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应聘保姆

    更新时间:2017-10-01 10:02:44本章字数:4448字

    “妈。”安梓文冷着一张脸看着林素,林素坐在长椅上,目光瞟向别处就是不看安梓文。

    安梓文看林素这样叹了一声,坐到林素身边放软了语气说:“妈,你生病了一定要去医院。”

    “我没生病,去什么医院。”林素倔强的说。

    “牛婶都和我说了,你今天在地里干活都痛的晕过去了,这样还没生病。”安梓文加重了语气说。

    “我根本就没有病去什么医院。”

    “你又不是医生你怎么知道,万一真的有病那就是讳疾忌医。”

    两人就这样看着对方,谁也不说话。

    安梓文先投降放软了语气说:“去检查一下,有病我们就治,没病就当做是检查身体,好不好,我以往打工也攒到钱费用方面你不用担心。”

    林素看着女儿眼中的担忧,轻柔的摸了摸安梓文的头发,轻声的说:“我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或许是这两天干活累着的,休息下就好了。”

    听到林素这样说安梓文越发的无奈,唯有用最好一招:“那我不回学校了,在家里帮你干活,你好好休息。”说完起身就要离开。

    林素拉着安梓文的手腕,“你认真的?”

    安梓文扭头看着林素:“我的样子像在开玩笑吗。”

    林素站起来看着安梓文:“你这孩子,好我去医院做检查,你给我回学校好好读书。”说完瞪了安梓文一眼。

    安梓文开心的笑了,嘴角上扬洁白的牙齿露出来,两个浅浅的酒窝挂在脸上。

    安梓文和林素坐车来到县城最大的医院,梓文帮林素挂了号,等到林素的时候安梓文扶着林素进治疗室。

    医生帮林素做了检查,安梓文紧紧的盯着医生,“医生我妈怎么样了。”语气中透露着紧张。

    帮林素做检查的医生是一个年近四十的妇女,看了安梓文一眼,然后看向林素说:“检查结果显示你是得了肝癌,但是我们医院设备有限不能百分之一百确诊,我建议你们还是去临城的医院做一个更详细的检查,在这段时间你要好好休息不要太操劳了。”

    医生的话令安梓文和林素的心都坠落了冰窖。

    安梓文艰难的抬起嘴皮:“我们知道了,谢谢医生。”

    两人心情沉重的坐上了汽车,林素看着安梓文的侧脸抿了抿唇,“那些医生都是喜欢夸大其词的,那有那么严重。”

    安梓文从车窗外转过头来看着林素,“妈,我很快就放暑假了,到时候我们就去临城。”说完有看向窗外,一副不容拒绝的样子。

    林素知道安梓文是非去不可也不再说些什么。

    回到家后安梓文对林素说:“妈,你去休息,我来做晚饭,我和老师请假了,明天再回学校。”

    林素点了点头就回到自己的卧室。

    林素回到自己的卧室,坐在床边从一旁的桌子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张照片,是她和一个男人的合影,照片上的男人并不是很高,肤色较黑。

    林素轻轻的抚摸着照片,轻声的说:“我的报应来了,老天爷在惩罚我。”

    林素淡然一笑:“这样也好,只是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见到你。”

    照片上的男人正是安梓文的父亲安正南,在安梓文小的时候安正南就离开了家外出打工一去就了无音信,安梓文从小就与母亲林素相依为命。

    “你说你去打工顺道把她带回来,一去就说几十年也不捎个信回来。”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林素擦了擦把照片放回抽屉里,来到厨房看见正在生火做饭的安梓文,在门口停了下来,在心里默默的说:正南,梓文那么孝顺你怎么还不满意。”

    “妈,你怎么过来了,这里油烟大你快回房歇着吧。”安梓文的声音拉回了林素的思绪。

    林素微微收敛神色,走进厨房脸上微带着。笑容:“我那有那么娇气,在做什么我帮你。”

    安梓文推着林素出了厨房,“不用了妈,我来就好了,你去歇着吧。”

    林素拧不过安梓文不再进厨房,站在门口看着安梓文忙碌的背影,饭好了的时候就去帮安梓文端菜。

    “妈,吃饭了。”安梓文看林素一直在看着自己。

    “我的脸脏了吗?”

