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半夜的声音

    更新时间:2017-10-03 10:15:15本章字数:3030字

    “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江舒黎挡在安梓文面前。

    安梓文清冷一笑:“为什么不回来,你还没到让我不回来的程度。”

    “哦,是吗?”江舒黎嫣然一笑,笑意并不达眼底。

    安梓文轻轻推开江舒黎,拿着行李上楼。

    江舒黎看着安梓文的背影,舔了舔唇,唇角勾起一抹弧度。

    知不觉安梓文已经在江家住了差不多一个星期了,在这些天安梓文在半夜总是可以听到一些奇奇怪怪的声音。

    这天半夜安梓文又听到了一些声音,安梓文皱眉翻了一个身继续睡,但是怎么也睡不着,安梓文翻身下床,打开门,门外漆黑一片一个人都没有,安梓文沿着走廊走下楼,顺着声音的来源,来到二楼末尾的一间卧室,安梓文把耳朵贴在门上听见那些声音就是在里面传来的,安梓文想开门探个究竟,但是当她把手附上门把锁的时候里面的声音没了。

    安梓文想把门打开,这时才发现门是锁着的,根本打不开,安梓文把耳朵贴在门上,“难道是我出现幻听了。”

    安梓文回到卧室,刚躺上床又听到一些杂音,安梓文起身打开台灯,房间除了自己一个人都没有,“怎么回事,难道真是我出现幻听了。”

    第二天,许惠英见安梓文精神不振,关心的说:“梓文,你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差,是不是不舒服。”

    安梓文怏怏的说:“我没事,可能是昨天没睡好吧。”

    许惠英拿过安梓文的扫把:“既然这样你快回去睡一会吧,不要扫了。”

    “这怎么可以。”说着要想拿回扫把。

    许惠英不让她拿:“你先回去睡一觉,妈那里我来说。”

    安梓文被许惠英带回卧室强行按在床上:“乖乖听话,睡一会。”

    安梓文见此也不再逞强,闭着双眼,最终敌不过困意睡着了。

    许慧英见安梓文睡着了,轻手轻脚的出去,把门关上。

    在安梓文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叫你不要那么心急又不听,你看你把她吓的。”

    安梓文不知睡了多久,当她醒睁开双眼就看见江老太太坐在床边,安梓文连忙起身。

    “奶奶,你怎么来了,我现在就去干活。”

    江老太太按住她,“不用着急干活,我听惠英说你精神不太好,所以来看看你。”

    安梓文听见江老太太这样说心里暖暖的,微笑的说:“奶奶,我没事。”

    江老太太把桌上的牛奶把递给安梓文,“来,把牛奶喝了。”

    安梓文接过牛奶喝了起来。

    江老太太微笑的说:“你好好休息,等养足精神再干活,我先出去了,好好休息。”

    安梓文呆呆的望着江老太太的背影,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却让安梓文感觉无比的温暖,小声的说:“惠英姐和江老太太真好。”

    殊不知这一句话被“他们”听的一清二楚。

    安梓文躺了一会后就去干活了,一个保姆不在主人家干活,而是在大摇大摆的睡觉,安梓文想想都觉得嚣张,虽然是主人家给的,但是终归是不妥。

    在客厅拖地的时候江舒黎站在安梓文面前,安梓文往左她又往左,安梓文往右她又往右,安梓文忍无可忍抬头看着她,一手拿着拖把,一手插着腰:“请问你有事吗?”

    江舒黎看着安梓文,眼中的轻蔑之色一览无遗,“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想干活就干活,不想干活就装病,如果身体那么差还做什么保姆,干脆回家养着得了。”

    安梓文看着江舒黎露出愠怒之色:“我没有,你不要胡说八道。”

    江舒黎轻笑:“胡说,你还不配让我胡说。”

    说着踢翻了旁边的水桶,安梓文生气的看着江舒黎,江舒黎带着笑意看了安梓文一眼,随后转身离开。

    安梓文扶起水桶,拖着地上的水,安梓文可以感觉的到江舒黎对自己的敌意,但是这敌意从何而来安梓文百思不得其解。

    “简直就是一头母狮子,不,母狮子起码比她可爱多了,动口不好嘛,偏要动脚。”

    “谁动脚?”安梓文回头,江明辉不知何时站在她身后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安梓文咧了咧嘴,站直了身子:“没谁呀。”

    唉呀妈呀,他什么时候站在我身后的,走路也没声,吓死我了。

    接着安梓文抿唇的笑了笑:“江先生,你回来了。”

    江明辉看着地上的一滩水:“怎么回事?”

