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盛夏

    更新时间:2017-08-03 12:09:37本章字数:3333字

    夏季犹盛,秋季还远,这场秋季的时装盛典却已经在慢慢酝酿,周国光的办公室里,早已召集了一些人手,全部都是公司里平时比较得力的设计师,这些人少说也接过不少项目,能力虽不及海洋,但是却也能拿出手。

    “你们之中,有谁想要加入巴黎夫人这个项目组的,举个手。”

    语毕,一众人等纷纷举手,果然,这次这个巴黎项目就是一块大肥肉,谁都想吞一口。但是谁才能吞得下去,这才是真正的赢家。

    “好,既然你们都决定加入进去,那就要好好地去干,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个机会。”周国光安排了各自所负责的工作和任务,并且把所有人的职位做了一些适当的调节,将一部分的资料暂时交由他们,然后便让他们都出去了。Terry看着职员纷纷走出总裁办公室,推门走了进去,他看着周国光坐在办公椅上,一脸的不解,“总裁,按说那顾海洋已经得到了项目总监的位置,这个项目由她总负责,负责好了势必会升值重用,为何您还要召集公司里那些精英……”

    “如今,顾海洋回来已成定局,况且这次巴黎夫人项目又是她拿下的,她立了大功,如果她真的做成了这次的项目,深海设计将会从这个项目开始慢慢地走向国际舞台,那么我们就可以接更多项目,不仅收获名望,还有一大笔投资金。”周国光眼里早已飘向远方,他看着高楼下的车水马龙,我这个侄女也算是有点智商,“而且,谁说获利的一定是她,我不还有一个乖女儿吗?”

    Terry恍然大悟,原来周国光之所以放任这次项目的举行,不仅仅想要深海设计开拓国际市场,更重要的是,将天悦正式地放入深海设计,同海洋竞争,两个同样是在巴黎深造的女孩,如今纷纷回国,一个是原设计师程曦的女儿,一个是现任总裁周国光的女儿,这一场好戏,想必一定很精彩。

    深海雅居里,阿姨正在花园里喷洒着水,车库的方向慢慢地开出一辆轿车,“阿姨,我们走了。我们中午不回来了。”慕白坐在驾驶座上,朝阿姨打了个招呼。

    “路上慢一点。”阿姨挥挥手,“晚上早点回来。”

    “中午不回来,我们去哪里吃呀?”夏渊看了看慕白,慕白回头,朝后座的两个人笑了笑,一脸早有预谋的表情,却没有回答夏渊的问题。

    当海洋三人到达深海设计时,天悦已经等在门口,她看着海洋,解释道,“昨晚回去和家人吃饭,所以……”提到家人时,天悦似乎意识到什么,闭了嘴,她走到海洋的身后,示意让夏渊让开,“我来推你吧。”说着,她慢慢地推着顾海洋往电梯的方向走去。从门口到电梯,再到23楼的设计部,天悦就这样默默地站在海洋的身后,推着她往前走。有时候,天悦会茫然,这样推着她,推了多久,答案是九年,还用推多久?

    从小,海洋在设计的天赋就比她出众,明明同上一所学校,但是海洋却总是那么耀眼,以前会嫉妒,但是十年前,那场意外之后,海洋一夜之间,失去了父母,失去了双腿,还拥有的就仅仅是让她嫉妒的天赋,天悦的父亲从副总的位置升为总裁,而她也成了总裁之女,不再是总裁侄女,两个人在一夜之间,换了位。

    再后来,她以为她可以安稳地享受着这个称呼,但是她想多了,一年后,周国光给了她一张支票,单程票,从上海到巴黎,任务是负责照顾海洋,名为负责,实为监视,只要她有什么举动,远在国内的父亲便会知道,一监视就是九年。

    “原来都在一起呀,那我就不用一一通知了,快过来会议室吧,会议马上要开始了。”Terry站在门口,看见海洋一行人走了进来,笑脸迎道。

    办公室里,坐着几位重要的股东,天悦推着海洋走进会议室,本想转身走出门,不想周国光却拉住了她,他看着天悦,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叫她坐下,“这次的会议,你也有份。”

    “各位董事,还有我们的海洋小姐,还有我的女儿天悦,这次召开大会,目的是想要筹划秋季盛典,而今天早上,我也已经事先召集了深海设计里一部分有能之士,吩咐了他们各自的工作。现在,我想宣布两个职位,”周国光说着,微笑地看向海洋和天悦的方向,“一个是设计总监,一个是副总监,我想让海洋担任我们这次项目的总监之职,让天悦担任副总监之职。”

    海洋怔了怔,转头看向天悦,微微露出震惊的脸色,转瞬间又恢复了面无表情,天悦有些吃惊,她“啪”一掌拍在桌子上,站了起来,“父亲……”周国光扫了一眼天悦,那目光里甚是严肃,或许是离家太久,她不知道她的这个父亲怒而不发的时候,是如此的让她感到可怕。天悦慢慢地恢复理智,坐了下来。

