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主神重生

    更新时间:2017-10-13 09:43:50本章字数:2733字

    神界,盘古开天死后统领三界之地,相传盘古开天死后的魂魄化为了神界八十一主神,主神间相互合作共同管理三界,维持着天地秩序,各自分工,相安无事。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然而在今天,一切都变了。

    诸神山,神界的圣地

    ‘逍遥,交出开天神斧的碎片,不然这里就是你的陨落之地。’一群身穿古装的人围着一个青衫男子,一位身穿黑衣的男子冷酷无情的说着,手中的黑色长刀发出阵阵龙吟。

    青衫男子看着围着他的人,随意地伸出手,摸着自己的额头,一块发着光的碎片慢慢的飞了出来落在男子的手中。‘就为了这个东西,为了那个虚无缥缈的传说,八十一位主神中的六十八人来围攻我,呵,真给我面子啊’,男子歪了歪嘴,一丝微笑挂在脸上,一头青发散在身后。平淡却足以让三界颤抖的声音飘荡在天地间。盘古死后化为八十一主神皆是世间最强大的存在,而现在其中的六十八人却在围杀一个男子,绝杀之局毫无生机,但男子神情从容的站在原地那一丝微笑像是招牌一样挂在脸上。

    一位白衣女子看着他,一步一虚空的走到他身前站立,望着男子,眼神复杂,终是幽幽一叹‘逍遥,你这是何苦呢,你明知道这样坚持下去你真的会陨落在这,为什么要无谓的坚持?’女子伸手想摸男子的脸庞,都又迟迟不曾落下,最终还是放下,看着男子神色复杂的说着。

    男子看着眼前女子,却不知该说什么,他伸出手抱住女子,脸埋在她的秀发间,嗅着属于她的气味“也许这就是我的宿命!”一丝轻语飘荡进女子耳中。脸上两行清泪落下,女子伸手紧紧地抱着这个男子,这个她牵挂了无数岁月的男子。

    “逍遥你在做什么!”

    “混蛋,快放下碎片!”

    “逍遥你这个混蛋,想死自己死就好了,别毁了开天神斧碎片!”

    突然其他的人大声的叫喊起来,开始全速向男子冲来。一方天地都因为主神的行动而暴乱,神元紊乱,天地间出现一条条黑色的裂缝。可这并不是主神关心的,他们只想快一点,再快一点,哪怕毁掉这方天地!

    女子抬起头,看着男子的脸颊,摸着他的青发,看着男子身上的青色火焰,那让主神都要避让的火焰,女子却无视了它!逍遥看着眼前的丽人,一丝温柔的笑‘相信我,终有一天,我会再现神界。’突然他伸出手打晕了女子,将她温柔的放在地上,站起来身来看着正在赶来的主神们。

    “我在做什么,难道你们不知道吗。自毁神格,你们不是想得到它吗?就让这碎片随着我消失在天地间吧!”逍遥的脸上依然是招牌式笑容,看着那些正在赶飞来的主神们,平淡的说着。青色的火焰吞噬着他的一切包括那一枚碎片,逍遥最后看了一眼正躺在地上的丽人‘再见啦,青霞。’温柔的声音传出,人却已消失不见

    “啊!!!!”主神们终究还是慢了一步,怒喊声传遍神界,诸神为之颤抖,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们知道,诸神山发生了大事。

    人间,茫茫宇宙,寂静与永恒是主旋律,在这之中一颗美丽的水蓝色星球缓缓转动着。

    今天对林天具有重大意义,因为他的妻子正躺在产房中的床上,一个新生儿正要降临这个世界,几位身穿白大褂的护士,医生正在忙碌着。

    ‘加油,用力,已经可以看到孩子的头了。’‘深呼吸、放松别紧张,用力。’“啊!!!”产房内医生护士的鼓励声,女子的哭喊声混杂在一起传到了门外,这让门外的林天无比紧张起来,在走廊里来回走动,时不时的看着产房门,好像能看到躺在床上的妻子已经快要降生的宝宝一般。

    突然女子的心跳频率开始降低,血压下降起来,吓的几个护士脸都白了。“不好,病人失血过多,可能会有危险,赶紧输血。”随着血液的输入,女子的情况并没有恢复,医生对着一旁的护士道“小李快去问问病人家属孩子和大人要那一个,快!”医生的大喊声叫醒了一个正在发愣的小护士,小护士小跑着拉开产房门,看到正在门外来回走动的林天问道“你是不是病人家属?现在病人失血过多,情况紧急,大人和小孩只能选一个,请你快点选择!”

