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回 无奈辍学 南下打工

    更新时间:2017-09-12 19:11:59本章字数:4056字

    在他乡

    又是一年的开学季,一个平平常常的日子,天空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雨水打在窗上,一团水雾顺着玻璃的裂痕缓缓流下。灰暗的天色黑了下来,风扇在屋顶上吱吱呀呀的转着,吹来的风热热的,让人有些烦闷。

    屋里打开了灯,在夜色下显得格外明亮,我焦急地在堂屋门口走来走去,眼看着再过一个多星期就是读高中开学日子了,家里的人却不闻不问。于是我鼓足了劲,走到正在绑笤帚的爸爸身边说:“爸,你们还让我上学不?上午去同学家,她都在准备上学的东西,看你们对我的事怎么不上心呢?”

    爸爸想都不想说:“家里的负担太重了,你初中毕业了就别上了,你弟弟妹妹还要上学。”

    “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甘心,和我一样大的孩子都能去?”我连忙不停地跺着脚嘟着嘴说。

    “别人家孩子少,咱们家你们兄妹六个,我做的是小生意,也只能够生活开销,上高中的费用大,和你妈商量了,让你别读书了,去南方打工。”爸爸语气肯定告诉我。

    “就不去打工,长这么大你都没有带我去过西安玩,最远的地方就是镇上,一下去了沿海的广东,环境适应不了。即使重男轻女,也不用把女孩扁到几千里之外,邻居家孩子学习不好,都让上学,更何况我呢?”我肯求着,眼神注视着爸爸。

    爸爸用手蹭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无奈的说:“你大姐,二姐,三姐,人家都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家,照顾不了咱这个家。只有我一人赚钱,你妈也出不了门,两个小的还要人照顾。你就死了这条心吧,不要怪我们。”爸爸的话音刚落。

    这时一旁的妈妈说话了:“曼莹,你要理解你爸,养家不容易,起早摸黑的绑笤帚,妈也是只能给打打下手,大夏天绑笤帚的活,汗水就从早到晚流个不停,农村人赚钱不容易。邻居也开始修房子,挨着的一边人家都盖了,新盖的房子地基高,一下雨,水都流咱院子,大点儿的,能流家里,咱家也得计划房子,不建不行,房高人都财大气粗,农村就这风气。”

    听到死心,理解,汗水这几个字,我沉默了,无助的心期待家里能有个人站出来,说孩子去上学吧,有啥事有我呢。知道这已经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了,再纠缠下去,自己就有些自私,不会为家里着想,总不能把理想建立在家人的无奈之上,尽管心里这样想,但还是控制不住哗哗哗的眼泪。此时弟弟妹妹年纪小,不懂事,只顾看自己的电视,还嚷嚷着肚子饿了要吃晚饭了。

    爸爸看见我站在那里摸眼泪,放下手中的笤帚,走过来,用厚重的手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怪爸爸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对不起你,叫娃跟着受苦。”转身走到门口坐在凳子上,点了一只烟抽了起来。

    灯光下望着父亲满头黑白参杂的头发,一双单眼皮的眼睛失去了往日的光泽,瘦瘦的身体因为常年的绑笤帚有点弯曲,脸上泛起了深浅不一的皱纹。那年爸爸不到五十岁,对比爸爸年轻的时候的照片,我不禁感叹生活,你真能改变一个人!年轻时候的爸爸是个帅哥,当过六年的兵,由于机遇不佳,才被迫留在农村,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

    再看看身边的妈妈,虽然头发是黑的,可是脸上,眼角上也有了皱纹,双眼皮上打了几个褶子,大大的眼睛里充满了生活的艰辛,不胖不瘦的身材,手上的皮肤略显的有些粗糙。一天忙碌的干活,穿的衣服湿透了,但她还在坚持着,脖子上搭着一个毛巾,汗水流下来的时候,就用毛巾擦,接着继续干活。

    看到这些,心里默默告诉自己一定要争口气,让家人日子过的舒服一些,不能光想自己。于是摸了眼泪,用手搓了搓自己沮丧的脸说:“爸,妈,我答应去打工,家里的情况明摆着,你们什么也别说了,我会努力的好好赚钱,咱家以后会过好日子的。”

