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疑惑

    更新时间:2017-10-06 23:55:52本章字数:3300字

    安梓文冷静下来,想了想,现在还有些事情没有搞清楚,安正南不是来这里找女儿的吗?但是为什么会死了?

    既然来了这里,那就肯定知道江舒黎就是自己的女儿,那江舒黎知不知道呢?

    安梓文想了想,江舒黎对自己表现,安梓文蹭的一下后背直冒冷汗,一个念头冒了出来:她该不会是早就知道了吧?

    安梓文小声的嘀咕:“如果真是是早就知道了,还能那么安然自若的做着江家的江舒黎,应该不会吧,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她也……”安梓文不敢再想下去。

    “算了算了,随遇而安吧,到时候再找他们问清楚。”安梓文抹了把脸,收拾好自己就去干活了。

    安梓文下楼的时候和张明辉来了个照面,明辉看着安梓文脸色不太好,关心的问道:“你不舒服吗,脸色怎么那么差?”

    安梓文现在知道江明辉是自己的舅舅,不知要用怎样的心情来面对眼前这个人,笑了笑:“先生,我没事,你这么早,是要出门了吗?”

    江明辉也有没有在问什么,两人肩并肩的走下楼。

    江明辉本来想说是,但不知道为什么说出口的就变成了:“没呢,今天醒的早就起来了。”

    安梓文点了点头:“那先生你先坐会,我去准备早餐。”

    安梓文给江明辉泡了壶茶,就去厨房忙活了,江明辉端起茶,看了看厨房,若有所思,最后还是起身走到了厨房。

    “我来帮你吧。”江明辉走到厨房,对着安梓文说。

    “先生,你又想抢我饭碗啊。”安梓文手下不停,笑着说。

    “那能啊,就算我想抢也抢不过来啊。”江明辉也笑了笑。

    安梓文把切好的黄瓜放到盘里:“江先生不用了,你出去吧,我自己就可以了。”

    江明辉并没有出去,而是站到一旁,看着安梓文忙活。江明辉看着安梓文干脆利落的说法,开口说:“你很会做饭吗?”

    安梓文背对着江明辉,下着面条,听到江明辉问她,点了点头:“很会那倒没有,但是还挺熟的,我从小就会做了。”

    江明辉又继续说:“都是你妈妈教你的吗?”

    安梓文依旧背对着江明辉,弄着锅里的面条,“是啊。”

    张明辉看着安梓文的背影,就好像看到了姐姐江明洁,江明洁从前在家的时候也是这样子,早早的起床为家里人准备早餐,江明洁在做早餐的时候,江明辉很喜欢在一旁看着,跟她聊天,给她打打下手。

    安梓文把面条盛起来,转过身来就看见江明辉呆呆的,安梓文把手伸到江明辉面前晃了晃:“江先生,江先生。”

    江明辉回过神来看着安梓文:“怎么了?”

    “先生我都叫你好几声了,你都没有听到,你怎么了?”

    江明辉尴尬的摸了摸鼻子:“今天做什么?”默默的转移话题。

    安梓文奇怪的看了江明辉一眼随即说:“今天做面条,江先生,你有什么其它想吃的吗?”

    “没有,你做吧。”

    “梓文,你不用江先生,江先生这样叫我的。”

    安梓文转过头来看着江明辉,笑了笑:“那应该叫什么?”

    江明辉愣了愣:是啊,应该叫什么呢?

    明辉哥、明哥、江哥、江叔叔。那还不如叫那先生。

    江明辉手半握成拳放到唇上:“咳咳,那还是叫江先生吧。”说完后就出了厨房。

    安梓文看了看姜明辉的背影,转过头来继续弄着锅里的东西,自嘲道:“你在期待什么呢。”

    文梓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瞬间,真是希望江明辉说:“就叫我舅舅吧。”

    在吃早餐的时候安梓文的目光总是不经意的瞟到江舒黎身上。

    亲眼目睹我和江舒黎出生的人,除了妈,就还有那个接生婆,帮两个孕妇接生完之后,那接生婆肯定也离开了,所以只有妈知道两个婴儿谁是谁,所以她换了也没人知道,江家的人肯定也不会细查他们带走的那个是不是就江舒黎。

    妈告诉了他,那他是知道的。

    他当时就算找到江舒黎,那怎么确认江舒黎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那个王姨又是怎么一回事?感觉她所有事情也蛮清楚的。

    “怎么感觉他们两个好像还有什么事情没告诉我。”安梓文皱着眉头自顾说。

    “自己一个人在自言自语些什么?”江舒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安梓文被吓了一个激灵,转身看着江舒黎:“我说大小姐你走路怎么老是没有声音,差点被你吓死。”

    “是你自己胆子小别赖我。”

    说着江舒黎抬了抬下巴:“你跟这些花有仇吗?”