    “理由是,天悦和海洋同在巴黎学习,我想天悦也有能力,负责这次的项目,况且,这次项目是深海设计第一次接任国际项目,多一个人,多一份帮手,不是吗?”周国光解释道,董事们听完一席话,觉着似乎有点道理,也纷纷点了点头。

    “天悦姐姐从小和我一起学习,能力不在我之下,她进入这个项目,我觉得可以。”海洋见众人虽不发声,但也已成定局,何不顺水推舟,卖一个顺水人情给周国光,她转头看向天悦,“这个决定,我赞同。”

    会议就这样散场了,天悦看着海洋,有些内疚地看着她,“对不起,海洋,我不知道父亲会这么决定。”顾海洋拉了拉她的手,这么多年以来,虽然周国光一直针对自己,私底下做了不少的事,但是也因为天悦替自己挡了不少,这次也靠着天悦,才能回到深海设计。

    “我没有事,虽然有些意外,不过,也能理解,毕竟这是你父亲,哪个父亲不希望自己家的女儿有出息,能够帮自己做事,况且他说的也没有错,你和我那么多年,能力自然不在我之下,”顾海洋笑了笑,继续说着,“而且你陪了我那么久,我和你一起工作,也会放得开一些。”

    天悦看她没有很生气,也就松了心,她推着海洋走出会议室,慕白和夏渊还在门外等着海洋,周国光站在夏渊的身旁,凑了上去,在夏渊的耳边碎念了几句,便笑着回头,看着天悦,说道,“我们今天一起吃饭吧。”他看着天悦皱眉的神情,有些不悦,“难道爸爸和女儿一起吃饭,不行吗?”

    天悦不答,松开抓着轮椅的手,走到父亲的跟前,回头抱歉地看着海洋,挥手说了一声“下午见”就跟着周国光走了。慕白一脸开心跑到海洋面前,推着她往电梯的方向走去,安慰地对着海洋说,“天悦不推你,我来推你,天悦不陪你吃饭,我来陪你吃饭。海洋,我带你去一个很神秘的地方,好不好呀?”夏渊走在后面,看着面前的两个人摇了摇头,慕白的心思,明眼人都明白,海洋也一定有所察觉,但是她这不拒绝也不接受,只会让慕白产生错觉。

    “我们去哪里吃?”夏渊看着神秘兮兮的慕白,问道。慕白回给夏渊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扔给他两个字,“秘密。”

    车子驶过几条宽敞的大道,穿过林荫的小道,最后泊在一个餐馆前,夏渊最先下了车,他从后备箱里取出了轮椅,推到车门前,海洋看了看轮椅,自已挪动着身体,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坐上那轮椅,却显得有些吃力,慕白下了车,快步地走到夏渊的旁边,看着海洋有些于心不忍,他靠近她,双手将她抱起,手中的女孩很轻,轻巧得就像羽毛一般,他将她小心地放在轮椅上,又转身将放在车内的毯子盖在她的脚上,温热地看着她,“里面冷。”

    这是一家上了年代的餐馆,海洋看到店面的那一刻,内心有些刺痛,她记得,这家店——家庭时光。家庭时光是一家几代人继承的餐馆,在上海小有名气,上海发展之后,很多大项目入驻,很多小店面竞争力弱,纷纷倒闭,后来慕白托人将它买下,并且以雇佣的方式让这家人能够在这里继续开店,虽说慕白是这里的拥有者,却从未干涉过这里的经营。

    “小时候,母亲没有灵感的时候,父亲就会开着车,来到这里,吃一顿饭,然后这么跟妈妈说,‘你看看这里吃饭的人,有没有什么灵感?或者看看外面,再不行,看看我和海洋,说不定哪时候就有灵感了呢。’。其实父亲只是想让母亲从那些烦恼的设计里抽身出来,让她觉得还有我们陪在她的身边让她安心。”海洋看着多年未变的招牌,还有店里的装潢,一时间有些伤神,“那段时间,是深海设计刚刚起步的时候,竞争力弱,人手又不够,妈妈作为总设计师压力很大。”

    “请问有预约吗?”店门口站着一位服务员,询问道,她看了看走在前面的人,认出了慕白,转用了另一种语气,“慕白少爷预约的座位在楼上,安琪,你带他们上去吧。”

    “这边请。”女服务员恭敬地伸手,领着身后的三个人,穿过过道,没有往就餐区的方向走去,海洋疑惑地看向慕白,正在她一脸疑惑的时候,服务员却停住了,按了按电梯,这里也有电梯。顾海洋想不到看似小小的餐馆,还有这么个设计,慕白咧齿一笑,“这个电梯呀,是我很久以前装上去的,很实用吧。”海洋没有说话,抿抿嘴看了看她的双脚,似乎明白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