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生死离别

    更新时间:2017-08-01 11:48:16本章字数:3097字

    若小非只觉得脚下一阵咯吱声,便立刻停住,她咽了一口唾沫,小心翼翼地将手电光芒对准脚底,这才松了一大口气。

    原来是不小心踩到了树枝,她摇了摇头,四周看了看,但还是心里一阵唏嘘。

    毕竟现在已经是深夜,村子之前总是发生怪事,为此死了不少人,隔壁村会看神的张大爷在每家每户的房子上挂了一张符纸后才好了很多,没再死人,所以,只要一过晚上十点,挨家挨户必定紧锁大门,若不是今夜奶奶病重,若小非是不会出来的,虽说她胆子也不是很小,可是毕竟这晚上出来可不是说着玩玩的。

    她走的这处是通往村医务室的必经之路,两旁都是农家田地,她步子加快了些,因为她知道,村里人死了之后,总是会将死人埋在自家田地的中央,所以,这田地便会有一个个大土包,泛着幽光。

    若小非心里一抖,总觉得背后发毛,似乎有谁跟在她后边,她每走一步,地上总是会出现奇怪的声音。

    她将手电握得更紧了,心里想着她从来没有得罪人,就算有鬼也千万不要找她,若小非牙一咬,嗖地一下就跑了过去。

    前面有闪闪灯光,她终于悬着的心放了下来,终于到了村东头医务室了,只要是有人,她便不再害怕了。

    若小非走了几步,总觉得脚下的声音怪怪的,咯吱咯吱,并不像是走在水泥地上的声音,倒像是田地里踩在秸秆的声音。

    可是这的确已经到了村医务室,门上三个大字明晃晃的闪动,若小非急忙敲门,“三妈,在吗?我奶奶生病了,得赶紧过去看看。”

    没有声音,可是门却吱呀一声开了,若小非吓了一跳,她急忙缓了缓心神,弱弱的喊了声,“三妈?”

    里面传来“兹”的一声,若小非瞬间汗毛起了一身,这声音,分明是指甲挖水泥地的声音。

    她吓得一动不动,周身发冷,腿脚不听使唤。

    手里的手电光芒晃了一下,若小非看到一个白花花的影子在动,接着是一股恶臭传来,她脸色立刻变得难看。

    “兹”,“兹”,“兹”的声音继续响着,若小非只觉得她的腿不再是自己的,一步一步向前走去。

    指甲挖地的声音越来越近,那白色的影子也越来越近,若小非这下真的看清楚了,那是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两眼通红,他指甲长得老长,一下一下的抓着水泥墙壁在挖,手电筒“砰”的一声掉在地上,若小非这才觉得双眼也清晰了许多,她想要喊出来,嘴怎么也张不开。

    那男人看到了她,通红的眼珠子泛着幽光,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

    “谁在那干嘛!”

    身后突然一阵呵斥,若小非发现自己能动,急忙撒起腿就跑,却被人一把抓住。

    若小非吓得尖叫,“啊!鬼呀!”

    她毛骨悚然的挥舞四肢,紧闭双眼。

    “非非?你咋的了?”

    听了这声音,若小非急忙睁开眼,瞧见自家四叔疑惑的神情。

      她吓得差点哭了“四叔,你怎么来了,刚才差点吓死我了!”

      “你还说,让你叫医生来,你跑地里干什么!”

      “我,吓死我了,我也不知道……”她急忙拉住四叔的胳膊,背后还是凉凉的,“四叔,那现在赶紧去医务室吧。”

    四叔也不在跟她说什么,急忙拉着她两人去了医务室。

    村医务室灯还亮着,想必三妈并未睡着,若小非急忙拍门,“三妈,三妈快开门。”

    可是并没有人回答,四叔本来就是个急脾气,他一把推开若小非,“你一边去!”

    使劲一踹,门刷一下打开了,四叔急忙进了屋子,“三姐,你干嘛呢!”

    就在那瞬间,若小非睁大了双眼,血,浓郁的鲜血味,她吓得急忙退后了一步。

    这个屋子到底怎麽了,为什么会有这么浓烈的血腥味。

    她正准备叫住四叔,可是四叔像是什么也没发现一样,在屋子里发生叫着三妈的名字。

    若小非叫了一声,“四叔,这里不对劲,你快出来!”

    四叔像是没听到,从药品货架那边走过,正准备推开另一扇门,此时一声尖叫袭来。

    若小非惊恐的指着四叔,“快跑!”

