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喜欢

    更新时间:2018-01-05 21:25:42本章字数:3008字

    "请问哪位是顾海洋小姐?"

    一大早,深海设计便来了一位花店的配送员,他抱着一盆向日葵,站在门口。银杏恰好推着海洋从外面进来。

    "我就是。"

    配送员转身,看见了应声的少女,放下手中的花盆,"我是楼下花店的店员,昨天晚上,有一位顾客在我们店里订了一盆向日葵,说是要送给一位叫顾海洋的小姐。还有一封信。"说着,他将信递给了海洋。

    "花搬到我办公室里面吧。"听罢,店员慢慢地将花搬到了办公室里。

    向日葵还没有开花,粗大的枝干支着巨大的花苞。海洋将它放在窗边,她拉开了百叶扇,让阳光正好打在它的身上。

    "向日葵向阳而生,而你为爱而生,祝福收到这盆向日葵的你能够向它一般,向阳而生。"

    卡片的字迹很潦草,卡片里并没有任何署名。向日葵代表阳光,她知道送花之人的内心,他希望自己也能向向日葵一样过得开心。

    "到底是谁送的,这么有心。"银杏拿了一杯刚泡好的咖啡走了进来,打趣地看着那盆花,说道,"别人送都是送花束,但是这个直接扛了一盆花过来。"放下手中的杯子,她看了看海洋,"有一个女孩现在在前台,说着想要见你,名字好像叫什么韩长希。"

    "韩长希?"顾海洋想了想,她并不认识一个叫韩长希的人。"叫她进来吧。"

    "好吧。"银杏出去不久,一个女孩便进来了。她穿着一件长款的蕾丝长裙,披着一件薄薄的紫色的针织开衫,淑女而优雅。

    "你找我?"顾海洋看见女孩的那刻,她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个少女。

    "是的,我听说顾小姐最近想要举办一场国际的服装设计活动。所以我想来助你一臂之力。"女孩说着,目光停留在窗边那盆向日葵上。

    "别人送的。"顾海洋笑了笑,她仔细打量着少女,也不管是否失礼,直言道,"可是我并不认识你,又你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好奇。"她慢慢地说着,三步地走到工作台上,在白纸上写下一串数字,收笔后,转身看着她,"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说完,她看了看那盆向日葵,笑道,"送向日葵,真是有心了。"

    "你知道那是谁送的?"海洋狐疑,这个人自己并不认识,但是看她的样子仿佛知道自己的事。莫非又是周国光的把戏。

    "你不用猜我是谁,我不是个坏人,只是对你好奇。而且,我在国外多年,也知道一些人脉,如果我能帮忙,相信你也会轻松很多。联系方式在这,你爱联系不联系,不联系,我也省了些事,只是可惜了能够和你相识的机会。"说完,少女拍了拍手,道了一声再见后,便走了出去。留下顾海洋一脸的莫名其妙,但看少女刚才的话,似乎是有意想要认识她。但是陌生人的帮助又怎会如此地轻松,不要也罢。想着,她笑着摇了摇头。

    慕白走进深海设计的时候,正好撞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匆匆从自己的身边经过,他回头看了看那个背影,但是还没有看清楚对方便消失在了拐角,他想了想,却想不出是谁。便放弃了不再纠结,转身抱着ipad进了海洋的办公室。

    "这次的方案,我做了些修改,你看看。"海洋接过ipad,仔细地看着,按理说这些事不应该她来确定,但是为了活动的成功举行,顾海洋还是各个环节亲力亲为。她认真翻阅着,并且和旧的方案进行对比。

    "哇,这个是谁送的?"慕白看着那盆放在窗边晒着阳光的向日葵,笑了笑问道。顾海洋抬头,"不知道,看着挺好看的,就留了下来。"

    "向日葵开花一定很好看。"慕白看着向日葵,轻轻地笑了。

    天悦正在办公室里研究设计稿,脑海里,都是海洋的设计稿,她喝了一口咖啡,周国光慢慢地拉门走了进来,他看着自己的女儿,几天不见,也渐渐把两个人的气给淡了下来。

    "这几天你都不回家,妈妈一直问我你的事。你什么时候回家一趟。"

    "弄完我就回去。"天悦有些不耐烦,她一边画着设计稿,一边回应。

    周国光看了看她的稿子,"这么多年,你的才华比不上顾海洋,连同喜欢的人也是她的,不是你的,但是现在不一样,你若是想要超过她,父亲完全可以帮助你。"

