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气运

    更新时间:2017-08-15 23:15:54本章字数:3024字

    我终究是爬上来了!

    那么,改变了我整个人生命运的事情———发生了。

    ……………………

    气运?

    那个‘我’到底是谁?

    ‘贼’又在哪里?是那一对母女吗?

    什么嘛?该死的!

    为什么一到紧要关头就消失不见呢?

    之后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

    秦墨缓缓的挣开眼睛,入目是洁白无暇的天花板,身下躺着的是舒适柔软的病床。

    而妹妹秦研此时正坐在床边的休息椅上,将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安然熟睡。半梦半醒中,她闭合着的眉眼隐约带着笑意。

    看着这熟悉的景色,还有妹妹熟悉的动作。

    虽然这一切透露着种种违和,可秦墨知道,此刻的一切都是真的。

    因为,有一个东西足矣证明这所有。

    脖颈处传来一点点清凉感触,秦墨用手轻轻一抚,一颗诡异的小巧吊坠,跃然于手中。那吊坠是一本寸长的金属小书,用一条银丝系在秦墨脖上。

    那金属小书,通体玄黄,用不知是何材质。书的封面上印有雕刻,其刻画的正是秦墨栩栩如生的面容。

    秦墨与之对视,封面上的那秦墨雕像,其面上的两颗用红宝石镶嵌的双眼,闪过一丝微弱光芒。

    悄无声息,毫无预兆。掌中的金属小书翻开了它第一页的篇章。

    页面上金光闪闪,一行行蝇头小篆若隐若现。虽说秦墨眼神很好,却也要极力辨认。

    这?这些熟悉的字?

    这是?

    秦墨目光惊骇,他的身体微微颤抖,手中的金属小书差点给他丢到地上。

    …… …

    《气运之门》

    序章:

    致给面前的你:

    喂!你……

    你相信气运吗?

    你相信『人』生来就有气运吗?

    你相信『人』的气运可以被剥夺吗?

    ――――――

    现实终与理想相背,窥觑我的贼,相继而来。

    …… …

    这是…,这是第一次出现在我梦里的故事!!!

    是在那一晚不夜城之后发生在我身边的,所有光怪陆离的伊始。

    等等!

    那么第二页呢?难道?

    … … …

    正午的太阳转至南方,正好照在房子的正面,不过还好,屋前的杨树挺拔葱郁,大片的阴影覆盖住我与母亲的身影。

    暖风轻吹,树叶微动,明媚的阳光透过绿叶间的缝隙洒在脸上倒不显炎热,反而平添了几分夏日的美感。

    ――――――――

    我终究是爬上来了!

    那么,改变了我整个人生命运的事情———发生了。

    ………

    果然,第二页写着的是昨晚梦中的故事!

    那么,这两个梦境到底预意这什么呢?

    还有,《气运之门》是这本书的书名吗?

    第三页,又会写着什么呢?

    秦墨手指微动,刚想要翻拨手中的金属小书。

    “嘤,嘤咛!”一声舒适的呻吟,枕在秦墨腿上的秦研,于梦中醒来。

    看着即将苏醒的秦研,秦墨大手一握,急忙将手中金属小书藏到了枕头下。待到秦墨将金属小书藏好,秦研也彻底苏醒了。

    “哥哥!”看着秦墨,秦研突然痛哭,一把扑进了秦墨怀中。

    “哥哥你可担心死我了,昨晚你又昏迷了整整一夜,你要是再不醒来,万一有人来欺负我,可叫研儿怎么活啊?”搂着秦墨,秦研委屈的诉说着。

    “没事,没事,有我在。”秦墨拍着妹妹的后背安慰的说道。“昨天早上是哥哥的不对,都怪我不好,惹得妍儿伤心了。”

    “不!”“不!”在秦墨怀里哭泣的秦研,狠狠的摇了摇头,她抬起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秦墨说:“都是妍儿不好,哥哥只是想一个人安静一下,可是妍儿太无理取闹了,哥哥本来就病着,我却将你只身一人扔在病房里。都怪我!没有看护好你。”

    摸着秦研的头,秦墨说道:“这些事怎么能让你来呢?还是从家里带来几名保姆吧!

    哥哥知道,这些天你一直陪在哥哥的身前,劳累了这么多天,你要好好休息一下。等到明天,哥哥带你去沙滩浴场,带你好好玩一玩。”

    “不,妍儿不累,妍儿只想多陪陪哥哥。”揉搓着眼角的泪水,秦研喏喏地说道。

    秦墨身子向后一抽,想要换个姿势,靠坐在病床上。可当他刚有动作,腿部突然一阵酸麻,传遍了全身。

    “哇!嘶~~”这感觉实在酸爽,秦墨一脸扭曲表情。

    看着秦墨异样的表情,秦研面色一变,关切地问道:“怎么了?你哪里难受?等等,你坚持一下,我这就去找医生。”说着,秦研站起来,转身想要离去。

    “不用!”突然,秦墨一把钳住秦研的手臂,他表情酸爽,咬牙切齿道:

    “我~腿~麻了!”

