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饭局

    更新时间:2018-01-05 19:02:19本章字数:3036字

    心相印诊所。

    一家以心理治疗为主的私人诊所,诊所就在市中心一座商住两用的大厦里,小小的诊所,面对的客户大多是高压力的成功人士。夏渊就在这个诊所里兼职。

    “请问先生有预约吗?”前台客服看着眼前的少年,温柔地询问,慕白看着四周的设计,回了一句“没有”。

    “没有的话,可能今天医生没有时间,”客服说着,翻了翻预约的记录本,“都满了。”

    “我不是看病的,等朋友。”说着,夏渊正好从房间里出来,他看着手中的医疗记录,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白色的立领衬衫配上深蓝色的西装裤,黑色的皮带扎在腰间,他一出来,慕白就三步上前,拍了他的肩膀,夏渊看着他,有些惊讶。

    “你怎么来这的?”夏渊说着,将手中的的本子递给客服。

    “过来咨询海洋的事,”一说到海洋,慕白的脸上泛着羞涩,“我想用另一种方式去保护她。”

    自打韩家和慕家闹翻后,韩兰兰便没有再见到慕白,但是耳边偶尔还会听见慕白的事。她循着指示标,找到心相印。

    “我预约了韩长希。”她四下打量了一下周边的环境,白色的墙上,挂着一些油画,看着温暖而安静,墙边上摆着一些花草,营造了一种清新而自然的气息,“慕白?”她看了看不远处熟悉的背影,想起那天的身影,慕白听到有人在唤他的名字,回过头。

    “你怎么在这?”韩兰兰有些疑惑,她看着他,勾起一个邪笑,“莫非你有病?”

    “你才有病呢!”慕白有些生气,“那你又为什么在这?”

    “不告诉你!”韩兰兰撅了噘嘴,她偏过头,看向身旁的人,礼貌地伸出手,“你好,我是韩兰兰。”

    “夏渊,这的心理医生。”夏渊自我介绍道,握了握手。他看了看眼前的少女,想起之前慕昕说慕白拒绝婚事的事,他看见这个少女神清气爽的样子,还能和慕白打招呼,看来她并没有在意慕白的拒绝。

    韩兰兰和慕白聊了一会儿,随后被前台指引到了一个房间。

    推开门,里面坐着一个人,一身素色的打扮,给人一种高洁的感觉,她听见开门的声音,转过头,大红色的口红配着一身的白色,很有气质,“表姐!”韩兰兰看见熟悉的人,不掩内心的激动,跑上去抱着韩长希。

    “听说你回来了,我都没有时间去看你。”

    “这不表姐忙吗。所以我就来看你啦!”韩兰兰慢慢地坐了下来,韩长希打量着眼前的少女,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你是不是经历了什么?学业?感情?”韩长希不愧是心理医生,看着韩兰兰脸上的表情,看出了她的心情,“你是不是有什么情感上的困惑?”韩兰兰有些惊讶,但是却似乎不想说什么,她看着表姐,转变了话题。

    “表姐,你说一个人在经历了生死,或者失去了很重要东西之后,会不会陷入一种走不出的境地。”

    “你吗?”

    韩兰兰摇摇头,“是朋友。”

    “具体不知道你指的是什么,但是我大概知道你讲的是什么,在心理学上,有一种创伤后遗症,一个人在经历一件重大变故之后,会因为内心无法承受,而陷入抑郁状态,严重的可能会自杀。”韩长希解释着,慢慢地翻出一些网络上的例子。

    “啊,那……”韩兰兰想起母亲和父亲的谈话,慕白之所以会拒绝她,是为了一个女孩子,而且听父母的描述,他喜欢的女孩子应该是一个有心理创伤的人,这也勾起了她对那个叫海洋的兴趣,到底是怎样的女孩子能让一个少年如此地喜欢。“那要怎么才能让她走出来呢?有没有一种可能,她会走出来。”

    “如果严重的话,需要专业的心理干预者介入,而身边人能够陪在他的身边,给他关爱和鼓励,让他能够转移注意力,减少内心的负担。”韩长希慢慢地解释着,她看着韩兰兰若有所思的神情,疑惑道,“你朋友?”

