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一、怀疑

    更新时间:2020-11-03 01:17:30本章字数:3153字

    安梓文红着脸飞快的解决好生理问题,不敢像刚刚那个小姐姐那样,在这里弄弄头发,慢慢的涂口红。也不知道这里会不会有第二、第三个,虽说洛长君就在外面,但安梓文心里还是怂,不敢在这里久待。

    “走吧。”安梓文出来后对洛长君说。

    洛长君听到安梓文的声音,把脸从手机屏幕上移开:“那么快。”

    “我都嫌慢了,快走吧。”

    站在一旁的男生听着他们的对话,笑哈哈的说:“兄弟,你女朋友那是怕你等的太久了,刚谈吧,我和我女朋友刚开始那会也这样。”

    洛长君对着男生笑了笑:“兄弟,我们先走了。”拉着安梓文就走。

    “你怎么不说。”

    安梓文转头看着洛长君不解的问:“说什么?”

    洛长君放开安梓文的手:“按照正常的剧情,你不是应该说,你怎么不解释我们不是男女朋友。”

    安梓文翻了个白眼:“我说了,你会回去和他们解释吗?”

    洛长君想都不想的说:“不会。”

    “那不就结了,况且他们又不认识我们,我们也不认识他们,有什么好说的。”

    “还是说,你不是我男朋友,我怕有鬼,你才陪我,这样人家肯定把我当傻子。”

    洛长君转头看着安梓文:“看来你还是有点脑子。”

    安梓文下意识的回一句:“你才没脑子。”

    洛长君说了一句:“它才没脑子。”

    安梓文没反应过来:“谁?”

    洛长君没有说话,把安梓文拉到卖零食的货架上。

    安梓文刚想问他干嘛,洛长君就说:“往你左边看。”

    安梓文转头看向左边,安梓文嘴角抽了抽,一个无头鬼在那里,因为没有头看不见路,所以一时撞到货架,一时撞到手推车,一时撞到人身上。

    安梓文头看着洛长君:“它是在给人道歉吗?”

    洛长君抬了抬下颚:“看这样子应该是刚死了不久,才会这样慌慌张张,知道自己撞到了东西,又看不见,所以就像人一样下意识的道歉,如果是死的久的是很淡定的,不会这样。”

    安梓文看着它像瞎子一样跌跌撞撞,不过没了头看不见,和瞎了也没区别。

    “你不会想去帮它吧。”

    被猜中了心思安梓文也不否认。

    洛长君往前走:“不可以,麻烦很容易找上门。”

    安梓文跟上他:“什么麻烦?”

    “你帮了一个就会有第二个,如果有些本来就甘心自己死了,而你又帮了他一个忙,这样他就可以和阳间有联系,这样就有了不离开的理由,地狱使者也拿他没办法。”

    安梓文听的一头雾水,脸皱成叉烧包:“不明白。”

    洛长君用眼角看了一下旁边,把安梓文往自己身边拉了拉,让她不要撞到别人:“每个人死了后,都会有一个时间,是用来给死者适应自己已经不是生者的这个事实,给死者用来完成自己生前没有完成的事情或者是心愿,给死者最后的时间陪伴自己想要陪伴的人。这个时间是多少我也不知道,是由地狱使者定的。”

    “打个比方,我死了,我在规定时间里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好了,时间一到地狱使者就会带我离开,因为我死了,我不再属于阳间,阳间的一切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属于阴间管的。”

    “时间到了,我不想走,那我就要找我和阳间的关系,只要我和阳间还有一点关系地狱使者都带不走我,而你刚好帮了我一个忙,那你就是我和阳间的枢纽,证明我和阳间还有联系的证据。”

    洛长君舔了舔嘴唇,“懂了没。”

    “懂了。”

    “渴死了,买点喝的。”

    来到一自助机面前,洛长君掏出钱包问安梓文:“喝什么?”

    安梓文摇了摇头:“我不用。”

    洛长君买了罐可乐喝了一口:“舒服。”

    “我们继续。”

    “这样,就会破坏了阴间和阳间的秩序,你和阴间的联系也会越来越强烈,你一个活人干预了阴间的事情死后是会受到惩罚的。”

    “什么惩罚。”安梓文问。

    “我怎么知道,这就看地狱使者想怎么罚了。”

    “如果和不怀好意的鬼魂建立了这种联系,那就糟了,你怎么知道他想干什么。”

    安梓文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洛长君伸手在安梓文的发顶轻轻一压,然后把手放下:“所以,这种好心不可以随意显露出来,很容易被利用的,也很容易好心做坏事。”

    “知道了吗。”

    安梓文没有注意这个动作是多么的亲昵。

    “好了,我知道了。”

    洛长君在安梓文看不到的地方轻轻一笑,知道自己可以看见不一样东西也没有危机意识,就像一个傻乎乎的兔子。

    洛长君这才想,他们逛了这么久,他还不知道这只傻兔子的名字:“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安梓文停下来,转身正对着洛长君:“安梓文。”

    “哪三个字?”

