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三、魔(2)

    更新时间:2020-11-10 20:55:00本章字数:3195字

    魔与其它的灵体不同,魔是无形之物,没有属于自己的一个形态,但却可以幻化为任何的形态,魔以吸食人类的邪、恶、嫉妒、欲望等衍生而成。人类所产生的邪恶之念是造就魔的主体。

    洛长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魔气他看过不少,在贪婪之人身上看过,在杀人犯身上看过,在利欲熏心之人身上看过。但从未在孟伊伊身上看过,今天是他第一次在孟伊伊身上看。

    一个人如果术不正,又长期以往出现邪恶之念、负能量,魔就会因此而生,出现后就会不断的吸食这个人身上的恶念、负能量,从而壮大自己,直到终有一日可以脱离造就它的这个人身边,这样魔就可以幻化出任何的形体,这个形体可以是造就它的人的样子,也可以是这个人心中所挂念之人或物,也可以是魔随之而化。然后就可以吸食更多的邪恶之念、负能量。

    魔强大了之后不知道会做些什么,但无论做什么都不会是好事。

    魔不属于人界与阴界,两界的规则无法约束魔,除非是胆大妄为的作恶,令两界生灵涂炭不然地狱使者没有将其服的理由。

    洛长君疲惫的捏了捏眉心,轻叹了一声。

    安梓文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不出所料的又陷入了黑暗中,声音又出现。

    安梓文烦躁的闭了闭眼,安正南关切的声音响起:“是不是你妈出了什么事?”声音中带着一丝的急切。

    安梓文睁开双眼,面不改色的说着慌:“没事,做化疗是会辛苦一点,过了就好了。”

    安正南还想说些什么,不过被安梓文接下来的话咽住了。

    “江舒黎知道自己的身世,你们一开始不告诉我,你们在隐瞒些什么?”

    安正南禁了声,王秀兰也不出声。

    “我之前只是怀疑,但今天江舒黎的表现证实了我的猜测,你们到现在也不说吗。”

    “我可以拿江舒黎的DAN和妈DNA做鉴定,可是这一切应该怎么解释,我又如何知晓,我不知道到时候怎么解释了,不如你们教教我。”

    王秀兰:“丫头,是有些事情瞒着你,可是要瞒着你的不是我,是他,你想知道就问他吧。”

    安梓文自然知道王秀兰指的是谁,安梓文等了一会见安正南并没有开口的打算,笑了笑,“我今天很累了,有什么下次再说吧,我要睡觉了。”

    安梓文睁开双眼,王秀兰最后那句话围绕在耳边:小心江舒黎,她就是魔鬼。

    她就是魔鬼,什么意思。安梓文晃了晃脑袋,算了算了,不想了睡觉。

    第二天安梓文按照约定的时间在商场门口等着洛长君。

    洛长君在安梓文背后拍了拍,安梓文转过身后,身后空无一人,洛长君趁着安梓文转身的空隙已经走到了她前面。

    洛长君在安梓文转身的时候做了个鬼脸:“鬼来了。”

    安梓文被洛长君吓了一跳,但脸上却一脸平静,洛长君有些奇怪安梓文的毫无反应,“你居然没有被吓到。”一边说一边伸手在安梓文眼前晃了晃:“喂,你…”

    安梓文看着洛长君越来越近的脸,眼底划过一丝精光。

    安梓文大声的喊:“哈。”

    洛长君被安梓文吓了一跳,那句还没来的及说出口的:“喂,你不是生气了吧。”瞬间咽回了肚子。

    安梓文看着洛长被吓的往后退了一步,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哈哈哈哈,洛长君叫你吓我。”

    洛长君反应过来自己被安梓文反将了一军,“感情你刚刚就是在等着我呢。”

    安梓文调皮的朝洛长君眨了眨眼,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我刚刚可是使出了吃奶的劲才忍住的,叫你那么幼稚。”

    貌似你也好不了多少吧。这句话洛长没有说出口,静静看着安梓文,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

    “不闹了,走吧,我还没吃饭,找吃的去。”

    安梓文跟上洛长君,和他肩并肩的走在一起:“这个点了,你怎么还没吃饭。”

    洛长君随意的说:“工作忙啊,刚刚才把事情做好。”

    闻言安梓文有些不好意思了:“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你那么忙,还叫你出来。”

    洛长君转过头看着安梓文:“就算你不叫我出来,我也是这个点才出来觅食的的。”声音带着笑意的说。

    洛长君猛的拉着安梓文进了一家餐厅,安梓文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坐在椅子上了。

    安梓文看着眼前正在和服务员点餐的洛长君笑了笑。

    洛长君点完餐回过头看着安梓文:“你刚刚笑什么。”

    “这你都看到了。”

    我刚刚笑的很明显吗安梓文在心里想着。

    “不明显,是我视力好。”洛长君接了一句。

    安梓文差点忘了这个人是有特异功能的。

    接过洛长君倒的水喝了一口:“没什么。”

    想了想问道:“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洛长君笑着说:“江南大盗。”

    看着那人丝毫不正经的表情,安梓文回了一个白眼。

    “好了,告诉你,你凑近一点。”

    明知道他又是胡说八道,但是安梓文还是把身子往前凑了一点,洛长君伸出食指抵在自己的唇上故作神秘的说:“秘密。”

    安梓文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呵呵呵,无聊。”

    安梓文退回去靠在椅背上:“那你几岁这总可以说吧?”