    林素依旧看着安梓文:“没有,吃饭吧。”

    林素拿起筷子不停的给安梓文夹菜

    “够了妈你自己也吃啊,不要光顾着夹给我。”安梓文拦住了打算继续夹菜给她的林素。

    安梓文夹了一块肉到她碗里:“妈,尝尝。”

    林素把肉吃了低着头说:“梓文,去临城的事不如算了吧。”

    语气就像问你吃饭了没有一样。

    安梓文闻言放下筷子看着林素严肃的说:“不能算,妈如果你是担心钱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钱的事我会想办法。”

    “去了临城后我会找工作的,不偷不抢不犯法。”

    安梓文一句话就堵住了林素下一句话。

    林素还想开口,安梓文比她更快一步的说:“我有手有脚死不了,况且天无绝人之路。”

    林素见安梓文如此便不再说话。

    第二天一早牛婶来看林素,问起林素的身体状况。

    林素笑了笑说:“都是小问题,不碍事。”

    安梓文刚从卧室里出来就听到林素这一句话。

    “医生说了你可能得了肝癌,这还是小事。”安梓文的声音有点冷。

    牛婶听了一惊,瞪圆了眼睛:“梓文她妈,这肝癌可不是小事啊,那可是会要人命的。”

    林素看着安梓文冷着脸,知道是刚刚自己那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激到她了。

    可是就算知道安梓文生气的原因林素也不打算说些什么,因为她真是不在乎。

    安梓文看林素还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就更气了,不过还是礼貌的对牛婶说:“牛婶,医生说了要好好休息不可以太操劳了,我不在家的时候麻烦你看着我妈,免得她老是干活不知道休息。”

    牛婶咧嘴一笑:“你放心得了,我会看着你妈的。”

    “可是你妈这病。”牛婶担忧的说。

    安梓文知道牛婶的意思,开口说:“等我考完试了,我们就临城看看。”

    “唯有这样了,不过你们有……”牛婶看向林素。

    “钱的事我会想办法的,我们是一定要去的。”安梓文最后看了一眼林素,就去厨房做早餐了。

    牛婶看着安梓文的背影叹气的说:“你们娘俩的命怎么那么苦。”

    林素沉默不语。

    吃过早餐后安梓文就坐车回学,林素和牛婶送她上车。

    “妈,要好好休息不要太累了。”

    “好,我知道了,你自己小心点不要睡着了。”

    安梓文的学校在镇上,坐车回去要两个小时,林素不放心的叮嘱着。

    “我知道了妈、牛婶你们回去吧。”

    “牛婶,我妈就拜托你了。”

    牛婶点了点头:“放心吧。”

    林素和牛婶看着车子渐行渐远,并肩的走在街上,牛婶自顾的说:“幸亏梓文这孩子有良心没有丢下你不管。”

    林素小声的说:“我宁可她丢下我不管。”

    牛婶没听清,“你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安梓文考完试回来带着林素去临城漝,村里的人经牛婶一说都知道了林素的身体状况,每个人都合了点钱,在安梓文母女俩临走时给他们。

    “村长,这些钱我们不能要,你们大家赚钱也不容易。”安梓文把钱推了回去的说。

    村长是一个七十多岁慈祥的老爷爷,脸上都是皱褶笑着说:“这些都是我们的心意,虽然不多,但是你们还是拿着吧,去到城里用钱的地方可多了。”

    林素看着村长和村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不收会佛了他们的好意,收又不好意思,毕竟每个人都不容易。

    片刻后,安梓文才说:“好,这钱我收下了,将来我会还给你们。”

    见安梓文把钱收下了,每个人都说:“行。”

    可是压根就没打算让安梓文还他们钱。

    去到临城后安梓文在一家旅馆开了一间双人房。

    “妈,你今天先好好休息明天再去医院。”

    林素应了一声。

    第二天一早安梓文就帮林素在一家医院办理了住院手续。

    医生拿着检查结果来到病房,看着林素说:“林素,今年44岁。”

    林素回答:“是。”

    “你确实是患有肝癌,中期。”

    医生的话把林素的心存侥幸打破了,安梓文虽然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和林素一样希望这不是真的。

    医生见两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说:“其实你们不用太担心了,中期的康复机率还是很大的。”

    安梓文扯出一抹浅笑,“医生,我妈就麻烦你了。”

    医生也不多说交代了几句就离开了。

    安梓文坐了一会,看了一下手表,“妈,我晚点来看你,我去招聘会所找找工作。”

    “梓文你先休息下吧,不急,况且人生路不熟的。”

    “妈,没事,我可以问人,我丢不了的。”

    从医院出来后安梓文就上了辆出租车,“师傅,你知道那里有招聘会所吗?”

