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肯定

    更新时间:2020-11-03 01:12:24本章字数:3039字

    江舒黎看着安梓文的脸,心里划过一丝不快,好想让眼前的人消失,永永远远的消失。握了握身侧的手,压下心中的不快。

    “纯属不想看到你,你实在令人讨厌。”

    安梓文勾起唇角:“是令人讨厌。”顿了顿垂眸,掩去眸中的冷意:“还是令你讨厌了。”

    “恐怕是让江大小姐你讨厌了吧。”安梓文肯定的说。

    “走,我是会走的,不过不是现在,我找到了我想要找的人,我自然会走。”

    江舒黎眯了眯眼:“你要找谁?”

    安梓文往前靠近江舒黎:“找我爸我妈的亲生女儿。”

    “我妈告诉我我不是他们的亲生女儿,他们的亲生女儿另有其人。”

    江舒黎挑了挑眉:“你想找回他们的女儿。”

    “对啊。”

    安梓文往后退了一步:“如果你帮我找到她,我就走,你们家认识的人应该也不少,找个人对于你来说不难吧。”

    江舒黎感觉安梓文看着她的眼神就像看猎物一样,仿佛挖了一个陷阱,就等着猎物往下跳。

    安梓文轻轻一笑:“怎么样啊,江大小姐,就找个人而已,不难吧。”

    江舒黎可不是一般的猎物,是充满警觉性的危险猎物,对着这样的猎物,一定要耐心。当然,自己也不是一个很好的猎人,既然这样那就好好学习吧。

    江舒黎看着安梓文,锐利的双眸仿佛可以直击人心。

    安梓文镇定自若露出一个微笑,静静的等江舒黎的答案。

    “好,我答应你。”

    安梓文听到意料之中的答案,笑了笑,眼睛微微眯起来,两个酒窝挂在脸上,但这个笑容并没有暖意:“她年纪跟我们一样,她妈妈叫林素,爸爸叫安正南,也就是我的养父养母。”

    不出所料的看到江舒黎的身体僵住了。安梓文笑意不减,但眼底冰霜更甚,很好,你果然早就知道了,果然他们隐瞒的事情就是和你有关,他们是有意维护你。

    江舒黎在听到安正南这个名字的时候僵住了,但一下子就恢复了常态。

    “好,我知道了,找到了告诉你。”

    看着江舒黎的背影,心中冷笑,不是已经找到了,真是可笑至极。

    “安正南,原来就是她。”江舒黎看着镜中的自己,“你都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让你女儿来打扰我。”指尖划过镜子轻语说道。

    江舒黎靠在椅背上:“你究竟知道了多少,安梓文。”

    思绪回到了那个下午,阳光是多么的刺眼,天是多么的热,热的让人烦躁,热的让人讨厌。

    “你是谁?站在我家门口做什么?”放学回来的江舒黎就看到自己家门口站着一个男人。

    男人听到声音向后转,看到身后那个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的江舒黎,一手拿着自己的草帽,一手挠了挠头,来到江舒黎跟前:“小娃,我找这家的人。”

    男人朝着门口抬了抬下颚,问江舒黎:“你是住这吗?”

    江舒黎迟疑的点了点头。

    男人咧嘴一笑,半蹲在江舒黎面前:“我找这家大人有点事,他们什么时候回来?”

    江舒黎见本男人不像坏人,好像没有恶意,或许他真的是来找人的,于是放松了警惕:“外婆舅舅舅妈他们都出去了,没有那么快回来,王阿姨去买菜了。要不你进去等吧,外面晒。”

    男人笑的更欢了:“好好好,谢谢你啊,小娃。”

    江舒黎把男人领进了客厅,指了指沙发:“你先坐会,我去帮你倒杯水。”

    男人并没有坐下,而是四处转了转,打量着周围:“有钱人就是有钱人,住的地方就是大,这些瓶瓶罐罐恐怕也够我吃好几年了。”男人看了看摆在客厅的花瓶说道。

    男人走进花园,看着那里的花花草草,摸了摸那些花花草草说道:“真是有情调,啧啧啧,养这些不能吃的玩意。”

    “喂,你干什么,我叫你在客厅坐着,你来这里干什么?”江舒黎刚倒完水,在客厅看不到他,走到花园就看到他在这里。

    江舒黎走进花园去拉他:“你不要在这里,花都被你踩烂了,这些花可是妈妈最喜欢的,你不可以进来。”

    男人甩开了江舒黎的手:“你妈,我告诉你,你口中的妈妈可不是你妈妈,你

    妈妈在家等着你,我这次来就是要把你带回家的。”

    江舒黎从地上站起来,皱着眉不理解男人在说什么:“你在说什么?”

