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七、试探林素

    更新时间:2017-10-07 23:54:38本章字数:3284字

    经过了昨晚之后,安梓文也想明白了:他们不说,那就自己查呗,反正这世界上没有密不透风的墙。

    “奶奶,我有一段时间没有去看我妈了,我今天想去医院看看我妈可以吗?” 安梓文对着江老太太说。

    老太太摘下了自己的老花镜:“去吧,厨房里还有慧英和明辉给我买的一些营养品,拿一些去给你妈妈吧,代我给她问候一声。”

    安梓文摆摆手:“不用了奶奶,你留着自己吃吧,问候我会带到的,东西就不用了,我妈怕也是吃不惯那么贵的东西。”

    “你就拿去吧,又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他们两个买的太多了,我自己也吃不完,放在那里过期了也是浪费了,你带过去让你妈妈补补身子,如果不能吃就算了。”

    “来来来,我来给你挑挑。”江老太太往厨房走去,安梓文无奈的笑了笑跟在身后。

    带着江老太太给的营养品去了医院,安梓文推门而进,林素正在闭着眼睛休息,也不知道睡着了没有,安梓文放轻了脚步,把东西放在桌上。

    林素在安梓文放下东西的时候睁开双眼。

    “妈,我吵醒你了。”

    “没有,我根本就没有睡。”林素一边起身一边说。

    安梓文把枕头竖起来,扶着林素让她靠在背后的枕头上。

    林素看着安梓文的脸:“你瘦了不少。”

    安梓文笑了笑:“才没有,我胖了才是,江家的饭菜太好了,把我都吃胖了。”

    捏了捏自己的脸:“诺,看都是肉。”

    林素笑着拍掉她的手,安梓文顺势把手放下来:“妈,你才是瘦了呢,化疗很辛苦吧。”

    林素嘴角微弯,微微的笑着,摇了摇头。

    “妈,这些东西都是江老太太让我带给你的,说是让你补补。”

    林素这才仔细的看了看安梓文刚刚带来的东西,看着就知道不便宜。

    “哎,你怎么。”

    安梓文知道她接下来要说什么,连忙说:“妈妈,我说了不用的,但是人家江老太太说儿子和儿媳买的太多了,她吃不完,放着过期了也浪费。”说着朝着桌子上的东西抬了抬下颚,继续说:“这些东西都是人家挑出来给我带来的,我也不好再推,妈反正你需要补充营养,吃了不浪费。”

    林素还是觉得不妥:“这些东西可不便宜,我怎么可以收。”

    “这是人家的一片心意,江老太太还让我代她问候你,我要是再把东西还回去,那才是不妥。”

    林素觉得安梓文说的有道理,“你回去了替我谢谢人家老太太。”

    安梓文见说服了林素,松了口气:“我知道的啦,放心。”

    安梓文坐在椅子上和林素说话,但安梓文感觉自己现在在林素身边,没有从前那般自在,找了个借口出去:“妈,我去问问医生你可不可以吃这些。”

    林素没有发现安梓文的不自在,“去吧。”

    安梓文拿着东西出了病房,出了病房安梓文感觉压着自己胸口的烦闷减轻了一些,深深的看了病房一眼,想着林素刚刚那一番话,摇了摇头:呵,东西不好意思收,为什么别人的女儿你就敢换。

    安梓文收回目光,去找医生。

    安梓文刚从医生那里出来,就被人撞到了,东西也撒了一地,安梓文蹲起来捡东西,突然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挡住了视线,一个低沉的嗓音响起:“对不起,小姐。”

    安梓文抬头,一个男生正半跪在面前,捡着东西。

    两人离的太近,男生的气息都落到安梓文的脸上,安梓文扭过头捡起地上的袋子,让他把东西装进去。

    “谢谢。”安梓文轻声的说。

    男生微微一笑,露出一排洁白牙齿:“应该的,毕竟是我撞了你,是我说对不起才对。”

    “我赶时间,先走了,不好意思啊。”说完后就小跑着离开了。

    安梓文也不在意,往林素的病房走去。

    “妈,医生说了你可以吃,我先给你泡个营养液。”

    “好,谢谢啦,我的宝贝女儿。”林素笑着说。

    安梓文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笑容,语气轻快的说:“不客气。”

    如果林素细心一点就会发现安梓文的话说的是多么生硬,笑容是多么的牵强。

    安梓文把水杯递给林素,抿了一下唇,想到了什么似的开口说:“妈,你还记得我和你说过这户人家的大小姐嘛。”

    林素喝了一口,抬头看着安梓文,记得安梓文说过那个大小姐不是那么好相处,紧张的问:“记得,怎么了?她欺负你了?”

    安梓文听出了那一抹紧张,心里好受了些:妈,你还是在乎我的是吗。

    安梓文扁了扁嘴:“我做什么她好像都不满意,挑三拣四的,我压力实在太大了,他们家的人又宠她,我也不好多说什么。”

    林素还没来的及说什么就被安梓文一把抱住,安梓文低低的说:“不过我比她幸福,我起码还有妈你。”

    林素伸手揽着她,不明白安梓文这话是什么意思。低头看着安梓文的发顶:“什么?”

