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心意

    更新时间:2017-12-07 13:39:17本章字数:3406字

    预约的坐席是在靠近后巷的一间隔间里,隔间的设计沿用了一楼的风格,棕色的地板,搭配着橘色的灯光,淡绿色的窗帘是绣着一些树叶的花纹,墙选用了隔音材料,当慕白合上那扇木质的门时,外面的声音便被隔在了外面,夏渊走到窗边,拉开了窗帘,后巷人来人往的热闹景象便显现出来,夏渊本想合上窗帘,海洋却推着轮椅,凑到了窗口边上,看着窗外,此时,夏渊才发现这个窗子比平时矮了一截,正好让海洋探出一个头,这小子倒是有心了,夏渊偏过头瞥了一眼慕白,慕白看着他的眼神,抓了抓头,只是笑笑。

    饭菜都是按海洋的口味点的,海洋吃在嘴里,自然也尝出了慕白的心思,她咬了几口菜,余光扫向了慕白,慕白露出甜蜜的微笑,衬着俊朗的外表格外好看。海洋被他盯得有些不习惯,夏渊挑了挑眉,这家伙完全把他当空气了,自己一个人在泡妞,这些年一起摇小船,小船说翻就翻。

    “快吃饭!”夏渊夹了一块肉扔在慕白的碗里,还不忘瞪了他一眼,摆出脸色给坐在身旁的少年,慕白尴尬一笑,夹起那块肉,咬了几口,却觉得有哪些不对,这块肉好像加了什么东西,酸酸的。

    “这个是……”

    “醋啊,哈哈哈哈。”夏渊忍不住笑了,爽朗的笑声和他平时冷漠的外表有些出入,他看着慕白上当的表情,捧腹大笑,慕白意识到自己被耍了,赶紧将肉吐出来,喝了几口饮料,转身抓着夏渊一阵暴打。

    说起来,他们两个好像从小就玩得很好呢,夏渊和慕白,小时候,慕白和夏渊常常闯祸,而作为哥哥的夏深,总是替他们收拾烂摊子,这么多年,他们没有变化,唯一变的,是我吗?海洋静静地看着两个人打闹。

    “臭小子在里面,对不对?”

    “不在,哥哥不在里面。”是慕昕的声音,似乎在和谁争执着什么,门被推开了一点隙缝,屋里面的三个人齐齐转过头,看着门就这样被推开了,慕昕穿着一套可爱的连体裤,双手双腿抱在一个男人身上,涕泪满面,“爸,你就放过哥哥吧。”

    “爸?”海洋看着门口的男人,他穿着一身深蓝色配套西装,格子领带被慕昕扯了出来,慕叔叔也有些老了,头上的白发隐隐可见。

    “爸,你来这里干什么?”慕白看见父亲突然造访,有些惊讶。

    “来干什么?来看你胡闹!”慕叔叔看起来很生气,他瞪了一眼慕昕,把趴在自己身上的慕昕推开,随后走了进来,看着屋内的人,目光停留在慕白身上,“这几天,你不去公司,天天跑出来干什么?”

    “我陪海洋……”

    “陪到人家家里去了,你知不知道谣言可谓,”慕叔叔看着慕白,内心是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怒气,从小就没有缺他的少他的,怎么长大后,成了这副纨绔子弟的模样,真是子不教父之过。他生气地扔出今早的早报,慕白瞄了一眼报上的标题,赫然是昨晚他入住深海雅居的新闻,甚至还传出两个人要结婚,已订婚的消息,什么跟什么?

    “父亲,这个是瞎编的。”慕白想要解释,但是慕叔叔脸上的表情越来越狰狞,恨不得将面前的慕白重新吃进肚子里再生一遍。

    “是不是空穴来风,你自己心里清楚,有哪些真实,哪些虚假,你自己也明白。”慕叔叔此时已经听不进任何的解释,他只想尽快解决这场公关危机,让所有的事情都息事宁人,让慕氏的危机降到最低。他转过身,目光落在海洋的身上,看着这张小脸,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对佳人,这个女孩几分与程曦相似,眉骨处却是遗传了顾南浔,此刻的她坐在轮椅上,如周大哥所说,此生再不能行走,只能依靠着轮椅生活。“你就是海洋侄女?”

    “这位是慕叔叔吧。”海洋转过来,她抬头看着十年后已有白发的慕叔叔,抱歉地说:“对不起,慕叔叔,海洋只能坐着跟您聊天了。”

    “没事,刚才你也看到了,现在各大报纸都有报道你们俩个的新闻,”他倒是不介意这些,话一转,便转向了报纸上面,“只是,这些报纸的指向,严重影响了你和慕白的名声,小的会影响你们的清誉,大的还会影响到两家公司的发展。你也不想深海设计名声受损,毕竟你们才刚刚接了一个国外项目,对不对?”慕长生说话,直击中心,丝毫不拖泥带水。

    “我的想法和叔叔是一样的。”海洋拿起桌面上的报纸,想了一下,她抬头看着慕叔叔,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不如这样,深海设计最近接手的国际项目正好在寻找广告公司,慕叔叔不妨让慕白接手这个项目的广告宣传,再一起召开一个发布会,澄清报纸上的新闻,说慕白只是怜惜故人,想多多照顾我这个走不了路的故人,才会出现在深海雅居,这样俩家都有利。”