    司机是一个大叔,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安梓文,“知道啊,小姑娘找工作啊。”

    “是啊,那有离医院近一点的吗?”

    “最近的也要30分钟,你去吗?”

    “去。”

    司机是一个健谈的,一路上都在和安梓文聊天,安梓文记着外面的路,时不时回一句。

    “小姑娘到了。”

    “好的,谢谢师傅。”

    安梓文付了钱下车。

    安梓文在招聘会所四处碰壁,每一家招聘的公司都不招高中生,安梓文走到另外一家公司打算碰碰运气。

    “家政公司应该招吧。”安梓文走了进去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看到安梓文走了进来热情的上前招呼:“小姑娘是不是找工作?”

    安梓文轻轻的点了下头。

    妇女微笑的说:“我们这里正招保姆,你可以吗?”

    安梓文连忙点头:“可以,我会洗衣做饭,但是我还是学生不可以做长期的。”

    “你先跟我来吧。”妇女把安梓文领到一对夫妇面前:“江先生、江太太你们觉得她怎样。”

    那对夫妇抬头看见安梓文的那一刻都愣了神,直到那妇女叫他们他们才回过神来。

    江太太:“小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安梓文微笑的说:“我叫安梓文。”

    江太太:“你会洗衣服做饭、做家务?”

    “会,我从小生活在农村这些我都会。”

    江太太满意的点了点头,看了自己老公一眼,见他也点了点头。

    就对那妇女说:“就她吧。”

    妇女:“她还是学生不能长期的,你们看……”

    江先生:“让她先做着吧,帮我们继续留意下。”

    “好的,江先生。”

    安梓文:“请等下,江先生、江太太我妈病了没人照顾如果在你们家工作我想有时候请假去医院看医院照顾我妈可以吗?”

    江先生:“这个好商量。”

    她去登记一下资料。”

    登记完资料后安梓文跟着那对夫妇出了家政公司,江先生:“你现在方便和我们先回一趟家吗?”

    “是这样的,我还没有和我妈说请了保姆,想你先见一见她老人家。”

    “可以,可是我等一下还要去和我妈说一声,最好不要太晚,可以吗?”安梓文小心翼翼的说,生怕惹他们不满毕竟现在眼前的两人可是自己的老板。

    江太太把安梓文的小心翼翼看在眼里,微笑的说:“你放心,不会太晚的。”

    安梓文看他们没有生气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谢谢江先生、江太太。”

    三人一起坐上车,江先生一边开车一边问安梓文:“你几岁了?”

    “我17在读高三。”

    江太太:“那不是和舒黎一样大吗。”

    江先生:“我希望你可以住在家里,我妈前几天扭伤了脚,这样你方便照顾她。”

    “可以。”

    江先生:“你和妈妈说一声。”

    “我会的。”

    江太太:“照顾老人你可以吗?”

    “江太太你放心,我有照顾人的经验,无论是老人小孩。”

    安梓文这话倒是不假,村里的老人、小孩病了安梓文都会去照顾,正是因为如此每个人对安梓文的印象都不错。

    江太太在和安梓文聊天,旁敲侧击的问安梓文的家庭情况,江先生也竖起耳朵听着。

    聊完后两人对安梓文的评价是:嗯,够孝顺。

    回到江家,江先生上楼把江老太太搀扶下楼,江老太太看见安梓文那一刻也愣了愣。

    安梓文有礼貌的对着江老太太说:“你好。”

    老太太看向儿子江明辉:“明辉这是?”

    “妈,她是我们家新请的保姆。”

    老太太看向自己的儿媳许惠英:“怎么和……”

    听到江老太太安梓文疑惑不解站在一旁。

    许惠英打断她的话:“妈,她和舒黎同年,他们应该合的来,等舒黎回来和她说一声就行,和之前那几个不同的,起码她年轻。”

    江太太这话是对安梓文说的也是对江老太太说的。

    听到江太太这样说安梓文也没多想。

    江老太太坐在沙发上说:“梓文是吧,你的情况惠英都和我说了,难得你有这份孝心,你以后要去看你妈妈说一声就好。”

    “好的谢谢老夫人。”

    江老太太面带笑容:“你叫我奶奶就好。”

    安梓文微笑的说:“是,奶奶。”

    江老太太微笑的点了点头。

    安梓文殊不知故事这才刚刚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