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合作1

    更新时间:2017-12-09 22:24:37本章字数:3289字

    银杏抵达深海设计的时候,正值下班时间,她身着一身正装,白色高领衬衣,配一件中长款的裙子,一双深红色高跟鞋“哒哒哒”地踩在脚下,来往的人,纷纷不自觉地往她的身上瞟。

    “大家好,该是下班时间了。我要接我的小公主了。”

    办公室内,一众人正在商议着什么事,银杏推开门,微笑地看着房间里的人,身后是匆匆赶过来的小职员,她抱歉地看了看目瞪口呆的员工。

    “对不起,这位小姐说要找总监,我……拦不住……”

    语罢,所有人的目光停在了海洋的身上。

    “我朋友,叫银杏。”海洋看见一身正装的银杏,看了看手上的表,随后收拾了桌面上的文件,抬头看了看两边的职员,“这样吧,今天就到这里,有争议的留到明天再继续商议,今天大家先下班。”

    “真的吗?”莉迪亚有些不可置信,谁都知道,做他们这一行的,加班是常事,之前接手的某公司广场的案子更是连续作业了一个星期。

    “of course.”海洋笑了笑,“再这么下去也商量不了什么事,何不如放松放松。也许,灵感忽然就到了呢。”此时,海洋已经收拾好了东西,银杏推着她,往电梯的方向走去。

    深海雅居,西边的天空晕染了一层深红色的霞光,飞鸟略过天空,有直升机来回在天空盘旋。刺耳的声音炸的人心乱。

    "你说,伯父他怎么样了?"海洋看着窗外的街道,背对着银杏问。暖霞洒过那张白皙的脸蛋,她皱了皱眉。海洋心里明白她的归来就意味着把所有人都推向深渊,不仅仅是周国光,还有天悦,还有夏家,慕家,还有她自己。

    "慕伯伯有慕家两兄妹和夏渊照顾着呢,你就别担心了。"银杏看着海洋落寞的背影,有些揪心,她走到海洋的身旁,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而且,慕伯伯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海洋抬头,看着陪在身边的银杏,勉强地挤出一个笑脸,随后点点头。

    晚上,夏渊来了电话,慕伯伯一切安好,只是急火攻心,才会忽然晕倒。夏渊也带来了另一个消息,而这一次的慕家和深海设计的合作,主要由慕白主持。银杏听完这些,松了一口气,她看向不远处的海洋,慢慢地走向她,"该休息了。还有吃药。"

    翌日清晨,银杏推着海洋走进办公室之后,慢慢地走进办公室,随后便走了出去,找了个位置,坐下自己玩耍,她虽说是海洋的秘书,实则却是个挂名的秘书,只负责海洋的行动。顾海洋进了办公室后,便叫来了人,持续昨天未完的谈论。

    "昨晚,慕氏的代表像我传达了想要和深海设计合作的想法,说想要承担这次深海设计时装秀的广告宣传项目,"一向负责广告宣传的linda站了起来,发言道,她顿了顿,随后又继续分析,"我认为我们可以把这次宣传活动外包给慕氏集团,第一,慕氏在上海有一定名气,他们手下有不少繁华地段的资源,第二,慕氏这些年承接了不少合作项目,包括一些大的洗护品牌,还有大型商场活动广告宣传,第三,慕氏和深海设计一直都有商业上的活动往来,并且以往的合作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我认为这次合作选择慕氏,is a great idea."说完,linda坐了下来,所有人点点头,随后看向海洋,她认真地听完发言,赞许地看向面前的linda,"既然你们都认为慕氏是个不错的合作伙伴,那我们这次项目继续找他们,linda,你整理一下这个项目的资料,发给慕氏的负责人,然后让他们找个时间来谈论这次的合作。"。

    会议结束后,海洋留了linda一个人在办公室。交代她在今天下午做出一份和慕氏合作的合同,交给她,由她来交给慕氏。linda虽是有些疑惑,但是想起昨天的报纸,想来大概报纸上面的内容或多或少是对的,她不敢得罪这个新官上任的总监,只好点点头,表示同意。

    "喂喂喂,你知道吗?昨天,我们的总监和慕家的少爷在一起耶,"茶水间,一直是员工窃窃私语聊八卦的地方,一群人挤在小小的茶水间,讨论着身边某个员工或是某个领导的风流往事。这似乎也成了一种办公室的日常娱乐活动。

    "我看了昨天的报纸,听说都住一起了。"

    "何止,刚才总监叫我马上做一份和慕氏合作的合同,交给她。由她来和慕氏谈。"linda刚从办公室出来,走向茶水间,加入了姐妹们的聊天。

    "真的吗?我的天哪"虽然不敢置信,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那样的惊喜,像是发现了糖一般。