    "够了!"天悦停笔,站起来,看了父亲一眼,慢慢地走出门。周国光看着天悦倔强的身影,摇了摇头。

    "性格到底像谁啊。"

    上海市黄浦区,夏家旧宅就设在这里。从市区驱车,往巷子里走,越来越安静,尽头,一座稍有历史的两层建筑群就展现在眼前,夏渊把车开了进去。

    屋子里的摆设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推开次卧的房门,里面还保留着他和哥哥的东西。走得太匆忙,所以很多东西都留在这里,还没来得及清理。

    “自从老爷和夫人带着小少爷你走了之后,这里就只剩下我一个老妇人。这里的东西也一直都保留着原样。”负责打理这里的阿姨诉苦道,一边拿着抹布擦拭着手上的东西。

    “哥哥的东西也都没有清理吗?”夏渊看着阿姨,十年已过,阿姨苍老了很多,但是这里的东西能够保存这么好,也多亏了她上了心思。

    “还在,”阿姨放下东西,慢慢从柜子里拉出一个箱子,“存着,夫人当时不想伤心难过,就把大少爷的东西收了起来,也不扔,放在这个盒子里,一直没有回来拿过。”说着,阿姨叹了一声,“也许是不敢面对少爷已经走了的事情吧。”

    夏渊低下身子,翻看着里面的东西,有夏深从小到大的衣服,洗的很干净,堆放在一起,还有哥哥喜欢的玩具,更多的是哥哥的作业。一本本,可以感受到母亲对哥哥的深沉的爱意和思念。

    “叮咚……”

    门铃忽然响了,阿姨疑惑,这十年来,并没有多少人造访,但是今天却忽然有人来访,她站起来,退了出去,留下夏渊一个人呆在房间里。

    “请问您找谁?”阿姨看着屏幕上映出的陌生女人的脸。问道。

    “我是夏深的朋友,刚回国,想要过来悼念一下。”

    门开了,天悦换了双拖鞋,走了进去。她的心有些激动,说不清,看着熟悉的摆设,感受着曾经的气息,恍惚,有一个少年会走到她的面前,但是夏深已经死了,不可能会再回来了。她摇了摇头,把思绪拉了回来,抬头,面前,站着一个少年,他挺直着身子去看她,眉头紧锁,一脸疑惑,“天悦,你怎么在这?”

    是夏渊!天悦回过神,她居然差一点就以为是夏深回来了。天悦打量着他,确实他和夏深有几许的相似,“回来看看夏深以前的东西。”说完,她慢慢地朝电视机柜的方向走去,拿起放在上面的相框,看着目光渐渐变得忧郁,她忽然哭了起来,那是这个房子里仅剩下的一个相片,是他们一家四口的合照。

    夏渊看着天悦的举动,似乎明白了什么,也不去打扰她,自己慢慢地回到房间。

    临走时,夏渊带走了那个装着夏深成长痕迹的箱子,而天悦则是带走了那个相框。

    “海洋,不知道你喜欢哥哥吗?”等待电梯的时候,夏渊看了看天悦。

    “不知道。”天悦也不打算掩饰,安静地说着,“这是我自己的事。”

    一直以来,因为海洋对夏深的爱表达得太直白太明显,所以大家都感觉得到海洋爱夏深,却察觉不到天悦对夏深默默地喜欢。

    海洋看着合照,回忆里是他们几个人在海边游玩的场景。

    “还有,我想知道夏深最后的样子。”这是天悦第一次问她夏深的事,同样是喜欢夏深,她表现得很明显,而天悦不同,从小她喜欢的东西,天悦都会选择退让,一个人默默地喜欢着,即便表现得再隐秘,喜欢一个人的心情却不会骗人。

    天悦应该是最痛苦的人吧,最喜欢的人消失了,她还没有理由去怀念。想着,顾海洋慢慢地放下合照。吊兰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摆着,那盆吊兰是天悦放在办公室里的。

    “哥哥,这个是什么呀?”小小的房间里,摆着一盆绿色的植物,没有开花,夏深放下手中的工作,摸了摸她的头,“这个是吊兰,养不死的哟!”因为吊兰是耐旱植物,很好养活,所以夏深的办公室和房间里各有一盆,这也成了他最喜欢的花。

    “这花,夏深挺喜欢的,我给你也 弄了一盆,要是你想他的时候,可以看一看它。”天悦搬进来的时候这样说道,虽然说是给她看,但是天悦的心思,她又怎能不清楚呢?只是现在物是人非,斯人已去,活人放不下,也是徒增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