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监视

    更新时间:2017-12-13 18:13:53本章字数:3077字

    周家,大厅里,亮着昏黄的灯光,天灯散射出微弱的柔光照在长长的过道里,两旁各挂着一副油画,再往里走,便是客厅,此刻,周国光正在接待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一身黑色西装打扮,脸上露出狡猾的笑,掩不住君子的外表下,那颗贪婪的心。

    "周总,我按照您的约定,每天监视那个小丫头,这几天也是忙得没的睡,你看我黑眼圈都出来了。"说着,那个男人把脸凑到周国光的面前,委屈巴巴地看着他。

    "行了,行了,"周国光也不想继续听他的废话,打断他的话,"我不是都有按时给你工资,还想要什么?"他的脸上有些不耐烦,那男人似乎也看出了周国光的不耐烦,转脸就换上一个嬉笑,随后理了理领带,坐直身体。

    "多加点,各种开销也应该给点补贴吧。"

    "好了,我知道,你去问terry吧。"他说着,挥挥手,示意那男人出去,那男人得到了好处,也识趣地退了下去。空落落的房间里,顿时只有他一个人,他摸了摸太阳穴,伸手拿起其中一张照片,照片里一个女人坐在轮椅里,背景是一池深水,旁边还有危险勿靠近的标语,她却似乎看不见,海洋啊,你究竟是为什么回来?为什么又回到这个忧伤的地方?是在怪叔叔吗?他放下照片,倚在沙发上,面前仿佛走来一个天真烂漫的少女,带着无邪的笑,她说,"叔叔,看,这是我给你设计的领带,竖条纹,像不像斑马!"

    "好啊,我的小侄女,真乖。"他蹲下身,让那个女孩给自己带上领带,一切都在那场意外发生之后,全部都变了。

    那天他心爱的小侄女从海上救上岸后,便直接被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在那充斥着消毒水和不定时响起的警报声的病房里,海洋挣扎了整整两天一夜,才从死神里逃脱,之后却失去了双腿,而他的姐夫也在他的姐姐之后,永远地消失了。

    都说造物弄人,谁也没想到一家即将上市的设计公司,却在失去了总经理以后,忽然面临资金周转不足,各合作人纷纷撤资,所有人都说深海设计肯定熬不过这个巨大的灾难,谁料想这么多年过去了,深海设计依旧站立在这个城市之中。

    "爸,你有没有看到我借的书?"天悦走到桌子前面,看到上面摆着一堆照片,她伸手拿起其中一张,虽然只是侧脸,但是她和她在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不可能认不出,她放下照片,继续翻,一直翻,每一张都离不开顾海洋的脸,她忽然停止了动作,抬头去看面前的父亲,"你说过的,不会对海洋怎么样的,这些是什么?"她的情绪有些激动,甩手将那些照片一扔,漫天飞舞的照片纷纷落在地面上,"为什么监视她!"

    "天悦,你听我说……"他站起来,想要安抚情绪失控的女儿。

    "我们欠她的,已经够多了,夺走了深海设计,我不想……我不想再有什么欺骗她。"天悦推开父亲,此刻她的心情低落到了谷底,"我是海洋的表姐,也是她的朋友,我不想再让她受到伤害,不仅仅为了她……"还有死去的夏深。她转身,头也不回地跑了出去,周国光看着女儿的身影,低下头看了看地上一片狼藉,唤来了打扫的阿姨,将那些照片整理一遍,放到他的房间。

    "老爷,"阿姨唯唯诺诺地看着他,"刚才小姐跑出去了……"她有些紧张,生怕这个男人一生气就辞掉了她。

    "长大了,丢不了。"周国光说完,转身回了房间。阿姨看着这对父女,摇了摇头。

    深海雅居里,灯光亮堂,车子慢慢地将两个人又载了回来,下了车,阿姨已经在准备今天的晚饭。夏渊脱下了衣服,便一头栽进厨房,和阿姨弄着晚饭。海洋推着自己回到了房间里,拿出那份纸稿,翻了翻,脑海里是今天的所见所闻。

    外滩上,夜色渐渐袭来,随着暮去亮起的霓虹灯闪烁在夜空里,四周都是一些来外滩散步的人,有游人,也有居住在这个城市里的人,小孩子打成一片,身后的妈妈不断提醒着离自己几米远的孩子小心,每天固定来往外滩的游船载着游客慢慢地从面前开过,天悦一身单薄的打扮,站在外滩边上。她看着一艘艘游船从自己的面前驶过,脑海里,翻转的是夏深和海洋坐上那艘游轮的画面。

