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一模一样的脸

    更新时间:2017-10-04 10:50:43本章字数:3137字

    安梓文去医院看完林素刚回到江家,江舒黎就在她耳边小说的说:“你回来了。”

    安梓文被吓了一跳,转过身来拍着胸口说:“你走路怎么没声音啊,还有你说话就说话,干嘛阴阳怪气的,靠那么近干什么。”

    江舒黎退后一步双手抱在胸前:“哈哈哈哈,看把你吓的,那么胆小。”

    江老太太下楼,看着她们两个慈祥的说:“你们两个在说什么,笑的那么开心。”

    安梓文在心里吐槽,我那有笑,是她在笑好不好。

    江舒黎笑够了走到江老太太身边,挽着她的手,面带笑容的说:“外婆,没事,我和梓文说了一些好玩的事情而已。”

    江老太太看向安梓文,安梓文微笑的说:“是啊,很好玩的事情。”

    江舒黎看向江老太太:“外婆我们去看会电视吧,有一部电视剧挺好看的,我们去看看。”

    江老太太:“好啊。”江舒黎挽着江老太太走向客厅的时候转过头来阴森森的看了一眼安梓文,安梓文一脸茫然的咽了咽口水。

    明明是你吓我好不好,你这个什么眼神。安梓文在心里骂江舒黎。

    往常江舒黎对她是怪怪的,但今天更怪了,看她的眼神更加不善,好像巴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安梓文做好晚餐后江明辉和许惠英也回来了,在安梓文把菜端上餐桌的时候江舒黎趁着其他人不注意把脚伸了出来,安梓文没注意到一下就被绊倒摔在地上,连盘子也一起打碎了,手碰到了碎片被划破了,江明辉和许惠英连忙扶起她,江老太太也被吓到了。

    江老太太 :“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安梓文看到江老太太眼中的关心,露出一抹浅笑,把手微微的藏在身后:“我没事。”

    江明辉显然不信她的话,扯出安梓文藏在身后的手,皱着眉说:“都流血了,还没事。”

    安梓文抽回手:“真的没事,先生。”

    这话虽然是对着江明辉说的,但是视线却冷冷的落到江舒黎那里,江舒黎也不躲挑衅般的对上安梓文的视线。

    许惠英将两人之间的互动尽收眼底,不动声色的的说:“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

    说着拉着安梓文来到客厅,“你先坐下。”

    安梓文坐在沙发上,许惠英找来急救箱帮她消毒包扎。

    一边帮安梓文处理伤口,一边说:“舒黎弄的。”

    安梓文瞪大眼睛看着许慧英,没说话。

    许慧英抬头看着一脸惊讶的安梓文:轻笑:“你们的刚刚的互动,我看到了哦。”

    安梓文了然,“慧英姐,那个,那个。”

    安梓文不知道怎么说,直接说也不知道人家信不信,万一当她无中生有怎么办,说不是江舒黎弄的,又不想,确实是她把脚伸出来绊她的。

    “好了,我们回去吃饭吧。”许慧英把药箱收好,把安梓文在纠结中解救了出来。安梓文见许慧英不提,也不再纠结,这笔账她迟早要和江舒黎算清楚。

    许惠英带着安梓文回到饭厅,地上的碎片早被许明辉扫了,安梓文看了江舒黎一眼,然后看向其他人的说:“对不起。”

    江舒黎眉眼含笑的看着安梓文:“你又不是有意的,说什么对不起。”

    许明辉轻声的说:“舒黎说的对,你又不是故意的说什么对不起,快坐下来吃饭吧。”

    江老太太也轻声的说:“就是,人没事就好了,不用道歉,坐下来吃饭吧。”

    安梓文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江舒黎你哪来的脸说这话,善良一点不好嘛。

    只有江舒黎旁边还有一个空位,经历刚刚的事情安梓文十分不愿意和江舒黎坐在一起,但是又拒绝不了,唯有硬着头皮走了过去在江舒黎身边坐下。

    看着江舒黎像个没事人似的吃着菜,安梓文心里更加的气愤。

    啧啧啧,不去当演员真是浪费了。

    江老太太一直在嘱咐安梓文注意一点伤口不要碰水,不要吃辛辣的东西,许明辉也在说着,安梓文一一应了下来。

    江舒黎一直在吃不说话,尽管她掩饰的很好,但是许惠英还是从她眼中看到一丝寒意,不由得心下一沉。

    晚上安梓文因为手中传来的疼痛根本睡不着,这时听到门外传来脚步声。

    “怎么晚了,谁不睡觉,在走来走去。”

    安梓文起身打开门,看向走廊,走廊里根本就没人。奇怪明明有声音,怎么没人,难道有贼,安梓文拿着手机打开电筒,来到走廊上,当她下到一楼时,脚步声又出现了,安梓文顺着声音来到花园,拿着手机四处照了一下根本就没有人:“谁在这里。”

