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六章 分秒也争

    更新时间:2017-12-30 11:19:27本章字数:2075字

    好说歹说,终于劝好两位老人家,允许我回雅丝上班,前提是不能加班。

    我心想,现在就算我想加班想拼命,席炎承也是不许的吧。

    套用现下流行的话来说……他就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这晚又是一夜长梦……这个梦太沉重……

    梦里我被文灏,余露以及尤嘉丽软禁……亏他们想得出……

    再后来,何安染的身体彻底死了,我的灵魂去了阴间,就在最后关头,那条手链全部变色,我复活成功。

    记得,最后,那阴差说什么来着……有人愿意用他二十年的寿命来换我一个活的机会。

    还有何安染最后的请求居然是:请给我三次向舒琝托梦的机会……

    所以,我的生,多亏有了席炎承的付出,还有何安染的成全。

    而这两个人恰恰在我的过往里无关紧要……我能怎么说呢,好像除了一句‘天意弄人’之外,真的再找不到其它合适的词来形容。

    ……

    第二天醒来,匆匆吃过早饭,在老妈脸上亲了一口,便不给他们反悔的机会,急急下楼。

    因为手机里有席炎承的信息,他已经在楼下等了两小时了。

    一场梦,让我真正体会到了会叫做失而复得,我舒琝何德何能,能让老天如此厚爱。

    睡了一觉而已,不但把我生命里的错误全数清除,还把对的人以这样的方式送到我身边。

    这种欢喜,真的叫人很想落泪……

    远远地看到席炎承就那样安静地站在车门旁,眼眸温热地看着飞奔过去的我,一夜不见而已,思念好像已经越过了千山万水。

    “跑慢点,小心摔。”某人板起脸,双手却是早早地伸了出来,将我接着。

    “猜猜你有多久没吻我了?”雅市冬天的早晨太清冷,我躲进他的大衣里,仰脸看他。

    席炎承嘴角扬起好看的笑,眼里都是暖暖的情意,“你确定要在这里招惹我吗?”

    “离昨晚的告别吻……已经过去了13个小时……炎承……我很想你……”主动将唇贴上,漫腔说不尽的思念与感激全数化在一句喃呢不清的句子里。

    虽然今天穿了7厘米的高跟鞋,但想要吻上他的唇,还是得吃力地踮高脚尖。

    就在脚尖发酸的时候,某人一只手贴在我腰间,短暂的迟疑变成了加倍的热情。

    直到有人经过,发出倒抽气的惊叹声,我才清醒了些,将整个脑袋藏在席炎承怀里。

    他几不可闻地笑了,“这会儿知道害羞了……”

    ……

    周一是上班高峰期,明明看到雅丝大楼就在眼前,无奈,已经堵的分毫动不了。

    要是搁以前,以我的爆脾气,早开始念三字经了吧。

    可是一场意外,我的脾气好像也整容了,这样让人烦躁的时刻,我居然还能单手靠窗撑着脑袋欣赏帅哥。

    主驾驶上的男人眉眼冷峻优雅,贵气浑然天成,在前后左右都在骂爹叫娘的吵闹声以及各种喇叭的撕吼声中,他还能泰然自若,目不斜视地看着前方。

    真是帅!怎么可以这么帅!

    从前到底是什么蒙蔽了我的双眼,竟然没发现他这么帅!

    “你再这样看着我,我真的有想调头回家的冲动了。”假装淡定的男人终于崩不住了,侧眼瞪我,眼眸却是温柔的。

    我伸出手指,轻轻从他眉眼抚摸到让我留恋往返的双唇上,喃声道:“帅是极帅的,就是傻了点。”

    某人一愕,满脸的不解。

    “为什么要用二十年的寿命换我活的机会……如果真的爱我,又怎么舍得在不久的将来留我一人在这世上?”清晨梦醒了,心还隐隐作痛,我爱你胜过我自己的生命,这样的誓言或许有太多男人讲过,但又有谁真正做到了呢?

    可我却感动不起来,拥有过再失去的感受我已经刻骨铭心,此生都不想再经历。

    其实年轻的时候,我们都渴望命运充满了波澜与变数,好像没有挫折不曾失去就不是完美的人生。

    等真正经历了一些事后才发现,人生最曼妙的风景,竟是内心的淡定与从容,然而淡定与从容是建立在内心温暖的情况下。

    我知道,如果有一天席炎承真的离开了我,我这颗心怕是会冰冷成永恒了……

    席炎承定定地看我,先是眉头紧皱,后很快又舒展开,受宠若惊地问:“舍不得?”

    “是,舍不得,离不开,光想想有一天你会先我而去,我就生不如死。”面对连生命都可以给我的男人,说几句肺腑之言又有何难?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情话,他竟愉悦到眼泛泪光。

    伸手握住我的手,拇指温存地摩擦着,他语气软侬地轻声安慰:“不用担心,陈瑾亮说了我本来可以活到99呢……我的心情和你一样,如果没有你,我要活那么久干嘛?所以分二十年给你我们刚好能一起到老。”

    我反手握住他,将另一手也覆盖在他手上,将他的手严密在包在手心,再举起来放在唇边亲了又亲,再出口时声音哽咽:“谢谢你……能和你一起慢慢变老,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舒琝,能天天听你说这样温柔的话,是我席炎承此生最大的幸福。”

    我皱眉:“这是嫌我以前不够温柔?”

    “只能说是别样的温柔……”某人说的很违背良心。

    嘴角有笑花开一样漾开,他的笑声很好听,磁性撩人……怪不得我在梦里多次想扑倒他……

    车流终于缓缓动了,席炎承放开我的手专心开车。

    只是……雅丝大楼好像过了吧?

    “这是要去哪里?”我往后看着越来越远的公司,满腹疑惑地问。

    “回家。”侧头看我的男子眼眸仿佛凝聚了月光清辉,浅浅光华浮动,似乎在荡漾间就能沁出耀眼水光来。

    “回家干什么?”

    “干点我们一直想做就没法做的事。”某人说的理直气壮,脸不红心不跳。

    不得不说,此人脸皮厚的功力真的胜我太多。

    我无言地垂下眼眸,看到这样一个他,我早心跳不止……只是这是我第一天上班呀……

    可那有怎样?是谁说的两情若是长久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要我说,两情相悦时,朝暮也争,分秒也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