    “哦,我刚刚不小心把水桶打翻了。”

    安梓文刚刚那一番嘀咕江明辉可是一字不漏的都听到了,自然知道她没说实话,但也不拆穿她。

    “我帮你吧。”说着江明辉就挽起袖子。

    安梓文瞪大眼睛:“不用了,不用了,我来就好,江先生你不可以抢我饭碗啊。”

    江明辉看着安梓文一副狗崽崽护食的样子,不禁轻笑。

    “好好,我不抢你饭碗啊。”摇摇头,往楼梯口走去。

    “这还差不多。”

    准备上楼的江明辉听到安梓文这话,又忍不住笑了一声。

    江明辉回到卧室,许慧英迎来了上来帮他把外套脱下来:“今天那么早就回来了。”

    “今天事情不多,处理完就早点回来了。”

    “慧英,梓文和舒黎相处的怎么样?”

    许慧英挂外套的手一顿,挂好外套后,对着江明辉微微一笑:“还好,怎么了?”

    江明辉把刚刚的事情告诉了许慧英,许慧英听了后笑道:“你觉得梓文说的母狮子是舒黎?”

    江明辉迟疑的点了点头。

    许慧英笑而不语。

    安梓文把地拖干净后就开始准备晚餐,许惠英这时走进厨房帮安梓文摘菜,安梓文连忙说:“惠英姐我来就好。”

    许惠英笑了笑:“没事,反正我也是闲着,你现在精神好些了吗?”

    安梓文点点头:“嗯,好多了,现在挺精神的。”

    安梓文抬头看了一眼正在摘菜的许惠英,“惠英姐,你晚上的时候有听见一些什么声音没有。”

    许惠英抬头,“声音,没有啊,怎么啦?”

    安梓文见许惠英的样子不像在说谎,随便编了一个说辞:“没什么,只是晚上我总是听到一些鸟叫声而已。”

    许惠英了然:“哦,正常,这里树多自然鸟也多,听到了也正常。”

    安梓文继续道:“惠英姐,二楼末尾的那间卧室是谁的?我想进去打扫,但是门是锁着的。”

    “那间卧室你不用打扫,一直以来都是妈亲自打扫的,钥匙也只有妈一个人有。”

    安梓文应了一声若有所思继续干活。

    奶奶不会半夜三更不睡觉,去那卧室吧,还弄出声音来。

    安梓文皱眉,难道真是我出现幻听了 。

    “梓文,你来了都有一个星期了,还习惯吗?”

    安梓文回过神来,笑着说:“一切习惯。”

    “那就好。”

    “你和舒黎相处的怎么样,你们年纪相同,应该挺多话题可以聊的吧。”

    聊个鬼,她不找我麻烦就不错了。

    安梓文淡然的说道:“还好吧,话不是那么多。”

    许慧英一直注意着安梓文的神情,自然没有错过那一闪而过的神色。

    心下便有了答案。

    毕竟有些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还是微笑的点点头:“那就好,舒黎有时候脾气是不是那么好,不过她不是有心的。”

    安梓文不想搭话,索性什么都不说,就这样听着。

    两人各怀心思的一起做着晚饭。

    晚上安梓文坐在床上抱着腿,下巴搁在腿上回想起自己在江家所发生的事情,他们每一个人对自己都很好,很友善,除了江舒黎,但是又有点奇怪,他们对一个保姆那么好干嘛,还有这屋子也奇奇怪怪的,那些声音为什么就只有自己听到。

    想到许慧英今天的话:舒黎有时候脾气不是那么好,不过她不是有心的。

    我当时没有说什么呀,慧英姐那句“脾气不是那么好、不是有心的”是什么意思,难道慧英姐知道我和江舒黎不对头,才这样说的。

    安梓文抬起下巴看了看卧室周围,在心里嘀咕:怎么感觉哪里怪乖的。

    “算了算了,不想了,睡觉。”安梓文关了灯躺下,抵挡不住睡意,睡着了。

    安梓文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她梦见了她失踪多年的父亲,虽然梦中的男人样子很模糊,但是从身高以及轮廓来看,安梓文还是认出了那正是自己的父亲安正南。

    在梦中安正南好像在拉着一个人的手在往前走,那人不高大约才六七岁,是一个小孩,她同样也看不清那个小孩的样子和周围的环境,她只看见了那小孩手上戴着一条有蝴蝶的银色手链。

    小孩不愿意跟安正南走,安正南一直拉着小孩往前走去。

    一个声音在安梓文脑海中响起:小心江舒黎,小心江舒黎,不要和她单独相处。

    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不要让江舒黎有单独靠近你的机会。

    安梓文虽然是睡了,但是却听的无比清楚,在心里道:“小心江舒黎为什么?我要拿回什么东西?”

    这个声音有点嘶哑,有点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