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煞灵

    更新时间:2020-11-03 01:16:10本章字数:3199字

    “今天可是情人节,你难道没有什么表示吗?”

    “对不起,亲爱的我忘了准备了。”

    “你,哼…”

    安梓文听着旁边的小情侣打情骂俏,原来今天是情人节,怪不得都是成双成对的。

    晚上安梓文和江老太太说是去医院看林素,她只是不想呆在江家找个借口出来罢了,安梓文知道王秀兰和安正南一定是在某处看着自己。

    出来后安梓文就到处瞎逛,逛着逛着看到有家商场就进来了。

    看着前面的小女孩被爸爸妈妈一左一右的牵着,一蹦一蹦的走着,笑的是多么开心,妈妈时不时的说一句“小心,好好走路。”,爸爸牵着女孩笑而不语,在有人经过时妻子时也一句你也小心,两人相视一笑。

    安梓文有些羡慕,这样的记忆自己是没有的,从来没有被这样牵着,父母也不曾这样相处,他们有的只是无止境的争吵。

    安梓文觉得眼睛有些干涩,闭了闭眼睛。

    看了一下指示牌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安梓文来到洗手间,低头洗着手,洗完抬头,一个穿着粉红色碎花裙的女人站在身后,安梓文垂眸,拿起纸巾擦手,把纸巾扔进垃圾桶,转身穿过女人的身体,打开门出去。

    这一连串动作不拖泥带水,干净利落。

    安梓文出了洗手间走到人多的地方才敢放松下来,摸了摸自己的手臂,仿佛还能感觉到那股刺骨的寒意,穿过女人身体那一瞬间好冷,就像在冬天手里拿着一个大冰块,好冷,身体僵了,好痛,寒意和痛感散布在身体各个部位。

    安梓文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做到忍住不打寒战的。

    女人全身都很白,除了脸是浅蓝,脸上布满清晰可见的血丝,眼睛就像芭比娃娃一样,大大的,黑湫湫的,头发乱糟糟的,白色的虫子在头发上挪动着。

    “不要想了。”安梓文抱着头,摇了摇头,想把那个女人的样子从脑海中甩出去。

    眼睛无意中往旁边一撇“怎么那么多水。”安梓文抬疑惑的起头,看着一地上都是水。

    安梓文左看看右看看,看到有一个清洁阿姨,大声喊:“阿姨,那里好多…”

    “唔唔。”安梓文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捂住了嘴。

    “不要出声。”温和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紧接着就被人带着转了个身,那人改为搂着安梓文的肩膀,在耳边小声的说:“嘘,不要出声,不要回头看。”

    “小姐,你刚刚是在叫我吗?”耳边响起一个幽幽的声音,本来想说话的安梓文闭嘴了。

    是刚刚那个清洁阿姨,“小姐,你刚刚是在叫我吗?”清洁阿姨又重复了刚刚那一句话。

    在张开口说话的同时,嘴巴里黑色的浊气也喷了出来,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腐臭味,安梓文刚刚就已经闻到了,原来是这个阿姨发出来的,在安梓文忍不住要吐的时候,那人把安梓文往怀里带了带,让安梓文贴着自己,搂着安梓文肩膀的手也加大了力度,似乎在说,现在不可以吐,先忍一忍。安梓文此时也清醒了不少,强忍着不适。

    “亲爱的,这里也没什么好看的,不如我们去喝咖啡吧。”

    安梓文巴不得快点离开这里,于是想都没想就说:“好。”

    身旁的人一个用力带着安梓文转了个身,这一转安梓文就后悔了,现在转回去还来得及吗。

    清洁阿姨的样子瞬间展现在安梓文面前,这个清洁阿姨没有眼球,只有两个洞在那里,手里拿着一个抹布看着安梓文,嘴唇就像中毒了一样是紫色的。就像一个腊肠嘴,配上个紫色的口红,如果光看嘴唇和颜色这个妆容放在普通人身上是滑稽的,但是放在她身上就一点都不觉得滑稽,只有恶心,双手的指甲都已经烂了,肉都已经出脓了。

    身旁的人若无其事的带着安梓文穿过那个阿姨的身体。

    好冷,这个感觉和刚刚在洗手间的感觉一样,好冷,冷的让人发疼。

    安梓文就这样呆呆的跟着那人来到咖啡厅,连那个人什么时候帮自己点了咖啡,自己什么时候坐下来的都不知道,直到那个人叫她才回过神。

    “喂,你还好吗?”

    安梓文回过神来,看着坐在眼前的人,“你是谁?”

    “我叫洛长君。”洛长君笑嘻嘻的说。

    “你看的到。”

    洛长君喝了一口咖啡,没有直接回答安梓文的问题而是反问:“你呢?”