    “你能想通,我和你爸心里就舒服些了,”我妈略带着微笑看着我说。

    爸爸抽完烟,叹一口气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我和你妈再绑一会笤帚,现在六点多了,你去做饭,吃完饭再商量你去打工的事情。前几天听隔壁家你姨说,寨子村有个人招工,往东莞的电子厂招人,明天我去问问。”

    “嗯,你们干活,我去做饭了,你们放心从此不埋怨任何人。”扭头就去后院的井边打水,洗了洗脸,就开始做饭了。晚上一般都是喝粥,炒个家常的菜,吃馒头,馒头是提前做好了的,只需要在锅里热一热。四十分钟后饭熟了,摆好了桌子,收拾了碗筷,,便去叫爸爸妈妈洗手吃饭。

    妈妈突然想起了说:“下雨天黑的早,你去数数咱家的鸡都回来了没。”

    于是我打着伞来到鸡窝前数数,共十只,一只也不少。隔着窗户我大声喊到:“妈,一只也不少”。

    “那你回来舀饭,吃饭吧。”妈妈一边洗手一边说。

    饭菜摆好了,弟弟,妹妹还在里屋看动画片,我大声的喊:“吃饭了,谁来的晚不给谁吃饭。”他俩飞快的跑了过来。嘴里还说终于吃饭了。

    晚上吃饭,没有人再提起上学的事情,最多的话就是外出打工的事情。也许是怕触及我的小心脏。吃完饭,大家都洗洗睡了。

    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那晚的夜漫长而又烦闷,没有星星月亮,只听见外面雨打树叶的声音,一下两下……有节奏的击打着,但对我来说这可不是什么动听的节奏,想想马上要去广东打工,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普通话都说的不咋流利的我能适应吗?想着想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醒来雨停了,打开窗空气清新,感觉凉爽许多,微微的风吹着树叶,树叶上的水珠滚落而来,好似晶莹的珍珠撒在地上。经过一夜雨的洗礼,院子里的竹子,花草显的格外精神。

    洗漱完,走到厨房门口,看见桌子上已摆了三个菜和红豆稀饭还有我爱吃的甑糕。妈妈说:“你马上要去外地,做些好吃的给你,”

    我马上怼回去说:“你今咋忒好,我受不了,第一次受宠。”

    妈妈笑了说:“哪有父母不爱孩子,只是家里女孩多,就爱你弟多一点,你们老说偏心,其实是一样的,不要跟你弟计较”。

    “想计较以后也计较不了”其实此时我满心欢喜,。吃完饭,妈妈去刷碗,弟弟妹妹出去玩了。

    爸爸对我说:”今天我去问问别人招工的事情,你在家帮你妈干活”。

    “爸,你放心,我帮妈打下手,”我马上回答。此时的我就是一只绵羊,一切听从组织安排。

    爸爸出去了,我就把绑好的笤帚挨着墙整齐的摆好,接着帮妈妈把笤帚的原材料捋顺,原材料就是类似于高梁的枝干,用几十斤重的石柱滚着压扁,喷上水,然后再整理到一起,每一把笤帚都要做到光滑的表面,扫起地来才不会刮伤人的手。

    亲身干了活,好几次差点刮伤我的手,我妈说手受伤是经常的事。此时更加体会到家人赚钱不容易,又一次坚定了打工的信念。

    出去了一上午,爸爸回来了说:“已经问好了,每个人交几百块钱,包含路费,这几天准备好你的身份证,毕业证。8月31中午十一点走,去的女娃里面还有一个你的小学同学叫王欣,说认识,刚好有个伴。”

    “好吧。”我勉强开心地说。

    紧接着爸让妈放下手中的活,带我去镇上办身份证,妈妈骑着自行车带着带我,一路上坐在后椅上四处张望,看着这块平坦的土地,想起童年的许多趣事说给妈妈听,我们笑的开心极了。

