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纲

    更新时间:2017-08-01 20:57:47本章字数:4035字

    大纲

    类型:

    都市恩仇

    世界设定:

    地球:华夏国,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蛮夷之地。

    华夏地分九州,自古以来便是世界强国,虽然多有战乱,却从未动摇根基,数千年的历史文化造就了它独特的社会结构。

    九州各地门阀林立,派系众多,各大世家雄聚一州,摄政自专。

    各大势力:

    世家:分布在华夏的各大家族,以姓氏为纽带,用亲情来捆绑,凝聚力极强。如:秦家、叶家、林家、尉迟家、沈家、殷家等。

    境外势力:各大雇佣兵集团,人员多是一些退役军人,鱼龙混杂,视钱如命,是刀尖上舔血的疯子。

    青:国际组织,财力雄厚,人员分布广散,行踪隐匿,无人知其目的。

    全球劳务派遣公司:秦墨所创本来只是做些垄断行业,后来公司发展重心开始向国外靠拢。

    人物:

    主角:

    秦墨:秦墨虽贵为冀北秦家嫡系属长子长孙却对家族的归属感极低,其人生性多疑,心狠手辣,曾一言不合便对自己的亲叔叔挥刀相向,族中小辈更是俱其如毒蛇猛虎,恐避之而不及。又因亲眼目睹家族盛极而衰,日见腐朽衰败,不愿将自己的生活捆绑于家族利益,遂放弃继承人身份离家参军五年。

    女主:

    林佚:林佚,青州林氏嫡女,温婉贤淑,落落大方,颇具大家之气。幼时于冀州求学与秦墨相识,而后渐生情愫。因秦林两家交恶,与秦墨断绝联系远赴国外。

    在国外留学加入了国际组织(青)。

    回国后与秦墨互通来往破镜重圆,实则是利用秦墨的势力帮助自己建造自己的势力。

    配角:

    胖子:本名刘家宝,身材魁梧是个大胖子。其人出身市井,性格阴毒,善阴谋,好读捭阖之书。在军队与秦墨相识,是秦墨的左膀右臂,公司的中流砥柱。

    马远:马远无人知其身世,为人忠义无双,勇冠绝伦,威望直追秦墨,整个公司无人不为之叹服。是秦墨最早的追随者。

    沈坤:沈氏二公子,为了自己升官发财将秦墨五人抛在敌战区,未曾想秦墨等人没死,事情败露被其父(沈万钧)庇护。

    黑衣人(老赵):与秦墨、胖子、马远、黑子,于军队相识,情同手足生死兄弟,因为沈坤的陷害下落不明(被境外雇佣军所救成为杀手),在救助秦墨的时候被人认出,从此留在秦墨身边。

    黑子:与秦墨、胖子、马远、老赵,于军队相识,情同手足生死兄弟,被沈坤害死。

    柴中权:冀北人士,混迹都市,风流不拘,与秦墨少时相识,秦墨称其为“挚友”,善阳谋。

    叶幕:冀北叶家少族长,叶黎卿之侄,秦墨堂弟。

    秦妍:秦守节之女,秦墨之妹。二九年华温柔可爱,调皮活泼,是整个秦家中唯一令秦墨牵挂的人。

    肖刁寒:肖刁寒,秦研闺蜜,外号“刁刁”性格泼辣刁蛮,对秦墨颇有微词,后二人关系暧昧。

    寻也酱:神秘的少女,与秦墨在飞机上相识,后又在冀州偶遇。

    藿郁:秦墨情妇,在校学生,和秦墨妹妹(秦研)在同一个学校。

    殷满麟:梁洲殷家少主,爱慕林佚。其人为人谦逊温和,实则独断专行,是秦墨最大的敌人。

    主线:

    第一卷:归家

    五年前,冀北望族秦氏祠堂,秦墨跪坐于此。权利与义务从肩上退下,从此他不再是秦家第一继承人,是战场上一无名小卒。

    五年后,秦墨带着军队中结识的两位兄弟(胖子,马远)退伍回归,他退伍的第一件事便是去酒店埋伏,要亲手了结害死兄弟的仇人,青州沈氏二公子(沈坤)。

    三人将沈坤围困在包间内,马上就要将沈坤斩杀。

    这时,沈坤的保镖增援而来,一番冲突,秦墨被子弹击中肩膀失去了战斗力,三人虽然刺杀未遂,却也造成沈坤昏迷重伤。

    马远和胖子奋力突围想要将秦墨救走,保镖们一通火力压制打的三人不敢冒头,局势陷入僵持。

    这时门外突然冲出一位黑衣人(老赵),手持双枪对着保镖们一阵扫射,解救了秦墨三人。

    秦墨刚要起身道谢,黑衣人却已不见踪影。秦墨回想起黑衣人的身手,觉得很是熟悉。三人回过神来,冲进酒店监控室,捣毁录像。

    冲出酒店后,胖子和马远打算潜入运输车,偷渡去九州以北的蛮夷之地,而负伤的秦墨则乘车来到火车站,拿出早已准备好的从青州到冀州的直达车票,只要坐上火车到达冀州便是天高海阔高枕无忧。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本来掐算好的时间,却因为火车的晚点,令秦墨陷入险境。

    沈坤遇险,沈家人带人迅速的封锁了整个青州的交通,包围了整个火车站,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秦墨不得已只有胁迫女学生(寻也),躲进了她的大行李箱中,避开了沈家的搜捕,成功的踏上了火车。

    火车开动后,秦墨从行李箱中出来,却发现自己与寻也的座位是相连的,一路上寻也慢慢放松警惕,对秦墨有了更多的了解,最后二人相谈甚欢。

    火车行至一半,秦墨脸色苍白越发虚弱无力。寻也看着秦墨痛苦的脸色很是疑惑,她支撑着手臂,那张俏脸朝着秦墨的脸探去,一股血腥味传入鼻中。

    原来在车站中,秦墨为了躲避沈家人,剧烈运动把本来已经处理好的伤口再次崩裂,鲜血直流,透过层层衣物。

    寻也惊愕的看着秦墨,她有些害怕,想要起身找些人来帮助。

    秦墨一把抓住寻也的手臂,阻止了她的行动,虚弱的秦墨靠在寻也的肩膀,最后失去意识。

    第二卷:重忆当年

    秦墨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妹妹秦研一直守在病床前。兄妹二人一阵寒暄,秦墨更是从秦研的口中得知了自己昏迷后发生的事,但是,寻也却好像人间蒸发一样没有了消息。

    沈氏二公子(沈坤)被刺,沈家家主沈万钧震怒,下令严查,却怎么也查不到秦墨的身份,只大体知道嫌犯逃往到了冀州。

    几天后秦墨的伤已经痊愈,秦守节亲自前往医院把秦墨接回秦家,与此同时秦墨回归的消息传遍了冀州。

    秦墨的回归对于整个秦家整个冀州都是一件不小的轰动。一个放弃家族继承权的人,一个失踪五年的人,他的突然回归,令人难以琢磨,各方势力的试探接踵而至。

    有消息称秦墨回归是要重新夺回秦氏继承人之位,一时间整个秦家流言四起,再次将秦墨推向了风口浪尖。面对族内的流言蜚语,秦守节一直沉默没有做出任何声明。秦墨对于这些流言蜚语也是不予理会,每日早出晚归,与柴中权游走在冀北各大势力中,广结豪强之辈,大大的开阔了自己的思想。