    "真想不到,一个没了腿的女人还有那么大的魅力,"茶水间的谈论声越来越大,银杏听到了什么,她从座位上站起来,慢慢地拿起自己的杯子,悠悠地向茶水间走去,哒哒哒的高跟鞋敲在地板上,似乎在提醒着什么,聚集在一起的人似乎意识到了不该在办公时间谈论私事,特别是领导的私事,她们识趣地闭上嘴,目光有意无意地瞟向这个秘书身上,虽说她只是秘书,但她的一句话就能决定生死。

    银杏慢慢地走到咖啡机面前,给自己倒了一杯咖啡,随后转身,临走前扫了一眼茶水间的人,她面无表情,眼神凌厉,"你们呀,吃公司的粮食,就要好好工作,闲聊,请在下班后,还有办公室禁止谈论领导的私生活,懂?"

    所有人弱弱地点头。

    影子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变短,午间休息两个小时,银杏便推着海洋挑了附近一家咖啡店吃饭。她也正好透透气。

    "坐办公室真麻烦。"刚刚离开蓝天大厦,银杏就嘟着嘴抱怨道。海洋笑了笑,调侃她,"你呀,你就喜欢玩,也是时候想想工作的事了。"

    银杏英文名叫Giki,听说她出生的那一年,她的父母正好在南京旅游,那一年,,栖霞山上大片大片金黄色的银杏飘落,美得让人无法忘怀,然后银杏就出生了,国籍落在了中国。而Giki的父母也给她起了一个中文名,唤作银杏。

    "我才不要现在想,现在玩就好了。"银杏爱玩,但是她的业务能力却不差,她入学第一年就成为了学院最有天赋的学员,缕缕获奖,但是却在和父母的争执中,选择了放弃设计。

    咖啡店里很热闹,靠窗的地方都坐满了人,他们一边饮着咖啡,一边聊着什么,银杏知道海洋不喜喧闹,挑了一个偏僻的座位,推着她过去。

    "两杯摩卡,还有两块草莓慕斯。"她点完单子,将菜单递给服务员的瞬间,似乎发现了什么,她歪过头,就在右侧方的位置,坐着一个女人,女人埋头在纸上划着什么,脸上的表情认真而严肃,海洋认出了那个人是天悦。

    深海设计接了巴黎那么大的一单,她得以机会展露头角,自然不会轻易怠慢。虽然认出了她。但是海洋却当做没看见,转过头,看向银杏,"慕白那边怎么样了?夏渊有说什么吗?"

    一直没有慕叔叔的消息,他们似乎并没有向媒体泄露他住院的消息,报纸上除了那天慕白的新闻,就找不到慕家的消息。

    "他说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家人担心他,想着先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没事的。"银杏看着海洋,安慰道,她知道这个丫头就喜欢想太多。

    "下午,我想去医院看望……"海洋怯怯地说着,她看了一眼银杏,"看望慕伯伯,你觉得怎么样?"

    "看望也行,正好你们可以就两家的合作谈论一下,"银杏思考着,补充道,"不过,你也别难过,慕伯伯会生气也是因为报纸瞎说,不是因为你。"

    "嗯……"海洋点点头,不过慕伯伯会生气确实是因为她,该如何拒绝慕白,却又不伤害到他呢?她回想着这些天慕白所做的一切,多么温暖的一个人啊,却偏偏喜欢上了她。

    "请慢用。"草莓慕斯和咖啡都上来了,摆在她们的面前,银杏心满意足地喝了一口,挑起勺子腕了一口蛋糕就往嘴里放,她看着海洋还未动,催着她快点吃。

    "我最近在网上看到一则新闻,一个人画了很多幅小人穿着花裙子的画稿,超可爱的,"银杏边吃边说,她抬头指了指对面的蓝莓蛋糕,"要是我,我就画一个人穿着蓝莓慕斯,草莓慕斯,布丁的画稿,多好呀,设计就是来源于生活,而生活就是……吃!"她说完,将一口蛋糕放入自己的嘴巴里,海洋看着她,笑了笑,却没接话。她看着面前的女孩,皱了皱眉,"银杏,你真要为了和你的父母闹脾气,而放弃自己的才华吗?"

    "……"银杏吞了几口蛋糕,抬眼看了看她,没有说话,她沉默了许久,随后指着海洋面前未动的蛋糕,"你快点吃,我们还要回去上班呢!不,是你还要回去上班呢!"她是故意扯开了话题。

    海洋饮了两口咖啡,将蛋糕推到她的面前,"你吃吧,我不饿。"。

    "好!"银杏三两下地解决了自己的蛋糕,随后又吃起了海洋的那块。顾海洋偏过头,看向对面的位置,天悦已经走了。她也有好多天没有和天悦单独相处了,以前在巴黎,天悦总是跟在她的身后,推着她,像个姐姐一样,为她想很多事。但是回到这里以后,她就经常回家,家,是啊。天悦还有家,可是她……只有深海雅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