    洛长君拿出手机:“今晚我帮了你那么多,我们两个也不算是那么陌生的陌生人吧,留个手机号码如何?”

    安梓文挑了挑眉:“好。”接过洛长君递过来的手机,存上自己的电话号码。

    洛长君收好手机,“现在也不早了,你回家吗?还是要去哪?”

    安梓文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确实不早了。于是说:“我先走了。”

    “把你的电话号码也给我,有点东西想问你。”

    “哎呀,这么主动呀。”洛长君痞痞的说。

    安梓文笑了笑,知道洛长君就是这样正经不过三秒,“那你给不给。”

    “你回到家大约要多久?”洛长君问。

    安梓文显然是习惯了洛长君毫无征兆的答非所问,有些无奈的看着他:“大约20几分钟吧。”

    洛长君把最后一口可乐喝完:“那你回到去的时候我再给你打个电话。”

    安梓文虽然不知道洛长君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但也没有问:“好。”

    走到商场门口洛长君对安梓文说:“记住,无论看到什么都装作看不到,如果在你面前,你就穿过去,不要闪,不要躲,听到什么都不要理,明白吗?”

    安梓文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洛长君看了看安梓文,抬了抬下颚:“你走哪边?”

    安梓文伸手指了指:“我走这边。”

    洛长君点点头:“嗯,我走这边,记住我说的话。”

    两人背对背往不同的方向走去,这时洛长君的电话响了,洛长君拿出手机,是短信:老大,过来淳喝酒。

    淳是当地一家规模比较大的酒吧,十点,是还早着呢,如果是放在平时洛长君已经答应赴约了,可是今天他却不想去,回头往身后看了看,已经没有了安梓文的身影,洛长君拿起手机回短信:不去了。

    刚回完短信手机就响了起来,洛长君刚接电话,电话对面的声音就噼里啪啦的传过来:“老大,他们这新出了几款鸡尾酒还不错,还有伊伊姐也来了,你确定不来。”

    听到孟伊伊的名字时洛长君顿了一下:“好,我一会过来。”

    本来来准备好的说辞一个字也没有说出口。

    洛长君是自己开车的,十分钟左右就来到了淳,展逸城在洛长君走进门口的时候就已经看到了他,向他挥了挥手,洛长君看到了直径的往他们那一桌走去,这才看到原来孟伊伊跟他们坐在一块。

    孟伊伊也看到了洛长君笑着和他打招呼:“你来了,长君。”

    洛长君也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回应孟伊伊。

    展逸城站起来:“老大,你坐这里。”一把把洛长君拉到孟伊伊身边。

    展逸城笑嘻嘻的问:“喝什么?老大。”

    洛长君张了张嘴还没出声,展逸城就说:“蓝魅,是吧。”

    洛长君在心里白了展逸城一眼,知道还问。

    “这么久了,你都没有变。”

    洛长君转头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孟伊伊,孟伊伊今天穿了一件红色的吊带长裙,上画着精致的妆,显然是经过一番精心打扮。

    洛长君微微勾唇:“只是喝习惯了,懒得换。”

    这时服务生把蓝魅端了过来,洛长君拿起来抿了一口,然后看了看手表,她应该差不多到了吧。

    “我去打个电话。”然后起身出去,找了个角落给安梓文打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了起来,洛长君挑了挑眉,接的挺快:“到了吗?”

    “到了一点。”安梓文本来就拿着电话,一响她就知道是洛长君,立马就接了。

    洛长君微微皱着眉:“什么叫到了一点?”

    “就是,还没到门口。”安梓文此刻正在十字路口站着,她有些东西想问洛长君,但王秀兰和安正南在江家,回去再问是不能的,所以干脆站在这里问完之后再回去。

    洛长君听到安梓文的话眉头才松开。

    “你陪我说说话吧,我刚好有些东西想问你。”

    “好,你问。”洛长君转了个身靠在墙上。

    安梓文四周看了看,见只有自己一个才说:“有没有一些鬼魂是不需要和阳间建立联系,但是又可以长期的停留在阳间的。”

    洛长君神色微微一敛:“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我刚刚在商场就想问你了,因为时间比较晚,我要回来了,所以才没问。”

    安梓文又问:“有吗?”

    “有,这种就是怨灵、恶灵、或者是已经没有任何意识的厉鬼的。”

    安梓文拿着手机的手微微一紧,那他们两个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