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迟来的探望(上)

    更新时间:2017-08-11 23:02:57本章字数:3089字

    凉爽的海风徐徐吹起,沙滩上阳光明媚,让人心情一片大好。

    话说,以重工业为主的冀州省,出现这么好的天气实在是不可多得,但是放在沿海城市――秦市,这样的好天气很是寻常。

    此刻,离医院不远的一处海滩浴场上,立着一盏五米左右的大遮阳棚,放眼整个海滩它独树一帜,无人能及。在大遮阳棚下,坐在沙滩椅上的秦墨,浑身裹着蓬松浴袍。他一手端着红酒,一手拿着望远镜。

    秦墨嘴角流露憨笑,一副痴汉表情。他正用手中的望远镜看着在海中游泳嬉戏的两个女孩。

    “哇!研儿的这个女同学真是好有料啊!”

    透过望远镜可以看到远处的海平面上,两个身着泳衣的青春少女,正奋力的向着外海游去,互相追寻,想要一争高低。

    “呼!”于海中,秦研猛然将头露出海面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她轻抚面庞的水露,回头看了看岸上的秦墨。

    虽然两人相隔甚远,可她心里知道,岸上的哥哥一定在关注着自己,一定在等待着自己的胜利。自己必须胜利,也一定能胜利!

    自己也一定能赢过肖刁寒这个胸大无脑的小婊砸啊!!!

    看着身后紧紧跟随且要超越自己的长发少女,秦研骤然停下,她转身折返向着岸边急速游来。

    她目光炯炯,暗自咬牙,“肖刁刁,我们就看看谁能第一个游回岸边!”

    “哼!秦石开,你当我怕你啊!比就比。”

    时至涨潮,层层海浪叠涌交加之下,两名少女顺流而下,游的飞快。被海浪拍击,那名叫肖刁寒的女孩胸前的两处傲人双峰随着波浪的起伏而涌动。

    透过望远镜看着眼前此景,岸上的秦墨张大了嘴巴,“哦!真是波涛汹涌啊!”

    “什么汹涌啊?”突然,侧脸传来一股热气,一声尖细的疑问在秦墨耳边响起。

    “哈?”秦墨一惊,急忙遮盖住手中的望远镜,他赶紧转头回望,一张男人的唇,离他的嘴近在咫尺。

    这时,男人嘴唇微微一动,一团热气喷吐,扑满了秦墨的脸,秦墨瞬间老脸一红,一把推开那人,急忙向后闪躲。

    “呸!”

    秦墨面色难看至极,他向着沙滩狠狠的吐了吐口水。待他看清那男人相貌,更是怒气冲天,愤怒的咒骂道:“柴中权你他妈的死基佬!娘娘腔!赶快哪凉给老子滚哪去!”

    “呵呵,要说凉快,当然是秦大少的怀中凉快了。”

    那名被秦墨唤作柴中权的男子对秦墨的咒骂充耳不闻,直接无赖的躺到了秦墨的沙滩椅上,本来宽大的沙滩椅上,此时躺上了两个男人,略显拥挤。

    秦墨一脸不加掩饰的嫌弃,无奈的让出了沙滩椅。而那柴中权却不甚在意,他微微动了动身子,躺到了沙滩椅的中间,继而拿起了秦墨的望远镜,向外海眺望。

    “哟,别说,还真是波涛汹涌啊,真是让人羡慕啊!”柴中权舔了舔嘴唇,表情销魂。

    秦墨心中极度无语,他嘴角扯了扯,对柴中权问道:“你来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嗯?”柴中权放下了望远镜,对着秦墨眉头一挑,向他抛了个媚眼,“干什么?你说呢?当然是干喽!”

    “你…你,我忍你很久了,别逼我!”瞧着柴中权的贱样,秦墨将杯中的红酒一口饮下,他压低了头,死死的握着手中的红酒杯,努力的克制着心中燃烧的怒火。

    看着即将暴发的秦墨,柴中权抿嘴一笑,他从沙滩椅上坐起,拿起身边插在冰桶里的半瓶红酒,为秦墨斟了满满的一杯。

    柴中权看着秦墨,脸露埋怨的说道:“秦大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要不是你回归的消息在整个冀北的上流社会疯传,恐怕到现在我还不知道您已经回归秦家了呢。”

    “什么?疯传我的消息?什么消息?还有,我秦墨什么时候说过要回归秦家?”秦墨剑眉竖立,诘问着柴中权。

    看着秦墨的表情,柴中权诧异的说道:“你不知道?现在整个冀北已经传疯了,有人说你失踪五年是外出历练,如今回归秦家是来接手秦家大业的。”

    “什么?”秦墨难以置信。“那么我~我~~他。”秦墨语结,脑中浮现出秦守节的面孔,他陷入纠结,不知对其如何称谓。

    柴中权拍了一下秦墨的肩膀,他注视着纠结的秦墨那双迷茫的眼睛,缓缓说道:“没有什么难以启齿的,秦家主是你的父亲,这一点无可争议。

    我知道对于当年的事你心有怨言,可是放眼天下,以秦家主之高位,一举一动中牵挂着无数人的身家性命,有太多的无可奈何。但是,就算这样,他竟然还是给了你亲手埋葬那段感情的时间,作为一个父亲来讲,这些,已经够了。”

    柴中权的话,字字诛心,不停的冲击着秦墨薄弱内心。

    “我…,我父亲怎么说?”