    慕叔叔沉思了一下,觉得可行,如果两家合作,不仅可以增加慕氏的业务,还能够利用这次机会,好好宣传慕家,也能够让慕白在媒体的形象变好。“好好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叔叔也就答应了。”他看着轮椅上的少女,内心里浮现出一丝的赞叹,虽说在外十年,一声残疾,但是她的应变和机智,足以让她应付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回想起当年那个乖巧可爱的女娃子,他有些惋惜,也生出了一丝可怜,真是造化弄人。

    身后的几个保镖押着慕白和慕昕两个兄妹,走出隔间,看着他们的离开,海洋松了一口气,她拿起桌上的饮料,喝了几口,扫过刚才看过的报纸上面,似乎觉察到了什么,夏渊走到她的身边,俯下身子,看着她,“你怎么样了?这些新闻,你可以不必理会。”

    “刚才,慕叔叔来的时候,我真的好紧张,我知道慕白对我有意,但是我们始终不可能在一起,但是我却不知道怎么去拒绝。”海洋看着夏渊,心里有些苦楚,“我如今这般模样,一生残疾,就这样,什么都没有了……”

    “……”夏渊没有说话,抱住她,海洋想的没错,是慕白太冲动了,他把这一切想得太简单。他看了看海洋,有些心疼,曾经单纯的女孩,如今也学会了步步为营,也只有这步步为营,才能保护自己。

    “爸……”家庭餐厅大门口,慕白挣脱开那些人的夹持,想要往回走,却被慕叔叔叫住了。他看着熙熙攘攘的小店门口,前面是海洋,身后是父亲,无论选择哪一方都不可能圆满。

    “你现在回去,你以为还能回得去吗?以前,你喜欢顾海洋,她许给了夏深,现在呢,即使夏深走了,你们也不可能在一起,你也看见了,她已经不能行走,慕家绝无可能娶一个残疾的儿媳妇。”

    “您一直都不是一个以貌示人的人,为什么要这样刁难海洋?”慕白转过身,看着自己的父亲,他慢慢地走向前,“我为什么会对她那么好,除了我喜欢她,还有一件事,别忘了,”

    慕白凑到父亲跟前,小声地在他耳边说:“十年前,慕家投资深海设计,后来又忽然独立出来,这是为什么?海洋明明还有可能走路,为什么突然宣布终身残疾,这又是为什么?慕家欠海洋多少,我不懂,但是您不可能不懂。”

    眼前的男人震惊地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孩子回头,往回跑,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孩子他会知道那么多,还有他究竟知道多少,了解多少?又知道了多久?他有些看不清自己的孩子,脑袋一沉,倒在了地上,慕昕扶起自己父亲,吓哭了起来。慕白被身后混乱的呼喊声缠住了脚步,他回头,看见人群里,一个他世界里无比高大的形象倒在了他的面前。

    海洋和夏渊回到公司,便接到慕白的电话,电话里是急促的声音,还有慕昕的哭喊,以及那有序的医院鸣笛声,他说慕叔叔忽然晕倒,现在在赶往急救,他大概晚上才能去接她,海洋低眸,看了看毯子盖着的双腿,淡淡地回了一声。

    “怎么了?”夏渊看出了她的变化,俯下身,看着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慕叔叔,住院了。”海洋看着他,回答道,“要不你去看一下。我今晚叫天悦陪我就好了。大不了叫还在外滩流浪的银杏回来陪我。”

    夏渊点点头,呵护道,“有什么事,我给你打电话,放心吧,慕叔叔没事的,记得叫天悦或者银杏陪你。”说完,他走出门,拨了一通电话给银杏。

    外滩上,一身短衣短裙的少女刚刚干下一杯威士忌,电话却响了起来,是个未知来电,她想着是什么骚扰电话,挂了机,但是对方却乐此不疲,一通未接,接着继续打下一通,银杏的兴致都被这电话给破坏了,她接了电话,没一个好语气,咒骂了一阵,对方却迟迟没有回应,等到她没了声音,他才缓缓来了一句“你骂完了?气消了?”

    “你是谁呀?”她有些好奇,这个男子似乎也不生气。

    “我是夏渊,今天下午来接海洋回深海雅居,慕白他父亲住院了,无暇顾及这边。”他慢慢地说道,随后便快速地挂了电话。银杏愣在原地,脑海里翻滚着这几天见过的人,却想不起夏渊是谁,但是他既然知道海洋和慕白,想来也是友人。她收起电话,慢慢地走回座位,席上的人看见银杏回来,又满了一杯威士忌,递到她的面前,银杏冷了冷脸,推掉,“伙伴们,我要走了,这场子,你们继续。我还有急事啊。”说完,她收拾了东西,往门外走去。坐上了车,看着镜子里投映着自己这副醉生梦死的模样,如果这样去公司,不把海洋的脸给丢尽了。她抬头看了看驾驶座上的司机,眨了眨眼,“师傅,去这附近最近的卖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