    洛长君自恋的摸自己的头发:“鄙人今年24。”

    “你嘞?”

    安梓文笑了笑:“17。”

    “什么,你再说一遍?”

    安梓文又重复了一遍:“17。”

    “啧啧啧啧,还以为你跟我差不多呢,别人17都是花一样的,而你嘛。”洛长君故意不继续说下去。

    安梓文知道他是故意的,但是还是问:“我干嘛?”

    洛长君狡猾的看着安梓文缓缓的吐出一个字:“丑。”

    洛长君微微往后一仰躲过了安梓文拍过来的手,安梓文因为洛长君那一仰只碰到了他的头发。

    洛长君弄了弄头发,带着笑意说:“女子动口不动手。”

    两人打闹了一会,安梓文说不过他就不再说了,正经的问洛长君:“说正经的,我想问你有没有一些灵魂会被捆在一个地方出不来的。”

    洛长君也正经了起来,不再嬉皮笑脸:“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被下了禁制困住离不开,一种是对一个地方执念太深离不开,一离开就会魂飞魄散。”

    “是在什么样的情况下才会像后者那样?”

    “就像我刚刚说的那样,对某个地方执念太深,就会不断的在那个地方徘徊,离不开,又或者是在那个地方死的。”

    安梓文点了点头若有所思,这时服务员把洛长君刚刚点的东西送来了。

    安梓文看着放在自己面前的蛋糕,抬起头看着洛长君,洛长君低头吃着意粉:“这家店的蛋糕不错,试试。”

    安梓文尝了一口,冰凉的奶油在口中化开,弥漫着淡淡乳酪香味与甜味。

    安梓文抬头看了洛长君一眼,然后又低下头吃了一口:“你知道魔鬼吗?”

    洛长君没有说话,安梓文也没有再问,一个,吃着意粉,一个吃着蛋糕,谁也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洛长君的声音响起:“魔是由人的邪念和负能量而生,以吸食人的邪念和负能量而强大。”

    洛长君的声音低沉,温柔,像一缕温暖的阳光,让安梓文忍不住靠近,让安梓文想抓住这一缕阳光。

    洛长君没有说的很详细,但安梓文听懂了。

    洛长君抬头看着安梓文,不确定的问:“你身边有魔?”

    安梓文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

    安正南和王秀兰说一半不说一半,安梓文根本不知道王秀兰说的:江舒黎就是魔鬼是什么意思。

    难道说江舒黎不是人。

    “你看那边?”

    安梓文抬头看着洛长君:“什么?”

    洛长君抬了抬下颚,“那个穿蓝色西装的男人。”

    安梓文顺着洛长君的视线看去:“这个那人怎么了?”

    “他身上有魔气。”

    “啊。”安梓文转头看了看洛长君,又看向那个那男人。

    “他心术不正已经被魔盯上了。”

    洛长君看向安梓文,轻声的说:“戾气重、心术不正的人魔气就越重。负能量比较多但心存善念的人魔气不会很重。这个人身上的黑气很重也就是魔气。”

    安梓文看着洛长君说:“可是我什么都看不到。”

    “心无杂念就可以看到,魔与其它的鬼魂不同,不是用眼睛看,是用这。”洛长君指了指自己的心。

    “求你们帮帮我,我知道你们看的到我。”一个女孩子站在他们桌边声音颤抖的说。

    安梓文吓了一跳看着洛长君不说话,洛长君垂眸说:“坐到我旁边。”女孩坐到洛长君身边。

    不是说不要插手鬼魂的事情吗?安梓文在心里问洛长君。

    洛长君毫不掩饰当着女孩的面快速小声的说:“她是灵魂出窍,没死。魔吃了这种灵魂可以更快的强大,不用依附人类。”

    安梓文这下懂了,女孩只听懂了吃了她这一句,抖的更厉害了。

    安梓文用眼神问:现在怎么办。

    洛长君没有回答,过来一会两个地狱使者来了对着女孩说:“我们带你走。”

    洛长君给安梓文使了个眼神,示意她不要盯着人家看。

    安梓文会意,低头吃蛋糕。

    “他们带她回自己的肉身去了。”

    安梓文抬头已经没了他们的身影。

    “这种情况地狱使者会出面干涉的。”

    “你刚刚是在等。”安梓文看着洛长君肯定的说。

    洛长君不说话也不否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