    脚步声又出现,安梓文的神经紧绷了起来,再次说:“谁在这里,快出来。”

    顺着声音安梓文来到一处花丛的附近,四处照了照没人,这时脚步也消失了。

    突然一个声音吓了她一跳,“你在做什么。”

    安梓文转过身来,把光打在那人的脸上看见江舒黎站在她身后,顿时松了口气,“我睡不着出来走走。”

    江舒黎走近安梓文声音带着寒意的说:“真的吗。”

    安梓文被江舒黎的声音下了一跳,随后定了定心神,“废话,到底是谁害的我睡不着。”

    江舒黎扫了一眼安梓文的手,冷笑一声不语。

    安梓文看着江舒黎,“你为什么要这样?我哪里得罪你了?”声音中带着怒意 。

    江舒黎轻声的说:“呵呵,为什么,因为你好讨厌。”

    安梓文能感觉到她的恨意,更是一头雾水:“如果是我来了江家后做错了什么,令你讨厌了,你告诉我我改。”

    江舒黎眨眨眼:“你这副样子真的是很讨厌,你以为你真的是天使吗。”

    安梓文疑惑,皱着眉:“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我?”

    江舒黎走近安梓文抬起她的下巴,微笑的说:“那么漂亮的脸蛋如果花了,你猜会怎样。”

    安梓文实在受不了江舒黎的答非所问,挣脱开她的手,转身就要离开。

    江舒黎抓住安梓文受伤的手,“嘶。”安梓文吃痛的吸了口气。

    不得不转过身看着愤然江舒黎:“你干嘛?你有病是不是。”

    江舒黎用力的捏住安梓文的下巴,“真的是一模一样吗。”

    江舒黎捏住安梓文下巴的手不断用力,安梓文吃痛的看着江舒黎,也顾不上江舒黎在说什么,用另一只手甩开了江舒黎捏住下巴她的手,同时挣脱开她抓住自己手的手,往后退了几步:“你有病是不是,江舒黎,有病就去治,大晚上的病发干嘛。”然后就跑回自己的卧室。

    安梓文回到卧室后把门锁上,然后坐在床边一手抚着胸口,喘着气。

    江舒黎在安梓文走后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盯着刚刚安梓文站的那个地方,眼里尽是阴沉之色。

    过了一会安梓文往窗户看去,发现江舒黎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整个人被黑夜包裹着,如同鬼魅一般。安梓文看着这样的江舒黎心里感到了害怕,拉上窗帘不再看她。

    江舒黎想到今天早上江老太太和江明辉、许慧英他们的谈话,就更是怒火中烧。

    江明辉:“妈,你不觉得梓文长的真很像姐吗?”

    许惠英附和:“对啊,看见她的时候我还真是吓了一跳。”

    江老太太沉思:“是很像,气质也很像。”

    “明辉、慧英你们去查一下,梓文和明洁长的一模一样,不到我不多想。”

    “嗯,妈,我们知道了。”江明辉应道。

    江舒黎抬头看了一眼安梓文的卧室,轻声的说:“既然你来了”然后又看了一眼前面的一处花丛,继续说:“那就和他们一块吧。”

    江舒黎回到自己卧室坐在梳妆台前,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把手抚在自己的脸上,“我这脸也不差啊。”

    微微勾起嘴角邪魅一笑:“就是和她长的不像而已。”

    江舒黎重复着这两个名字:“安梓文、安正南”

    “你是安梓文,哪我是谁?我只能是江舒黎,对,我就是江舒黎,江氏未来的继承人。”

    江舒黎看着镜中的自己近乎癫狂的说:“你是谁?”

    然后又一本正经的回答:“江舒黎。”

    江舒黎演着属于自己的独角戏,演员、观众都是自己,不,或许还有其它观众的存在,是我们不知道罢了,或许无时无刻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注视着你。

    安梓文这边早就不知和周公下了多少盘棋了,在睡梦之中的安梓文做了一个梦。

    “过来外婆这里。”一个老太太在向一个女孩招手

    “舅妈给你做了好吃的小蛋糕哦。”本来跑向老太太的女孩停了下来,转身跑向那个舅妈。

    女孩转身的那一刻安梓文看清了女孩的脸,正是八岁时候的自己,本来模糊的两张脸在此刻也清晰起来,正是江老太太和许慧英,周围的布置正是江家的客厅,周围挂满了气球,还有一个大大的蛋糕,写着:Happy birthday

    接着看到江明辉缓缓而来,摸了摸女孩的发顶,蹲下了从身后拿出一条手链为女孩带上:“祝我们的小舒黎生日快乐。”

    所有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欢声笑语洋溢着整个屋子。

    一个声音响起:丫头,你原本就应该过着这样的生活,对不起,是我们剥夺了原属于你的一切,既然你来了就夺回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