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夏渊

    更新时间:2017-08-01 12:30:51本章字数:3152字

    “我是夏渊,刚刚回国的心理学专家。”他说他是夏渊。海洋慢慢地转过身,一个男人缓缓地踱步到她的面前,躬下身子把脸凑到她的眼前,海洋看着那张似曾相识却又有些陌生的脸,那张脸生得俊俏,有几分像记忆里的夏叔叔,但他比夏叔叔年轻许多,气质也有些许不同。夏渊,夏深的弟弟。顾海洋看着他的眼睛闪过一些泪光,她别过脸,不敢再多看他一眼。

    “海洋,我回来了。你还好吗?”夏渊看着海洋,轻声问道,但是海洋分明不想理他,转过头不做声。夏渊看着她,瘦弱的身体倔强地咬着唇,若不是近看,夏渊不会发觉她在瑟瑟发抖。害怕吗?他直起身,这么多年,再见面,你在害怕,是害怕那段回忆吗?

    “周叔叔,我是夏渊,还记得我吗?”夏渊看向不远处一身西装革履的男人,周国光理了理衣领,站起来,走到夏渊的面前,他低头瞟了一眼轮椅上的顾海洋,目光落在夏渊的身上,“当然记得了,你是我侄女未婚夫的弟弟,说起来,如果当年没有那场意外,或许我们现在早已是亲戚了。”周国光看着他,这个人突然出现想必不会是简单的叙旧这么简单,当年顾海洋出事之后,夏家便断了联系,而今天这个夏渊突然回来,看来是想要做他的对敌了。“只不过,夏侄不在日本好好学习,突然回来,你的父母可知道?”周国光话里有话,夏渊听出来了。当年他的父母在周国光的建议下,一家人迁居海外,之后就很少过问国内的事。

    “这是我的事,他们只当支持就好。”夏渊看着面前的男人,拿出一份文件,“这是我整理的资料,里面有我这些年在心理学所获得的成绩,我想我能够担负起顾小姐在上海这段时间的心理咨询师,同时,我也打算要兼任顾小姐的保镖和保姆,全天候保护顾小姐。”

    “噢,夏侄,你这是做足了功夫,想要陪在海洋的身边。”周国光翻开文件,挑眉看了看夏渊,忽然正色道,“不过,决定权不在我这里,而在诸位股东手里。”说着,他转身面向股东,“大家觉得这决定怎么样?让顾海洋回到深海设计就职,而让夏渊小侄陪在海洋的身旁,负责她的心理状况和身体状况。”

    “这……”股东听到这席话,心里仍有犹豫,虽说有夏渊监督顾海洋,但是顾海洋始终没有多大能力肩负起深海设计的职务,尽管她是顾南勋的女儿,但是商场之中,又怎能只讲情呢?所以,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失落地摇摇头。

    海洋知道他们心中的疑虑,她慢慢地推着轮椅,走到股东的面前,“我知道,在你们的心里,我只是一个弱女子,但是,这些年我学习设计,并且也在各大时装秀上有展出作品,这次我回来,是带着和巴黎夫人Mrs Broad的合作回来的,但是合作的第一个条件是我加入这次的项目设计,我不知道这样,你们是否还在考虑?”气势不落于众人,夏渊看着面前的少女,原来,她早有准备。

    “巴黎夫人……”法国的巴黎夫人时装他们早有耳闻,只不过深海设计一直只接国内的单子,又苦于无力开拓国外市场,这个丫头一回来就带了那么大一个单子回来,任谁都会吞口水,只不过现在的深海设计有没有这个能力吞下这个单子,还是个问题。

    “好,你可以待在深海设计,只不过要夏渊的监督,”思考片刻之后,最大的董事慢慢点头,“夏渊,你要尽好职责,不可以袒护顾海洋,如果顾海洋的身体实在无法承受,就回到法国再接受治疗。这样可好?”

    “好。”夏渊微笑地同意,众人看向顾海洋,海洋抬头,看着周国光,随后勾起一个轻松的笑容,“我也赞同。”周国光看到海洋的笑,暗暗地咬了咬牙,这丫头古灵精怪,还有忽然出现的夏渊,坏了他的计划。真是可惜了他千方百计要到的诊断记录,白费了一番心思。这第一仗,他是输了。

    办公室里,周国光一进门就狠狠地将那厚厚的文件砸在地上,他生气地瞪着满地飞出的文件,这一局,他输了,输给了一个丫头,还是一个残疾的丫头。

    “父亲,你和我说过的,不会把那些东西来对付海洋。”天悦冲进办公室,秘书怎么拦也拦不住。

    “对付?这哪能叫对付,我只不过把实情说出来罢了,她哪里能担任设计师,我这也是为了深海设计着想。”周国光看着女儿生气地瞪着他,安慰地拍拍她的肩,“更何况,她不是也能继续留在深海设计,还有夏渊监督吗?”天悦堵着气,但是细想了一下,觉得有些道理,再看看面前的男人,再怎么说,他也是自己的父亲,再生气也改变不了。

