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归来的鱼

    更新时间:2017-07-30 16:36:02本章字数:3375字

    从法国巴黎飞往中国上海的航班越过中国的领空,银杏伸出小指轻挑了一下窗口边上的窗帘,旁边,侧躺在座位上的女孩锁了锁眉,她没有睁开眼,只是露出一幅不悦的表情,银杏赶紧缩回手,“sorry,海洋,打扰到你了。”

    “……”女子没有回应,翻了上半身,换了个睡姿,又继续睡了过去。

    “今早凌晨,有消息称,深海设计的设计师海洋已经乘坐航班回国,据了解这个海洋是深海设计自上一名设计师程曦之后,能够入围巴黎的设计师,而海洋正是程曦的女儿。”机场里,记者云集,慕白站在人群里,看着四周的记者,不知道是谁走漏了消息,将海洋回国的消息给了媒体,今早机场里堵满了拿着相机的人,个个气势汹涌,看样子没有拍到今天的主角是不会善罢甘休的了。

    “怎么办呀?白哥哥,海洋姐姐最不愿意出现在媒体面前。”身旁的慕昕一脸紧张地将他内心的难处给道了出来,他恶眼瞪了一眼慕昕,“我哪知道怎么办。”这人那么多,他们俩想要阻止也阻止不了了。

    “出来了。”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出站口纷纷走出了一群拖着行李的人,记者见机涌了上去,一阵连拍。慕昕看见那些饥渴一般的记者,大张着手挡在镜头面前,想要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这些想要曝光海洋的镜头,却是被那些人狠狠地推了出去。险些栽在围栏上,好在慕白手快,接住了她。

    “好妹妹,你想阻止他们,也不能拿命来阻止呀。”慕白心疼地扶起慕昕。

    “能怎么办呀,那些人那么多镜头,肯定会吓到海洋姐姐的。”慕昕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嘟着嘴,一幅不甘心地咬咬牙。真可恶,她没有三头六臂。

    “海洋出来了!”

    一个眼尖的女记者指着人群里慢慢被推出来的轮椅,轮椅上坐着一名女子,她穿一身条纹长衬衫,搭一件长裙,戴着黑色口罩,配一幅黑色墨镜,头顶是一顶浅灰色草帽,全身被裹得严严实实,如果不是在众多的乘客里只有她坐着轮椅,想必不会有人认出她就是海洋。

    “海洋小姐,听说你这次回来,是因为深海设计上层员工亏空公司用来开阔市场的项目资金,可有此事?”

    “海洋小姐,听说,您在巴黎的合作项目被取消了,是不是真有此事?又是何种原因取消了?”

    ……一群记者和摄影师堵住了往前的路,轮椅停在了出口,坐在轮椅上的女子忍无可忍,拉下口罩,摘下墨镜,“什么海洋,什么深海设计,我不知道,你们烦不烦!”记者看着眼前的女人,目瞪口呆,面面相觑,她不是海洋!中计了!

    “小姐,你没事吧?”海洋被一名无名女子和天悦搀扶着,慢慢地往VIP候车厅里走去,虽说是走,但是基本上是被拖着去的。来往的路人无不好奇地瞟几眼衣着鲜艳的海洋,她咬了咬牙,抑制已经压在眼角的泪。

    “快看呀,那个傻瓜,坐着的是什么呀!”

    “有种你就过来打我呀,哦,对了,你没有腿,不能走。但是你还有手,还可以爬。”

    ……

    从出站口到候车厅,从那次事故到现在,没有双腿的她不止一次被引来疑惑嘲笑的目光。

    “谢谢。”看着海洋坐到了候车厅的椅子上之后,天悦看着热心肠的女子,一阵道谢。女人摆了摆手,看了看椅子上的海洋,问了一句“你还好吗?”,海洋点点头表示回应。如果不是出来前,银杏看到那些记者,她也不会让银杏扮演海洋吸引那些记者,再跑出来。只可怜了海洋,腿还没有恢复,就要走这么远。

    上海,这个被称为魔都的城市,以它小小的土地容纳了上千万的人口。20年前,顾南勋在上海宝山区最便宜的地方租下一间店铺作为深海设计的工作室,而后几经转换,用了10年的时间,深海设计终于在上海站住了脚,谁料,天降灾祸,深海设计最有能力的设计师程曦因一场意外,不幸逝世,而其先生也在病房里逝世。只留下一位女儿,顾海洋。

    “海洋,你没事吧?”慕昕看着海洋被搀扶着坐在后座上,她担心地转过身,问道。海洋摇了摇头,应了她一声,“没事。”。

    “好妹妹,关心的事回到家再关心,系好安全带。那些记者如果知道海洋在这,不冲上来把车给扒了。”慕白说着,调了调后视镜,看了一眼玻璃镜片里投映的海洋的正脸,她戴着一副黑框墨镜,冷着脸看向窗外的风景。多少年了,你终于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永远都不会回来了呢。

