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江舒黎

    更新时间:2017-10-02 10:50:08本章字数:3156字

    “外婆我回来了。”玄关处传来一个年轻女孩的声音。

    一个长发披肩,外面穿着一件浅灰色无袖外套,里面穿着一件白色背心,穿着一双黑色短靴的女孩出现在客厅。

    “舒黎回来了,来,坐过来。”江老太太拍了拍旁边的位子示意江舒黎坐过来。

    “外婆。”江舒黎亲昵的依偎在江老太太身边。

    江舒黎这时才看到站在一旁的安梓文,疑惑的问:“她是谁?”

    江老太太看了安梓文一眼,微笑的说:“她是今天新请的保姆,她和你同年的,叫安梓文。”

    江舒黎不以为意的哦了一声。

    安梓文看了江舒黎一眼后,低着头不语。

    江舒黎起身围着安梓文转了个圈后站在安梓文面前:“那么没礼貌的保姆我还是第一次见。”

    安梓文听到江舒黎的话一脸黑线:我也是第一次看那么傲慢娇纵的人。

    退开了一步抬头看向江舒黎里:“江小姐你好。”语气不卑不亢。

    江老太太起身看着两人微皱眉,来到两人之间:“梓文这是我的外孙女江舒黎,你叫她舒黎就好,又不是民国叫什么小姐。”

    江舒黎看了安梓文一眼转身上楼。

    “梓文你坐吧。”江明辉看着安梓文示意她坐下。

    “对对,坐下来陪我这个老婆子聊聊天。”

    安梓文依言沙发上坐下。

    江老太太看着安梓文的脸出了神,安梓文感受到张老太太的目光不自下的动了动。

    许慧英看出了安子梓文的不自在,给江太太倒了杯茶,“妈,喝茶。”

    一只手抚上了安老太太的手臂轻轻一捏,江老太太回过神来收敛了目光,端起茶品着。

    许慧英笑着给安梓文也倒了杯茶:“来,梓文喝茶。”

    安梓文双手接过:“谢谢,江太太。”

    江舒黎换了身衣服下楼,看到许慧英和安梓文一左一右坐在老太太的身边,不悦的微皱起眉,在江明辉身边坐下。

    “你在那里读书?”江舒黎双手抱在胸前看着安梓文问道。

    安梓文看向江舒黎说:“海星高中。”

    江舒黎歪着头:“那是什么学校,我怎么没听过。”

    江舒黎从上到下打量着安梓文,“看你这身打扮那么土,你是从农村出来的吧。”

    “嗯,我是从凤宾来的。”

    江舒黎轻笑:“怪不得,那种小地方的学校我都没听过。”

    安梓文听出江舒黎话中轻蔑之意。

    安梓文不知自己哪里得罪了这位大小姐,难道真是因为自己穿衣服太土了吗。

    安梓文莞尔:“小地方江小姐没听过海星也是自然的。”

    江明辉、许惠英、江老太太的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安梓文可以听出,他们也亦然。

    江老太太轻斥:“舒黎,怎么可以这样说话,还不快给梓文道歉。”

    江舒黎听到这一番话脸色更难看了,对安梓文更是没有好脸色看。

    江舒黎却没有一点要道歉的意思,反而理直气壮的说:“我又没说错,凤宾确实是小地方。”

    “她穿的确实土,在这里谁会穿的跟村姑似的,”

    “你怎么跟你外婆说话的,真是越发没规矩了,谁教你顶撞长辈的。”江明辉怒斥道。

    江舒黎被江明辉的训斥声时吓到了。

    “外婆、舅舅你们今天你们居然为了一个保姆凶我,之前那几个保姆我也是这样说她们的,你们也没说过什么,今天你怎么回事。”

    瞪了安梓文一眼后转身上楼。

    安梓文一片茫然:你瞪我干嘛。

    江老太太看着江舒黎上楼的背影,摇了摇头“这孩子。”

    江明辉也叹了一声摇了摇头。

    许慧英眨了眨眼,看向安梓文“我带你去你的卧室看看。”

    安梓文点了点头跟着许惠英来到三楼的一间客房,许惠英对安梓文笑了笑:“这是你的卧室。

    “谢谢,江太太。”

    许惠英笑着说:“叫我惠英姐就好了,你的行李在哪里?”

    “我的行李在宾馆,我现在去拿,然后再去医院看看我妈,晚上再过来可以吗?

