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深和渊

    更新时间:2017-07-31 12:08:29本章字数:3202字

    日本的樱花早过了花期,枝头上的花也落得无踪迹,绿叶装饰在枝头。男人看着前来送行的母亲,握住了她的手,“你真的要去吗?”妇人满心的担忧,为了忘记当年的疼痛,她和先生执意要还在上学的他辞去学业,来到这里,现在儿子又要回去,这么做无异于又将他们推回十年前的回忆里,

    “母亲,十年了,也该面对那场意外了,况且,她也失去了很多,甚至,比我们都多,不是吗?”夏渊看着女人说道,他的目光甚是坚定,不容反驳,这个孩子,和他哥哥一样倔强。说过的事,谁也不能阻止。

    夏渊告别了母亲,慢慢拖着行李,往检票口的方向走去。这一行,势必会将夏家推回十年前的回忆里,但是他必须这么做,因为她也做了决定,不是吗?海洋,上海见。

    在飞机上,夏渊做了一个梦,梦到一个女孩全身插满管,脚缠着纱布,安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他静静地走上去,却被两个大人一起拉走了。

    “海洋。”夏渊从梦中惊醒,当年,他不能保护还在昏迷的她,让她一个人承受了那么的痛苦,这次,他决不能放着不管。十年了,海洋,你还好吗?

    “小姐,对不起,手术失败,您的双腿……”

    海洋猛地从惶恐中惊醒,她抓着床上的被单,看着冷清的房间,十年,这里早已失去当年的温暖。而海洋,顶着这双没用的腿,活了十年,就这么活了十年。

    “海洋,”门响了几声,是天悦的声音。海洋坐起来,拿起放在不远处的外套,套在了身上,开了灯,“进来吧,门没锁。”

    “我刚刚听到声音,你又做噩梦了吗?”天悦推开门进门。看见海洋一脸的冷汗,她抓起桌面上的纸巾,坐到了海洋的身旁,帮她擦拭着脸上的冷汗。

    “没事。”海洋理了理头发,平静了内心。

    “我是来替我父亲道歉的,他真的不是有意的,可能……”天悦看着海洋的脸,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说不下去了,谁不知道她的父亲自从那次意外之后,就霸占了整个深海设计,全天下只有他最不希望海洋过得好,也最不希望海洋回来。

    “叔叔他是怎么想的,我不懂,但是你是我最信任的人,我不希望我再失去一个好朋友,一个好姐姐。”海洋看着天悦,这十年来,周国光安排天悦在海洋身边,原因无他,就是为了能够知道她的事情。她一个人在外面十年,周国光还不满足,“你要记住,深海设计,从来都不只属于一个人。”她看着天悦,一字一句地说着,“叔叔的事,我暂时还不想处理,我累了,天悦,你出去吧。”

    “好吧,你好好休息。”天悦看着海洋睡下,慢慢地走出房间。

    “小子,你回来也不说一声。”机场里,慕白拍了拍夏渊的后背,刚才吃完东西,夏渊发了一通短信,说他今天下午回上海,起初他还不信,现在他真的信了。

    “她到了吗?”

    “到了。现在在深海雅居里休息,明天有一场恶战。”夏渊没有说明是谁,但是慕白知道他这次回来,是为了海洋。只不过不知道海洋看到夏渊会是什么反应。

    “明天就去公司,那么急?”夏渊看着慕白,他有些担心海洋还没有稳定下来,就要面对公司里面的事,多少有些不适应。况且,她一个女孩子,能不能应付那些人还是个问题。

    “这是海洋自己的决定,她说她想尽快了解到公司的事。我们也阻止不了。”慕白无奈地看着他,叹了一口气。“不过,要你这个大忙人回来,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

    “没什么,至少也是自己的嫂子,不能看着不管。”

    两个人一起坐上了车,但是夏渊并没有要求慕白开到深海雅居,只是在一家酒店面前停下来,“你住酒店?”慕白惊讶地看着他,夏渊点点头,推开车门,走了出去。

    “我如果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会逼她想起以前的事,这样会刺激她的,所以暂时,我还是不要出现在她的面前。你不要告诉她,我回来了。”说完,夏渊合上车门,拿着手提包,径直地往酒店前台走去。留下慕白一脸的不解和疑惑,慕白也不下车,看着那个人慢慢地走进酒店,开了车,不管夏渊怎么想,他只是希望海洋能够快点回到他的身边。