    “开了。”慕白慢慢地启动引擎,踩了油门。银白色轿车缓缓地往前驰驱,一群记者走出机场,一堆人急匆匆地往车子的方向冲去,只可惜,车子早已开动,众人吸了一股汽车尾气和灰尘,只能暗暗地咬牙。什么都没有拍到,浪费了这个大好机会。

    深海设计工作室,位于黄浦区蓝天大厦里。Terry推开办公室的门,周国光扫了那个男人一眼,放下手中的文件,嘴角上扬,露出几段纹丝,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已经不再有当年的风姿,有的只是一身的干练和饱经商场磨炼出的沉稳。

    “她回来了?”周国光笑了笑,看着Terry,问道。

    “已经到机场了,”Terry如实回答,他看了一眼面前坐着的男人,脑海闪过一丝的疑惑,这个男人没有多大的紧张,要知道,海洋这次从巴黎回来,为的就是要回深海设计,更何况,外面都传深海设计上层亏空项目款项,尽管还没有正式立案调查,但是任谁都会害怕。“周总,您不害怕吗?”

    “害怕什么?她吗?”周国光似乎看出了Terry的疑惑,他笑了笑,却是不屑,“我会怕一个连路都不能行走的人?笑话,公司不是慈善集团,难道会因为她一回来,就改头换脸。况且,她自从那次意外之后,就有了应激反应后遗症。让她掌事,简直就是不可能,董事不会同意的。”

    “是,是。”都说老奸巨猾大概也是这样的吧。Terry听着他的分析,没有想到,他居然这么了解顾海洋。

    深海雅居,是一座位于宝山区靠海的别墅,顾南勋生前买下这一块地,建成一栋别墅,留给了海洋。只可惜,自从那次意外之后,海洋出国治疗双腿,最后因为手术失败,医生确定再无可能行走之后,她就奔赴法国留学,学习设计,自此再没有回到这个地方居住。慕白和慕昕两兄妹却常常来这里整理。像是知道有一天,海洋会再回来一样。

    “这里,还是和以前一样。”海洋下了车,坐上了天悦推来的轮椅,她慢慢地推着,十年了,深海雅居,还是没有变,庭前栽着的还是白色的栀子花,淡淡的芳香飘散过来,唤起深藏在匣子里的回忆,只不过,回忆封存太久,她也有些不记得了,就像不记得角落里的那簇到底是紫藤花还是三角梅。

    “我和哥哥,一有时间,就会跑来这里,只可惜,这里的很多花都已经换过了,不再是叔叔阿姨当年栽下的那些。”慕昕说着,有些难过。

    “不用内疚了,你有心就行了,这里能保持着当初的样子,也有你们的很大的功劳。”天悦安慰地说道,拍了拍她的肩膀。

    “即使再像以前的样子,也不可能回到以前了。”海洋推着轮椅往里走。她紧拽着轮椅的边缘,尽量不让自己忧伤,越是往里走,越是难以承受的回忆。像是一块重石,压在胸口处。

    “海洋,这里,栀子花开了两三朵,妈妈给你做一套栀子花礼服,让你在晚宴上穿,好不好?”女人摸了摸身旁小孩子的头,女孩点点头,满意地咧齿一笑,“那我要穿给夏深哥哥看。”想到夏深哥哥,女孩欢快地跳起了舞。

    “夏……深……”海洋嘴里慢慢地念出这个名字,听到的人不再说话,气氛僵冷,所有人都知道夏深是海洋的青梅竹马,亦是海洋的未婚夫,只可惜当年的意外里,夏深和海洋的母亲不幸遇难,只留下海洋,夏家为了不念起往事,从那以后便和海洋断了联系。

    “呃……海洋,我们不想这些,你刚下飞机,想必一定很累,先进去休息休息。”慕昕打破了尴尬的气氛,推着海洋往里走。“大家,快跟上呀。”她回头,见其他人仍留在原地,便大喊了一声催促道。

    深海雅居时隔十年,终于又迎回了它的主人,海洋。

    “到底是谁透露了海洋回来的事,还向媒体爆料?”慕昕坐在慕白的身旁,疑惑地问,众人纷纷抬头,目光盯住从厨房里走出来的天悦,天悦放下水杯,摆摆手,“我是有和我父亲说过,不过他也是担心海洋,那么久没有回来,问有没有要准备的。”

    “担心?帮忙?”慕昕瞪大眼睛,“帮忙也不至于请那么多记者过来,那么大阵势,真是好担心,要不要我给他来个实况转播。”

    “小昕,”银杏见她冲动,推了推慕昕,“天悦也是无心的。”慕昕知道自己说了不该说的,安静地闭嘴,拿起桌上的水,喝了好几口。

    天悦有些内疚地偏过头,看向海洋,海洋倒是没有说什么,也没有什么太大的表情,只是喝了一口水,放下手中的杯子,抬头看着大伙儿,说了一句“我有些累了”,便推着轮椅往电梯的方向走去。这栋房子,改造过一次,是慕白为了方便海洋上下楼,特意叫师傅在里面加了电梯。

    慕白看着电梯门慢慢地合上,松了一口气,她没有太抱怨这个小小的改变,又或者说,她已经放弃了行走的希望。海洋啊,这些年,你在外面,究竟过得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