    安梓文也喝了一口咖啡,没有任何掩饰,直接说:“看的到。”

    洛长君没有想到安梓文那么直接,丝毫不拐弯抹角,搅着咖啡,笑着说:“我们都一样。”

    安梓文看着洛长君在心里翻了个白眼,这人说话就不能直接一点吗?非要绕圈。

    洛长君低着头搅着咖啡,微微勾唇:“这叫委婉。”

    安梓文蒙了,他怎么知道,我刚刚说了些什么。

    安梓文指了指着自己:“你是在跟我说话吗?”

    洛长君抬头看着安梓文:“不然呢。”

    安梓文在心里脱口而出,我去!!!

    “女孩子不要说脏话,斯文一点。”

    安梓文一惊,抓紧了自己的背包带子:“你你你你。”安梓文结结巴巴的说了半天,只说了个你字。

    洛长君耸了耸肩,靠在椅背上:“不用紧张,我是人,不是鬼,其次,我是能听到别人的心声,这个不是我能控制的,我天生就这样。”

    “我要对你做什么的话,那我刚刚就不会帮你,任由那个女鬼把你生吞活剥了就好。”

    “你说刚刚那个清洁阿姨会把我生吞活剥了,为什么?”

    洛长君轻笑,调整了一下坐姿,左腿搭到右腿上,双手叠在一起,放在腿上,就像一个贵公子一样优雅,安梓文看到他这个样子,忍不住又想吐槽,不过想到他可以听到别人的心声就忍住了。

    “刚刚那个清洁阿姨是煞灵,煞灵是死后被人封印的鬼魂,能力很低,是不会无端伤害人类的,也没有能力去伤人,但是如果人类上的阳气极低,阴气极旺盛,身上的负面情绪特别重,而且经常与鬼魂接触,那么就会很容易看到煞灵,还主动去招惹煞灵。”洛长君顿了顿。

    继续说:“这五样如果都齐了,这样的类人对于煞灵来说简直就是送上门的午餐。”

    “他们会吸食人类的精气,吞噬他们的血肉,从而巩固自己的形体,他们就可以恢复自己生前的面貌,以人形示于人前。”

    “五个点你全部占了,一个没漏,你说会不会把你生吞活剥了。”

    安梓文反驳:“我才没有。”

    洛长君也不急,慢慢的说:“你有没有留意到你周围的人都往地上有水的方向走,但是每个人都走的好好的,没有一个人摔跤,也没有一个人说地上有水,没有一个人去叫那个清洁阿姨过来清理,如果地上真的是有水,那应该会有人说地上有水,并会叫人过来清理,但没有,只有你这样做了。”

    安梓文想了想,发现好像是这么一回事:“对啊,好像是啊,那地上的是…”安梓文看着洛长君说。

    “地上面根本就没有水,你看到的是血,而且是普通人看不到的,所以才没有人看到地上面有水。”

    “你连这一点区别都没有发现,你都没有留意自己周围,看到水就真的以为是水,看到那个清洁阿姨就真的以为是清洁阿姨。”

    “你刚刚看到她,想都没想就叫她,那不就等于告诉她,我可以看到你,这样送上门的午餐,怎么可能不吃,如果你刚刚再应她一下,她肯定立马就把你生吞活剥了。”

    “那你说,是不是你自己主动去招惹她的,你是不是经常和鬼魂接触,身上的负面情绪又重,阳气极低,阴气极盛,你是不是全部占齐了。”洛长君看着安梓文一句一句的说着。

    安梓文自知理亏,就像犯了错的小学生一样,低着头不说话。

    洛长君看着安梓文这样,不禁觉得有些好笑身子往前倾,手搭在桌面上:“你这是怎么了,刚刚不是觉得自己没错的吗?”

    “我…”安梓文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你下次要看清楚,不是每次都有人可以拉你一把的,像我那么好又那么帅的人不多了。”

    “唉呀,这个帅哥真是太好了吧。”

    安梓文听着洛长君的自夸,忍不住抬起头看着他,嫌弃的说:“这么自己夸自己真的好吗?”

    洛长君摇了摇食指:“不不不,这不是自夸,这是事实。”

    “呵呵呵呵呵。”安梓文决定喝咖啡,不理他。

    突然安梓文停了下来,不再喝。

    洛长君看安梓文停住了,“还是鬼上身了。”

    安梓文白了他一眼,“我想去洗手间。”

    “那就去呗。”

    安梓文抿了抿唇:“我…”

    想起刚刚在洗手间那个…,安梓文有点害怕。

    洛长君抬眸看了安梓文一眼,站起来:“走吧,我陪你。”

    “啊,你陪我。”

    洛长君把安梓文从座位上拉起来,抬手轻轻的推了推她的脑袋:“我在门口等你。”

    “哦,好。”

    洛长君结了账和安梓文来到洗手间门口,“进去吧,我在这等你,有事喊我。”

    一对情侣来到门口,女生看着自己身旁的男生说:“你看看别人的男朋友,再看看你,我让你陪我陪我去一下洗手间,就像要了你的命似的。”

    安梓文听了这话脸红了红,飞快的进了洗手间,洛长君看着逃跑似的安梓文笑了笑,掏出手机玩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