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07 闹剧

    更新时间:2017-09-27 12:51:46本章字数:3447字

    007闹剧

    “怎么了?”孟城上前蹲下来扶住坐在地上的梁醉妍,提着心问了一句。

    他可不想梁醉妍出什么事,否则自己这个全职助理也该滚蛋了。

    好在她家的别墅门前是个不大不小的院子,地面铺上了人工草坪,所以梁醉妍这么一踉跄跌下来并没有伤害。

    “我~我脚扭了~”梁醉妍双手抱着扭了的那只玉足,银牙紧咬道。

    孟城仔细的看着,发现她的鞋跟已经断了,卡在了路旁的下水道石缝里,整个人匍匐在坪地上,那只脚也痛的不能动了。这都是因为梁醉妍的高跟细细的,只有一平方厘米不到,却正好塞住了石缝。

    一阵怜香惜玉感油然而生。

    这么好的一只美足,就这么被折磨了。还没好好玩玩呢。

    孟城伸出手轻轻的托住那只玉足,另一只手轻轻的摘下那一只高跟鞋,抽出已经截断了的鞋跟,蹲坐在地上,把梁醉妍的脚放在了膝盖上。

    这是一只完美无瑕的美足。

    完美的足弓,完美的足踝,完美的足线。衬托上黑丝,任何男人在这面前都没有抵抗力。只是一只脚丫子,就可以引得众生相妒。

    面对孟城突兀的动作,一开始还有点抵触,不过不多久就完全陷入了享受之中。麻痹的疼痛感挥之即去,换来的是孟城娴熟地按摩。她不自觉的闭上了眼睛。安然享受。

    他力道不大不小刚刚好,按住了几个穴位,足以舒缓足踝的肌肉痉挛和促进血液循环。

    不过这种闲适柔情只持续了三分钟。

    接下来,孟城端详着手中的一只包裹着黑丝的玉足,流下了满嘴的哈喇子,坠在了梁醉妍纤细曼妙的小腿上。

    “干嘛!”梁醉妍感觉到小腿上有一点凉丝丝的,便举首一瞧,就瞅见了孟城这个混蛋邪恶的把玩着自己的脚,流着哈喇子,活像是一个流氓。

    不,本来就是一个不折不扣如假包换的流氓!

    于是拼劲的小脚一踹。然后飞得起身

    孟城只感觉自己的鼻尖一阵酸痛,泪水几乎落了。

    玛德!

    孟城头一甩,摸了摸鼻子。“我给你治好了脚崴,你就踢我?小娘们,看老子怎么搞死你!”孟城不知觉有些愠怒,看他那样子说要强见了梁醉妍也有人信。

    话未说完,孟城就捋起袖子,银荡的从后面穿过她的手臂抱着梁醉妍,双臂紧锁,让她毫无动弹之力。

    “放开我,混蛋!”梁醉妍的娇躯左右摇拽,却怎么也逃脱不了孟城的手心。

    任她挣扎的越凶,孟城就感觉越刺激。环住梁醉妍的柳腰,那种柔韧弹性的滋味实在爽。

    孟城只是吓吓梁醉妍,那种混账事他可没胆子干。毕竟这是梁天骐的地盘,如果干出荒唐的事,自己别说工作,命都说不准能保的住。

    “放开!”梁醉妍无力的抵抗,她只感觉自己像被缚住了。

    “不放。”孟城把头贴在梁醉妍的肩上,轻嗅她淡淡的体香。

    即使是裸足,梁醉妍也足有了一米七零,就比孟城低十多公分。美额抵在孟城下巴颏,飘逸的长发散在后背,任由孟城揉搓着一缕青丝。

    “呜呜呜――”梁醉妍感受到一股男性的气味。

    她曾经看过那种美女总裁被秘书上了的新闻,还不止一次。一想到自己即将就要沦为孟城的发泄之物,就忍不住泫然而泣。

    “你们干什么!”沈蕴媛推开别墅的大门,就看见自己的女儿跟一个陌生的男人纠缠在一起,而且这男的还搂着梁醉妍的腰肢,一脸享受的贴在了她的耳旁。

    “啊?”孟城猛地一抬头,就望见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正怒气冲天地瞪着自己。

    “放开我女儿!”沈蕴媛指着孟城叫到。话不多说,拎着一只拖鞋就向孟城砸过来。

    还敢在自己的家门口耍流氓,真是流氓到家了。

    “是是!”孟城双手一松,伸在了腰后面。

    “哼!”梁醉妍趿拉着一只高跟鞋,一扭一扭的走到了沈蕴媛身旁,抹着鼻涕泪花站在一边。

    “妍儿,谁在外面!”

    现然是一家之主梁天骐的声音。

    “梁董,是我,小城!

    “快快请进!”梁天骐在屋内招呼着。

    孟城故意耸了耸肩,装作自己就是这么任性,这么刁,你老子梁天骐都叫我进去了,我特么还有什么理由听你的话?

    当然这只是心中的话,说出了是不可能的。

    “怎么,不让我进啊?”

