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合作2

    更新时间:2017-12-11 14:42:55本章字数:3355字

    回到办公室,linda已经做好了一份合同,交到了海洋的面前,海洋有些惊讶,却也佩服linda的业务速度。看来,在周国光的管理下,这家公司的人事都很不错,也许死去的父母该是很开心的吧。

    下午,海洋叫银杏准备了一份营养品作为慰问病人的礼物,就乘着车前往市中心的医院。

    木伯伯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海洋到达病房门口时,慕昕正在里面和慕伯伯聊着什么,银杏推开了门,看着里面的人,“这位就是慕伯伯了吧,海洋专程带了些东西来看你。”说着,她走上前将营养品放在桌面上,海洋慢慢地推着轮椅进来了,她使了使眼色,示意慕昕和银杏出去,银杏随后以想要和刚认识的妹妹聊天便拽着慕昕走出了病房。

    “慕伯伯,您的身体怎么样了?”海洋看着躺在床上的人,病房里,那束摆在床边的鲜花散发着淡淡的清香,冲淡了病房里消毒水的味道,这股熟悉的味道,顾海洋闻了半辈子,再熟悉不过了。

    “能吃能喝能走,没什么大碍。”慕伯伯的语气显然有些生气,他撇过脸,不想去看面前的女孩。

    “这是慕氏和深海设计的合同书,你看一下,若是没有什么问题,我想我们两家的合作也可以开始了,”她将那份文件从包里掏了出来,随后放到桌子上。“听说您打算让慕白接下这一份项目,是真的吗?”

    “真的又怎么样,那小子非要揽下这个活,他是真心喜欢你,”慕伯伯说着叹了口气,他转过头去看海洋,眼神中带着忧伤,额头上的皱纹揉成一团,“海洋侄女,算是慕伯伯求你,放了慕白,放了我们慕家,我承认当年在你有难的时候,从深海设计撤走,是我的不对,但是大难临头各自飞,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

    海洋静静地听完,她抬头看着那个已有白发的男人,淡淡地回应,“我不会和慕白在一起的。”

    盛夏的风带着一丝丝的烦躁,扰动着一颗颗不安的心,顾海洋在自助售货机处买了一罐啤酒,趁着银杏不在,狂灌了几口,以前有医生监护的时候,医生就常常劝她戒酒,医生说作为病人要爱惜自己的身体。现在少了docter lee的碎碎念,多了银杏和天悦的监督,只要由他们几个在,就不允许她喝酒。

    “怎么在这借酒浇愁?”夏渊夺过那罐啤酒,自己也喝了几口,“而且还是独食。”

    “没什么,就想试试”海洋偏过头,不去看他。

    “刚才你和慕伯伯的话,我听到了,你别放在心上。”

    "别担心,慕伯伯会接受你的。"夏渊喝完了那罐啤酒,用手将它捏扁了以后,扔到了垃圾桶里,海洋没有说话,她静静地看着那个高大的身体,若是夏深还在,也许就和他一样吧,或者比他还高,是更俊俏,还是更成熟?有好几次,顾海洋看着夏渊的时候,她的脑海里都会不自觉地想起那个消失在海平面的男孩。

    "我说过了,我不会和慕白在一起。"事实上,海洋真的不打算再去投入另一个人的怀抱,曾经有深爱她的夏深,有爱她的父亲和母亲,可是他们都走了,她就像一个灾难,带来了只有无数的烦恼,况且,以慕白的身世背景,他可以选择更好的女孩,而他对她,也许只是小时候的怀念,到现在的保护,或许这种保护,更多的是同情。顾海洋想着,摇了摇头,她不愿意自己有太多余的感情,毕竟她回来是为了深海设计,是为了父亲和母亲共同努力的深海设计。

    海洋不打算再理他,推着轮椅去找银杏,夏渊看着她一个人吃力地推着轮子,跑上前,"我来吧。"说完,他推着眼前这个倔强的女孩,慢慢地走出医院。顾海洋就这样安静地坐在轮椅上,任由他推着。他低下头,去看那个少女。

    那年他5岁,她也5岁,穿着田园风的碎花裙,小碎步地跑在哥哥的身后,叫嚷着“深哥哥,深哥哥”,她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哥哥的身上,即使有几秒的游离,也不是放在他的身上,她爱哥哥,胜过一切,所有人都调侃这个5岁的少女就已经是夏深未来的媳妇了,谁料,15岁,他们订婚,她便失去了一切。也许是天使嫉妒这个被幸运包围的少女,想要给她点教训,谁知道却失手将她最重要的东西打碎了,让她的世界破碎不堪。

    那天,他坐在她的病床前,抓着她的手,“海洋,虽然你失去了爸爸妈妈,失去了哥哥,但是。我会守护你的,我会替哥哥守护你的。”但是没过多久,他便被父母带到了日本,而他也私底下多处打听她的消息,才知道她之后被转到了德国的医院治疗,而后又辗转到了巴黎学习设计,继续学业,而她的双腿也因为在海水里浸泡太久,再加上轮船失事时遭到撞击导致损伤到骨,她的双腿在目前的医疗条件下,无法完全治愈。医生劝她截肢,但是倔强的她选择了顶着一双残废的腿,继续自己的生活。

