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江舒黎的不安

    更新时间:2017-10-08 03:27:00本章字数:3315字

    凌牧斐开车经过公交站,看到前面那个低着头,两只手紧握在一起的安梓文,凌牧斐感觉安梓文有点不对劲,好像…有点紧张和…害怕。

    凌牧斐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走到安梓文身边,伸手碰了我她:“你怎么了?”

    凌牧斐开车经过公交站,看到前面那个低着头,两只手紧握在一起的安梓文,凌牧斐感觉安梓文有点不对劲,好像…有点紧张和…害怕。

    凌牧斐把车停在路边,下车走到安梓文身边,伸手碰了我她:“你怎么了?”

    安梓文猛的抬起头,睁大眼睛看着凌牧斐,凌牧斐以为是自己的唐突吓到她了,放下手:“对不起,我吓到你了。”

    下一秒手臂就被抓住了,“你刚刚不是说送我,我改变注意了,你送我吧。”

    凌牧斐看了看抓住自己手臂的手,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安梓文拉着走了。

    凌牧斐把安梓文的手拉下来,握着她的手腕,拉着她往自己的车走去,打开副驾驶的门,抬了抬下颚示意她坐进去,等安梓文进去后才坐进驾驶位,上。

    凌牧看着安梓文:“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安梓文摇了摇头:“没事。”

    报了地址:“送我去这里吧。”

    凌牧斐有些诧异,这一区的房子都不便宜,不是别墅就是洋房,“好,系上安全带,我们出发咯。”语调轻快的说。

    车子向前行驶,安梓文这时刚好转头看向车窗外,与刚刚那个婴儿来了个对视,吓得安梓文猛的把头转回来,动作幅度之大,把旁边的凌牧斐也吓了一跳,手一滑,幸好凌牧斐反应够快,及时稳住了车身,才没有在路上上演漂移。

    凌牧斐目视前方,继续开着车:“你怎么了?”言语中尽是担心。

    安梓文也被刚刚到意外吓到了,没想自己把头转回来的时候动作太大了,吓到了凌牧斐,内疚的看了看凌牧斐,小声的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刚刚那个婴儿冲她笑了,虽然弧度很小,但是安梓文捕捉到了那一抹笑意,充满冷意与阴鸷,仿佛在说你看的到我。

    凌牧斐趁着等红灯的空隙,看了安梓文一眼,此刻安梓文眼神呆呆的,唇上没有血色,眼睑微敛,双手握在一起,凌牧斐的目光落在安梓文的手上皱了皱眉:“没事,把手放开吧。”

    安梓文刚想问:“什么?”没来得及问出口,本来握在一起的双手被拿开了,

    被一片温暖包围着,安梓文低头看着被凌牧斐握着的手,脸一红,想把手抽出来,可是凌牧斐却紧紧的握着,安梓文看向凌牧斐:“你干嘛。”有些恼怒的说着。

    凌牧斐看着眼前的路,一手操控方向盘,一手握着安梓文的手轻声的说:“我不是要占你便宜,你看看你自己的手。”

    安梓文虽然疑惑,但还是抬起另一只手看了看,有几个深深的指甲印,划破了些皮,安梓文现在才感觉到一丝痛感传来。

    “我刚刚看你情绪好像不太好,被指甲弄伤了好像也不知道,所以我才。”

    安梓文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晃了晃被他握着的手:“现在没事了,你可以放开我了。”

    凌牧斐转头看了安梓文,随即转回来看着前面的路:“你确定,嗯。”最后一个音节发的低沉,安梓文的心头好像被什么东西撞击了一下。

    “嗯。”安梓文转过头不看凌牧斐。

    凌牧斐看着安梓文微红的耳垂,嘴角含笑放开了安梓文的手,专心致志的开车。

    因为刚刚一直被凌牧斐握着,手上还残留有余温,安梓文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景物,动了动嘴唇。

    凌牧斐笑了笑,把安梓文那一句小声的谢谢,收入耳中。

    接下来的路程两人都没有再说话,安梓文全程看着车窗外,凌牧斐开着车,也不觉得尴尬,听着车里的音乐,安梓文的神经渐渐的放松下来。

    安梓文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应该是被安正南和王秀兰影响了,才会看到那些东西。

    “在前面的路口停下就好。”在快要到江家的时候,安梓文开口说道。

    “好。”凌牧斐应了一声。

    “今天谢谢了。”安梓文临下车时和凌牧斐说。

    凌牧斐笑了笑:“没事,荣幸之至。”,凌牧斐还是忍不住问:“你住在这里吗?”