    安梓文低头看了看:“哎呀。”

    刚刚想东西想的太入神了,浇水浇多了。

    “安梓文,你以后少来花园这浇花。”

    “啊。”安梓文抬头看向江舒黎,明白她这个又是什么操作。

    “可是江老太太让我帮着打理这些…”

    “我叫你不要过来浇花,你就不要过来浇花,外婆那里我会说的。”江舒黎打断安梓文不耐烦的说。

    安梓文为江舒黎冰冷的语气感到奇怪:刚刚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就…

    江舒黎现在犹如会喷火的火鸡。

    安梓文应着:“好好,不浇就不浇。”拿着东西离开了花园,安梓文感觉如果自己再不走江舒黎等一下又会做出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来。

    江舒黎看着安梓文刚刚站的地方神色阴冷。

    安梓文回头看了江舒黎的背影一眼,明明是大白天,但是安梓文却感觉江舒黎,全身上下透露着一股寒意。

    安梓文回过头来不再看快步离开,越想越觉得奇怪,为什么江舒黎老是盯着花园那里,不对,确切的来说,是老盯着花园的某个地方。

    难道那里有秘密不成?第一次的时候也是这样,让我不要靠近那里,第二次也是这样。安梓文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

    “不如找他们问一下。”安梓文看了一下自己周围,撇了撇嘴。

    “额,好像也找不到他们。”

    夜幕悄然临近,这个时间点平常安梓文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但是今天她却不想睡,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你们两个在不在呀?要是在的话,吱个声呀,我有事情想问下你们。”安梓文看着自己卧室周围小声的说。

    ……没动静,十分钟后还是没动静。

    “难不成一定要我睡着了,你们才来找我,可是我今天睡不着。”

    安梓文躺下,用被子盖着自己的头:“睡不着呀,睡不着呀。”

    在床上滚来滚去,滚了不知道多久,睡着了。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当你越想去做的时候,就越是发现做不了,但你没有心情去做的时候,却做到了。

    安梓文又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安梓文睁开双眼,看着周围熟悉的黑暗:“这回睡着了。”

    “有没有人在呀?”

    “丫头。”安正南的声音突然出现在身后。

    安梓文吓了一激灵,转身:“嗯,下次麻烦打声招呼。”

    “吓到你了。”安正南的声音飘了过来。

    安梓文忍住想要翻白眼的冲动:废话。

    嘴上却说:“呵呵呵呵呵,没有没有没有。”

    安子梓文看着眼前的一片黑暗,舔了舔嘴角:“爸,你就不能现个身?”

    “如果我们出现在你面前,对你不好。”王姨响起的声音。

    “怎么个不好法?”安梓文皱了皱眉问道。

    “你会沾染到我们的阴气,到时候邪祟就容易入侵到你身上。”安正南说。

    安梓文了然,挑了挑眉:“这样我就沾染不到你的阴气了吗。”

    安正南和王秀兰半响没了声,似乎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安梓文这个问题。

    王姨:“这样沾的少一点。”

    安梓文似笑非笑哦了一声。

    “那你们两个现在是站在我面前,只是我看不到。”

    王姨小声的应了一声:“嗯。”

    安梓文勾起了唇角,盘腿坐了下来:“我有事情要问你们。”

    “你们还有事情瞒着我。”安梓文盯着前方,锐利的双眸仿佛要把前面盯出个洞。

    虽然知道安梓文看不到他们,但是被安梓文这样看着,安正南和王秀兰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安梓文的眼神犹如一把刀,刺向他们。

    “你们是怎么死的?你们好像还没告诉我。”安梓文看着他们,一字一句的说。

    安梓文静静地等他们开口,但是等了有一会儿,他们好像也没有开口的打算。

    安梓文唯有打破这个寂静:“不能说吗,是说你们想维护什么?”

    “那我问你们另外一个问题好了,你们是在江家,还是在什么地方?”

    安正南:“江家。”

    安子文这才注意到安正南的声音,有那么一丝沙哑,好像比刚才哑得更厉害。

    安梓文有些好奇安正南这是怎么了,“你没事吧。”

    “没事。”

    站在安正南一旁的王姨没好气的看着他,也不知道是谁刚刚的眼泪像开了水龙头的水一样,止不住的往下出。

    知道安正南要面子,这话也没有对着安梓文说。

    继既然安正南不说,安梓文也不再追问,继续着刚刚的问题:“你们是困住在了江家出不去还是干嘛?”

    听到这话王姨有些诧异的看着安梓文,丫头的心思果然……细腻。

    王姨叹了一声:“丫头,我们是在这里死的,我们对这里有怨有恨,有不舍,所以出不去。”

    还有一句话,王姨没有说,那就是:害我们的人就在这里,我们也不想出去。

    安梓文知道他们没有说实话,看他们这样好像也不打算说的样子,也不再追问了。

    站起身来:“事情来的突然了,我知道的也太突然,这时间你们不要找我,我也不找你们,我想静一静,我要回去了。”

    既然他们不说,那我就自己查呗,这样想着,同时也回到了现实中,安梓文看了看时间,还没天亮,盖着被子,蒙头就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