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祸从天降

    更新时间:2017-09-29 09:52:42本章字数:2418字

    每天出门前,我都习惯性地看一眼黄历。今天是2017年9月15日,宜嫁娶,宜订盟,忌安葬与出行?

    我略皱了下眉头,今天是和美琪签约的重要日子,下午还约了文灏去看婚纱,眼看着婚期就要到了,许多事我们都还没有定下来。

    等搞定美琪这单,我整个团队的业绩就超标了,这下终于可以放手好好筹备一下自己的婚礼。一想起底下那群小跟班们崇拜的小眼神,我不由的心花怒放,整个人飘飘然起来。

    姐就是这么的牛逼!我翘起刚刚抹上护手霜香喷喷白嫩嫩的手指,轻轻地在宜订盟三个字上点了点,心旷神怡地出了门。

    “舒总早!”

    “舒总早上好!”

    “舒总今天好漂亮呀!”

    一进雅丝的大门,迎面来的同事们纷纷打招呼,这种场面我已经习以为常。

    “舒总,今天吃早饭了没有,再忙也要吃哦。”公司的保洁刘阿姨正好经过,笑着说。

    “刘阿姨早,我吃过了。”我含笑回答。

    一身香奈尔最新款的我,淡定地踩着7厘米的高跟鞋,微笑颔首大步走进属于我的市场总监办公室。

    微信提示音响起,是文灏发来的,他的声音性感极了,“老婆,我下午一点的飞机,然望能赶上陪你看婚纱。如果赶不上,晚上我献身谢罪……”

    压下心里的不悦,我故作轻松地回:“5点,婚纱店门口如果看不到你,小皮鞭伺候!”

    想了想,我又在“闺蜜四贱”的群里发了条语音:“妞妞们,下午5点,有谁愿意陪姐看婚纱?酬劳是法国大餐!”

    余露:没空!

    肖然:减肥!

    尤嘉丽:不在雅市!

    好吧,算你们狠!

    很快我便调整好自己小小的落漠,有个女作家曾经说过:独立的职业女性,在这个社会上已立于必败之地,在所有人面前都需一忍再忍,忍无可忍,忍完再忍……谁叫我们知书达礼,善解人意,许多事不可做,许多事不屑做,又有许多事做不出!

    精辟呀!

    这时,小助理何安染战战兢兢地端了杯咖啡进来,“舒总,您的咖啡。”然后低眉顺眼地立在一旁,活脱脱一受气的小媳妇模样。

    我不禁笑道:“我有那么可怕吗?”待我尝了一小口咖啡后,眉头不由的皱了起来,“你放了几颗糖?”

    “7……7颗……”

    “平时我是怎么交待的?”

    “你说3……3到7颗……”小助理不安地搓着手指,低头说道。

    这一定是上天派来折磨我的……不!这是席炎承那个家伙派来试图让我崩溃疯掉的细作,一定是!

    我扶额努力克制地压低了声音缓缓说道:“那我一定告诉过你,早上需要提神,味道不要腻,所以3颗就可以。中午吃完饭,我需要休息会,而糖份有助我的睡眠,所以要放7颗。下午需要补充能量,又不想太腻,所以4颗,5颗,6颗你随意……这很难吗?” 

    “舒总,对不起对不起,我帮您重新换一杯,请您再给我一次机会!”

    每次都来这套!看着不停哈腰点头的小助理,我只听见自己握紧的拳头“格格”作响,心里有个声音在怒吼:席炎承,你给我等着!等我今天忙完就把你塞给我的这个细作给炒掉!

    “不用了,你找找昨天打印好的合同,一会儿跟我去美琪。哦对了,记得给他们林总带几盒我们最新刚出的面膜。”

    我松开拳头,尽可能温言细语地对小助理说。

    十分钟后,她急急地跑来:“舒总,合同怎么不见了?”

    “仔细找找,昨天下班前我不是让你放好锁好吗?”我头也不抬地回答。

    二十分钟后,她带着哭腔急急地跑来:“舒总,真的没有,我记得我锁进重要合同那个柜子里的呀,可是真的没有……”

    “别着急,是不是你记错了,看看别的柜子里有没有?”我抬眼看她,镇定地说。天知道,怒火已经点燃了我的五脏六腑,随时都要爆炸了好吗!

    三十分钟后,她满头大汗地立在我面前,两眼泪汪汪地说:“舒……舒总……没……没有……”

    “砰”我已经听到自己爆炸的声音,“要你何用!要你何用!要你何用!何安染,你马上立刻收拾东西给我走人!”

    我蹭地一下站起来,因太过激动,指着她的手指尖剧烈地抖动着。

    “对不起……对不起……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小助理一边抹泪一边小鸡寻食似的不停点头弯腰。

    恰时,手机提示音再次响起,是个陌生号码发来的一条彩信,只有一张照片。照片上一男一女相拥在一起,女人整个头都埋在男人的怀里,看不到脸,但男人纵然只有一个背影,我也知道那是文灏!

    眼看着签约时间就要到了,我冷静地将手机扔到一边,疾步朝办公室里间专门放文件与样品的小屋走去。小助理“扑哧扑哧”地跟了进来。

    怒不可遏的我将柜门摔的“砰砰”直响,加锁的几个柜子翻了个遍,真的没有!

    难道有人偷走了?不可能,昨天为了这个合同,我和小助理加班到深夜,临走前还特意锁上了办公室的门……

    等等,我冷静地想了想,按我这个糊涂小助理的思维,她一手拿着文件袋,一手拿着钥匙的情况下会怎么办呢?

    以她的方式,她会先把文件随手一放,然后猫着腰,将眼睛对牢锁孔,接着再认真严肃地双手去开门……

    我模仿她随手一放的动作,眼神往上一挑,嘿,还真在!

    美琪合同的文件袋乖乖地躺在没有加锁的书柜格子上,一旁还放满了许多护发用品,顿时我又气不打一处来,“何安染!我说过多少次了,样品不要放柜子上,会砸……”

    “舒总小心!”

    我话没说完,小助理尖叫一声向我扑了过来,在我头顶上的一大袋样品稀里哗啦地直往下掉,头晕眼花间,仿佛书柜也朝我扑了过来……

    “舒总……舒总……”

    “小染……小染你醒醒……”

    “快叫救护车……”

    迷迷糊糊间,我只听见身边一片嘈杂,每个人都惊慌失措地大喊大叫,吵得我脑子里嗡嗡作响。

    揉了揉眼睛,我睁开疲惫不堪的眼皮,当下只有两个念头,一是大喊一声:“别吵啦!我还没死!”

    第二个念头是,我一定要开除何安染!一定!

    可是,当我喊出“别吵啦”三个字的时候,满屋挤都挤不下的人一丁点反应都没有。他们该喊的喊,该叫的叫,根本没人理我!

    都反了反了!我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定睛一看,怎么回事?

    “我”和“何安染”被他们团团围住,仍然还睡在地上一动不动,我俩脸上身上全是触目惊心的鲜血。

    而我好端端地站在他们之间,身旁是捂住嘴惊恐万状的小助理!我们和平常一样,身上并没有受伤,也没有鲜血。

    如果地上的人是我舒琝和何安染,那站在一旁的“我们”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