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夜宴(上)

    更新时间:2017-08-13 23:31:04本章字数:3145字

    “噶!”一声清响,走廊上的门被人推开。

    秦墨踏着优雅的步伐,缓缓走来。

    …………

    走廊中,声音沉寂,激烈的争吵骤然停止,所有人转头侧目,望向秦墨。

    良久。

    “可,可是秦墨族兄?”一高个子少年从人群中挺身而出,他看着秦墨容貌,略带迟疑的问道。

    这少年眉眼间与秦墨竟有三分相像,只是他眼神中还带着些许青涩,显的有些稚嫩。秦墨记得此人,这是他二伯家的儿子,秦威。

    “嗯!”秦墨嗯呢一声,对着那秦威微微点头,以示问候。

    看到秦墨点头肯定,那叫做秦熙的紫发少女,不免心生焦虑。刚刚争吵声极大,自己等人放的狠话,怕是全被秦墨听到了。要是此刻秦墨发难,可如何是好!

    如此想着,秦熙面色惨白,已经做好了被秦墨刁难的准备。可是,她预料中的刁难并未发生,秦墨直接无视了秦熙,径直走到秦威面前。

    “是二伯家的小威吧?几年不见,如今你小子可比当年壮实了不少啊!对了,二伯现在身体如何啊?”秦墨走上前去拍了拍秦威那壮实有力的肩膀,面带感慨的说道。

    看着亲善进人的秦墨,秦威心道:总是听到家里人说秦墨为人生乖戾,残暴。自己本来还想着,这位许久不见的族兄是一个不好相处的狠人,可未曾想秦墨竟如此和善。

    如此,秦威不由的欣喜道:“烦劳族兄挂念,父亲前两日还和我提你,他现在身体很好,今年更是戒了烟酒,也开始注意养生了。”

    听完秦威的话,秦墨眼前浮现起二伯的面貌,想起了小时的种种趣事,秦墨哈哈一笑,说道:“戒了烟?好啊!好啊!

    哈哈!小时候淘气,总是二伯护着我,所以,每当我一犯错就去找二伯庇护,而二伯也经常带着我玩乐。他还有个习惯,就是抽烟不带火,总是让我备着。记得有一回我们来秦市度假,逛了整整一天的街,他抽了整整一天的烟。

    到了晚上,他又叫我给他点烟,我像往常一样从兜里掏出了火机,可不知怎么的,我就是打不着火。我心道,怪事!我这火机是ZP的,怎么可能坏了呢?我然后往手里,定睛一看,你猜怎么着?”秦墨突然停顿,瞪着眼睛问向秦威。

    秦威一愣,他听的入迷,不由得接话道:“到底怎么了?”

    秦墨并不接话,他瞪着大眼睛向四周环顾,与众人一一对视。他讲的这故事实在生动,不仅仅是秦威,周围所有的秦家小辈都伸长了脖子,眼巴巴的瞅着他,等待着他的答话。

    秦墨收回目光,用手比划着说道:“我这定金一看啊!原来这一天下来,我不停的给二伯点烟,把这ZP的火石都给用坏了,手里的火机都变了一个模样了。”

    “呜呼!”谜底揭晓,所有人一阵唏嘘,一来对二伯吸烟感到惊讶,二来也不由的对秦墨感到万分同情。

    看着苦瓜脸色的秦墨,秦熙嘴角上扬,忽然觉得眼前这位族兄也不是那么的令人讨厌啊。

    “对了,你也别笑,我小时候啊,你还是个襁褓中的婴儿,记得有一次我抱起你,你可是尿了我一身啊。”看着情绪变化的众人,秦墨指着秦熙,又是一个爆料。

    “哈哈,想不到秦熙姐,你还有这等糗事啊。”刚刚与秦威发生争执的秦杨,哈哈笑道。

    秦熙俏脸一红,转而反击道:“去你的,当时我那么小,怎么可能知道啊,哼!好像说的你小时候没尿过裤子似的。”

    众人大笑,整个气氛不知不觉中变得一片祥和,所有人又都和好如初。

    看着这一切,秦墨会心一笑,这些乳臭未干小孩子还是太嫩啊!

    “诶呀!让大家等了这么长时间。走!咱们去不夜城,边吃边聊!”说着。秦墨大手一挥,拉着众人出了医院大门。

    …………

    灯火通明,不夜城!

    不夜城是一座城池模样的会所,它共建有七层,横跨周围三条街,因其彻夜灯火辉煌,犹如太阳般照亮着周围三条街道。带动了三条步行街的人流经济。

    这不夜城虽说名为不夜,可今夜却早早的熄了灯。只留下那第七层还亮着些许微弱的灯光,从远处看仿若烛台上的点点星光,十足的动人。

    看着那微弱的灯光,周围的居民很是惊奇。这不夜城的满城灯火,自建成以来只熄灭过三次。那三次无不是大人物亲临所致。

    那么这一次来的又是哪位大人物啊?

