究是要打开的。差不多确定没什么问题后,官方人员便组织好专业人员,准备打开墓室。

    只见5个穿着工作服的男子提着工具先是来到了左侧墓室前,拿出一些钢楸,铲子一般的工具,开始对着石门敲敲打打,好一会,便听到了石门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门开了!

    又是一个10来米长的通道!黑黝黝的,看不见丝毫东西。

    检查无毒后,一众人员一边探测有无陷井,一边慢慢前进。

    5人中的一个壮实的男子在前面的路上丢了个金属制的滚筒,滚了大概有3米远时,“嗖!嗖!嗖!…”得声音从前面头顶传来,众人一惊,便见势必顶部有不少弓箭狂涌而下,还好前面的通道了没人,否则必定被刺成马蜂窝。

    李教授看大家都没事,吁了口气,对开路的男子嘱咐道:“慢一点,小心一些,安全最重要!”

    男子抹了一把额头的虚汗,点点头,然后继续地开路。

    后面的人群就有些不堪了!尽都颤颤惊惊,还拿着铲子什么的挡在头上,真怕一会儿头顶飞下几只箭来。

    络少峰也是一惊,不过却没啥太大的反应。以他的身体素质和灵敏度,就算躲不开这些箭,也不会受什么伤。不过为了不太显眼,还是拿了个铲子在手里。

    李教授见络少峰一脸淡定,怎么都不像害怕的样子,暗暗点了点头,是个不错的孩子!

    旁边的赵雅玲就有些惊异了,看着络少峰不惊不乱的样子,眼中闪过一丝异色,“自己这个小师弟还真不错嘛!”

    好在后面通道并没有什么机关,一群人小心翼翼通过。10多米长的通道,整整走了5、6分钟,只能说是真的太小心。

    终于来到墓室门口,领头的男子再次抹了把冷汗!这活儿真尼玛要命!

    不过检测还没有结束。工作人员,用手电照了照,发现墓室中间有一棺椁,四个角上各有一尊石刻的护卫,周围墙上有一些画和文字,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在一番探测,确认没有危险后,众人进了墓室,放好荧光灯,开始工作。

    络少峰和几个年轻一点的考古队员拿出刷子和工具,准备开馆。都是有经验的考古人员,开个棺椁,一分钟都没用就OK了。棺材里是一具穿着丝绸的尸体,由于保存得好,并没有什么损坏的地方。李教授看了看,很是高兴,毕竟这样一件完好的古衣是很少见的。具有较高的价值。

    早有想法的络少峰探了探尸体,发现其硬度不是很高,想想,还是觉得不合适,这样的硬度,跟记忆中普通的木乃伊的身躯没多大差别,犯不着为了个没啥用的干尸费太大劲。这样的话,只好把目光放在中间那个墓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