    一声父亲从秦墨口中说出。他接受了!不!或许他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去释然。不过柴中权的这一席话,终究是融化了一点秦墨心房上的坚冰。

    柴中权会心一笑,“秦家主什么也没说,只是听沈家下人说,秦家主命人将你住的院子重新装修了一下。”

    秦墨摇头,“我那院子被妍儿偷偷养了几只宠物,搞得一片狼藉,肯定是要装修一番的。还有,不管怎样,我绝不会搬回秦家的。”

    “啊?”一声惊叫,秦研甜美的声音传到二人耳中,还未等秦墨有所动作,身后伸出一双湿露的手臂将他抱住,后脊处传来柔软的质感,秦墨无奈摇头,推开了秦研的身体。

    秦墨训斥着秦研,”都这么大了,这么还跟个小孩子似的,毛毛躁躁的,没有一点淑女的样子。”

    “哥哥,你不要再生我的气了嘛,你就搬回家里住嘛。”秦研不管,她摇晃着秦墨手臂,撒娇的说道。

    秦墨抽回手臂,“不要闹,哥哥已经脱离秦家了,是不能再回去了。”

    秦研痛哭不止,“呜哇!我知道哥哥在生爸爸的气,可是在哥哥昏迷的时候爸爸一直守在哥哥的床前,整整一天都没有吃饭啊。我还是第一看到父亲那样的紧张啊!”

    “是啊,你就搬回秦家吧,唉!小研还这么小,不要让她的童年有阴影啊。”柴中权如是说道。

    “是啊,就是!”一旁的肖刁寒帮衬道。

    “我艹!你。”秦墨恶狠狠指着柴中权的鼻子,可他看着自己妹妹的可怜模样不由的变得心软。

    秦墨回手,揉了揉秦研的头发,无奈的安慰道:“好好好,你哥哥我不能让你这个傻孩子有童年阴影,我向你保证,等我伤好出院,就搬回秦家,这样行了吧!”

    秦研破涕而笑,“耶耶耶!太好了,就这么说定了,哥哥不许反悔。”

    秦墨叹了口气,看着手舞足蹈的秦研说道:“你快去洗个澡吧,身上一股咸味。”

    “嗯,走,刁刁,我们去洗澡,还有刚刚的比赛我赢了,你要给我买巧克力哦。”

    “秦、石、开,不许叫我刁刁,而且比赛分明是我赢了。”

    两名人相互追逐,看着在沙滩上狂奔的两名少女,柴中权微微一笑:“满满的青春活力,真好。”

    秦墨说:“为什么我觉得我的妹妹有点傻呢?”

    “哈哈,是童真,那是童真。”

    待到秦研与肖刁寒远去,秦墨脸上的微笑敛去,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柴中权,问道:“你这么处心积虑的劝我回秦家究竟是为了什么。”

    柴中权一愣,他认真的想了想,许久后,伸出一根手指,指向右边,秦墨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却什么也没有发现,只是在碧蓝的天空上,漂浮着一团洁白的云朵。

    看着远方漂泊的云朵,秦墨突然想起了一位黑帮大佬挂在嘴边的话:我的目的就是带着我的兄弟,爬上更好的云端。

    “我说,柴鸡,你用云朵来做比喻。难道是要表达你对权利的渴望吗?你可不要陷入其中啊,要是成了权利的奴隶,可是有生命危险的。”秦墨认真的劝解着柴中权,生怕他迷失在权利的欲望中。

    “啥?”柴中权不解,实在没明白秦墨的意思。“你说的什么乱七八糟的,我说的是隔壁的那处海滩浴场,我想用钱将它买断,可又怕有人从中作梗,所以想拉着秦家大少一起做买卖。”

    “偶?”秦墨轻咦一声,对柴中权道:“怎么分赃,呸!分账啊?”

    柴中权,“嘿嘿?你三我七。”

    秦墨,“不行,五五分,我出力大,应得的。”

    柴中权,“不可能,四六分,这是我最高让步。”

    “好,成交!”

    虽说草率,可那浴场已被秦墨和柴中权瓜分干净,且十拿九稳。

    “对了,过些天我带你去结交一下,冀北的青年权贵。哦不,是让他们来拜访秦大少才对。”

    这时,柴中权和一名随从走到了他的面前,想要耳语一番。

    柴中权看着秦墨那略含深意的眼神,对着随从斥责道:“秦少是外人吗?有什么话直说!”

    随从神色一正,“是,老大,我发现秦家所有的三代小辈,正往这里赶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