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梦的开端

    更新时间:2017-10-15 22:39:02本章字数:2482字

    清晨,几只小鸟叽叽喳喳地降落在窗前。摆放在床头的时钟显示现在是早上七点。

    一个穿着吊带睡裙的少女正躺在床上,猛然睁开眼。手臂从被子底下探出去抓住放在离自己不远的时钟看了几眼时间。经过几次确认自己没看错,稍微松口气。

    恋恋不舍地在床上打了几个滚,最终还是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从温柔乡里爬起来。

    这个满脸还没完全清醒的少女,是我们这次的主角,叶筱瑞。

    她坐在床边伸了一个舒服的懒腰,忽然动作停滞了一下好像想到什么,梦呓一般地出声:

    “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的样子零零散散,隐约记得父母在家准备接待一个貌似很厉害的大人物,她躲藏在房门后面等待那个人的到来,打算等那个人来了,就蹲在门后,透过门上小小的窟窿“偷窥”。

    她刚进房不久,几个人浩浩荡荡的从门外走进客厅,他们身上穿着宽袖古装。每个人的腰间都有一把嵌着宝石的佩刀,露在外面的刀柄条纹精致。几人中间有男有女,但是直觉告诉她,她要等的那个人并不在那一行人里面。

    怀着几分期许继续偷窥寻找未知人的身影。却赫然发现,有个人居然跟她一样也躲藏在隔壁的房间里。她知道“他”就在那里,因为她看见了门底下遮不住的、他垂落在地面上的火焰一样耀眼的红色衣摆。她知道,他也跟自己一样在门后静静地观察着外面的一切。而不同的是,他偷窥得是那么优雅,而自己却显得那么蠢。

    相信大家在梦中都会有这样一种感觉,那就是就算场景忽然变化或者突然换了一个人物,你并不觉得奇怪,而是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正像那个神秘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在那扇门后一样,叶筱瑞只觉得那个位置本身就是属于他的。

    而回到现实的她仔细回想起这个梦,倒感觉毛骨悚然。

    “啪”地拍了一个响亮的巴掌。强行让自己打起精神,毕竟今天还要出门给去世多年的父母上香。

    叶筱瑞的家庭原本是幸福的,在记忆中父母对她是百般疼爱,却不想在11岁那年他们一家外出旅游时出了车祸,父母为了保护她当场失血过多身亡,而自己被好心人及时送往医院救治而得以幸存。

    只一夜之间,她就变成了一个孤儿。她有的,只剩下父母平日积攒下来的积蓄和一座房子。

    叶筱瑞从小就是个懂事的孩子,父母也经常教育她做人就要勤劳刻苦,不管未来有多么的困难,老天也一定会给她开启一扇可以通往幸福道路的大门。她也一直坚信着。

    现在已经是20岁的大姑娘了,几年来她都是利用闲暇时间靠着自己打工兼职赚取学杂费用,并且考上了心仪的大学。日子到目前为止还是小滋润的。

    今天是2015年的清明节,叶筱瑞带着父母生前爱吃的水果和肉食还有其他必备的用品来到上山祭拜。

    “筱瑞,我帮你,这个给我。”来人是一个打扮清爽的少年,那是叶筱瑞的同班同学兼班长。他接过叶筱瑞手上的供品,一样一样地摆好放在供台上,拿着香炉跑到底下,刨了些新泥土装进去。

    叶筱瑞看着他动作流畅的做完一系列工作,不免调侃道:

    “哎哟,班长居然能这么熟练地做这些事情,看来没少做嘛。”

    班长嘿嘿的傻笑。

    “对啊,每次扫墓这些事情都是我在干的,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填好了,给。”他捧着香炉递给她。叶筱瑞笑笑地道了声谢谢。

    一切准备就绪,她点了香炉上的两支蜡烛,抽了三根香,点燃。

    缓缓地跪在父母的墓前,闭上眼虔诚的举起香举在额上。默默地在心里简要的告诉父母自己一年来的生活境况和对他们的思念之情。

    敬第三次香时,叶筱瑞想起站在一旁的班长,一拍脑袋居然忘记先跟父母介绍同学,连忙补充上去,顺便说起了早上那个奇异的梦。

    等烧完纸钱,把该拿走的东西都拿回去,结束这场仪式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为了表示感谢,她决定请班长吃一顿,虽然少年摆手不好意思地拒绝了,但还是被叶筱瑞连拖带拉的哄得答应了。毕竟,她不想欠人情。

    夜晚,她躺在床上,满脑子想的都是梦里的那个神秘人。她真的很想知道他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她期待着今晚可以继续做着昨天的梦。

    眼一闭,一睁。一个晚上过去了。一夜无梦的叶筱瑞感觉有些失望。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执着于那个人。不放弃的期待着下一个夜晚。就这样,连续了几个晚上都不再出现有关那个人的任何梦境。

    她自嘲地笑了笑,觉得自己有毛病,不过是一场梦而已那么较真干啥。

    下意识地抚上挂在左手腕精致的银镯子,那是母亲的遗物。是她最为珍惜的宝贝。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摸摸它,然后心自然就会安静下来。

    叶筱瑞家住沿海地区,时节一到天气总是变化无常。而且今年的雨水要比往年还要充沛,不仅下雨还刮风。叶筱瑞放学后,在去兼职的路上因为一场大风,将她的雨伞给吹坏了,雨水淅淅沥沥的全打在她的身上。好不容易撑到了工作的地方已然变成一只落汤鸡。所幸还有备用的衣物可以更换。进洗手间利落地换上干燥的衣服,整个人又神清气爽起来。

    原本以为淋点雨没什么大碍,却没想到下班回家以后忽然就发起烧来。本着小病不找医生的心理,叶筱瑞就翻出来了几片感冒药和着温水一口服下。直到药片发作就开始昏昏欲睡下去。

    眼前一片黑暗,她不知道自己身处何方,但出奇的并不觉得惊慌,只是安静的像瞎子一样往前走着,一步又一步不知道走了多久。

    忽然一抹妖异的红色出现在自己的不远处。慢慢地,从最开始模糊的线条变得清晰可见。她惊喜着,走过去。伸出的手几乎快要触摸到他的时候,那个人背对着她开口了。

    “汝可知,若继续走下去,便再回不去原来的地方。”

    男子空旷的声音回荡在四周。

    “原来的……地方……”叶筱瑞回头看着来时所走的路。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见,她把头转回来,告诉他。

    “我看不见路。”

    男子缓缓地抬起左臂指着左边的方向,随着他手臂的抬高,红色的广袖也随之展开。在叶筱瑞的眼里看来,像极了一只断了翅膀的蝴蝶。

    袖子顶端的下面是泛着白光的修长白皙的手指。那是一只有魔力的手,因为,他所指点的那个方向开辟出了一条泛着点点白光的路。一直延伸到前方,直到看不见。

    “谢谢。”叶筱瑞礼貌的道了声谢。想要踩上那条白色路面走下去。

    “汝可不悔?”男子好似有些急切地开口。

    叶筱瑞转头,除了他的衣服和手指,还真的什么都看不见。思考了一下回答

    “我不知道。不过,我相信我不会后悔。”

    男子轻笑。没说话。渐渐地,他的身体开始变得透明然后消失不见。

    叶筱瑞其实一直认为自己是在做梦。等她走到尽头的时候,眼前豁然开朗。