    秦守节的沉默不语,秦墨的不予理会,使各方势力更加确信了秦墨重新继承秦家的可能,一时间整个秦家门可罗雀,各大媒婆踏破了秦家大门,想要为秦墨提亲。

    秦墨迫于无奈只得搬出秦家,借住到堂弟叶幕的住所。

    第三卷:风云动

    自从秦墨伤好出院以后便一直想要联系胖子和马远,可当时风声正紧,贸然联系只会增加暴露的几率。

    如今风声已过,秦墨与马远胖子取得了联系。

    当日分别之后,二人潜入一辆运输车一路有惊无险到达了九州之外的蛮夷之地。

    二人到达以后找到了自己带过的兵,带着这十几人成立了一家安保公司。

    蛮夷之地位置偏远,常年征战使得外人来此必先找一队保镖才敢入内。

    由军人组成的队伍,对客户安全的保障,自身人员的职业素质,都是业界一流的水准,这让马远和胖子的安保公司客户大增,引来了其他势力的敌视。

    收到了胖子和马远的消息,秦墨终于了却一桩心事。

    叶幕看着终日无所事事的秦墨,想到父亲派给自己的修路工程,便求秦墨帮自己做一次监工,也顺便为秦墨解决一下工作问题。

    对于叶幕的安排秦墨没有异议,当日便去了施工单位交接了所有工作。

    施工单位的几位负责人知道秦墨上任以后,带着秦墨吃喝玩乐极力拉拢,努力的讨好这位上司。

    对于这些拉拢秦墨百无禁忌,尽显纨绔姿态,整日醉生梦死倒也快活,更是收下了一名情妇(藿郁)。

    秦墨每天接藿郁上下学,碰到了自己的妹妹(秦研)和她的朋友(肖刁刁)。

    秦墨平淡的生活才过了几天,马远和胖子便出了大事。

    原来,马远和胖子的安保生意火爆,引来几家老牌公司联手狙击,二人损失惨重带着几名属下逃到冀州投奔秦墨。

    这时沈家突然发难,要求秦家交出秦墨,原来,沈家早就查出胖子和马远的下落,通过攻击使二人走投无路露出马脚,揪出秦墨。

    秦家对于沈家的要求置之不理,从此沈家与秦家交恶。

    与此同时林佚留学归来,派人送给了秦墨一封信。

    信中提到:林家家主想要用林佚与殷家联姻,林佚以自身工作为由延迟了两年,两年后便是二人缘灭之时,望秦墨斟酌。

    秦墨看完信后,满脑子都是以前和林佚的过往。

    自己的女人要夺回来,

    要让林家八抬大轿的送回来,

    还要收到来自整个华夏的祝福。

    受到刺激的秦墨开始对权利沉迷,带着自己的兄弟们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成立了 全球劳务派遣公司(以垄断行业制造盈利)。

    公司成立以后大势扩张,严重侵犯了其他势力的利益,大大小小的争斗数百次。

    一次争斗中秦墨陷入险境,黑衣人(老赵)再次出现,并被秦墨发现了真实身份。

    秦墨邀请老赵加入,老赵并未留下只是提醒秦墨提防林佚。

    第四卷:定风波

    两年的时光转瞬即逝,秦墨已经羽翼丰满,但是和林、殷两家相比还欠缺很多。

    两年的沉淀,秦墨对林佚的感情更加透彻了,虽然心中不舍,但对林佚与殷满麟的结合更多的是祝福。

    距离林佚与殷满麟的婚礼只剩五天,秦墨收到了婚礼的请柬,带着十几名兄弟前往梁洲。

    到了梁洲,秦墨无意间发现了沈家人的踪迹,心中泛起疑虑便派胖子去搬救兵。

    婚礼上,沈家人果然在现场,沈万钧虎视眈眈的看着秦墨。

    秦墨看着台上精心妆容的林佚,流下了热泪。

    就在殷满麟与林佚交接结婚戒指的那一刻,林佚突然冲入秦墨怀中,说自己是被逼无奈,求秦墨带自己走。

    突如其来的变化惊呆了所有人,殷满麟大怒,喝令左右将秦墨拿下,马远等人将秦墨死死护住,局面陷入僵持。

    秦墨看着怀中楚楚动人令人怜惜的林佚,实在不明白自己深爱的女人为什么要将自己置于死地。

    就在所有人都觉的秦墨无路可逃的时候,胖子乘着直升机带着两百名特种兵冲进了婚礼现场。

    秦墨大摇大摆的抱着林佚上了直升飞机扬长而去。

    对于林佚,秦墨不如何面对,派马远将其软禁。

    飞机飞到一处军事基地降落,原来胖子请的救兵是(青州尉迟霆)。

    尉迟霆的要求是希望秦墨出面帮助军方做些不方便出面的事,并且告诉秦墨,林佚是因为被国际组织(青)洗脑,其目的便是挑起华夏南北势力的争斗,以便(青)快速的打入华夏。

    秦墨答应了尉迟霆的要求,回到了冀州,并且开始着手调查(青)的底细。

    这时,殷满麟联接沈家开始遏制秦墨的发展,但是秦墨有军方的帮助开始慢慢蚕食殷家势力。

    卷末:

    秦墨的势力已经遍布华夏,并与各国势力来往密切。军方害怕养虎为患开始对秦墨下手,而秦墨早就料想到这一点,已经将公司搬到了国外,并且发现了国际组织(青)的踪迹。

    秦墨带着兄弟们去了国外,随时准备着卷土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