    “也不算朋友。”韩兰兰似乎不想告诉表姐海洋的事。

    “听说我们的小妹妹被人拒绝了。”圈子很小,慕白拒绝韩兰兰的事早已经在两家人的朋友圈里传开了,韩长希打趣地看着她,她看得出来韩兰兰并没有因为此事而伤心难过,“是谁拒绝了我们可爱而又有才华的表妹。”

    “表姐别说了!”一想起慕白,韩兰兰就有些上气,她还是第一次被严词拒绝,弄得她有些难堪。但是刚才看到他在门口,不难猜出来,他是为了顾海洋的事才来到这里的。

    “好了好了。”韩长希笑了笑,不再调侃她,看了看时间,抬头看向表妹,“表姐等下还有预约,你先回去,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庆祝你回国。”

    咖啡厅里,慕白和夏渊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了下来,夏渊慢慢地将一些创伤后应激障碍的表现告诉他,随后将心理医生平时一些常见的做法说了一遍,他慢慢地在一本心理书上圈出一些可行的做法,递给他,慕白翻看着,认真地听着他的陈述,这大概是他最认真的时候。对于一些长时间应激障碍的人,应该给一些适时的关爱。

    大饭店里,周国光邀请了这次活动的会场承办人,银杏推着海洋慢慢地走进去,一席人看到顾海洋的时候,纷纷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这一个饭局,为了表达周某对大家的感谢,这次的嘉年华盛典,还需要各位的努力。”周国光举起面前的酒,一饮而下。其他的人纷纷应酒。几杯之后,有人借着酒意,站了起来。

    “听说周总有一个女儿,也很有才华,不知道这次的活动上有没有她的作品。”

    “谢谢各位的关心,”周国光喝了一口之后,转过头看向身旁的顾海洋,“这次的设计是由我的侄女顾海洋承担。”众人的目光落在了顾海洋的身上,欲言又止。虽说歧视不对,但是当所有人看见顾海洋入座的时候,内心都有些担心,毕竟这次的嘉年华是一场大型的跨国盛宴,若是不能得到好的口碑,大家在业界也难以说话。

    “顾海洋在国外进修多年,并且也有过设计的经验,虽说在国内名气不大,但是相信这次的嘉年华会让大家认识到海洋的能力。”银杏站起来,说着,举起酒杯,“不管谁是设计师,最重要的是能够让这次的嘉年华能够成功举办。以后也还多多担待。”看着面前的这个少女,有些人开始思索着什么。

    “莫非你是陈旭家的……”

    那人还没说完,银杏点点头,“家父确实是陈旭。我是银杏,是海洋的秘书。”

    一提到陈旭,所有人都默默地低下头,商海本就小,更何况还是有名气的人物,陈旭年轻时便在华尔街站下脚,创立了自己的公司,随后和美籍华人的妻子结婚,产下一个女孩,女孩很有设计的才华,没成年就送去了巴黎进修设计。陈旭一直希望女儿能够继承自己的公司,替他做事,毕竟几十年基业,交给自己的孩子比较踏实。但是银杏似乎对商业不感兴趣,和父母吵了一架之后,索性连设计也不修了,一直在花天酒地。如果能够借此机会,认识到陈旭,相信以后的道路会顺畅一点。

    “这次的合作,我们一定会尽力,周总还有顾小侄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们的,我们一定会竭尽全力帮助你们。”几个人站起来端起酒杯,慷慨地说道,将手中的酒饮尽。周国光慢慢地喝着酒,似乎也有些欣喜。这次的嘉年华有不少人参与,相信影响力也一定很大。

    酒席散后,周国光却没有先离开,他看着海洋,却问起了天悦的事。

    “天悦是您的女儿,我想没人比你更了解她。”

    “但是女儿长大了,做爸爸的似乎有些不太理解她了。你和她相处那么久,更何况你们年龄相仿,我想你应该更了解她一点。”周国光说着,点了一支香烟,“最近她因为一些事,一直没有回家,作为父亲也有些担心。希望侄女能够替我转达天悦,能够早点回家。”

    “还有,这次的设计稿也要尽快的完成,不知道小侄完成得怎么样了?”

    “这几天已经完成了一部分,还要做些修改,多谢叔叔的关心了。”海洋说着,抬头看着他,“听说叔叔最近也挺忙的,负面新闻缠身,还有时间关心侄女,海洋有些受宠若惊,听说不久之后,会有相关部门介入调查,叔叔不做点什么吗?”

    “自己清白,还用做什么?”周国光不急不慢,撵掉手中的香烟,笑了笑之后,便道了一声别,坐上司机开来的车离开了饭店。顾海洋看着他的背影,有些疑惑,按说他应该会更紧张,但是这几天他除了公司的事,也没有什么大动作。不过,再有什么,她也应该能够接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