    到了镇上办了身份证,妈妈带我逛街买衣服,妈妈说:“喜欢哪件买哪件,出门在外,穿的像样一点,不会被人看不起”。那时的我就十几岁,对大人所说的出门在外的人情事故,懵懵懂懂,但这一天我过的很高兴,最后选择了一条蓝色裙子,这是记忆里初次与妈妈一起逛街的情景。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妈妈每天都做好吃的,爸爸也给我讲着他第一次离家当兵的情景,可以说这些天的经历,是我享受到了从小到大前所未有的关怀,心都融化了,同时也珍惜这受宠的场景。

    时间一晃,八月三十一号就到了,早上一起床,看看时钟,离家倒计了,要走了,心里又不想走了,酝酿了一会儿,还是收拾好了东西,跑到厨房一桌香喷喷的饭菜等着我,有炒鸡蛋,香菇炒肉,鸡腿,红豆榛子,甑糕,弟弟摆好了凳子,妈说:“吃饭,吃完饭再检查一下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我们一家人一起享受着这顿饭。

    饭后爸爸把行李打开,让我检查了几遍,顺手从口袋掏了五百块钱给我说:“去了,没有发工资前这几百块钱就是你的生活费,出门在外自己照顾好自己,和周围的人处理好关系,工作起来就方便了,我们不在身边啥事靠你自己了。”

    妈妈也在旁边着急地说:“钱放好,在火车上注意安全,跟紧带头的那个你李叔,别走散了。出门在外,别人不惹你,你也别惹人,谁要是无缘无故欺负人,你也别怕事,你要挺住。”

    “记住了,谁敢欺负我。”

    “我会照顾好自己的,你们放心,发了工资就寄钱回家,让弟弟妹妹上好学,我会想你们的。”我没敢抬头正视爸妈的眼睛,怕自己舍不得离开家。毕竟平生第一次离家,而且去遥远的远方。爸爸妈妈也担心。

    一翻千叮咛万嘱咐下来,很快时间就到十点了,爸爸提着行李前面走着,妈妈和我并排走在后面,妈又给我讲在外面注意什么,弟弟妹妹跟在后面追着跑,到了村外面国道边的站台,一起去的人都在站台那里集合。我一眼就看见小学同学王欣,她长的小巧玲珑,五官很精致,嘴巴很小,虽然初中没有在一起上学,一见面还是觉得亲切。我有伴儿了,心里踏实了好多。

    人员集合结束了,大巴车也过来了,其他人都先上去了,我和王欣最后上了车,找了个挨着窗户的位子坐下,透过车窗看着渐渐远去的爸爸妈妈,还是没有忍住流泪了,王欣握着我手说:“赚了钱,咱就风光的回来”。

    我们一路上互相鼓励着,到了西安火车站,广场全是黑压压的人,有打工的,上学的,民工,卖小吃的,卖报纸,卖水的,啥人都有,他们几个簇在一起聊天。带着行李穿过人群,检了票,一行十一个人顺利地到了候车室,互相自我介绍一下,聊天。

    其中有一个叫陈洁的女孩是大学读了一年,休学了出去打一年工,有了钱再上学,顿时我对她感觉熟悉了起来。她看着不太讲话,行李只有一个大塑料袋,里装了几件衣服,几桶泡面,瘦瘦的身材显得单薄,皮肤有点黑,最突出的就是细细的有神的眼睛,脸上特别瘦看不多余的肉,穿一件紫色的短款西服,黑色的裤子,乌黑的长发。

    突然广播响了,通知去往东莞的火车开始检票进站,带头的李叔号召我们排好队跟着一起进站,人挤人的场景让我大开眼界,像泄了的洪水,一路上窜着拥挤的人群,狂奔,大汗淋淋地终于到上了火车上。

    十一个人坐了四排,放好行李,怦怦直跳的心脏慢慢地平静下来了,随着火车轰轰隆隆的汽笛声,就要彻底的离开了西安了,心不由的颤,一种特别的情感涌了出来,暂别了的我家人,我的家乡,从此就开始走进了四季如春,春暖花开的南方城市的他乡生活,憧憬着未知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