    “当然可以了,你认识路吗?要不要我送你。”

    安梓文在许惠英面前没有了那一份拘谨,咧嘴笑着说:“不用麻烦了慧英姐,我一个人没问题的。”

    许惠英拍了拍安梓文的肩膀:“那你路上小心点,早去早回。”

    “舒黎的话你别放在心上,她没别的意思。”

    安梓文知道许惠英是在说刚刚的事情,轻声的说:“惠英姐,我没事。”

    许惠英点了点头:“你看看还有什么缺的和我说,我的卧室在二楼往右转第二间。”

    安梓文应了下来。

    然后许慧英就转身离开了。

    安梓文打量着卧室,不愧是有钱人,怪不得那个江小姐脾气那么大,这就是所谓的大小姐脾气吧。

    安梓文在心里感叹了一番后,看时间不早打算去宾馆取回自己的行李,在来到二楼的时候,一间卧室的门突然打开,江舒黎站在门口,面无表情的看着安梓文:“你进来一下。”

    “她找我干嘛?”安梓文心里虽然疑惑,但是还是进了江舒黎的卧室。

    江舒黎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看着安梓文歪着头,笑着说:“你站那么远干嘛,怕我吃了你啊。”

    安梓文走到离江舒黎面还有几厘米的地方站定:“请问你…”

    江舒黎走到安梓文面前,伸手捂住她的嘴巴,打断了她接下来的话,安梓文瞪大眼睛看着江舒黎,“唔唔唔”在问:你想干嘛?

    江舒黎一只手捂着安梓文的嘴巴,一只手伸出食指放在自己的唇边,“嘘。”

    安梓文果然安静了下来,静静的看着江舒黎。

    江舒黎笑了起来:“这样才乖嘛。”

    嘴角微微扬起如月牙般的弧度挂于唇之上,一双水汪汪的大眼也是充满了笑意,这样一个勾人心弦的笑容在安梓文眼中却是危险至极的,安梓文这下更加紧张不安。

    江舒黎把头伸到安子文的脖子处,轻声的说:“你长得还挺漂亮的,特别是刚刚皱眉的样子,如果我是男的估计就喜欢上你了。”

    江舒黎的气息喷洒在安梓文的脖子上,痒痒的,安梓文伸手推开了江舒黎,往后退了一步双手捂着脖:“你有病是不是。”

    江舒黎歪着头,看着安子文:“我没干什么呀。”说着快速向前。

    安梓文这才反应过来,江舒黎居然抱着她,还亲她,安梓文伸手想要推开江舒黎。

    江舒黎是位跆拳道黑带的女人,安梓文根本就没有江舒黎力气大,根本就推不开她。

    江舒黎放开了安梓文,安梓文猛的推开江舒黎,用手背擦着自己的嘴唇,红着眼眶怒视着江舒黎,就像是被人欺负了的一只兔子。

    江舒黎看着安梓文这个样子,倒在床上捂着肚子:“哈哈哈哈哈,我逗你玩的,你这个样子该不会是初吻吧。”

    安梓文瞪着江舒黎,打开门,走出卧室。

    安梓文离开后江舒黎从床上坐直了身子,看着安梓文离开的方向,眼底一片阴沉。

    安梓文从江家出来后,坐上了一辆计程车,深吸了一口气,对司机说:“师傅,麻烦去德合医院。”

    刚在医院附近下了车就两个小混混走到安梓文的身边,其中一个头发染得微红的混混对着江安梓文吹口哨:“一个人啊小美眉,要不要我们哥俩陪你啊。”

    安梓文用眼角睨了他们一眼,面无表情,冷声的说:“滚。”

    另一个混混笑着说:“哟,脾气还挺火辣的。”说着伸手想去摸安梓文的脸。

    安梓文把脸一偏躲开了他的咸猪手,一脚踢在他裆下,在那个红毛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给他来了一巴掌。

    然后安梓文快速转身跑进医院。

    安梓文来到病房门口,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才推开门进去:“妈。”安梓文朝林素叫了一声。

    “怎么那么晚才回来,你再不回来,我都要去报警了,我还以为你在哪里走丢了。”

    安梓文笑了笑,:“我又不是小孩子,哪有那么容易丢。”

    在看到林素的时候,安梓文的心情好了一点,安梓文在一旁的椅子坐下,握着林素的手说:“妈,我找到工作了,是在一户人家那当保姆。”

    “那…”

    安子文知道林素要说什么,握着她的手轻轻用力:“妈就这洗衣服做饭,打扫而已,一点都不辛苦的其实。”

    “况且我又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你还怕我做不来嘛。”

    林素听安梓文这样说也不再异议,问道:“那家人怎样?”

    “嗯,都挺好的,除了那个大小姐,感觉她有点难伺候。”

    安梓文想起江舒黎对她做到“好事”不由得又恶心了起来。

    林素:“那一户人家是不是挺有钱的。”

    安梓文听到林素的话,忍下心中的不快,面上不显的微微点头:“嗯。”

    林素嘴角微弯,把手从安梓文手中抽出来,摸了摸她的发顶:“有钱人家的女儿那个没有小姐脾气呢,有时候忍忍就过去了,如果真的忍不了就不要干了,千万不可以委屈了自己。”

    安梓文对着林素敬了个礼,“是。”

    林素被安梓文逗笑了,安梓文看到林素笑了自己也笑。

    笑够了梓文才说:“妈,我还要回旅馆拿回自己的行李,要住在他们家,我明天再来看你。”

    林素微微一笑:“去吧,你不用总是来看我的,我自己一个人也行。”

    安梓文去旅馆拿了行李,办了退房手续后回了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