    四叔只觉得头顶一阵发麻,他抬起头,却什么都没有。

    可是若小非依旧惊恐,四叔的背后赫然趴着一个没皮没脸,血肉模糊的怪物,那怪物张着血盆大口,露出坚硬的牙齿。

    若小非顾不得任何,若是她再不采取行动,这个怪物就要杀了四叔。

    她冲了上去,顺手拿起东西就往怪物身上仍,可是四叔依旧站在那里,像是被什么迷倒一样。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东西扔在四叔身上的那一刻,怪物消失了,四叔也回过了神。

    四叔面色大白,大跨步跑过去,抓住若小非的手就往出跑。

    “别说话,现在快点回家,记住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

    若小非明白,肯定是有什么东西追着他们,要不然四叔不可能说不要回头。

    两人跑的气喘呼呼,若小非觉得脚越来越重,似乎有什么抓住了自己的脚踝,可是她不敢看,她害怕那是一双恐怖的血手。

    “四叔,我跑不动了,我好难受。”

    若小非心里一阵悲凉,难道她就要死在这里吗?她还很年轻,什么都还没做,她不甘心。

    可是真的好累,腿似乎是埋了铅一样,特别重,像是被什么抓进了肉里,疼呀!

    她疼的眼泪都快流出来,四叔依旧紧紧拽住她的手,“快到家了,小非,一定要坚持,奶奶还在等我们。”

    “嗯!”若小非咬紧嘴唇,拉紧了四叔的手。

    黑暗中传来几声乌鸦的叫声,凄厉无比,更是让若小非的心抖了抖,她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然后,她听到身后一阵邪魅的笑声,再加上一阵哀嚎,那哀嚎声,分明是三妈的声音!

    “四叔!是三妈,我听到她的声音了,她在哭!”

    若小非颤抖的说着,她的身体已经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发冷。

    “救救我……非非,救救我……”

    一道低沉又清晰的哀求声突然出现在她的耳边,那距离如此的近,似乎有人就站在她的身边。

    “四叔,四叔!”

    若小非开始尖叫了起来,“四叔,我怕!”

    四叔也同样开始颤抖,但他还是安慰着若小非,“不要回头!千万不要回头!奶奶在家等着我们!”

    刚说完这句话,四叔就停了下来,他突然喊到,“妈!”

    刚说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急忙拉紧若小非的手。

    若小非也停了下来,带着哭腔,“奶奶在哪里?”

    她仔细往前一看,发现奶奶步履蹒跚的走来,而走过的地方,都是光明。

    若小非立刻摆脱四叔的手,朝着奶奶跑了过去。

    四叔大喊,“小非!不要!”

    可是已经迟了,若小非刚跑到奶奶跟前,却被一道很重的力量拉扯,而她的身子也慢慢转了过去!

    她看到了四叔惊恐的脸,还有满地的血,红色的让人异常恐怖,颤抖的血,一朵一朵鲜红的花朵在两旁绽放,她的眼睛开始涣散。

    “不是奶奶,奶奶不会这样……。

    嘴里慢慢的念叨着,身体渐渐体力不支倒了下去。

    泪缓缓从眼角滑落,她已经没有力气去呼吸,看来她的命运将会终止到这里。

    四叔的声音越来越远,若小非的身体越来越重,然后,就没了然后。

    “放了她!”

    四叔突然大叫,一股从未有过的强烈气势袭来。

    一道沉闷的男人声音袭来,带着浓浓的哀怨和恨意,“凭什么!”

      黑暗中一股浓烈的恶臭味袭来,加上沙沙的摩擦声。

      腐肉一块一块的掉下,那男人全身赤裸,被水浸过的身体发白,他的十个指甲长得要命,他的双眼通红,眼里全是杀意。

    四叔气的眼周泛红,“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杀了村里这么多人!”

    男人哼了一声,“原来都已经不记得有我这么一个人了。就是你们这些人,如果有一个人记得我,我也不会成现在这个模样!”

    他发狂似的挥舞着指甲,四叔立刻退后,即使如此,他的胳膊还是被伤了。

    血,嘀嗒嘀嗒地掉了一地。

    那恶鬼冷哼了一声,由于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它的眼睛更是发狂,“所有人都必须死,我要让你们为我陪葬!”

    此时,若小非的身体被恶鬼踩在身下,它用长长的指甲无情的撕扯她,血肉掉落了一地。

    四叔疯了似的冲了过去,“你妈的给我住手!”

    他的疯狂使恶鬼哈哈大笑,一个狠手,四叔被捏住了脖子,即使呼吸困难,可他依旧挣扎,想要把若小非从恶鬼脚下救出。

    而疼痛将已经昏迷的若小非刺激醒来,刚睁开眼,便看到一双长长的指甲刺入自家四叔的胸膛,心脏被生生挖了出来,若小非睁大了双眼,顾不得全身的疼痛,大声哭喊,“不要!”

    四叔的眼珠动了动,张大嘴巴看到自己血肉模糊的心脏,再看了一看痛不欲生的若小非,一股悲戚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他没能救得了他唯一的侄女,眼中全是愧疚,恶鬼哼了一声,将心脏咬了一口,然后哈哈大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