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穿越

    更新时间:2017-09-01 09:36:57本章字数:3380字

    “大哥,别冲动啊,杀人可是犯法的啊,你抢个劫最多关个几年,在里面在减个刑什么的......”苏瑾看着横在脖子上的匕首紧张的说道。“给老子闭嘴!”劫匪压紧了匕首对着她恶声道。

    “好!好!好!我闭嘴!闭嘴。”苏瑾紧张的说着。“外面的人听着,赶快给我准备一辆车和一百万,不然你们就等着给这个女人收尸吧!”劫匪压着苏瑾朝着外面的救援人员喊去。

    不一会儿,那些人便准备好了劫匪所要求的车和钱,劫匪压着苏瑾上了车。开着车跑了大半天,劫匪觉得差不多了便把车开进一条小道中,下车准备跑了,用匕首对着苏瑾比划:“你可以去死了。”

    苏瑾一见他如此出尔反尔,当即也是跟他拼了,赶紧扯住他,“你妈的!出尔反尔的混蛋!”

    见苏瑾扯着他的腿,劫匪不耐烦的甩开了她,一刀就给她,嘴里还说着:“只能怪你运气不好!”

    苏瑾看着自己坐在副驾驶上的自己,心脏上的血不停地往外喷发着,不禁感叹道:“好不容易升职了,想着逛个街奖励一下自己,结果还TM遇见劫匪,最后还死了......”正在想着的苏瑾就被一个突然出现的黑洞给卷了进去,她朦胧的看到那劫匪被警察逮捕......

    苏瑾晕乎乎的站在一个昏暗的大殿中,只听见“砰”的一声,随即便又传来一个充满着磁性的声音响起“堂下何人?”苏瑾顺着声音望去,只见一个男人坐在大堂的桌子后面。

    那男人有着一头黑亮垂直的发。一双斜飞的英挺剑眉,剑眉下是细长的蕴藏着锐利的黑眸,高挺着的鼻子,削薄轻抿的唇都均匀的分布在棱角分明的俊脸上,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苏瑾不禁在心中暗想:“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有着这么傲视天地的气质。”堂上坐着的男人看着苏瑾没有任何动静,不悦的抿紧了薄唇,手又拿过桌上的惊堂木“砰”的一声又拍在了桌上。

    一旁站着的一个好似白无常一样的男人赶忙朝着苏瑾喊道:“你这女子好生无礼,见到阎王爷还不行礼!”“阎王爷?那这就是地府咯?!”苏瑾如梦初醒般的问道“那我真的死了?!也是,一刀插进心脏怎么可能会还活着呢!”

    突然苏瑾朝着大堂旁的一张小桌子走去。对着坐在小桌子后的一个看似文弱的书生道:“你那就是判官咯?!你能把生死簿给我看一下吗?”判官为难的朝着阎王望去,阎王玩味的看着苏瑾想着平日里下到地府的孤魂野鬼看到他只怕不能躲得远远的,这女子尽然不怕他。阎王不着痕迹的对着判官点了点头,示意他把生死簿给苏瑾看。

    苏瑾接过生死簿,快速的翻到有自己名字的那一页,之间上面写着:苏瑾,壬申年五月初十生人,丁酉年十二月初五因意外而死亡,阳寿未尽......

    苏瑾看到阳寿未尽那几个字顿时就炸毛了。立马跑向阎王,指着那几个字对着阎王道:“阳寿未尽?!既然我阳寿未尽为什么会被钩到地府来?”阎王看着那几个字顿时脸就黑了,转头怒瞪着白无常。

    白无常细细的想着,道:“爷,我们上去时正好看见苏姑娘在人世间游荡,便以为她表示我们要钩的那个女子,所以就没有去细查了。”

    苏瑾听到这话立马机智吼道:“你们不查清就随便钩人的吗?!阎王,你如果不给我个交代那我就不去投胎了,我就在你这地府住下了,还要把你这地府闹得天翻地覆!”

    阎王看着胡搅蛮缠的苏瑾也是无赖,只能好言好语着道:“不知苏姑娘是怎么个想法,只要我能办到,我绝对不食言。”

    苏瑾见他挺好说话,便也放低了声音:“我也不为难你们,只要你们把我送回去就行了。”白无常听了这话为难的道:“苏姑娘,不是我们不送你回去,实在是没办法呀!你的肉体已经被你的朋友送去火葬场烧了,估摸着现在已经变成一捧灰烬了。”

    苏瑾听到白无常这样说,顿时眼神就暗淡了,很是崩溃。阎王连忙补救道:“苏姑娘,要不我把你送去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时代?”“不能回去了吗?”苏瑾喃喃地道。阎王摇了摇头以示不能。

    苏瑾见最后的希望都破灭了,便打起精神道:“我可以去那个架空的时代,但是我一个现代人去一个古代肯定是不适应的,所以你要给我一点生存的能力啊,不然我便待在你这地府不走了。”

    阎王哪会不同意苏瑾的说法,他现在一门心思就只想着如何把苏瑾这个野蛮的女人送走,便也没跟苏瑾去讨价还价便同意了苏瑾的话。

    阎王爷点头,思索片刻,手一挥,一道紫色的光芒朝着苏瑾飞去。“你想要的东西我给你了你现在可以走了。”