    “妈妈,我想回上海。”十年后,他成功考取了日本大学的心理学硕士学位,而他也有能力和自己的父母抗衡,他用着坚定而不可推辞的语气说道。随后收拾行李,回到了中国,回到了她的身边。我一定会好好守护你的,海洋。

    "你们真慢耶,"夏渊找到车子的时候,银杏已经坐在驾驶座上面,一脸的不耐烦,她挑眉看了看眼前的这个男人,"你就是那个打电话给我的人?"银杏想起了那天忽然出现公司的自称是夏渊的男人,他好歹也是帮助过海洋的人。

    "是,我叫夏渊,海洋的朋友。"

    夏渊说着,绅士地伸出手,但是银杏却像没有看到一样,启动了车子,"还不快点上来。"银杏催促道。夏渊慢慢地将海洋抱上了车,随后收起了轮椅,放到后备箱里,后备箱"砰"一声关了起来,他走上前,想要拉开门,没想到银杏却忽然倒了车,然后狂踩油门冲了出去,夏渊怔在原地,看着那辆白色的宝马在自己的眼前消失,有些茫然和无奈。这丫头真是记仇。

    病床上,慕城拿过桌面上的文件,慢慢地翻阅着,他叹了一口气,海洋给慕氏的利润比他以前合作过的顾客多了将近30%,这个合同分明是慕氏占了便宜,"海洋,你究竟是想要做什么?想要得到什么?"他皱了皱眉,也许是时候让慕白独当一面了,他看着手中的合同,慕昕打好了一瓶热水,走了进来,她看到父亲手中的东西,似乎知道这是什么。

    “海洋姐姐从巴黎回来,不是为了私人感情的,而且哥哥他从小就喜欢海洋姐姐,爸爸你也是知道的。”慕昕倒了一杯热水,放下水壶,继续说道,“虽然海洋姐姐现在走不了,但是她也是好女孩,不是吗?”

    “小昕,我知道海洋是个好女孩,爸爸我看着她长大,能不知道吗?”幕城接过热水,喝了几口,叹了叹气,“只是夏深还在的时候,慕白和她无缘,即使夏深不在了,她还是夏家的未婚妻,况且这其中的牵扯的恩怨,又何止这些,现在深海设计掌握在你周叔叔手中,慕白和她在一起,不就是和你周叔叔作对吗?虽然我已经离开了深海,但是我也不想再搅这趟浑水,等这次的嘉年华结束以后,让你哥哥出国深造个几年,再回来吧,让那小子好好冷静冷静。”

    几天后,慕家和深海设计正式合作。慕家和深海设计的合作打破了各大娱乐报纸的绯闻,慕家也因此声明大好。慕白成了顾海洋的合作伙伴,他乐意至极,尽管慕伯伯派人搬回了他的行李,每天一大早便以生意的名头,辛勤地跑到深海雅居接送她,夏渊总是在他出现的时候,调侃他,"哟,又来接送小老婆啦。"当然这样的调侃,也只有在深海雅居才能听到,每每听到这句话,海洋总会挤出一个白眼,夏渊也就适时地闭上嘴。

    "这是慕氏给深海设计广告样图。"慕白的行动力很强,没几天,他就拿着一份设计图纸郑重地交到她的面前,海洋看了一下ipad上面的设计稿和方案,光是宣传的海报就给了海洋五种样板,活动方案也有了两种不同的方案。

    "这次的嘉年华,重点在于巴黎的时尚的潮流设计,还有中国和外国的潮流衔接,我想,如果方案五这个绚丽时尚,似乎更贴切。"海洋看了看他的方案,抬头看着他,回复道。慕白看着那张清秀精致的小脸,嘴角露出一个浅浅的笑,他听了那番陈述,随后眉头一皱,"我不太同意,虽然我很少参与慕氏合作方案,但是以往的活动,我都有关注,作为一个时尚的盛典,潮流元素必不可少,但是中国人,是内敛的,把这份内敛融入到活动中,我想更好一些。"他说着,侧过身,凑到ipad前面,指了指方案二,"这个,活动现场加一些中国元素,这个点不错。"

    海洋嗅着慕白身上古龙香水的清香,看着这个离自己仅有几厘米的少年,认真地陈说自己的观点,她莫名地有些紧张,海洋微微侧过身,却又不想让他发现,她看着他,一直到他抬眼,正对着她的眼睛,就这样,心似乎漏掉了几秒,慕白转过头,尴尬地干咳了几声,"不好意思,我太专注。冒犯了。"说是这样说,但是慕白的心却在窃喜。

    "要不,我回去好好再研究研究方案,能不能想出更好的。"说着,他抓起ipad,一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海洋怔在那里,她仔细地思索着刚才那漏掉的感觉,莫非她早上吃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