    ――― ―

    病房中,一名青年平躺在病床上他面色恬淡,手中拿着一本书籍正在认真观看。而在病床的另一角,他的妹妹正为他按摩着他那麻木的双腿。这画面是那么的和谐自然,这兄妹之间的感情,让人看了是那么的温馨感动。

    “对了妍儿,昨天早上我刚刚苏醒,神智还有些不清楚,所以还有很多事没有来得及向你问清楚。”

    “噢?是什么呀!哥哥你问吧。”秦研手中的工作一停,疑惑的向秦墨问道。

    “我下火车后,你们在哪里找到我的啊?当时我的身边还有别人吗?”秦墨脸色严肃,看着秦研认真的问道。

    秦研微微沉思,说道:“嗯~,是在另外一家医院发现你的。

    当时,家族的一名外姓成员,在那家医院上班。他在值班的过程中,发现了被推进手术室的你。虽然你脱离家族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可你的身份特殊,他不敢有任何隐瞒,第一时间便上报了家族。”

    忽然好像想起了什么,秦研又道:“对了,听他说是一名少女把你带到医院来的。只是那少女交了住院金就消失不见了。

    随后呢,父亲便派人将你接到了这里。”

    听了秦研的话,秦墨陷入了沉思,妹妹所说的少女应该是寻也小丫头,只是后来寻也为什么消失不见了了呢?

    还有,那个变成金属小书的诡异手办,是不是自己在咖啡店赢来的那个?如果是的话,寻也手中应该还有个一模一样的手办。那么她发现了这其中的秘密了吗?

    此时,秦墨的脑海中充斥着无数个疑问,他皱眉沉思。良久,秦墨道:“妍儿,你先去休息吧!

    还有,给你叶幕表哥打个电话,让他查查那个少女的来历。”

    秦研点了点头,“哦,我这就去打。”说着,秦研缓缓走出了病房。

    整个病房,只剩秦墨自己,看着空荡荡的房间秦墨心中越发冷静。

    明天就是去沙滩浴场的日子了,按照三天前的事情推断,大至会发生以下几件事:

    第一:妍儿会邀请她的好朋友,就是那个叫肖刁寒的丫头,一起来浴场游泳。

    第二:在中午,自己在偷窥二人游泳的同时,会碰上赶来探望紧自己的柴中权。

    第三:在与柴中权闲聊的时候,自己会被其说服,同意搬回秦家居住。

    第四:这是最关键的一点,在晚上回到病房后,秦家小辈来探望自己,而自己会包下不夜城,带他们去吃饭。最后在喝酒的时候穿越回三天前。

    自己必须要好好算计一番,一定是什么地方发生的纰漏,自己因为触发了某些机制,被传送回了三天前。

    还有一天的时间,要好好的研究一下那本金属小书。

    从枕头下,秦墨将那本金属小书拿出来。

    他重新躺好在病床上,轻轻的将掌中金属小书翻开。

    第一页!

    第二页!

    第三页!

    “咻!”

    久违的剧痛再次传来。

    ………

    我终究是爬上来了!

    那么,改变了我整个人生命运的事情———发生了。

    ―――――― ――

    我身体蜷缩,双手紧握着阳台扶手,浑身颤抖不止。虽说独自爬上了阳台,可阳台的外侧那离地近五米的高度仍令我胆怵。

    『吖,陌香太太快看,你家的小郢真是好可爱呦!』

    什么?可爱?真他妈是个清奇的称赞!

    呵呵!!

    对了,就此提一下我的相貌。嗯,我的模样还算可以,只是眼睛有些问题。

    我的右眼要比左眼小上一点,而且还伴随着轻微的偏视。当我左眼目视前方时,右眼却向右下方瞄去,大半的瞳孔随着眼球转动隐没在眼皮下,整个眼眶中只剩森然的眼白。

    如此模样,虽不至于引人作呕,但称以可爱更像是无稽之谈。

    若是现在,有人胆敢戏称我*可爱*,我定照着他右眼给上一拳,道一句:你也可爱!

    说来惭愧,小时的我第一次得此称赞,不免内心飘飘然,脑中只剩一个念头――

    ――瞧一瞧那位慧眼识*可爱*的真、英、雄。

    虽说心中充斥着对英雄的思慕,但匍匐在阳台上的我却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生怕一个不慎掉下阳台。

    我转头回首,犹若老牛回眸,虽说姿势不雅,但英雄不予在意,对我颔首微笑,以示问候。

    英雄是个怀着身孕的妇人,住在离我家不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