    护士的话不亚于一颗炸弹在林天的脑海中爆炸,,炸毁了他所有的美好想法,让他脑海中一片空白,眼神空洞的看着护士,大人和小孩只能选一个,为什么上天要这么对我,我辛辛苦苦十几年,好不容易看到孩子出生了,为什么要跟我开这种玩笑!老天爷你是和其不公啊!“快点啊,不然大人和小孩都保不住了!”护士的声音叫醒了正在发呆的林天,空洞的眼神中出现了点点光芒。

    “我...我要见见我的妻子,求求你了,让我见见她吧!”林天跪倒在护士面前,拉着小护士的手声音哽咽的说着,眼泪止不住的流在脸上滴在地板上。“这...好吧,你快站起来跟我进去。”护士说着拉起跪在地上的林天急匆匆的跑进了产房。

    林天一进产房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妻子,苍白的脸颊上流着豆大的汗水,满是疲倦却还是努力的对他微笑着,下身一件水洗白的裤子,已经被鲜血成了红色,这一切都在冲击着这个辛辛苦苦几十年的工人的心,林天跑到妻子床前,猛地跪在妻子面子,伸出颤抖的双手摸着那苍白的脸颊“可..可不可以让..我和我妻子单独..说几句话。”他看着医生,颤抖的话语恳求着医生答应他的要求,他知道这很奢侈,但这可能是他与妻子最后的时间。

    医生看着跪倒在地的林天,身后的小护士早已泪流满面,开口道“可以,你们..你们只有两分钟了!”医生说完便拉着哭的几个稀里哗啦的小护士出了门,不再理会身后不停说谢谢的林天。轻轻的关上门,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时间。

    “老婆,我..是我对不起你啊,都是我没本事啊,我真是没用。”林天看着病床上的妻子,握着妻子的手轻轻的摩擦在自己的脸上,眼泪连成线般的流在床上。

    沈芬看着这个跪倒在自己面前大哭的男子,她多想伸手去帮他擦去泪水,用温柔的声音去告诉他,没事的,我从没有怪过你,与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很开心...千言万语却无法说出口,失血过多的她已经无力开口,更无法用手为他擦去泪水“孩....子!”勉强说出两个字的沈芬昏了过去。

    “医生、医生快来啊!我要孩子..要孩子啊!!!”林天看着昏迷的妻子,大喊着,而后也昏了过去。

    闻声赶进来的医生护士看着昏迷的两人“快快快,没时间耽误了,赶紧救孩子!!!快!!”医生大喊着,一群人行动起来,都在尽最大努力的去救孩子,也许,也许孩子出来了,大人还有救呢,她们都不想让这个可怜的中年男子再伤心了。

    “病人的血压还在下降,心跳频率也在下降”

    “手术剪,手术钳,擦汗。”

    声音在产房中回荡,她们在于死神赛跑,试图从死神的怀抱中抢回两条生命!

    “滴滴滴”设备的低音就像是死神的召唤突然出现。

    “不行,立即救孩子,快!!”无奈的大喊声从医生的嘴里传出,传入每个护士的耳中,每个人脸上都满是悲伤,她们还是失败了,只能选择孩子!

    这时一块碎片散发着光芒从天边飞了进来,冲进了病床上那即将被死神带走的女子体内,所有人都突然昏迷在地,女子的血压、心跳都开始稳定下来。一个光团从女子体内飞了出来,慢慢的落在床上,光芒散去,一个刚出生的婴儿不哭也不闹的静静的躺在女子身边,小小的眼睛里满是沧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