    “嗯。”安梓文应了一声,接着说:我走了,谢谢。”安梓文怕凌牧斐还要继续问,快速下车,毕竟他们并不熟按梓文也不想说太多。

    凌牧斐看着走的飞快的安梓文笑了笑,舔了舔唇:“走的那么快,怕我吃了你嘛。”话语中尽是笑意。

    明明是大热天,但安梓文却感觉有一股寒意围绕在自己身上:“怎么那么冷。”安梓文了缩脖子喃喃自语的说。

    一股冷风吹到脸上,安梓文下意识的闭了闭眼,睁开眼时,看到一个老爷爷在前面的小公园打太极。

    “我刚刚怎么没有看到有个爷爷在那里。”安梓文没有多想摸着脖子继续走。

    走了几步,一个球滚到了脚边,一个哈士奇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好可爱。”说着安梓文蹲下想把球捡起来,但是手根本碰不到球,安梓文瞪大了眼睛,用力闭了闭眼,又睁开,再去捡球,还是碰不到。

    “怎么可能。”安梓文惊了,站起来往后退了几步,哈士奇看了看安梓文,然后把球叼走了。

    一个声音在耳边响起:“你看的见我们。”

    安梓文假装听不见,一脸平静的往前走,但慌乱的脚步暴露了她的内心。

    “我知道你看的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没有任何温度,很轻,就像羽毛落在地上一样,很轻,但安梓文听的一清二楚。

    安梓文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回江家的。

    “梓文,回来了。”

    江老太太正在花园浇花,满是笑意的看着安梓文。

    “是啊,奶奶。”安梓文朝江老太太走去。

    “我来吧。”手附上浇花器,想要接过来。

    “不用了,我来就可以,我快好了。”

    安梓文闻言把手放下,站在一旁:“这些花好漂亮,是谁种下的?”

    江老太太浇花的手一顿,“是舒黎的母亲。”

    江老太太看了安梓文一眼微笑的说:“就是我的女儿。”江老太太此时眼中尽是柔色。

    安梓文心下了然:原来是江明洁,怪不得你们都这么宝贝这些花。

    安梓文不知是不是错觉,她感觉江老太太浇花的动作轻了许多。

    “这些花都是明洁生前最喜欢的,都是她自己打理的,她死后我们也是种回她喜欢的花,不曾变过。”

    “没有人和你说过吧,舒黎的父母都不在了,都是我们照顾舒黎这丫头。”

    安梓文在心里吐了吐舌头:我早就知道了。

    “梓文,我知道舒黎是有点任性,脾气也不好,你不要和她计较。”

    安梓文心里接了句:不是有点,是很大点。

    安梓文扬起了一个笑容:“舒黎也只是和我闹着玩的,我自然不会当真。”

    “奶奶,我先去准备晚饭了。”

    江老太太点了点头,慈祥的笑了笑:“去吧。”

    看着安梓文的背影,江老太太喃喃自语的说:“真是太像了,明洁你可以告诉妈这是怎么回事吗,真的只是人有相似吗。”

    江明辉和许慧英两人亲自去调查了一番,得到的结果安梓文所说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自然也知道了,当年江明洁就是在安梓文家里生下了孩子。

    没有任何不妥的地方,但是江老太太心里的疑惑却越来越大,总觉得其中还有故事。

    “你干嘛。”安梓文看着把她堵在厨房门口的江舒黎。

    江舒黎勾唇一笑,笑意不达眼底,一片冰冷,“你刚刚和外婆说什么?”

    “哦,这个呀,你应该去问你外婆,还有是你外婆和我说了什么,不是我和你外婆说了什么。”安梓文微微歪头看着江舒。

    “安梓文,你。”江舒黎气极。

    随后江舒黎扬唇笑着打量安梓文:“安梓文,我怎么感觉你不一样了。”

    安梓文也扬起一个笑容:“是吗。”

    “江小姐,你挡住我的路了,如果今晚奶奶他们饿肚子,我可不负责。”

    江舒黎看着安梓文笑意不减,退到了一旁。

    安梓文进了厨房,一边洗手一边问江舒黎:“今晚想吃什么?”

    江舒黎笑着回答:“都可以。”

    但是眼睛却盯着安梓文的背,仿佛要盯出一个洞来。

    安梓文并不在意身后那仿佛要把她吃了的目光,继续说:“那红烧鲤鱼怎么样?”

    “好呀。”

    两人平静的一问一答,好像刚刚在门口争锋相对的不是她们两个。

    江老太太看到这一幕,笑了。看来这两个孩子相处的不错嘛,以后舒黎也有个伴。

    江舒黎就这样一直在厨房看着安梓文。

    安梓文不知道江舒黎在想什么,也不在乎江舒黎在想什么。

    她要看就看呗,反正又不会少一块肉。

    江舒黎看着安梓文的侧脸,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强烈,江老太太已经不止一次说:梓文,是个好孩子,她在咱们家你也有个伴,你啊,也要把你的脾气收一收,和人家好好相处。

    江舒黎看得出来,江老太太很喜欢安梓文,好像还不是一般的喜欢,包括江明辉、许惠英,也是如此。他们的喜欢不是形于面,而是在于心。

    江舒黎走到安梓文身旁,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我知道,你是因为你妈妈生病了,需要钱才来我们家当保姆的,你要多少钱?我给你,你离开这里。”

    安梓文切菜的手停住了,抬头看着江舒黎,勾起一抹浅笑:“有些事情我真的是搞不懂,你好像一直都不希望我留在江家,这是为什么?你能说出为什么?那我或许考虑考虑离开这里。”

    眼底划过一丝戏虐,不过很快被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