    “但是下次,你若是再这样不顾你的侄女海洋的感想,我可真要生气了。”她瞪了眼周国光,“我知道你不喜欢海洋,但是再怎么说,她也是你的侄女,我的表妹。我不能再对不起她了。”

    “好了,好了,爸爸知道了,cherry,不生气了,好吗,今天回家,陪爸爸妈妈吃一顿晚饭。”说着,他打了一通电话回去给周姨。电话那头传来开心的应答,天悦看着父亲布着皱纹的脸,又有些不忍责备,这些年,父亲因为公司的事奔波劳累,自己又何尝不知道他希望自己能够有一天出人头地。但是如果出人头地的牺牲品是海洋,那她宁愿不要,她欠她的实在太多了。

    “好。”天悦点头答应,“不过我要和海洋说一声。”说着,她拿出手机,拨通了号码。

    天台上,阵阵凉风扑过脸颊,上海的风带着些炽热,似乎也热到了海洋的心,自从下飞机以来,她的心绪便有些紊乱,难道真的像Dorter Faith所言,回到环境中,会刺激她对过往的回忆,也让她的心理状态受到影响。

    “我没有想到你还挺机灵的。”夏渊把一瓶冰镇的果汁递到她的面前,海洋抬眼看了看那个少年,接过他手中的饮料,并没有马上打开,而是触摸着手中的饮料若有所思。

    “你为什么回来?”沉默许久,海洋慢慢抬起头,目光直勾勾地盯着他,夏渊低下头,恰好对上那双乌黑如玉的眼眸,他低下身子,看着面前的人儿,伸出手,拂过她那张过分白皙的脸,动作轻柔,但是为什么她还是觉得那双手像是利刃,不仅扎在她的脸上,还刺入了她的心底。

    “因为你。”夏渊看着她,回应道。因为你,顾海洋,一切都是因为你。

    “……”海洋抬手移开了那双手,随后推着轮椅走到门口处,门边待着三个人,每个人都穿着一身的黑色礼服,耳边夹着无线蓝牙耳机,这是慕白安排在她身边的几名保镖,理由是她行动不便,有这些人保护,既可以保证她的安全,也可以免去那些记者的干扰,三人之中较为威严的男人看见海洋慢慢地朝自己走来,他鞠了个躬,“小姐,是要下楼吗?”海洋点点头表示回应。

    “今天,天悦在她父亲那里吃饭,家里正好多一双筷子,你如果没事,就来深海雅居吧。”听慕白说他现在是暂时住在酒店,再怎么不想看到他,也总不能怠慢了他。夏渊听到这句话,理解了话中的意思,露出一个浅浅的微笑,他转身,大步流星地往海洋的方向走去,趁那人还未抱稳她,他伸出双手从保镖的手中夺过海洋。黑衣的三人一脸的不解和茫然,而最惊讶的是怀中的海洋,她还未缓过神,就已经稳稳地被夏渊抱在怀里。她企图反抗,但是却没有多大的作用。

    “夏渊,你干什么?”海洋几乎是喊出来的,但是她发觉有些不礼貌,随后也压低了声音,“快放我下来。”

    “这位先生……”保镖看着这场面有些尴尬,却也知道夏渊并不会伤害海洋,而且还是雇主慕白的好友,有些为难。

    “不放,她就由我抱着下楼就好了。”夏渊微笑着说道,不顾周围的人,他抱紧了怀中的少女,小心地走下楼梯,身后的几个人见他们已经下楼,赶紧收起了轮椅,跟在后面。

    “你再动,我们两个都会摔下去。”海洋排斥地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夏渊死死地抱着她,“我是替死去的哥哥,抱一下十年未见的未婚妻。”夏渊说着,听到“死去的哥哥”,海洋忽然安静下来了,她依在夏渊的怀中,嗅着那熟悉的古龙香味,脑海里,一张模糊的面孔越来越清晰。

    他站在她的面前,害羞地笑了笑,“闻闻看,我爸爸常用的香水,香吗?”那个时候,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是香水的时候,淘气的夏渊便背着他父亲偷偷地在身上喷香水,弄得好大一股味道。回去后,听说,那瓶香水被喷了大半瓶,夏伯父生气地质问两个人,而夏深挡了下来,说是他的主意。后来,被罚站了一晚上的夏渊跑到他们的面前,说,以后再也不用这种香水了。但是,现在夏渊还在用古龙香水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