    霎时间就只见苏瑾变成一道白光,顿时就不见了。

    “爷,你真的把苏姑娘送去了那里,可是那里现在不是到处都是战乱,战火纷飞的嘛。苏姑娘能在哪里活下去吗?”白无常小心翼翼的问道。“没事,谁叫她在我这地府胡搅蛮缠的,也该让她吃点苦头,而且她手头不是还有我给的异能空间吗!你去关心她还不如关心关心你自己。”阎王揉着眉心疲倦的道。白无常赶忙谄媚的上前替阎王揉着肩:“小的知道错了,保证不再会出现这样的事了。”“那就罚你们一年俸禄,禁闭半年......”

    白无常一听,苦着脸,心里想着,再也不能如此了。

    苏瑾揉着痛到炸裂的脑袋,脑中原主以前惨痛的记忆如流水般侵袭而来,恍惚间感觉像是自己在亲身经历那些被那群道貌岸然,自以为是的名门望族的迫害......苏瑾不愿再去想那些不开心的往事,在心中暗暗发誓:“你们给我等着,届时我回去时,便是你们家破之时。”

    晃了晃疼痛的头,细细的观察着四周,发现四周坐满了衣衫褴褛的女子。她小心的挪动着身子挪到一个正在小声哭泣的长的有些异域风采女子的身旁,小声的说道:“这位姐姐,请问这是哪呀?”

    女子见有人问她,便停下了哭泣,也小声着道:“这里是军营中,我们都是被抓来的女子......”当说到军营两字时,女子又开始小声的哭泣起来。

    “好姐姐,快别哭了,军营?在这里驻扎的是哪位将军的部队呀??”苏瑾问着,心里一万只草泥马经过,去他奶奶的,竟然把她送到这个破地方,说白了就是奴隶一个!

    女子哽咽着道:“听说在这里驻扎的将军叫乔臣轩。因为我们是俘虏,我们都是星原国的臣民,但是看姑娘你不像是我们国家的人,不知你是怎么到这营来的?”苏瑾摇了摇头道:“我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因为我生病的原因,所以把以前的事情给忘了吧!”

    因为在营中,苏瑾虽然不清楚自己的相貌,但还是未雨绸缪的把脸和身上都给涂黑了。

    苏瑾在战俘营中待了几天了,这几天都一直在试图开启异能空间,但是都无果。苏瑾在心中一直骂着阎王:“这该死的阎王,不就是威胁了他一小下下嘛,用的着这么记仇,心眼真TM小,给了我异能空间还不告诉我开启的方式,还给我搞到营中......”

    正当苏瑾发牢骚的时候,一个兵士走了进来,径直的朝着苏瑾走去。苏瑾看着那兵士个朝着自己走开,心中不停地发毛。不停地挪动着身子往后退。就在兵士的手还差一段距离抓住着苏瑾时,帐子突然被人拉开,跑进来喊道:“你还在这寻乐呢?!快去集合,将军受困,我们要去救援。”说着两人就跑了出去。

    苏瑾见那人走了,便像松了一口气似得,全身都放松了下来,手不小心一摆,不小心摆空了,吓得苏瑾连忙转过身去,看到帐子上有一个狗洞大小的破洞,苏瑾用手丈量了一下,恰好自己能从那个洞里钻出去。

    苏瑾把头从洞里钻出去,往外面看了看。发现外面两个看守战俘营的两个兵士可能是因为守着的都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所以看守的甚是松散。

    苏瑾又撤回来看着一群犹如劫后余生般的在互相安慰着。苏瑾见没人注意,便挪着自己的身子来到破洞前。赶忙转过身从破洞中爬了出去。一直躲躲奄奄的终于跑出了军营。

    跑了好久跑到了离军营五公里外的河边,闻着自己身上的酸臭味,自己都嫌弃自己。警惕的朝着四周望了望,看到四周没有一个人影,便赶忙脱了衣服跑到河里痛痛快快的洗个澡。正洗的畅快时,突然打旁边草丛中钻出一个男人,那人脸上满是血污,身上穿的盔甲也像是在血泊中浸泡过一般,没有了以往的样子。

    苏瑾瞧见那人顿时吓了一跳。赶忙钻进水中躲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都不见那男人有丝毫动静,便放下了高高悬起的心。急忙游到岸边,拿过放在一旁的破烂到不能在烂的衣裳穿上。

    穿好衣服后的苏瑾赶忙跑到男人的旁边,翻过晕倒的男人,看着男人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有的伤痕还在往外冒着血呢。

    苏瑾凭着这据身子的原主的记忆,拖着男人来到以前住过一段时间的村庄,来到自己的茅草屋前......

    苏瑾的茅草屋总共就只有一个正屋和一个厨房,所以苏瑾只好把男人安排在正屋的炕上,小心得脱下男人身上的盔甲,看着男人身上还在往外冒血的伤口不禁瘆得慌,苏瑾赶忙去厨房拿了盆去外面打了一盆水,拿了一块面巾就去给男人去清理身上的血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