    沈蕴媛母女二人堵在了大门口,也不吱声,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让你呀的进去。

    “是啊!”梁醉妍挺了挺,双手报臂,气宇轩昂。

    “切。”孟城啐了一句,把梁醉妍拉到了一边,自己横着身子进去。

    走之前,还揩了一下油,顺带摸了梁醉妍上腹一把。

    女神级的妹纸就是不同寻常,身上任何一个部位都能玩,手感超好,而且还玩不腻,越玩越大了有性趣。

    刚进去的孟城匆忙打了一声招呼,就赞叹梁醉妍的别墅有多么豪华。

    别的不说,就这一个吊灯,欧式风格,金碧辉煌的,一看就知道不只几万块钱。

    三层别墅。格调偏欧式,装潢也是欧式风格。一层绝大多数空间被一个中厅占了。剩下几个杂物间和一个朝南主卧。

    “梁董,抽烟!”孟城掏出一包云烟,抽出两支,散了梁天骐一支烟。

    虽然梁天骐不抽这种便宜烟,但看在了孟城的面子上,就悠悠然的点燃,狂过肺。

    外面的母女二人早就进了,换上了拖鞋,站在墙边,乖乖的,似乎刻意为家主梁天骐腾出来了空间。

    一家之主梁天骐的威严可见一斑。

    孟城把沉重的身子往柔软的沙发上一扔,四仰八叉的靠在上面。

    然而最后注意力还是放在了沈蕴媛的身上。

    虽已年过四十,却打扮地像个二十多岁的。不仅脸蛋标致水灵,身材也顶呱呱。这两点梁醉妍完全继承了她妈。

    梁醉妍明察秋毫,看出来了孟城的心思,急忙拉着沈蕴媛抱在了一起,挡住了孟城的视线,像是两位即将被宰的猎物。

    这看得孟城啼笑皆非。

    “妍儿,蕴媛,过来一起坐下,别搞得像个女仆一样的。”

    梁天骐瞥了沈蕴媛一样,拍了拍身旁的大沙发。

    “嗯。”沈蕴媛和梁天骐这时像个小女仆一样,迈着碎步朝中厅走来。

    “到底怎么了?”

    梁天骐眉头一皱。刚才几个人在外面吵吵嚷嚷,他也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爸,看你介绍的助理!”梁醉妍委屈的哼了一声,眼神犀利的盯着孟城看,就要是杀了孟城的样子。

    “?”梁天骐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狐疑地看了孟城一眼,又看了一下梁醉妍。

    “他~他要占我便宜!”梁醉妍委屈的摸了摸湿润的眼睛,有苦难言。

    “什什么叫占你便宜?”孟城撤走香烟质问道。

    “爸,他还不承认!”梁醉妍眼泪哗哗的流下,哭的像个泪人。一旁的沈蕴媛也心疼的拍着她的背,安慰道。“老头子,你也是。从那个鬼地方找这么一个混蛋做我们妍儿的助理,也难怪被他盯上了!刚才这小混蛋抱着咱们的宝贝女儿,搂着她不放,在她身上乱摸!”

    “不是,阿姨,我那是给您女儿按摩好不好?”

    “什么按摩!你刚才手放在哪儿的!”梁醉妍一边添油加醋的说道。

    “行了,都别说了!”梁天骐拿出家主的尊严,阻止了情况进一步恶化。

    孟城无语,自己本来不是有意的。被这么一搞,自己都拗不过了。

    但毕竟身为客,所以要表现得礼让三分,免得讨打。

    孟城虽然不怕梁天骐,但是自己的的确确占了便宜,只怕是伤了和气,因为自己目前的主子是梁天骐,而他揩她女儿的油,理亏。

    梁天骐深邃的看了梁醉妍一眼,夹着香烟思索了一会儿。

    “就算小城占你便宜又怎么?谁让你穿的这么骚的?”梁天骐话锋一转,矛头直指女儿梁醉妍。

    不仅是梁醉妍和沈蕴媛惊呆了,孟城也怀疑自己是不是耳背了。

    这话说的连孟城也无地自容。什么叫骚?有魅力和骚不是一码事。而且梁醉妍穿的再怎么妖夜也不会骚,那根本不是一回事。

    况且,梁醉妍穿的很正经,只不过身材苗条罢了。竟然说自己女儿搔气的,恐怕孟城还真没见过几个像他这样的爸。

    “爸――我没有~搔~你~呜呜――”梁醉妍委屈的一笔,愤怒和怨恨都倾向了孟城,恨不得自己亲手扒了他的皮,扯了他的筋。

    “你要不穿怎么搔,孟城会那样吗?他什么人我哪不知道?”梁天骐骂的梁醉妍羞愧难当,真是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孟城心中忖度,会!梁天骐确实知道自己是什么人,是寻花问柳之徒。就算梁醉妍穿成村姑一样,自己还是会那样,不知道梁天骐知道了会不会杀了他。

    “我我――”梁醉妍一时语塞,说不出话了,只顾得狂哭不休。

    “妍儿,别哭了,你爸说着玩的!”沈蕴媛深知,老头子梁天骐说一是一,说二是二,雷厉风行,办事效率低。并且爱面子,说出的话从不收回,从不反悔。这也是天远集团能够享誉中外的原因之一。

    “一个老大不小的娘们,占个便宜有什么大不了的?摸一下又不是吃了你,怕个毛?”梁天骐怒气冲冲的,在替孟城说理。

    孟城也不多需要梁天骐的同情,还是多同情梁醉妍吧。毕竟是千金小姐,比自己值钱。况且自己不对在先,这样做很可能会伤了她的心。

    “是我的错,别怪梁总!”孟城知晓现在情形的紧张,如果在不控制下局面,任其发展,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放屁!”梁天骐生气的骂了孟城一句。“我现在心情不好,你们的那鸟事,你俩自行解决。”

    梁天骐起身上了二楼,“蕴媛,一起上来陪我消火!”

    听了梁天骐的话,沈蕴媛废话少说,屁颠屁颠的搀扶着梁天骐上去“消火”去了。

    “哼。”

    梁醉妍没好气的白了孟城一眼,哭得涨红的美眸也还是那么勾魂摄魄,那么诱人犯罪。

    不得不说,梁醉妍虽然趾高气扬的,但还是怕父母,这让孟城有种小成就感。

    这所谓一物降一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