    男人冷静了下来:“我才是你爸,亲生的,你妈当时和一个富家女同时生下两个孩子,你妈当时鬼迷心窍了,想自己的孩子去城里过好生活不跟着我们挨穷,就把你和那个富家女的孩子互换了,你才是我的孩子,我们现在养着那个孩子才是这户人家的孩子。”

    江舒黎呆住了,理清楚了男人的话后拼命的挣扎想要甩开男人禁锢她肩膀的双手:“你骗人,你骗人,不可能,你说谎。”

    男人加大了力度,晃了晃江舒黎:“你右边的肩膀上是不是有一个红色胎记。”

    江舒黎停了下来,不再挣扎,看着眼前的男人不说话,男人放开了她,轻语的说:“看吧,我没骗你是吧,你妈告诉我的。”声音中有着一丝男人自己也不曾察觉的温柔

    江舒黎擦了擦眼泪,看着男人说:“你走吧,我是不会跟你走的。”

    “啊,你说什么?什么叫不跟我走?”男人掏了掏耳朵不可置信的看着江舒黎。

    “我说你走吧,我不会跟你走的。”江舒黎平静的把刚刚的话重复一遍。

    “当初把我们两个交换,为的就是让我过上好日子,现在做到了。”江舒黎说的极为平静,与刚刚激动的样子截然不同,平静的让人感觉她不是一个小孩。

    “那是你妈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我可不同意。”男人抿唇皱着眉说道。

    “你是做什么的?”江舒黎问。

    男人下意识回答:“种地。”

    江舒黎仰头看着眼前的男人,由于常年在外干活,肤色显得略黑,双手也是略显粗糙,舅舅工作在室内,不用热晒雨淋,所以肤色比较白,双手也比较光滑,和眼前的男人截然不同,穿着打扮也是截然不同,舅舅衣服永远是干干净净的,有着自己的品味,衣服上不会有任何缝补的痕迹,不会有污渍。

    “外婆说我很乖,什么都吃,不挑食,但是我不会吃苦,所以你回去吧。”

    男人愣住了下一秒反应过来猛地抓住江舒黎的手,碎了一口:“你小小年纪就学会贪慕虚荣,长大了还得了,我今天就要把你带回去,看你能怎样。”

    “你走开,谁要跟你回去。”

    江舒黎用力在男人手上咬了一口。

    男人吃痛放开了江舒黎,看了看自己被江舒黎咬到地方:“你居然敢咬我,我要是逮到你,有你好果子吃。”

    江舒黎在前面跑,男人在后面追,追了一会儿男人没有力气了,撑着自己的膝盖,气喘吁吁的说:“等一下他们回来了,我就跟他们把整件事说清楚,看你跟不跟我回去。”

    江舒黎也喘着气,看着男人说:“换人的是你们,而且换了那么久了,现在跟他们说,你觉得他们会放过你吗。”

    听江舒黎这样一说男人也慌了神,想到自己是怎么对那个孩子的就更慌了。

    要是让他们知道,养了那么久的孩子不是自己的,是替我养的,他们的孩子却跟着我吃苦,到时候那丫头回到他们身边再告我一状,那我不就…

    男人慌了神,“那就不告诉他们了,我先把你带走。”

    这下轮到江舒黎慌了,本来打算拖住他的,这下不仅人没拖住,还把人逼紧了。

    不行,不行,我不可以跟他回去,这里就是我家,我那里都不去。

    江舒黎站直了身子往前就跑,跑的太急没有看到前面的花盘,被绊倒了摔到了地上。

    “你就跟我回去吧,在亲生父母身边,比在这里要好的多。”

    听着男人的声音,江舒黎此时觉得好讨厌,好讨厌,好想他消失,不想再听到这个声音。”

    看着男人离自己越来越近,江舒黎看了看自己身边的花盆。

    “你都已经有一个女儿了,我跟不跟你回去都没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那都不是老子亲生的,你才是。”

    江舒黎拨了拨自己的头发,逼自己不去想那个下午,不想那一切。

    “怎么没关系,那都不是老子亲生的,你才是。”这一句话不断在江舒黎脑海中盘旋,江舒黎闭了闭眼睛轻语说道:“都过那么久你还要来烦我。”

    “既然这样安梓文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还有他们两个。”江舒黎柔声的说,目光却渐渐犀利起来。

    四下无人只有江舒黎一人,和空中那微微的叹息声。

    站在林素的立场她是一个母亲,她想把最好的一切给自己的孩子,无可厚非,但是她忘了还有一位母亲也想把最好的一切给自己的孩子,林素的愚昧无知,不仅苦了自己,也害了两个孩子,把所有人拉进了痛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