    那也是一个夜晚,风很凉,她穿着一件小碎花裙子,站在码头边上,海洋抓着夏深,指了指不远处的游轮,她循着那手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一艘陈旧的游轮正在揽客。

    “深哥哥,我也想去乘船。”顾海洋歪了歪脑袋看着夏深,眨巴着眼睛说道,天悦看了看海洋的表情,那神情带着些许烂漫,嘟着嘴,甚是可爱,这世界上大概再也找不出像顾海洋这么可爱的人了吧,那个时候的她曾经无比羡慕这个获得夏深倾心的女孩,这个可以随心所欲在夏深面前撒娇的女孩。

    “好好,我们去乘船。”他宠溺地摸了摸海洋的小脑袋,看了看身旁站着的天悦,“天悦,要一起去吗?”

    天悦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父亲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来看着她,“想去的话,就和海洋一起去吧。”但是天悦依旧摇头,她不是不想去,而是越是在那两个人的身边,她就越是觉得自己遥不可及,索性退到一旁,看着少年和少女嬉笑玩闹。

    “妈妈,一起去吧。”海洋跑到母亲的身边,拉着母亲一起上了船,夏深跟在后面,时不时地回头朝地上的人招手。

    船员数了数人数,觉得够了之后,撤掉了板子,随后叫上了准备好的乐队和演员,集结在甲板上。游船在欢声笑语里,慢慢地远离河岸,按着它以往的航线开去。谁也不知道,这是一艘即将沉没的航线,谁也不知道这是一艘老旧到即将沉入水底的游船。她只记得那晚,她穿着一身合身的碎花裙,和父亲站在码头边上等待着船的归航,但是却迟迟没有音讯,直到那通电话响起,电话的人用着仓促的语气说着什么,天悦半天才反应过来,那是120急救中心打来的电话,电话里说顾姨在遭遇游船沉没后不久就被打捞上岸,上岸时已经没有了生命体征。

    父亲拉着自己在外滩上奔跑,她抬头看着他,他紧张和害怕的脸揉皱成一团,他压抑着自己,看了看天悦,“天悦,顾姨他们出事了,等下,你要打电话回去给顾叔叔,爸爸现在去事故现场,你现在去医院,去医院看看顾姨,好吗?”年少的天悦点点头。但是她并不知道,这一天会是她人生出现转折的一天。她按照父亲说的,打电话给了正在开会的顾叔叔,随后赶到了医院,见到的却是顾姨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白色的被子盖住了她的脸,她只看见一只被水泡得惨白的手露在外面。顾叔叔哭到进了急救室,所有的东西都似乎紧张起来,而夏深,从那以后,她就没有见过夏深。

    她该庆幸自己当时没有搭上那艘游船,还是懊悔没有和他一起消失在大海上,至少在那沉没的船上,她可以借着月光,借着船上灯光营造出的气氛,对他说,她爱他,从她第一次见到他的那一刻起,就爱上了。

    但是,她现在却只能看着外滩上一艘艘的游船不断地从眼前过去,看着十几年不变的月亮慢慢地将月光洒在这个城市里,却再也找不到那个少年的身影。

    那件事情过后,她前往巴黎照顾海洋,时隔半年,海洋辗转德国治疗双腿,最后来到了巴黎。当天悦再次见到那个女孩时,她正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房间里没有开灯,很是昏暗,傍晚的霞光透过半开的窗帘漏了下来,打在她的身上,那个背影蒙上了一层光圈,天悦形容不出那个时候的感觉,是凄凉还是美丽,她就这样在轮椅上静坐了半天,一直到侍女过来推她去吃饭,她的目光才有那么一刻的离开那扇窗。顾海洋曾经笑得像个天使,是她的世界里见过的最美的天使,但是此刻的顾海洋,却活成了一具干尸,是她见过的最恐怖的干尸。都说上帝是公平的,但是她宁愿上帝自私一些,让那两个人活着,不,是三个人。

    夜晚的风带着些许凉意扑打在她的身上,她慢慢地抽回自己的思绪,望着外滩周围亮起的灯火,找不到自己的地方,回想起刚才看到的那些照片,她着实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看着自己至亲的人用着各种手段对付和自己生活了那么久的人,更何况,海洋现在什么都没有了,深海设计换了管理人,父亲和母亲双双故去,只剩下她这个相处多年的姐姐。她转过身,慢慢地往前走。她现在只想到一个地方,那就是那个种着各式各样的鲜花的地方,那个被称为雅居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