    “他们和我说,她妈妈在生江舒黎的时候难产去世了。”安梓直起身子看着林素,不放过她脸上的任何一个表情。

    “当时她妈妈是在一个村庄生下她的,她爸爸当时是知青,在外出办事回来的时候发生了意外,连同车子一起翻下了悬崖。”

    果然林素听到这脸色顿时变的难看起来,安梓文装作看不到,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继续说:“所以我比她幸福,我还有妈你。”

    林素艰涩的开口:“你说那户人家姓什么来着?”

    “姓江。”

    林素绷紧的弦一下子断了:怎么会那么巧,居然是他们,那…那个大小姐是不是就是她。

    安梓文看着呆住了的林素,刚刚心里的那一点好受不见了,江舒黎是她的亲生女儿,挂念是理所当然。江家一直把江舒黎当作是江明洁的亲生女儿,疼爱她也是理之当然。

    那自己呢?又有谁牵挂自己。

    安梓文在心里叹了一声,把那一抹苦涩压了下来,看着林素轻唤着:“妈,你怎么了?”

    林素听到安梓文叫她,转头看向安梓文,对上那双漂亮的双眸,透过双眸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温婉漂亮的女子,她也有着这样漂亮的眼眸。

    林素有些心虚的移开视线,有些慌张的说:“没事,我只是有些累了。”

    安梓文不拆穿她的谎言,起身掖了掖林素的被子:“那你休息吧,我也要回去了。”语气比之前更冷了几分。

    林素并没有发现,在安梓文出去后林素才发现自己的手心满是汗。

    现在知道了自己女儿的下落,应该高兴的,但林素却悲多过喜:“她在江家过的那么好,有那么多人爱她,如果她知道了真相,也未必会认我吧,江家要是知道了会怎样。”言语中充满了落寞与担忧。

    林素看向窗外:“这或许是天意吧。”

    安梓文低着头进了电梯,一个声音在身侧响起:“好巧,我们又见面了。”

    安梓文抬头,是刚刚那个男生。

    “你去几楼?”

    安梓文才发现自己没按电梯:“一楼。”

    “一样,我也是。”男生笑了笑,按了电梯。

    安梓文继续低着头,一副我不想说话,你不要烦我的样子。

    “我叫凌牧斐,你叫什么?”

    安梓文不想理旁边的人,继续低着头,凌牧斐也不尴尬,“你很不开心。”

    安梓文抬头看着凌牧斐:“很明显吗?”

    凌牧斐点了点头,“如果刚刚只是一点点,那现在就是很不开心。”

    电梯门开了,安梓文率先走出来,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身看着凌牧斐:“我叫安梓文。”

    凌牧斐一愣,等他反应过来,安梓文已经出了他的视线范围内了,追上去,“你要去哪里?要不要我送你。”

    安梓文停在下来看着凌牧斐,自己和他貌似只认识了几分钟吧,只知道彼此的名字,其它一无所知,听他的语气好像他们已经认识很久似的。

    安梓文微微歪头看着凌牧斐:“我们好像不熟吧,你对我就那么放心。”

    对啊,我们不熟啊,搞什么,凌牧斐你可没那么自来熟啊。

    “你不要误会,我只是”凌牧斐有几分迫窘的说。

    安梓文看出了凌牧斐的迫窘,刚刚还以为他是一个自来熟,现在看来好像不是,心情好了一些,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谢谢了,我自己去搭车就可以了,不劳烦你了。”

    凌牧斐觉得安梓文笑起来很好看,安梓文的肤色本就白,眼睛生的很好看,眼尾微微扬起,笑起来的时候眉间和唇一起微微弯起,画起美丽的弧度,比刚刚那一副毫无生气的样子好多了,心里这样想着差点脱口而出:“你笑…”,凌牧斐回过神连忙改口:“好的,路上注意安全。”

    安梓文忽略掉凌牧斐的不自然,点了点头,然后转身往公交站走去。

    看着安梓文走远的背影,凌牧斐松了口气,对今天分外热情的自己感到不可思议,想不通,干脆不想,摇了摇头往自己的车走去。

    另一边的安梓文在公交站等车,可是眼前的一幕让她僵住了,现在她后背全是汗,在前面不远的一个女人的后背上挂着一个婴儿,手心的痛感告诉她这是真的,她没有眼花,安梓文感觉自己快要哭了,眼泪已经在打转了。

    这个婴儿不大,很小,如果忽略了身上的血,是一个很可爱的婴儿,两只手扶着女人的肩膀,看着周围,好像对一切都充满了好奇。身上的血不断往下流,地上,衣服上都是,周围没有人看到那个婴儿以及那鲜红血。

    安梓文低着头站着,不是她不想走,而是腿软走不了,唯有全身僵硬的站着,低着头,以免看到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