    六月,空气里夹带着几许的烦躁,还未到大陆最热的时候,但是,上海已经开始热腾腾了。

    “这个天,真是热。”汽车里,飘出几句抱怨的话语。十字路口处,红路灯不断地闪换,等在红灯对面的车子安静地排成一直有序的队伍。

    “今早,深海设计的前设计师程曦遗孤顾海洋忽然宣布要紧急召开发布会,并且向本地的几家大型报社发出邀请函,其中包括……”城市广场里,大型的led屏幕上,播放的是今早的见闻。

    “那个就是深海设计的顾海洋,还真是可怜。”司机看了看屏幕上投映出的人儿,目光闪过一些同情的神色,他看了看屏幕,目光又飘回对面的红灯,此刻,红灯已经闪黄,随后又变了绿色。司机慢慢地踩了油门,往前开去。

    “叔叔,你也认识那个女孩?”后座上的男人瞟了一眼屏幕,淡淡地问。

    “我曾经在报纸上看到她的新闻,听说十年前,一场意外,她失去了亲人,还失去了双腿,真可怜。”司机说着,暗暗地叹了一口气。

    蓝天大厦。阳光斜斜地洒在顶层的玻璃墙上,厚厚的帘子被拉向两边,固定在边缘。里面的人闲适地倚在椅子上,饮着刚泡好的咖啡,他看了看洒在地上的阳光,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清晨。

    “周总,今早,海洋忽然说要召开发布会,我们这边也刚刚接到通知,怎么办?”秘书急匆匆地跑了进来,她刚上班,没料到,还没有坐暖椅子,就收到了这样的通知。

    “怎么办?我们的大小姐想要开发布会就让她开吧。”周国光放下杯子,脸上并没有多惊讶。不久,桌上的电话便响了起来,他不慌不忙地拿起听筒,慢慢地点头,回了几声,都是“嗯嗯,知道。”放下电话后,他看着站在面前的秘书,面容没有太多的变化,吩咐道,“等下要召开董事会,你帮我准备一下。”秘书接到通知,便又走了出去。

    会议室开在25层,用的是深海设计最大的会议室,半个小时内,深海设计几位大股东已经坐在了位置上。周国光慢慢地从外面走了进来,身后是这几年跟随他的心腹Terry。

    “国光,你这样就不仗义了。”见周国光一进来,其中一位董事便开了口,暗讽着什么,周国光知道他话中的意思。他慢慢地坐到位置上,也不急。

    “我知道,大家担心什么。”周国光看着周围的人,站起来,“海洋确实是我的侄女,我也确实对她爱护有加,但是如果她威胁到公司的利益,我也不允许她这么做。”

    “我做了什么?”会议室的门忽然开了,一行人的目光纷纷落在门的方向。海洋慢慢地被天悦推了进来,身后还有慕家两兄妹、银杏。海洋抬眼,看着会议室里的人,有几个虽然近些年有了些变化,但是她都能认出来。“周叔叔,刚我听您说,您对侄女爱护有加,海洋感谢这些年您的照料,但是深海设计始终是我父母的心血,我这十年去巴黎学习,现在学成归来,不正好给公司献上一份力吗?”

    “是,是,海洋,你学成归来,想为公司做贡献,叔父不反对。”周国光看着轮椅上的少女,十年了,当年那个因为双腿不能走路而哭泣绝食的少女已经长大了,这么多年,他都没有同她一起面对面地对话,只是通过天悦了解她的情况。“但是,你的心理状况似乎不能担任设计师的工作。”说着,周国光慢慢地翻开放在桌上的文件,将之推到几位董事的面前。“据我了解,你这些年一直患有抑郁症,这段日子虽然康复,但是我想你还需要再继续休养一段日子。”

    “怎么……抑郁症……”不止在座的董事,就连身后的慕家兄妹也惊讶地看着轮椅上的海洋。海洋看着周国光,再偏过头看向身旁的天悦,似乎已经知道了什么,这些年,天悦一直将她的情况告诉周国光。

    “即使患过应激反应后遗症,但是医生已经宣布我已经痊愈,可以正常工作,难道这还不行?”

    “NO,NO,NO,那个诊断是在巴黎得到的,而现在是在上海,在这里,又有很多变化,怎么保证,你哪天不会因为旧病复发,伤害到其他人,甚至是公司。”周国光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董事们,索要他们的意见,几位董事赞同地点点头。

    “这么说也是,谁也不知道你会不会影响到深海设计。”其中一个人说道。

    “那如果我来监督,是不是就可以了。”身后,一个声音响了起来,慕白听出了声音正是夏渊,他回头,看到夏渊正慢慢地走了过来。

    “你是?”董事们看着这忽然出现在会议室的青年,满脸的疑惑。

    “我是夏渊,刚刚回国的心理学专家,之前在日本进修心理学,现在学成归来,和你们的大小姐一样。”说着,他低眸,看向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