    周围居民为此嚼舌,此事已然成了今日的饭后谈资,引得人人相互谈论。

    此时,不夜城七楼,在铺着血红地毯的中央大厅上,陈列数方酒案。而此时,那位大人物居于主位,正与桌上的一习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

    酒滚三巡,菜过五味过,秦墨端着酒杯向众人赔罪道:“今日都怪我,耽搁了时间让诸位一阵好等,实在是不好意思。”说罢他一口干了杯中的烈酒。

    一杯老酒入喉,引得秦墨咋舌:“吱!这酒真烈!”

    看着豪饮的秦墨,坐下的秦熙美目一转,谄媚的说道:“族兄实在客气,这话你都说了两次了,要是再提,族兄可真是折煞我等了。”说着,她走到秦墨坐前为秦墨倒了杯酒。

    看着秦熙那副姿态,坐在一旁的秦威呡了口酒,心道:真是个不要脸的女人,一口一个族兄的叫着,还折煞我等!哼!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说的,要给口中的族兄来个下马威呢!

    “行了,族兄身上带伤,这酒我替族兄喝了!”说着秦威一把抢过秦墨手中的酒杯,在秦熙怨愤的眼神中一口干下。

    看着举杯畅饮的秦威,秦墨拍手称快,他于座中站起道:“好!好样的!

    看我秦家儿郎如此豪勇,诸位一同举杯,当再浮一大白!”

    座下诸人见秦墨站立,也都举杯站起纷纷回应,瞬间,整个大厅一片肃然。此刻,看着肃穆的众人,秦墨正要诉词一番,以立威严。

    忽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声,搅了众人兴致,所有人纷纷侧目望去。门口处,不夜城的保安正极力阻拦着一群黑衣人的闯入。

    两群人推搡争执间,有一为首的西装男子朝大厅里吼道:“老郭!你他妈给我出来,三天前我们家九公子就定下了你们的三楼大厅。现在你却和我说不夜城被人给包下了!我看你是成心戏耍我等,看来你们不夜城是不想开了!”

    “住手!”一名保安队长模样的男子从远处而来,阻止了争执的人群。

    保安队长走到那名西装男子面前微微平息自己的怒火,从兜里掏出一盒烟,递给了那人一根,随后对其高声说道:“强子,包下整个不夜城的是秦家的诸位少爷。你给我老郭一个面子,你们先走,剩下的九公子出的钱,我们不夜城三倍赔偿,定不会让九公子折了面子。”

    听得此话,那强子大怒,将手中的烟往地下狠狠一丢,:“哼!面子!面子!张嘴闭嘴的给你面子,那我们九公子的面子谁给啊?

    他妈的,谁不知道今天是我们九公子的生日宴,一早就定了你们不夜城的三层,现在冀北的诸多名流雅士都在来的路上,你叫我们的脸面往那搁啊!”

    保安队长面色一沉,已知此事不能善了。既然如此,那就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拉大旗,扯虎皮,祸水东引。

    只见老郭悠悠说道:“强子,我老郭劝你一句,这里面坐的可都是秦家的人,你可不要太过放肆!就算九公子也不能保你!”

    强子嗤笑着蔑视老郭,“哼哼!威胁我?

    我都打听好了,今日这场并不是秦家的家宴,也不是秦老爷子在宴请哪位宾客,只不过是小一辈的胡闹而已。不过是一场聚会,他们竟然包下了整个不夜城,这些小辈实在霸道。我强子今天就要替九公子争一争,我就不信了,秦老爷子还会为了这些小事而开罪我等!”说完,强子推开身前的老郭,他向前一站,对着屋里大喊一声。

    “洪强!特来拜会各位秦家公子!”

    什么,洪强?屋内的秦威,秦熙等人面面相觑,很是意外,他们知道来者是洪家的人,可不曾想竟是洪强这个彪子亲自出马。

    “居然是洪强!”秦熙皱眉的呢喃着。

    秦墨侧目看向秦熙,不解问道:“怎么?这人有什么来头吗?在冀北,还真没听说过那个家族是以洪为姓的。”

    没等秦熙说话,秦威接话道:“族兄你近年来不在冀北,有所不知啊,这洪家是京城里的那位洪老将军成立的。

    这洪老将军本是孤身一人,可五十六岁突然老来得子,有了子嗣,老将军高兴的很,赐其子名为洪九,而众人又尊称其为九公子。

    这洪九是老将军的命根子,为了安全着想,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到了米国留学,生怕糟人暗算啊。这几年时局安稳,才被接回了国。可他从小无人教养,养成了嚣张跋扈的性子,又因酷爱玩乐,时常来秦市寻花问柳。而这洪强是洪九手下的贴身护卫,也是嚣张的很啊。”

    “这就是说…”秦墨耸了耸肩,“门外的不过是一条狺狺狂吠的死狗咯!”一口干下杯中的烈酒,秦墨重回主位。

    “让他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